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盖世武神 第五百四十章 公平一战

时间:2018-04-23作者:洪荒之力

    “看来,你已经知道了你的死期,不想做无谓的挣扎了!”

    不想再和宁川纠缠,风雪衣只想赶快的杀了眼前的人,只有这样,恐怕才可以安抚她内心的波涛汹涌了。

    死了,或者她的心就能够永远平静下来,安心修道了吧,风雪衣如是想道。

    丢下一句话以后,利剑出鞘,寒光冷咧,如今正是正午,烈日当空,但是却没有办法掩盖,风雪衣手中利剑的寒光。

    “来吧,公平一战!”

    拳头紧握,宁川没有武器,也不需要武器,一双拳头就是他的武器,他相信,最强的终究是修者本身,武器跟法宝,不过是辅助而已。

    缓缓飘上半空之中,两人四目对视,身处密林,却没有虫鸣声响起,周围的气氛,仿佛都因为两人大战的开始,而沉寂下来,凝重得可怕!

    “杀!”

    风雪衣高喝一声,化作一道流光,残影明明灭灭,虚幻至极,带着凌厉的元力,直直一剑刺了过来。

    若果是平时,风雪衣根本就不需要大喝一声,但是如今她的心态生了一丝变化,这一声叫喝,更多是叫给自己听的,为了稳住自己的心神。

    面对战斗,她需要将最好的状态挥出来,更何况眼前的人,乃是整个中州都闻虎色变的“屠戮者”宁川。

    不退不让,宁川的战意同样被调动了起来,宛如一头野兽一般,挥舞着拳头迎了上去。

    两人还没有交手,但是却没有一丝试探的意味,在拳头挥动出去的时候,血龙升天已经在宁川的身体只用运转,血红之色自拳头之上蔓延起来,眨眼之间,他浑身都变成了血红。

    “叮……”

    仿佛金属在碰撞,凌厉的剑气和宁川的拳头撞在一起,火花四溅,尖锐的声音震得两人的耳膜颤。

    “刷!”

    旗鼓相当之下,风雪衣的一个矮身,而后向着宁川的肋下刺去,她要杀,杀了宁川,一了百了!

    可是宁川又岂是这么容易被风雪衣得手,在进入战斗状态的时候,他已经将所有的负面情绪,都抛之于脑后,全身心投入战斗之中,敌人的一举一动,都被他收归于脑海之中。

    眼看着利剑便要刺中宁川,但是宁川却没有丝毫的慌忙,罗烟步一动,天上地下,唯我独步,踩动着步伐,连连倒退,一连推开数百米,才避开那必中的一剑。

    “我看你怎么避!”

    风雪衣调整好身形以后,再次出击,同样是一剑刺出,但是他手上的利剑,却在轻轻的颤抖着。

    “归心一剑!”

    随着风雪衣的距离越来越近,宁川能够感觉到,他周围的空间越来越压抑,仿佛这片区域,已经被这一剑锁定了一般,无论他逃到哪里,都避不开这一剑的攻击。

    “既然要硬憾,那就来吧!”

    眼眸之内,爆射出两道精光,这一次,宁川并未继续后退。

    这场战斗,本来就是要分出胜负的,一味的退避,对于战斗来说,没有任何的作用!

    “七响八合拳!”

    大喝一声,宁川头根根倒竖,战意高昂,破天决也被他运转了起来,仿佛是圣帝附体一般,整个人的气势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一拳接着一拳,连连打了七拳,迎着那一剑而去。

    归心一剑,看上去仿似是一剑那么简单,但是宁川却看到清楚,那剑在轻轻的颤动,其实是风雪衣在刺出一剑的时候,不知道刺出了多少剑,根据宁川的猜测,至少有上百剑!

    对于这样凌厉的攻击,宁川自然是不敢怠慢的,所以将血龙升天,破天决,融合在一切的七响八合拳打出来,将威力提升到了极点。

    “轰!

    天地仿佛要破碎一般,七响八合拳和归心一剑撞击在一起,不断出轰鸣之上,强大的冲击力直接将两人轰飞出七八百米开外。

    最凄惨的是下方的密林,爆炸响起的时候,甚至还没有来得及看清楚,它们是怎么毁灭的,便已经化成一把劫灰,四处翻飞。

    强者之间的战斗,就是如此的霸道,如果萧漓再次,恐怕会暗自心惊,这两个后辈,战斗时候出的气息,已经远远赶当初他和宁川战斗时候的气息。

    俗话说,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宁川仿佛就是这种人,在他的身上,你可以看到他的进步,还有那一份,越来越强横的战意,整个中州,都难以找出这样一个人来。

    以强攻强,两者的差距又不大,爆出的反震之力,是难以忽视的。此时,无论是宁川,还是风雪衣,体内的血气都一阵翻腾,他们都在承受着武学暴动的力量。

    “痛快!”

    宁川哈哈一笑,想不到当初在他怀中的柔弱小人,如今已经真真正正可以和他一战,甚至还比他更强一筹。

    七响八合拳的威力,他是知道的,刚才那那一拳,威力更是突破了天际,挥的最强大的一拳。

    他敢保证,即便是孤天擎在,这一拳下去,不死也会让他重伤,但是眼前的风雪衣,却跟一个没事人一样,单单这一点,已经可以看出了风雪衣的强大。

    “总算没有让我失望!”

    嘴角微挑,风雪衣的心随着战斗的开始,慢慢平静了下来,看到宁川的实力以后,她仿佛找到了一种棋逢敌手的感觉。

    “以后跟了我,我每天都不会让你失望!”

    宁川坏坏一笑,扭动着罗烟步,主动出击。

    “呸,衰人!”

    风雪衣脸上有红霞飞过,可是宁川的攻击已经来到了眼前,来不及多想,连连出一道道剑气,抵抗宁川的攻击!

    轰!轰!轰!

    或者是宁川的拳头轰碎了剑气,又或者是剑气划破了宁川的皮肤,半空之上,仿佛在放烟花一般,不时爆出阵阵火光。

    而两人的身影,更是明明灭灭,不断的闪烁,碰撞声不断。

    “呃啊……”

    又一道剑气划破宁川的后背,疼痛让宁川忍不住喊出了声,打了三四百个回合以后,两人暂时分开。

    宁川身上伤痕累累,剑痕无数,同样的,风雪衣的白衣已经被鲜血染红,绝美的容颜之上,如今多了几分憔悴之色,嘴角还挂着一丝血痕。

    “能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达到这样的地步,难怪黎九要把你掳走,这样的天赋,果然可怕!”

    平复了一下心情以后,宁川缓缓的说道。

    眉头一皱,风雪衣轻声的说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自小开始,我便在宗门内闭门修习道术,近段时间师傅才允许我出山而已!”

    的确,风雪衣根本就不知道什么叫做黎九,她脑海中,只有日复一日的修炼,还有她师傅对他无微不至的关心。

    “……”

    一时之间,宁川陷入了沉思,如果风雪衣的脑海中,是一片空白,他还可以理解,但是现在凭空多了一段记忆,却不是这么简单的事情。

    消除记忆,虽然困难,但是依照仇水流派的财力,能力来说,也并非没有可能的事情,但是硬生生植入一段记忆,那么事情,就没有这么简单了。

    俗话又说,破坏比创造容易,破坏可能仅仅需要几秒钟的时间,但是想要创造,就不是那么容易了。

    隐隐之间,宁川心中升起了一种不妙的感觉……

    “不管怎么说,仇水流派是一定要打上去的,无论如何,也要将雪衣身上生的事情,弄清楚!神挡,那就杀神,佛挡,那就杀佛!”

    想到仇水流派,宁川的恨意就如惊涛骇浪一般,疯狂的拍击着他的胸膛,不知不觉间,他的目光已经凌厉了起来。

    “和我战斗的时候,麻烦你认真一点!”

    轻斥一声,风雪衣表达着自己的不满的时候,剑已经随着她染血的白袍,轻轻的舞动了起来。

    如果忽略了风雪衣身上那股强横的气势,风雪衣现在脚踏罡步的姿态,简直就是如画一般美好。

    但是可惜,如今的宁川,根本就没有时间来欣赏眼前的美景,他需要做的,是风雪衣的下一次攻击。

    “还有什么招数,全部使出来吧,作为你的男人,我可不会输给你!”

    宁川在心中暗自说道,拳头已经再一次紧握,目光灼灼的看着不远处的风雪衣。

    “日月同辉!”

    一样的招式,三天前将宁川打的落花流水的剑招,如今再一次被使用了出来。

    或者是因为风雪衣的战意也被激了出来,隐隐之间,宁川竟然感觉到,这次的日月同辉,比三天前的攻击,还要强大几分。

    “无论是什么,我只管轰碎就阔以了!”

    看了一眼周围的环境以后,宁川身子一沉,直接落入了地面之上。

    此时,这里早已经成为一片废墟,宁川脚上轻轻一踏,仿佛是一颗树木一样,扎根在地面之上,冷哼一声,定定的看着铺天盖地掩盖而来的剑气。

    “什么!?他竟然要硬憾?”

    风雪衣眼中一惊,日月同辉的威力,她可是知道的,全力施展之下,即便是灵元境大圆满的强者,也需要掂量掂量,如今宁川主动迎上去,这跟找死根本就没有差别。

    佩服于宁川的勇气,但是连风雪衣都没有意识到,她竟然有一丝关心宁川的意味在里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