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盖世武神 第四百二十八章 落入虎口

时间:2018-04-23作者:洪荒之力

    “停!”

    一顿轰炸过后,领头的灵元境强者,大手一挥,武学缓缓停了下来,当烟尘散尽,废墟中的宁川,已经是奄奄一息,身上无数的骨头断裂,早已经失去了反抗之力。

    “哼!胆敢偷取我落衍教中的大焚天术,不杀你,何以扬我落衍教的威名!”

    灵元境强者身形一动,一脚踏在宁川的胸膛之上,居高临下的看着宁川。

    事到如今,宁川已经是砧板上的鱼肉,任由他宰割了,即便他会飞,在身上骨骼断裂一大半的情况之下,也飞不了多远!

    “行走江湖,早已经料想到有这么一天了!”

    咳出一口鲜血,宁川轻声的说道:“今日落在你的手上,要杀要剐,随你所愿!只是大焚天术……”

    宁川没有继续说下去,反而缓缓的闭上了双眼,一副等死的样子。

    他现在伤势严重,但是还没有死,心脏还有力的跳动着,他不会放弃生还的机会,所以,宁川选择了和他们打心理战!

    “你把大焚天术怎么样了?说!”

    灵元境强者眼中爆射出精光,脚下的力量更胜一筹,宁川的胸膛,再次凹陷下去一分。

    被他踏在脚下的宁川,甚至可以感受到,那些骨头,插入肺腑中传来那种钻心的疼痛。

    “咳咳……你可以杀了我,但是我保证,大焚天术绝对会传遍整个中州大地!只要我死了,我的同伴绝对不会姑息!”

    因为受到的伤害太过严重,宁川说话的声音都降了下来,虚弱之极,仿佛随时都有可能死去。

    这是**裸的威胁,但是灵元境强者,却不得不接受这种威胁!现在宁川落在他手上,已经没有反抗之力,杀了他也是分分钟的事情,但是他们要担心的,的确如宁川所说,他的同伴,会不会将大焚天术,公之于众!

    看到灵元境强者的眼眸中带着迟疑之色,宁川知道,这一次他算是赌对了,只要自己还有一口气在,他就可以利用绿色汁液痊愈,寻找脱离的机会。

    其实大焚天术现在就在他的储物戒指中,但是他不可能拿出来,这是他最后的一张底牌,只要拿出来,必死无疑!

    “那就将你们一网打尽!”

    思索了四五个呼吸的时间,灵元境强者眼中的狠色更甚。

    宁川已经被他们捉到,剩下的就是解决他同伙的问题了,他就不相信,宁川的同伴不会回来救他。如果真的不来,那么也只能吧宁川杀了,耽搁十天八天,也不算是什么大事!

    “之貉师兄,接下来怎么办?”

    一个落衍教的弟子走过来,小心翼翼的问道。

    “拖回黑炎城,关押起来,将消息放出去,我们守株待兔!”

    这个灵元境强者,名为邱之貉,是这里实力最强大的落衍教弟子,自然就以他马是瞻了。

    这一天,宁川被吊在了黑炎城的城门面前,日夜有人看守,整个黑炎城中传遍了盗取大焚天术的盗贼被捉的消息,然后以极快的度,向外蔓延而去。不过两三天的时间,整个惊龙域,都传遍了宁川的消息。

    这两三天的时间里,宁川滴水未进,太阳暴晒之下,他的嘴唇已经破裂开来。每当身体要自动痊愈的时候,落衍教的弟子,便会对他毒打一番,根本就不给他丝毫喘息的机会。

    “咳咳……”

    又是一番毒打过后,宁川的咳出一口鲜血,滴落在地面之上,那一片地方,已经被鲜血染红。

    “妈的,不杀了你就已经是我们落衍教对你的恩赐了!”

    啐了一口宁川,一名落衍教的弟子骂骂咧咧的说道。为了追捕宁川,他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过过好日子了,如今抓住宁川,当然不会给面子宁川。

    “咳~呸!”

    在半空中吊着的宁川,蓄了一口浓浓的血痰,直接吐在落衍教弟子的脸上,那场景,实在是恶心至极,令人作呕不已!

    “你找死!”

    他怒喝一声,将宁川自半空中放了下来,两手紧握,丝丝元力萦绕在上,一拳接着一拳,打在宁川的脸上,腹上,手臂上。因为知道宁川的重要性,他的拳头非常的讲究,既可以让宁川感受到疼痛,又不会伤及人的姓名。

    这样打人是极需要技巧的,不用说也知道,眼前的人,平常就是专门干这种事情的,不然他折磨人的功力不可能这么精醇。

    任由他的拳头落在身上,宁川牙关紧咬,没有哼一声,这样的程度,对于他来说,早已经麻木了。这样的攻击比起断骨之痛,根本就算不上什么!

    “小子嘴巴挺硬啊,我告诉你,现在我就是杀了你,也可以!”

    落衍教弟子看着宁川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就来气,咬牙切齿,恨声的说道。以他多年折磨人的经验,换做是别人,恐怕早已经嗷嗷大叫了。可以眼下的小子,却一声不哼,让他心中的怒火犹如野草般疯长了起来。

    宁川面色平静,一丝讥笑的笑容逐渐出现在他的嘴角之上,轻声的说道:“你……敢吗?”

    不是宁川嚣张,而是因为他知道,眼前的修者即便再厉害,万般折磨他,他也不敢杀了自己。事关大焚天术,他一个普通的弟子,还没有那么大的口气!

    “你……”

    手上的元力汹涌而出,骨关节出“噼啪”之音,那名修者的眼眸已经通红,杀气滚滚升腾,而宁川由此至终,都用一种极为平淡的目光看着他。

    “够了!”

    加在落衍教弟子快要出手的时候,一个声音打断了他杀气腾腾的脸,正是邱之貉。自从宁川被抓捕以后,他除了安排不固定的人守护宁川——所谓的守护,就是毒打,还会每天固定的开看一下宁川。

    他留下宁川,与其说是为了宗门,更多的是为了自己留下。要知道,如果以一己之力,抓到三个盗贼,那么宗门给他的奖赏,还会少吗?

    一脚踩在宁川的双手之上,邱之貉冷冷的说道:“你给老子安分点,否则,即便你有两个同伴,我也杀了你!”

    “你怎么知道我只有两个同伴呢呢?”

    宁川毫不退让的看着邱之貉,似笑非笑的说道。

    现在宁川是阶下囚,生杀大权被他紧握手中,宁川要做的,就是将自己的地位不断的提高,在他们的潜意识中,建立出自己的势力十分庞大。

    只有这样,邱之貉才会对他足够重视,他才会有更多的时间生存下来,寻找逃脱的机会。

    “你身后还有人!?”

    邱之貉目光一冷,眼神灼灼的问道。可是宁川,却再也没有理会他,缓缓闭上了双眼。

    ……

    远方,一座城池中,夏炎炎和坦森走在一起,他们的面色,却不甚好看。宁川落入落衍教的手中,这个消息已经是众人皆知,现在热闹的街道上,还有着不少修者在谈论宁川的事情。

    “我要去就宁川!”

    在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夏炎炎几乎没有思考,立刻便沉声说道。这一次的行动是她策划的,宁川更是因为救他们,两次独挡大军,又救了她一次。

    这样的情义,如果夏炎炎置之不理的话,她将终生难安。

    坦森脸上同样没有了嬉笑之色,变得异常的严肃。这几天,他也突破到了小圆满之境,实力再次提升了一丝。

    “救是一定救的,但是怎么救,这是一个问题。如果川哥没有死,那么落衍教,却肯定布下天罗地网,等着我们前去。没有周详的计划,即便我们搭上性命,恐怕也救不了川哥!”

    这个时候,坦森保持了绝对的冷静,他知道前面等待着他们的是什么,在没有激“那种”力量的时候,他牟然全去,也只有死路一条。

    “即便搭上我的性命,我也要将他救出来!”

    夏炎炎目光甚是坚定,她的性命卑微,如果不是宁川救了她,恐怕她早已经死在了黑炎城。如今,就当是还他一条性命吧!

    “你疯了!”

    坦森语气中有些怒意,宁川落入敌人手中,他心中的焦急不比夏炎炎的要少,但是他却知道,越是到了这种时候,就越是要冷静。否则只能落得一个满盘皆输的情景。

    “对,我就是疯了,无论如何,我也要将他救回来!这一切都是我的错,我不能因为自己的贪心,葬送他的性命!”

    陡然升起的声音,将周围的修者都引得侧目过来,夏炎炎也在瞬间恢复了理智,立刻闭口不言。

    他们两个不是不知道,落衍教这样做,就是在等他们,但是这是一个必须要跳的坑,即便直到危险重重,他们也不得不迎刃而上。

    当天下午,他们两人便商量好了对策,在城镇中购买了大批的东西,然后趁着夜色,偷偷的溜出了城池,向着黑炎城冲去。

    一路上,他们没有停留,因为每耽搁一秒钟,宁川的危险便会更多一分,谁都不知道落衍教的人什么时候会等不及,对宁川痛下杀手!

    第二天夜晚,他们便已经来到了黑炎城的城外,没有贸然进城,神识施展开来,一下子便现了被吊在城门前的宁川。而宁川,天地之息无时无刻的运转,自然也现了他们来个男人的身形,一抬头,目光穿过黑夜,直接看到了远在上十里开外的夏炎炎两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