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盖世武神 第五百三十七章 一心求死

时间:2018-04-23作者:洪荒之力

    “不过万一……”

    风雪衣的师傅还想要说什么,但是掌门已经没有耐心听他继续说下去,摆了摆手,说道:“好了,我心意已决,你就不必多言了!这段时间,多派一点弟子出去,尽力抑制疯帮的展,减少我们的损失。如果可以,直接将风传古抹杀,这样,疯帮也不过是一帮乌合之众而已!”

    或者对于外界来说,疯帮的成长十分迅,但是在仇水流派的眼中,根本就算不上什么,能够屹立在惊龙域中如此之久,所依仗的,绝对不是各个城池中的收入!

    ……

    漫无目的的在各个城镇之间穿梭,宁川没有被什么人现,倒是秘密和疯帮的兄弟见了两三次,提供了一些意见以后,便悄然离去。

    行走在惊龙域之中,大摇大摆,却又无人现他的踪影,一连十几天,宁川就像是消失了一般,没有人见过他的真容。

    趁着这段时间,宁川轻松了下来,将恩恩怨怨都暂时放在了一边,尽情的享受着普通人的生活。

    每一次大战,都有一定的经验需要吸收,而宁川停歇下来,就是要将这些东西消化掉,一步步壮大自身。更何况,以往的他被无数修者追杀,身心疲惫,如今想要什么时候休息就什么时候休息,岂不美哉?

    不过,这段时间让他感到有些遗憾的便是三乾镜,他拿出来研究了很多次,现这镜子在他的手上,完全就是一个废铁,根本就没有丝毫的作用。

    法宝需要滴血认主,这个方法宁川自然试过,但是没有一点的作用,唯一的可能性,就是法宝已经滴血认主,除非他拥有可以抹除三乾镜里面的印记,否则,对他根本就没有丝毫的作用。

    “找个机会丢了它?”

    这个想法在宁川的脑海中一闪而过,但是他却不愿意这么轻易放弃一件法宝。

    法宝比元晶不知道要昂贵上多少倍,而且他有一种感觉,三乾镜的作用,绝对不止这么简单,这如果是一件攻击性法宝,能够为他所用的话,那么他就赚大了。

    “宁川,出来领死吧!”

    这天,宁川身处一片密林,一个声音打断了宁川的遐想,抬头一望,一道熟悉而又陌生的身形,白衣飘飘,淡定的立在高空中,冷冷的看着他。

    “雪衣!”

    宁川瞳孔一阵收缩,这可是他日思夜想想要见的人,如今主动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只是可惜,风雪衣是来杀他的,还没有动手,宁川已经感受到了她身上滚滚翻腾的杀意。

    昔日如此甜蜜的一对,如今竟然要成为敌人,这让宁川的心情十分复杂。他宁愿面对强者的围攻,无数修者的追杀,但是却不愿意和风雪衣动手。

    稍稍平静下来以后,宁川升上了半空之中,自储物戒指中拿出了风雪衣的利剑,那上面,还残留着他的鲜血。

    “你是来取你的剑的吧?还你!”

    不用开口宁川也明白,风雪衣已经彻底的将他忘记,所以宁川便直接将她的利剑拿了出来。

    “我是来拿利剑的,但是,我也是来取你的性命的!”

    风雪衣的目光依然冰冷,手一抖,利剑已经被她握在了手中,体内的元力也在那一刻,翻腾了起来。

    不得不说黎九的眼光非常独到,知道风雪衣的价值所在,修炼这么短的时间,修为竟然赶了宁川,那身上的修为,让宁川都感到一阵心颤。

    灵元境后期的气息宁川不是没有接触过,但是这一刻,他却有一种感觉,风雪衣的实力,比萧漓,孤天擎的实力,还要强大!

    “我不想和你动手!”

    轻叹一声,宁川放开了手中的利剑,利剑缓缓自空中落下,插入了地面之上,孤零零的站立着。

    “怎么?一个杀人如麻的魔头,如今竟然起了怜悯之心?亦或是你觉得,我根本就不配做你的对手?”

    风雪衣一步跨出,利剑遥遥一指,将气息锁定在宁川的身上,冷声的说道。

    杀宁川是掌门亲子吩咐的,她是不会退缩的,如果宁川不反抗,那么她会直接割掉宁川的脖子,终结他的性命。

    “雪衣……”

    宁川的动了动,却被风雪衣打断,喝道:“雪衣的名字,是你这魔头能够直呼的么?”

    “魔头么?”

    宁川心中一阵抽搐,脸上带着苦笑,他不怕别人怎么说他,但是他最爱的女人,如今都在说他是魔头!

    如果不是为了风雪衣,为了自己能够强大,能够把风雪衣救回来,宁川根本就不会一次次冒死奋进。他做的这一切,全都是为了眼前的伊人,但是她的每一句话,都像一柄刀子一样,直直插入宁川的胸膛。

    “要么来公公平平的打一场,被我杀死,要么……束手就擒,免去皮肉之痛,被我杀死!”

    风雪衣身形几个闪烁,倩影飘飘,这一刻,她手中的利剑已经抵在了宁川的颈脖之上,只要轻轻一动,宁川便会人头落地。

    一个月前生的事情,她并没有忘记,她也不知道为什么那时候,自己的心绪会产生如此剧烈的波动,但是现在,宁川站在她的眼前,就像是一个陌生人一样,根本就没有办法让她心中再起涟漪。

    “杀吧,如果你喜欢的话!”

    身体向前倾,利剑划过宁川的皮肤,鲜血滴落在利剑之上,宁川却没有理会,一脸坚定的说道。

    “你以为,不反抗我就不会杀你了吗?”

    风雪衣怒斥一声,一巴掌抽在宁川的脸上,五个红红的指印出现在他的脸颊之上,嘴角也微微流出了一丝鲜血。

    但是宁川却依然不为所动,心如死灰。

    上一次他就准备放弃抵抗了,这一次,同样是一样的感觉。

    仇水流派特意将风雪衣派出来,就是算定了宁川不会反抗,这样可以以最小的代价,斩杀宁川,一了百了。

    “轰!”

    见到宁川没有反应,风雪衣一个膝撞,直接将宁川撞飞了出去,跌落在草丛中,狼狈至极。

    腹中传来的疼痛,宁川已经觉得不重要了,他的努力,也觉得不重要了,一切的一切,在此刻都仿佛是虚无一般,现在的宁川,一心求死!

    孙风破说过,只要宁川突破到灵元境,想要杀他的人,基本上已经没有,但是这个情况建立在宁川有求生意识之上。一个人想死,总是有他的办法的。

    “既然你一心求死,我就慢慢的折磨你好了,看你愿不愿意站起来和我一战!”

    杀一个无心反抗的人,风雪衣心中是不屑的,而且宁川的实力,上次见识了以后,让她心中蠢蠢欲动,如今她想要再次和宁川战斗,自然不愿意这么轻易杀了宁川。

    她有信心,即便宁川全力反抗,最后的结果也会是她胜利。

    “嘭!”

    收起利剑,粉拳紧握,力量却丝毫不弱,一拳砸在宁川的脸上,又将他掀飞出上百米开外,鲜血已经在他的脸上开花。

    “杀了我吧……雪衣……杀了我吧!反正……我活在这个世上,已经没有了意义!”

    宁川自顾自的轻喃,紧接着,又挨上了一拳。

    “砰砰砰!”

    一次次沉闷的声响在密林中传来,宁川身上的伤痕,也在慢慢的增加,衣服已经破碎,身上青一块紫一块,夹带着以往的伤痕,甚是恐怖。

    不知道打了几十拳,还是几百拳,风雪衣已经累了,而宁川,由此至终,都没有还手,甚至连动弹都懒得动弹。

    “既然你一心求死,那我成全你好了!”

    再也没有办法激宁川的斗志,为了完成掌门给的任务,风雪衣不想再和宁川纠缠下去,抽出了利剑,冷冷的说道。

    一身白衣的风雪衣,衣服已经染上了宁川的鲜血,一双手更是被染红,这样的风雪衣,和当初在流云城那个细声细气的女孩,判若两人。

    迷迷糊糊之间,宁川看到眼前的风雪衣,不是杀气腾腾的她,而是那个偎依在他胸膛内,小鸟依人的风雪衣。

    “今生无缘,来世我一定要继续做你的男人!”

    眼角之上,一滴眼泪带着鲜血滑落下来,倒在地上的宁川,此时已经闭上了眼睛,开始迎接死亡。

    讲真,他没有想过死亡,更加没有想过会死在风雪衣的手里,但是现在死亡就在眼前,他竟然十分的平静,没有一丝波动。

    自己爱的人,都在叫他魔头,这样的生活,又有什么意义呢?如果风雪衣记得他,即便是炼狱,他也愿意去闯一闯。

    但是现在,一切都不重要了!

    “刷!”

    一道寒光闪过,风雪衣的剑已经脱手而出,朝着宁川的头颅而来。

    此时风雪衣的心中同样一片平静,他和宁川,乃是生死仇敌。宁川杀了无数宗门修者,如今能够为他们报仇,风雪衣的心中,没有丝毫的负担,反而觉得自己做了一件天大的好事。

    她的记忆,早已经被仇水流派的武学所吞噬,现在再风雪衣的心中,宗门才是最重要的!

    “叮!”

    宁川已经能够感受到剑气的锋利,就在利剑快要触碰到他的那一刹那,在他的身体中,迸出一道金光,将他包围在内,圣洁无暇……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