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盖世武神 第五百一十四章 银眸灵犬

时间:2018-04-23作者:洪荒之力

    看着逐渐远去的风雪衣,宁川的心慢慢的沉了下来,想着仇水流派中,是不是真的有着可以洗脑的功法,将风雪衣的旧事洗去了。

    仇水流派的人在困龙城中不断追查着宁川的身形,三头五日,宁川就现身骚扰一番,但是每一次都犹如蜻蜓点水一样,成功引起注意以后,立刻动用鬼舞离开,根本就不给他们查探的机会。

    半个月的时间,宁川出现了三次,有两次,是在风雪衣的眼前出现的,但是风雪衣,却出奇的平淡,甚至对于宁川,还有着淡淡的杀意,仿佛早已经忘记了宁川的存在一样。

    “怎……怎么会这样!”

    在一次蛰伏起来,宁川一次又一次的问着自己这个问题。

    他已经彻底摸清楚了风雪衣的状态,她是真的不认识自己了,虽然宁川想欺骗自己,但是这是事实,他根本就改变不了。

    上一次和风雪衣见面的时候,她能够从风雪衣眼中看到柔情,但是这一次,无论他如何寻找,风雪衣的眼眸都没有一丝的情感。就像,就像当初她看着徐腾飞的眼神一样,仿佛眼里根本就没有这个人!

    面对强者的围杀,宁川并不惧怕,他惧怕的是,他一直在追寻的东西,在下一刻,就不复存在,就像现在的风雪衣。

    又是夜深,宁川自噩梦中惊醒,面上全是冷汗。

    在梦中,他看到了风雪衣挥舞着手中的利剑,一剑接着一剑,刺入他的**中,最后一刀砍掉了自己的头颅。

    整个过程,风雪衣都十分的享受,仿佛在宰杀着一头畜生一样,根本就没有往日商量的模样!

    “不管怎么样,我会将你救回来的,总有一天,你会恢复你应该有的记忆的!”

    冷静下来,宁川对于仇水流派的恨意,更加深了。

    风雪衣是他们教派中的圣女又如何,如今的她,也不过是一具傀儡而已。而风雪衣,仅仅是一个缩影而已,谁知道,偌大的仇水流派中,还有多少向风雪衣这样的受害人。

    仇水流派虽然是五大门派之一,但是这种近乎于囚禁弟子的方式,宁川可不绝的有什么好的。

    “轰!”

    就在他在沉思的时候,一阵爆炸之声传了过来,天地之息掩盖过去,现是仇水流派的人在清查。

    他们没有办法找到宁川,只能将疑似是宁川的人,抓起来,就像当初落衍教的行事风格一样。

    值得一提的是,仇水流派出动以后,和孤家,落衍教仿佛达成了契约一样,三大势力一同搜寻宁川,长老,圣子圣女层出不穷,阵容堪称庞大。

    “这些人,真的是疯了!”

    暗骂一声,眼看着有人过来了,宁川也不含糊,将昼刻面具带了起来,变成另一个人的模样,摇摇晃晃的走出去,骂骂咧咧的说道:“搞什么,三更半夜的,不用睡觉啊!”

    “哪里来的人?这么嚣张?是不是宁川的同党!”

    迎面而来的,是落衍教的弟子,被人冲撞了以后,十分的不爽,一下子就将宁川同党的帽子扣在了宁川的头上。

    现在宁川这个名字,可是带着极大危险的,只要挂上宁川同党,那么毫无疑问,只有死路一条。

    “我就是宁川啊,还同什么党!”

    在心中冷笑了一声,宁川继续说道:“宁川独来独往,哪里有什么同党,你们就不要打扰别人睡觉了好吗?”

    “大胆!”

    一名落衍教的弟子向前踏出一步,身上的气势直接提升了起来。

    如今这个特殊时期,胆敢冲撞他们的人,寥寥无几,而且五大门派的人,个个都是心高气傲之辈,哪里容许一个灵元境初期的修者,在他们眼前骂骂咧咧。

    “蹬蹬蹬……”

    仿佛被他的气势吓倒了一般,宁川的脚步连连倒退,退回到房子之中,一脸惶恐的看着眼前的修者。

    如果说一开始,宁川是一个没睡醒的修者,那么现在,他就是一个认清楚事实真相的修者了!

    “你……你想要干什么!”

    跟随宁川的脚步进入了房间中,顺手关上了们,宁川心中欢喜,但是面上却依旧十分惶恐的问道。

    “干什么?胆敢冲撞我们,你也算大胆了!”

    落衍教的修者已经是灵元境后期,可以说是稳打稳的吃定一个灵元境初期,但是他却不知道,眼前的人,正是他们苦苦追寻的宁川。

    “我……我是有意的那又如何?”

    手中打出一道元力,将整个房间封锁,宁川软弱的神色突然一变。冷冷的说道。

    将昼刻面具除去,一脸笑意的看着眼前的修者,这个笑容,在他的眼中,就像是魔鬼的笑容一样。

    “宁……宁川!?”

    修者连连倒退,本来以为还可以杀个小修者泄泄愤,却不想到,真真正正的踢上了铁板。

    这一次,他不敢张狂,宁川打伤孤战,又打伤空天长老,早已经是人尽皆知的事情。他们这些弟子在宗门内虽然实力不错,但是在宁川的面前,似乎还略微嫩了一点。

    “可不就是我吗?”

    宁川冷笑一声,拳头已经动了起来,一拳轰出,直接打在修者的小腹之上,度之快,力量之大,只听到嘭的一声,他的肺腑便在一拳之下,全数碎裂,体内的生机,也在如潮水般退了下去。

    跨越两个小境界,一拳,出其不意,杀了一个灵元境后期强者,这样的实力,恐怕整个中州,除了宁川,也找不到第二个人出来了。

    撤去房间内的元力,宁川动用元力,将声音改变,说道:“哼,没杀你已经算好了,看我们怎么慢慢的折磨你!你们快进来!”

    他的两位同伴也没有怀疑,慢慢的推门而入,当他们看到躺在地上的人,是自己的师兄以后,想退出去,但是已经迟了!

    一手脱着一个,直接将他们丢入了房间中,再一次封锁房间。

    “怎么?你们不是找我么?现在看到我,怎么又害怕成这样子了?”

    宁川眉头一挑,语气有些冷,这些人,就是仗着人多而已,如果是一对一,那些掌门来,他都有一战之力。上一次在孤战的手下吃了亏,这一次,他可不会这么自信了。

    “这……这是宗门的意思啊,不管我们的事!”

    两名修者一脸的苦瓜脸,这么多人都找不到宁川,想不到如今他们随便推开一间,都能找到宁川。如果有命将消息放出去,他们自然会得到不少的奖赏,但是,怕就怕在宁川根本就不会给他们机会。

    “照你这么说,我是真的要打上你们落衍教咯?”

    宁川手中升起一丝火苗,正是大焚天术的气息,他们落衍教,就是因为想要回大焚天术,而不断的追杀宁川。后来矛盾不断的升级,两者之间,已经到了不死不休的地步了。

    “哥!不,爹!你放了我们吧!”

    实在搞不懂宁川心中在想什么,一个落衍教的弟子直接跪了下来,开口求饶。

    他亲眼见识过宁川的实力有多么强大,自知不是对手,所以干脆就跪倒下来,直接求饶。

    “你呢?”

    将目光放在另外一个修者身上,宁川沉声问道。

    “我……”

    沉吟良久,他也跪了下来。

    死亡就在眼前,他宁愿用自己的尊严,换回一丝生机。

    “没意思,一点骨气都没有,留你们何用!”

    一声轻喝,宁川一拳扫出,直接将他的头颅打爆,而另一个修者,求生无望以后,直接暴起,元力和力量滚滚而出,一双肉掌化作鹰爪,瞬间在宁川的身上流下了几条血痕。

    “不错,竟然还敢反抗!”

    宁川的**坚硬如钢铁,这点小伤,对他来说,根本就算不上什么。

    滚滚雷电在双手之上凝聚,正是许久没有动用的混元奔雷掌,两手一推,雷电席卷而出,将他掩盖在雷海之中。

    “轰!”

    又是一拳轰出,宁川一拳打在他的小腹之上,丹田破碎,功力尽废。

    没有远离的支撑,雷电慢慢的将他吞噬,眨眼之间便在雷海中成为一把劫灰。

    这里的战斗在转眼之间就已经完成,杀了三人以后,重新戴上昼刻面具,踏着鬼舞,向着远方缓缓走去。

    “你爷爷在这里!”

    困龙城的另一个方向,宁川的身形漂浮在半空之上,他的声音,更是传遍了九天十地,在夜空中十分明亮又浑厚!

    “杀了他!”

    宁川一出现,一道接着一道元力向着他席卷而来,宁川当然不会硬憾,但是他身下的建筑,却化作了一片片的废墟。

    打一枪换一个地方,这就是宁川的战略!成功引到他们的注意以后,立刻飞到一个小巷,动用鬼舞将身形隐去,继续蛰伏。

    可是这一次,似乎并没有那么顺利,在他的身后,有追兵追了过来!

    一头巨犬在前方飞行着,仿佛能够看清楚宁川的位置一样,不断的动攻击,在他身后,跟着三大势力的长老,只要巨犬动攻击,他们就会紧随其后,疯狂的攻击者那个方向。

    “竟然是灵眸银犬!”

    宁川在心中暗骂一声,却也没有办法,只能更加疯狂的扭动着罗烟步,向前飞奔而去。

    硬憾是不可能的,他现在孤军作战,根本就不会有援军,一旦陷入困境,只会让自己受伤而已,所以他只有一个选择,那就是摆脱他们!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