日升家园目录

盖世武神 第六百七十七章 三招

时间:2018-04-23作者:洪荒之力

    “这个……这个……”

    宁川支支吾吾,经过老乌龟那一次以后,他也知道了这些老前辈脾性古怪,只要他们一个不满意,宁川就有好果子吃。

    不管乱说话,宁川只想快点搪塞过去,可是踏云乌骓活了多长的岁月,一眼就看出了宁川的的想法,冷哼一身,大手虚空一探,捏住了宁川的脖子。

    杀气犹如实质,透过大手,传入宁川的手中,让宁川如坠入冰窖一样,寒冷彻骨。

    大能的脸,六月的天,说变就变,此时,在宁川的脑海中,只有这么一句话。

    “咳咳咳……前辈,楚霸王都准许我的选择了,你就不要为难我了吧?”

    宁川连忙解释,他真的害怕眼前的踏云乌骓会一个不开心,将他的头颅扭断。

    要知道,这种程度的修者,宁川在他们的眼前,就真的如蝼蚁一般,根本就不值一提,无论宁川身上有什么功法,在踏云乌骓的面前,都不过是徒劳的挣扎而已。

    “你的选择,难道比楚项王还要高明?”

    踏云乌骓的目光冰冷,声音更是冰冷至极,他是楚项王的坐骑,在他的意识里,楚项王便是普天之下,最为厉害的人,宁川没有接受楚项王的恩赐,那么就是对楚项王的一种亵渎。

    “不,不是!我只是想走自己的路而已,毕竟,人生在世,谁不想壮壮烈烈的活一回啊,即便最后我的实力没有达到楚项王那样,我也心甘情愿!”

    宁川再次将自己心中的想法说了出来,踏云乌骓倒是没有多说,一把将宁川丢出了一边,目光依然冰冷:“你说你要走你自己的路,那么你现在出手攻击我,如果能够击败我,我算你赢!”

    “这分明就是想杀我啊!”

    宁川不满的砸心中怒吼一声,这种境界,即便是南岭中的四大家主,恐怕也不是踏云乌骓的对手,更别说是他了。

    没有动弹,宁川木木的站在原地,这样的挣扎,只会是徒劳,就算宁川用尽浑身解数,最后落得的下场,也只有死路一条。

    “怎么?你不是要走自己的路吗?”

    讥笑的看着宁川,踏云乌骓的声音传了过来。

    “我说过要走自己的路,但是前辈,我没有说过要走死路!”

    顿了一下,宁川继续说道:“要么你将修为压制,要么就直接杀了我,想要侮辱我,不可能!”

    人可以死,但是却不能没有尊严的死,踏云乌骓的信仰是楚项王,宁川的信仰,是他的肉体,他要凭借一双拳头轰碎虚空,如果因为别人的三言两语而改变,那样又怎么称得上是信仰?

    “你!”

    宁川的性格刚烈,踏云乌骓不是不知道,但是此刻两两相对,宁川还是如此的不卑不亢,着实把他气得不轻。

    放弃了霸王盘龙功,楚项王深明大义,但是踏云乌骓却一直揪着不放,老实说,宁川对于踏云乌骓的人品挺失望的。

    无论是玄新武,白衣女子还是老乌龟,其品行都很好,但是怎么到了踏云乌骓这里,却有些变了样子,说不失望,那是假的!

    其实这也怪不得踏云乌骓,毕竟他是和楚项王最为亲密的妖兽,对于楚项王的崇拜,远远超于其他追随者。

    “好,我就如你所愿!”

    踏云乌骓将修为压制到归元境中期,再一次开口:“二选一,说吧,你选什么!”

    “我承受你三招!三招过后,我如果不死,那么此时你就不再追究!”

    宁川痛快的说出了自己的选择,相对于打败踏云乌骓,他觉得领悟了四两拨千斤的他,更加容易应付踏云乌骓。

    “你以为参悟了以柔克刚,便有接下我三招的能力了吗?天真!”

    踏云乌骓冷笑一声,然后两手一挥,山洞逐渐退散,两人战力于一片混沌中。

    “能不能接下,现在来说,定论尚早,如果我真的接不下,死了我也怪不了谁!”

    说完以后,宁川缓缓闭上了眼眸,心如止水,并不因为对方是踏云乌骓,而有丝毫紧张的情绪。

    越是面对强大的敌人,越是需要谨慎,宁川知道,这个时候更加需要将自己最好的状态拿出来,否则一个失误便是满盘皆输,而他,不允许有这样的情况发生!

    “前辈,我准备好了。”

    当再次睁开眼眸的时候,宁川的眼中变得平静无比,宛如一汪泉水,清澈见底。

    “乌骓拳!”

    踏云乌骓似乎拿定了主意要将宁川斩杀于此一般,宁川的声音刚一落下,妖元力便凝聚于拳头之上,轻喝一声,一个硕大的乌黑色拳头滚滚而动,朝着宁川涌了过去。

    没有犹豫,破天决和血龙升天在瞬间便施展了出来,血红之色和金黄之色相互纠缠于肉身之上,就连刚刚领悟的霸王神功,也在缓缓额的旋转着,进一步提升他的防御力。

    宁川身上的肌肉块块隆起,充满了爆炸性的力量,条条青筋暴现,他没有丝毫小看踏云乌骓,反而将其放在了最高的位置之上,否则,也不会一下将三种最为强大的力量释放出来!

    他没有动手,扎着马步,稳如磐石,显然他想要用自己的肉身,硬生生的挡住这一击。

    “这小子,竟然这么自信?”

    踏云乌骓眼中闪过一丝异色,但是手上的力量却没有停止,依然气势如虹,朝着宁川席卷而去。

    “轰!”

    混沌中,一股强大的力量轰击在宁川的胸膛之上,瞬间便血肉模糊,大口大口的鲜血自他口中碰出来,而他的身体更是像断线风筝一般,远远的倒飞了出去,良久才漂浮在半空之中。

    “这就承受不住了?还说要走自己的路?”

    踏云乌骓的声音荡响在混沌中,显然,对于宁川的这种话语,他心中是不屑的。

    几千年不出一个大能,眼前的小子肉身虽然不错,但是想要走到楚项王那个境界,还太过遥远了。

    “我当然……要走我自己的路了!”

    宁川的声音缓缓传来,他趔趔趄趄的站起来,胸膛前的伤口恐怖至极,鲜血潺潺而流,唯一没有改变的,就是他眼眸中的坚定。

    踏云乌骓很强,即便是呀知道归元境中期,相比于外面的修者,也不知道强了多少,否则,宁川也不至于被伤得如此惨烈。

    “好,既然你不死心,那我便成全你!”

    目光一冷,宁川这是典型的给脸不要脸,下一刻,踏云乌骓大手一台,狂风四起,周边的混沌气息都集中在他的拳头之上,他身上的大袍更是被吹得猎猎作响,更增添了几分威风!

    乌黑色的拳头脱手而出,这一次宁川不敢有任何的怠慢,更不敢用肉身去硬憾,两手快速的舞动,一股柔和的力量在他手中慢慢升腾起来。

    强大的冲击力迎面而来,宁川手中的力量不断的变换着,但是踏云乌骓的力量太过强大,宁川即便动用了以柔克刚,四两拨千斤,却也未能完全化解,连连倒退上十步,手中的元力也变化得更加迅速。

    他在寻找那个临界点,如果不能承受,那么接下来,他便要承受这一击攻击了!

    “来了!”

    心神一震,宁川手中变化的元力连忙停止,而踏云乌骓的攻击,也在他的手中缓缓旋转着,然后随着他手一台,慢慢消失在天地之间。

    “好险!”

    做完这一切,宁川脸上已经全是汗水,差一点点,那道攻击便全数落在他身上了,如果这一击击中,宁川不知道还能不能站起来。

    “嗯?竟然真的成功了?”

    踏云乌骓心中也有一些惊讶,毕竟这对于一个灵元境大圆满修者来说,的确十分不容易。

    “还有最后一招!”

    擦掉脸上的汗水,宁川已经面色苍白,但是他却依然在支撑着,在这考最后一招里面,他要证明给踏云乌骓看,他的肉身便是他的道,他的拳头,便是他的道。

    “这一次可没有那么简单!”

    松了松筋骨,踏云乌骓显然没有放过宁川的意思,一言既出,四匹乌骓马都难追,跟何况宁川还拒绝了楚项王的传承!

    “来吧,我早已经准备好了!”

    宁川的声音虽然不大,但是却铿锵有力,回荡在混沌之中,彰显着他的决心。

    很久以前,宁川便是一个执拗的人,如今也是一样,即便踏云乌骓怀疑他的道,他也不会怀疑自己的道。

    青峰道师跟他说过,三千大道,一花一世界,一树一菩提,到最后都将会是殊途同归,唯有坚持才是正道。

    “好,那我就成全你,忤逆楚项王,那就只有死路一条!”

    说着,踏云乌骓的气势变得凌厉了起来,他周遭被一层血色所笼罩,身穿黑袍的他,更增添了几分阴森的气息。

    而宁川的面色也彻底的沉了下来,他知道,这将会是踏云乌骓最强大的一拳,如果没有办法接下,那么死的人便会是他!

    实力到了踏云乌骓那种地步,众生皆为蝼蚁,根本就入不了他们的法眼,杀了也就杀了,对于他们来说,还真的算不上什么。

    宁川的力量虽然强,但是说到底,也不过是一个比较好的苗子而已,既然他拒绝了楚项王,那么对于踏云乌骓来说,宁川的最后一点价值也都消失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