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盖世武神 第六百三十七章 镖局抢劫

时间:2018-04-23作者:洪荒之力

    三大禁地中,灭绝禁地,大荒禁地,还有天道禁地,无论哪一个禁地,都是非常可怕的存在。相传,很久以前有不少的大能进入禁地中,但是无一例外,全都殒命在禁地之中,甚至连尸骨都没有留下!

    所以,三大禁地又被称为葬强之地,埋葬世间一切强者,可怕至极!

    下定决心以后,宁川也没有多想,接下来的时间,便留在虞万里的院落里,修养生息。

    “川哥哥,你真的要进入灭绝禁地么?”

    几天下来,虞万里的女儿虞业英和宁川也熟悉了起来,这天,宁川在院落中晒着太阳,虞业英坐在他身旁,轻声的问道。

    她对医术有几分研究,当初钻研医术,就是为了医治父亲的大道之伤,对于宁川的情况,她自然十分清楚,可以说,宁川的伤势,比她父亲的伤势还有严重几分!

    毕竟,当初她父亲是比同境界的修者打伤,但是现在的宁川,可是承受了楚家主的一击,没有死去,已经是万幸了,丹田能够保存下来更是奇迹了!

    点了点头,宁川坚定的说道:“只要有天养果,无论是上刀山,下火海,我都会去!”

    前路坎坷,很有可能会丢掉性命,但是这些都不会成为宁出的阻碍,只要他一直往前,就会看到希望!

    “那里……除了我父亲,可从来没有听说过有人从里面出来的,你还这么年轻,以后还有大把时间,为什么一定这么执着修行呢?”

    当虞业英还是小孩子的时候,亲眼经历了自己的父亲从一个风华正茂的男子,成为一个苍苍白发的老人,如今宁川要再次走上这样的道路,她并不愿意看到,所以才会出言相劝。

    轻叹一声,宁川摇了摇头,继续说了下去:“不是执着于修行,只是我还有必须要做的事情,我还不能成为废人!”

    没有修为,宁川什么都做不了,风雪衣和自己的母亲都未曾有消息,他如何甘心?

    而且,他血气澎湃,还有着皇骨,还有无数宝物,宁川怎么说也要拼一拼。

    “唉……”

    虞业英没有再说什么,她不过是灵元境中期而已,而她修炼,则是想要治好父亲的大道之伤而已,至于追寻大道,对于她来说,虚幻至极。

    十五天以后,宁川的伤势已经痊愈,带上昼刻面具,告别虞万里父女二人,准备离开院落。

    虞万里将一个布满裂痕的玉石放在了宁川的手中,说道:“这块玉石,是当年我进入灭绝禁地的时候,保我性命的宝物,如今几近接近残废,不知道还能不能用得上,你带在身上吧!”

    接过玉石,丝丝冰凉从玉石里面传来,宁川也不推迟,说了一声谢谢以后,保证如果自己拿到天养果,会再来楚城,将虞万里的大道之伤也一并治好。

    “喂!如果拿不到,能出来就出来吧,来楚城养老好了!”

    转身离去,身后传来虞万里的声音,这个决定,他心中百感交集,也不知道是对是错,很有可能会葬送宁川的性命。

    “或者,真的是命吧,时隔这么多年,一个同样受了大道之伤的人,闯了入来,唉……”

    轻叹一声,虞万里返回了房屋之中,关上了大门,而宁川则是走在了楚城的街道之上。

    时隔半个月,这里早已经没有了宁川当日的痕迹,仿佛就像是一个小插曲一样,根本就没被人记起,只有强上的悬赏令,才说明了这一切真的发生过。

    “西楚项山,如果我还有机会的话,会再次回来的!”

    朝着西楚项山的地方看了一眼,宁川在心中轻声的说了一句,这一次来楚城,本来是想前往西楚项山的,却不成想,差点死在的楚项王后人的手下。

    当时见到楚战如此蛮横无理,宁川留了一个心眼,没有将王者神印施展出来,如果被楚家的人看到,即便是重伤个,也会对宁川赶紧杀绝。

    没有在楚城的街道上留连,宁川去了那个中年人掌柜的店铺里面逛了一圈,随便买了点东西,花费了几千元晶以后,便离开了楚城,也算是报答他当初提醒的恩情了,毕竟,好人应当有好报应。

    丹田受伤,如今的宁川,能够动用的元力已经十分的少了,稍稍一激动,体内大道之伤便仿佛要撕裂他的丹田一样,让宁川不敢有丝毫动作。

    “看来,还真的是要做一个平凡人了!”

    没有办法,宁川在楚城内找了一个镖局,耗费三千元晶,和四五十人同行,坐上马车离开了楚城。

    如果是飞行,楚城到灭绝禁地不过是三天时间而已,但是宁川所在的镖局,并没有飞行,为了保证护送物品的安全,采用了最原始的马车运送。

    “小兄弟,看你器宇不凡,怎么会加入我们队伍的?去离灭城,也不过几天的时间啊!”

    镖局镖师是一个五十多岁的灵元境后期修者,长相粗狂豪放,走南闯北的他,一眼便看出了宁川的不凡,便开口问道。

    “有时候走的太快,倒是想静下来好好的看看这个世界,问一问自己的内心,真正需要的是什么啊!”

    鬼使神差,宁川口中说出了一句十分深奥的话,偏偏镖师仿佛深有同感一样,连连点头,说道:“的确是啊,修者的世界太过杂乱,穷奇一声,都未必能够追寻到天地大道,闲暇下来,倒不如看看人世间中的风景!”

    “……”

    此时宁川恨不得狠狠的抽一巴掌自己,怎么说出了这样的一番话,如果不是因为不能调动体内元力,此时他根本不会留在这里,不过冷静下来,宁川倒也没有反对镖师的话!

    “兄弟们,留神点!”

    镖师大喝一声,倒也不再跟宁川乱侃,走在了队伍前面,大声的喊道。

    到了晚上,镖队停了下来,找了一个地方歇息下来,镖局中的人轮流守夜,而宁川,则是靠在了一棵大树之下,闭上了眼睛沉沉睡了过去。

    有人守夜就是好,宁川都不知道多久没有试过这么安心睡过去了,微风轻吹,束缚至极,知道后半夜,一阵冰凉的感觉自宁川的脖颈处传来!

    迷迷糊糊睁开眼,眼前的情况却宁川瞬间清醒,在他的脖颈处,抵着一把锋利的匕首,眼前的正是白天跟他说笑的那个镖师。

    “铁老,你这是什么意思?”

    反应过来,宁川并没有轻举妄动,而且现在他没有办法动用武学,反抗就只有死路一条。

    “少年,江湖险恶,不过是为了求财而已,你一出手便是三千元晶,定然不是普通人,聪明的,就把元晶拿出来吧,也省的丢掉了性命!”

    铁镖师脸上带着得意的笑容,显然,宁川在他的眼中,已经是他的囊中之物了,刀子抵在脖颈处,只要他敢反抗,便是人头落地的事情,不是傻的,都不会这么冲动。

    心中闪过一丝怒气,宁川倒也没有表现出来,沉吟了一声,说道:“好,今日我栽在你们手上,算我倒霉,元晶给你们,但是你们要放任我离去!”

    “这是自然!”

    铁镖师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但是心底之上,却闪过了一丝狠厉之色,相隔这么近,宁川自然能够感受到铁镖师心中的想法。

    其实,这个镖局在楚城里面,也算是名声不错的镖局了,否则,宁川也不会耗费三千元晶来让他们护送到离灭城,但是不成想知人口面不知心,他们依然包藏祸心,拿了宁川的三千元晶,还想要更多。

    “简直就是人面兽心!”

    在心中轻骂一声,宁川将两手放出来,心念一动,一万元晶瞬间便堆放在他的眼前,散发着柔和的紫色光芒,天地之间充斥着元力。

    “这足够我们一趟的护镖了!”

    其余几个修者眼中全是激动,他们看着眼前堆放的元晶,不由得轻身惊叹。

    他们同样是南岭中的底层修者,为了元晶跑镖,不单单要面对无数未知的危险,还价格低廉,这一次看到宁川出手阔绰,又没有实力的模样,铁镖师才会想要抢劫——这个世界本就是人吃人,不是他吃别人,就是别人吃他们!

    “这些,恐怕还不是公子的全部元晶吧?”

    看着眼前的元晶,铁镖师心中虽然兴奋,但是并没有就此罢手,反而再次开口威胁。

    他手中握着的匕首用力了几分,定定的盯着宁川,他是要把宁川都榨干,毕竟这样的水鱼难得一遇,如果放走了,不知道何时才能遇到。

    “你不要太过分!”

    宁川冷声说道,如今他虽然实力受到了影响,但是这并不代表他甘心情愿被人敲诈,如果铁镖师就此罢手,倒也算了,偏偏他还有得寸进尺,这就是宁川不能忍的了。

    “我就过分,怎么了?”

    并没有将宁川的话放在心上,铁镖师一巴掌抽在了宁川的脸上,瞬间脸颊便出现了五个殷红的指印,火辣辣的感觉自脸上传来,宁川的目光瞬间便冷了下来,杀意四溅。

    打人不打脸,宁川出来闯荡这么长时间,还没有人敢打他的脸,虽然有点虎落平阳被犬欺的感觉,但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宁川可不是他们任意蹂躏的小虾米!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