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盖世武神 第四百三十章 天下无不散之宴席

时间:2018-04-23作者:洪荒之力

    夏炎炎十分清楚宁川对风雪衣的感情,所以即便她对宁川有感情,她也不可能表露出来,只能拼命的压抑着。她出身卑微,而且作为一个盗贼,本就是中州中见不得光的职业,能够和宁川,坦森成为朋友,她已经非常满足,又怎么敢奢求太多。

    大口大口的呼吸着空气,凌晨清冷的气息,将她体内的火焰渐渐熄灭,她恢复了往常的状态,开始在周围巡视着,为宁川护法。

    而宁川也没有多想,缓缓的盘坐起来,将体内杂乱的气息梳理一番以后,才慢慢调动身体中元力,在身体内游走。三天以后,宁川基本恢复了行动之力,再一次拿出绿色汁液,服下一滴,开始正式进入冥想状态,修复伤势。

    和预期的时间差不多,足足半个月,宁川体内的骨骼才重接,那些受损的肉身,也在他细心的“呵护”之后,完全修复,重新生龙活虎的出现在众人的眼前。

    换做是别人,被落衍教修者如此对待,恐怕早已经身死了,宁川能够用半个月的时间来修复伤体,足已经说明宁川**的强大。

    “落衍教……”

    宁川在心中轻喃一声,这一次的是非,可就是真的算不清楚了。他盗取了别人的镇教至宝,被人毒打一番,也算是罪有应得了,如果以后再遇到落衍教的人,尽量不去招惹便是。

    “喂,我还以为你救不回来了呢!”

    夏炎炎的心情也好了几分,虽然明知道宁川有绿色汁液,不会有事,但是真正看到他痊愈,还是十分高兴的事情。

    “你才救不回来!这一次我真的亏大了,以后这买卖可不要再叫我了!”

    宁川白了夏炎炎一眼,有些无奈的说道。

    他一而再,再而三的虎口逃生,却终究是落在了落衍教的手上,即便有罗烟步,宁川也没有办法做到万无一失。这样的情况,遇到几次,即便他有九条命,都要死光光。

    “我身上可没有什么宝物能够打动你了哦,下一次要再找你合作,恐怕又要等风雪衣出来了!”

    夏炎炎轻笑一声说道,这一次宁川肯帮忙,不过是为了一个承诺,自己可以说是空手套白狼,白拿了好处。

    顿了一下,夏炎炎继续说道:“这一次,我们也算是朋友了,但是天下无不散之宴席,我们,就在这荒芜之地中分别吧!”

    是的,夏炎炎准备离去,她怕继续呆下去,她就再也压制不了自己内心的情感。说到底,他们不过是萍水相逢,夏炎炎又怎么奢求,自己在宁川心中的位置,要比风雪衣的位置重要呢?

    “啥?你要走!?我可不同意,你还要跟我去守村子!”

    坦森听到以后,还没等宁川说话,他第一个便跳了出来,粗着嗓门大声的说道。

    “别闹!”

    夏炎炎心中郁闷无比,本来沉凝的气氛,被坦森一个掺和,荡然无存。如果不是宁川在眼前,她恨不得棍子打死坦森!

    眉头轻皱,宁川轻声的问道:“你真的要走么?要知道,现在整个惊龙域中,都是落衍教的人……”

    还想要继续说下去,夏炎炎潇洒的扬了扬手,说道:“作为一个行走于江湖的百变侠盗,什么大风大浪没有经过,你还是担心下你自己吧!如果不死,我们或者还有相见的机会!”

    “……”

    嘴唇动了动,宁川却始终没有说出挽留的话语,即便经历过几次分别,此时再次面对离别,心中依然难免有些心酸。

    虽然夏炎炎初初找上他,是为了大焚天术,但是一段时间经历下来,也是生死之交。而且夏炎炎为了救他,不惜出卖自己的色相,这足以说明她真的将宁川当成朋友。

    一直以来,宁川行走在昆天域,都是只身一人,经历了无数的风雨之后,只有谈笑和夏炎炎两人,是真正算的上是交心的朋友。

    但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理想,他有,夏炎炎也有,宁川又有什么理由来挽留她呢?

    手一翻,大焚天术的玉简出现在手上,宁川说道:“这是你要的大焚天术,现在物归原主,也算是还你一个承诺了!”

    “那我就不客气啦!”

    夏炎炎一把接过玉简,两手相碰,宁川的大手粗糙,有力,温热,那一刻,夏炎炎就誓要狠狠的将这种感觉记在心里。

    大焚天术,他们三人早已经练成,玉简的作用,可有可无,夏炎炎在意的不是大焚天术,更是这一块玉简对她的意义。这一次分别,或者就是最后的见面了,这一块玉简,起码还能够成为她思念宁川的唯一一个物件。

    “你还会来俺们吗?”

    在夏炎炎转身的时候,坦森再一次说话,这一次,他没有开玩笑,十分的严肃。这个问题不单单代表着坦森,即便是宁川,也有些希望再一次看到夏炎炎。

    或者他们相识的时间不算长,但是感情却不会假,就像当初在比武台上,和天宇一般,一拍即合,到后来,还结拜成了兄弟。

    “有缘自会相见!”

    摆了摆手,夏炎炎没有回头,另一只手,却是紧紧握住了手中的玉简,泪水滴落,在玉简上缓缓留下。她不敢停下脚步,更不敢回过头去,她害怕宁川看到她泪如雨下的情景,打破了她在宁川脑海中那美丽的形象。

    如果这是最后一次相见,她希望,将自己最美的样子,遗留在宁川的脑海中。

    看着夏炎炎的身形,缓缓消失在荒芜之地,宁川心中难免有些不舍,一个刚交心的朋友,说走边走,一点预兆都没有,实在是一件令人难以接受的事情。

    “川哥,你咋不叫她回来呢?”

    坦森有些不悦的看着宁川,他可以要将夏炎炎带回去守村子的。如今说走就走,他心中当然不好过了!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理想,你也会有,你不可能永远跟着我的!你要离去的时候,我同样不会拦你!”

    强行挤出一丝笑容,宁川轻声的说道。

    当天色大亮,烈日高照,宁川和坦森,也从离别的伤感氛围中走了出来,重新将目光投向这一片撒满阳光的荒芜中。

    毕竟是修者,漂泊不定,如果真的还会相见,那么就像夏炎炎说的,缘分到了,自然会相见,不必太过强求。

    “川哥,我们现在去哪里啊?”

    没有了目标,坦森略微显得迷茫,他一切的行动,都在于宁川,宁川叫他干什么,他绝对不会说一个不字。

    “哪里也不去,就在这里修炼!”

    微微一笑,宁川轻笑着说道。

    一直被中州大地中的事情牵引着,他已经太久没有静下心来修炼了,如今有这样的机会,他当然要好好把握。再说了,现在落衍教恨不得将他扒皮拆骨,他何不趁这个机会,藏匿起来,等到势头过去以后,再次出现在惊龙域中呢?

    “好吧……”

    宁川心中高兴,坦森就不一定了,他可是要做大事的人,如今宁川要潜修,这种苦闷的生活,是他最不愿意过得!

    看出坦森的不悦,宁川说道:“修行之人,没有实力又怎么干大事呢?等我们两个都成就灵元境,实力大大增强,那时候就不用被落衍教的人追着打了!”

    “哦!”

    “你的心性太过爆暴躁,趁着这个机会,好好收敛一番,也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哦!”

    “……”

    无论宁川如何苦口婆心,坦森的回答却始终只有一个“哦”字,不由得让宁川恨的牙痒痒,最后无奈的将坦森丢在了一边,独自在周围逛了起来。

    他要在这里修炼,自然不能忽视周围的环境,否则一个不小心,被闯来的妖兽打断修炼,走火入魔可就大事不妙了。

    一连一天的时间,宁川漫步在荒芜之地中,天地之息更是施展了出来,覆盖周围十里地,一丝不苟的查探着周围的情况。

    让宁川欣喜的是,这里根本就没有什么妖兽,甚至连动物都没有,宛如死寂之地,根本就不担心有妖兽打扰他们的修炼。

    又再观察了三天,宁川确定没有任何问题以后,开始在山洞中修炼起来。为了保障安全,在洞口处,又打出了一道元力,将外界隔绝开来,才放心修炼起来。

    坦森虽然不乐意,但是对于宁川的话,他却是百般听从的,此时也收起了心神,和宁川一同在山洞中进入修炼状态中。

    修炼是枯寂的,但是同样也是十分有益的,任由时间一天天过去,宁川的天地之息沉浸在这片荒芜之地中,细细的感悟着天地的变化,他的修为,也在缓缓的凝固。

    实力高了以后,他越是现当初恶人谷中,屠娇娘十大恶人的不凡。他将十大恶人的话一句句翻出来,细细感悟,竟然让他天元境小圆满的修为,更加精深一分。

    同样进步的不单单只有宁川,坦森的身体,也出现了不小的变化,他的身体之上,一层淡淡的光芒萦绕在上,随着时间的推移,一道道复杂的纹路出现在他的身上,若隐若现。而他体内的精血,更是犹如海浪冲击着石滩一般,出阵阵的嗡鸣之音。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