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盖世武神 第五百三十八章 醒悟

时间:2018-04-23作者:洪荒之力

    “呃啊……”

    宁川还不知道生什么事情,一声娇斥传来,白雪衣白衣飘飘,向后倒飞而去,跌落在四五十米以外。

    睁开眼,宁川被眼前的这一幕震惊了,他已经做好了必死的准备,但是却被这金光笼罩住,形成了一个保护层。

    “雪衣,你怎么样?”

    没时间理会金光,宁川想要走过去,将跌落在地的风雪衣搀扶起来,去被风雪衣的声音打断。

    “宁川,撕下你虚伪的面具吧,眼前的事情,还说明不了问题么?你不过是想找机会,对我下手罢了!”

    风雪衣并没有受伤,刚才的圣光,只是将她打了一个措手不及而已。

    “这圣光……我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被风雪衣说的一愣,宁川停住了脚步,喃喃自语。

    的确,他身上没有什么自动护主的宝物,而且在储物戒指中,所有的东西都静静的待在原处,并没有丝毫异动。这说明,整股圣光的力量,根本就不是来自于他。

    正在这时候,一个声音传入了宁川的脑海中,隐隐之间,竟然有一个圣洁的感觉,她说道:“宁川,当你看到这道圣光的时候,我知道你生了什么。知道你对风雪衣情深意切,又害怕你在面对她的时候,出了意外,所以特意留下了三道佛印,为你挡下致命攻击,希望你以后,能够好自为之!”

    是上官怀梦的声音!

    无论如何,宁川也想不到,在自己快要死亡的时候,竟然是上官怀梦救了她。

    “怀梦……”

    一时之间,宁川心中仿佛是五味瓶打翻了一般,千言万语也没有办法说的出来,十分的难受。

    他对上官怀梦的感情,只不过是单纯的友情而已,但是现在,宁川后知后觉,现了一丝上官怀梦的心意。

    以后再相见,应该如何去面对上官怀梦?

    “难道……上官怀梦是因为我,才会投入佛门之中的?”

    此时,不知道为何,一个大胆的念头涌上了他的脑袋之中,让他心中一惊。

    如果是因为这样,林天豪欠上官怀梦的人情,可就大了。

    “宁川……无论如何,我都希望你不要放弃自己的性命,未来还有许多事情等着你去做的,不要忘记,你还要讲风雪衣救回来,现在在你眼前的,并不是你的风雪衣……”

    “还有……你说过要回妙法寺看我的……”

    最后的声音如蚊一样,在宁川的脑海中传来,随后金光消失不见的,事情却明朗了起来,上官怀梦……对他有感觉!

    但是无论如何,那一句珍惜生命,都已经落入了宁川的心底,让他重新振作了起来。

    如今的风雪衣,不过是被奸人所害,虽然兵刃相见,但是起码还有机会,如果他死了,那就一点机会都没有了。

    “我真是自私啊!”

    想到了自己的爷爷,母亲,风传古还有两位导师,宁川不由得轻轻的摇了摇头,他对于生命,实在是太过儿戏了。

    宁川本就不是愚钝之人,被上官怀梦一点醒,他猛然之间现了一个事情,生命只有一条,死了就死了,但是活着,却可以有无数可能。

    或者以后的路会很艰辛,又或者风雪衣的记忆会被慢慢的消磨,但是这些,都不过是假设而已,如果连努力都没有努力过,那么他即便是死,也不会安心。

    “雪衣,我不想和你动手!”

    抬起头来,林天豪眼中已经恢复了坚毅的神色,如今他看风雪衣,已经不是单纯的风雪衣了,这只不过是一个拥有风雪衣驱壳的人而已。

    “动不动手,不是你说了算了!”

    风雪衣冷哼一声,白袖一甩,那插在一边的利剑,已经被她握在了手中。

    “刷刷刷!”

    她踏着莲步,缓缓升上高空之中,一道道剑气在她身边萦绕,随她手中的剑舞动而飞舞。

    “日月同辉!”

    自她施展剑法到完成,不过是几个呼吸的时间而已,细数一下,上百道剑气随着她声音的落下而出击,散着一阵强烈的光芒,俯冲而来。

    攻击还没到,宁川已经感受到了剑气的强大,眉头紧皱,看着剑气的一举一动,随时准备着。

    他不可能和风雪衣交手,但是风雪衣的实力,远出宁川的想象,如果束手就擒,那么这一招日月同辉下来,他的下场,就是碎尸万段!

    为了自己,为了家人,为了那些在乎他的人,他不能死。

    就在上百道剑气快要撕碎宁川的时候,他突然动了,罗烟步毫无保留的运转,在剑气之间快穿梭。

    “刷!”

    所谓百密一疏,任由罗烟步有多么厉害,却始终露出了破绽,一道剑气带着寒光,在他的手臂之上,留下一条长长的血痕,鲜血顺流而下,滴落在脚下的土地之上。

    “嘶……”

    剑气直入宁川的身体之中,一股冰冷的的气息瞬间便席卷了他的全身。

    这让宁川不由得有些疑惑,一般来说,剑气是十分霸道的,绝对没有这样冰冷,偏偏这道剑气却如此的反常。

    “嗤啦……”

    犹如冰寒侵体,宁川的脚步不由得慢了几分,眨眼之间,后背之上又是一刀,鲜血淋淋,血肉翻飞。

    但是这一道剑气,却不似是一开始那一道剑气一般,截然相反,充满了暴戾,仿佛是一个炸弹在宁川身体内引爆了,席卷他的四肢百骸。

    “噗!”

    阴寒,炙热,两种感觉相互纠缠在一起,又是强大的剑气,本就是重伤的宁川再也忍受不住,一口鲜血喷了出去,脚步却不敢停留,继续施展罗烟步,硬生生承受了几道剑气以后,终于冲出了日月同辉的包围。

    “轰!”

    剩余的那些剑气,不再追击,而是直接砸落在地面之上,将房源四五百米,轰成了废渣。

    “竟然这样都没死,算你命大,不过这一次,可就没有这么好运了!”

    风雪衣冷笑着,手上的动作,却丝毫不停止。

    日月同辉想要斩杀宁川,显然是做不到的,不过能够重创他,也足够了。

    杀人,并不需要一击必杀,有时候要懂得为自己创造机会,很明显,风雪衣深谙这个道理,如今她下的,才是杀手。

    “当真是毫无人性啊!”

    看着半空中的伊人,宁川苦笑一声,同时将破天决运转了起来,在体内疯狂的旋转,将剑气的力量,快的抹除。

    一般的元力,根本就没有办法消除如此霸道的剑气,动用灰色元力又太过伤害静脉,唯一的办法,就只能将破天决施展出来了。

    由于度太过快,宁穿的身体,竟然在缓缓的颤抖起来,足足一百八十个周天以后,在他体内肆虐的剑气,才消失不见。

    “这等气息,恐怕只有破天决,才能出来了吧!”

    呆呆的看着这一切,风雪衣轻声的说道。

    五大秘书之一,又是攻伐圣术,威力强大无比,整个中州,不知道多少人想要争夺。即便风雪衣自认为凡脱俗,如今亲眼看到破天决以后,心中也不免一动。

    “咳咳咳……”

    大口大口的咳出鲜血,宁川不是全盛时期,如今又遭遇了重创,他的面色,早已经变得无比的苍白,犹如一张白纸一般。

    “这一次,我看你还怎么躲避!”

    风雪衣犹如天女散花一般,白衣飘飘,但是那些剑气,却铺天盖地的涌了下来,这一次的攻击,绝对要比日月同辉要猛烈得多。

    “雪衣,我们会再见的!”

    心底一沉,宁川根本就没有想过硬憾,罗烟步和鬼舞同时施展,瞬间他的身形便消失不见。

    在巅峰状态,或者他还有机会对抗一下,但是现在,除了逃跑之外,别无他法。

    “想走!?不可能!”

    宁川本来就是将死之人,风雪衣怎么可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从眼皮之下溜走。

    而且,宗门掌门暴跳如雷的样子,她可是见识过得,在离开宗门的时候,她师傅千叮万嘱,一定要杀了宁川,风雪衣又怎么会留手。

    “我想死,上官怀梦帮我挡住了,如今我想走,却是谁也留不住!”

    在心中暗自说了一声,宁川的度飙升到了极致,转眼之间已经来到了两三里地之外。

    他的度虽然快,但是风雪衣的攻击却像牛皮糖一样,根本就没有办法摆脱,那些剑气,在失去宁川踪影以后,犹如一朵花一样,慢慢盛开,然后才铺天盖地的笼罩下来。

    高手一出手,便知有没有,宁川可以肯定,风雪衣的实力,比萧漓的实力还要更胜一筹。如此强大的修为,宁川都不知道是喜还是忧,只能继续摇头苦笑。

    “宁川,你跑不掉的!”

    风雪衣轻斥一声,声音在密林中久久不绝,萦绕不断。

    宁川的手段,她早已经听闻,对于鬼舞,她也早有了应对之法。风雪衣的修行时间虽然不长,但是她的心思却极为缜密,这一次,更是带着必杀的信心而来,自然不会打没有把握的仗。

    “嗡!”

    风雪衣的声音落下以后,那些还没有爆炸的剑气,被她轻轻一指挥,停住了下落的势头,然后快的向四面八方涌了出去,按着特定的规律漂浮着,隐隐之间,宁川已经感受到了一丝不妙。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