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盖世武神 第三百一十一章 诓骗

时间:2018-04-23作者:洪荒之力

    “血龙升天!”

    宁川低吼一声,他的全身都化作了血红之色,罗烟步一动,向前一个踏步便来到了青衣老者的眼前。

    “萤火之光,也妄想和皓月争辉!”

    老者的声音响起,在宁川来到他眼前的那一瞬间,一双巨大的肉拳便轰了过去。四拳相交,两人的**都强横无比,但是宁川的修为毕竟没有青衣老者的那般身后,两人一交手一下,宁川便被老者的拳头击飞了五六步!

    而风传古,更是在第一时间退了出去,开始准备着剑招!

    “好强!”

    站住身形以后,宁川心中不由得出了一声惊呼,这老者的**力量,比他的要强横太多。

    跨越境界战斗十分困难,而且现在,轻易老者和宁川相差了三个境界之多。宁川的身体一直被虎骨丹淬炼,又经过了天材地宝的温养,早已经强横无比,在同境界无人能够比拟,甚至能够媲美普通的天元境强者。

    但是就是这么强横的**,在青衣老者的面前,却依旧算不上什么,可想而知,青衣老者的**,强横到了什么地步。

    青衣老者得势不饶人,脚下一用力整个人犹如脱缰的野马一般,将脚下的土地踏出一片凹陷,再次飞身而上。他的招式没有任何的花俏,干净利落,拳头完全锁定了宁川的身上,破空之音响起,一拳轰在了陈洛的胸膛之上。

    宁川想躲避,但是已经来不及了,旧力已去,新力未生,他根本就没有丝毫办法闪避,只能被动的接受了这一拳。一拳下去,他的体内血气翻滚,一口鲜血便喷了出来。

    不敢再做停留,闪身出一百米开外,而后谨慎的盯着青衣老者。

    “没被老朽一拳轰死,**倒也是不错了,如果加入我们铁骨教,必定会大放异彩。可惜啊,你却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略微叹息一句,轻易老者的身形暴起,带着万钧之力,镇压而下,要将宁川硬生生的砸成一堆碎肉。

    可是宁川根本就无惧,七响八合拳出八声沉闷的响声,七拳在瞬间完成,向着天空之中打去。而后并没有一丝的留恋,直接动用了罗烟步,向着另一边飞驰而去!

    “轰!”

    七响八合拳在青衣老者的眼中,根本就算不上什么,直接被老者破灭。他的身体犹如天外陨石一般,在高空之中砸落了下来,在地上留下一个五十多米的大坑,激荡起阵阵烟尘。

    青衣老者落下的度很快,比之雷电也稍慢几分而已,但是宁川的罗烟步更快,在如此凶猛的攻击之下,直接闪避了开去。

    “竟然是司徒家族中的气息!”

    烟尘之中,青衣老者的身形显露了出来,此时他终于注意到了罗烟步的气息,眼神中带着惊疑不定的神色,也有了一丝忌惮。

    “说,你和司空家族有什么关系!”

    青衣老者面色阴沉,本来他还以为宁川和风传古不过是两个远道而来的乡巴佬,杀了也就杀了,不需要有一丝的顾忌。但是眼下,情况和他想象的完全不符合。

    司徒家族在中州之地中,势力还是十分恐怖的,比他们的铁骨教,还要强上一丝。如果宁川和司空家族有关系,那么宁川两人,就是杀不得的存在,甚至很有可能需要自己登门赔罪!

    “司空家族?司空洞?罗烟步!”

    宁川很快想清楚了事情的缘由,虽然不知道老者为什么如此忌惮司空家族,但是现在也给了宁川一个打他走的理由。

    当下,宁川稳住了心神,不动声色的说道:“当年和司空强有过一面之缘,帮了他一个小忙。后来,他给了我一物,说以后若果有需要,他会偿还我一个人情!现在,你终于知道我为什么不惧怕你们铁骨教了吧!”

    宁川所知道的,就是天机楼内的司空强,当下便决定拉大旗作虎皮,将司空强的名号报了上来,试图能够吓住眼前的青衣老者。

    此时宁川也就希望司空强的名号,在所谓的司空家族中,能够响亮一点,暂且将青衣老者喝退。等到了天亮,他们进入中州之中,就不用惧怕青衣老者对他们的纠缠了。

    宁川不是惧怕青衣老者,只是不太愿意和他打斗而已。如果他执意一战,风传古同样会全力以赴,两败俱伤的结果,并不是宁川希望看到的。

    能够谈笑之间樯橹灰飞烟灭,宁川当然不会选择和敌人硬碰。

    “此话,当真?”

    青衣老者的语气已经平复了几分,不似刚开始的那般咄咄逼人。宁川作为一个外来者,不知道司空强在司空家族的地位,但是轻易老者在中州中爬摸打滚了多年,却是知道的。

    宁川心中一喜,看到效果以后,一摆衣袖,冷哼一声,脸上全是正义之色,说道:“难道我一个外来者,对于中州没有丝毫的了解,还会编造一个谎言,来诓骗你不成?”

    转眼之间,宁川已经从被动变成了主动,同时宁川心中不由的感叹了一句——无论在哪里,都会有势力的存在。只要后台够硬,即便连强者,也不得不低下高傲的头颅。

    青衣老者的眉头皱了下去,仔细思索了片刻,认为宁川分析得十分正确,不由得对宁川的话语,相信了几分。

    “两位,今日老朽多有得罪,还望两位不要放在心上,老朽就此退去,再不干涉两位的事情。”

    眼看着到手的肥肉飞了,青衣老者即便心中有一万个不情愿,此时也不得不开口赔罪。不怕万一,就怕宁川将此事告诉司空强,待日后司空强前来兴师问罪。

    真的走到了那一步,教派之中的长老们,会毫不犹豫的将他逐出铁骨教,任由他生死。

    想了一下,青衣老者又觉得不安,从他的怀中,取出了一枚玉简,递到宁川的手上,说道:“这是一部玄级下品的武学,就算是老朽向两位赔礼道歉了,还望两位不要在追究才好!”

    此时的宁川,心中快要乐开了花,没有想到司空强的名字竟然这么好用。本来他只想着喝退青衣老者,没有想到青衣老者还主动的献上了一部武学。

    “知道了,念在你不知情的情况下,也就算了,只是奉劝你一句,以后少要做这样的事情!”

    宁川心中高兴,脸上却古井无波,还表现出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摆了摆手,示意老者离去,不要在打扰他们的休息。

    在不远处的风传古,亲眼看着这一幕的生,手中的剑招已经停了下来。

    他当然知道司空强是谁,但是他却没有想打,那个看似平凡的老头子,在中州之地中,竟然可以喝退一个天元境后期的强者。

    那么照这以推理,司空强的实力,到底强大到了什么地步?

    想到这里,他的心中拨凉拨凉的,也幸亏当初没有得罪司空强,否者,他们风家和徐家,都要在司空强的一怒之下,化作虚无。

    风传古的神识覆盖了出去,等到青衣老者的气息完全消失在他的感应范围之中,才压低说道:”川儿,你和天机楼中的老头子,真的有渊源?”

    他和宁川接触的时间不算短了,但是却从来没有听宁川提过,司空强的消息。

    “没有,刚刚我也是在赌一把!”

    宁川苦笑着说道,自从上一次,司空强无缘无故给了他一个折头以后,宁川便很少光顾天机楼了。

    一方面是因为宁川觉得,司空强和司空洞必然有着联系,让宁川刻意不去天机楼。另一方面,则是因为后来炼丹,他的药材根本就不许要自己准备,那些前来央求他炼丹的人,都会自备丹药,根本就不需要宁川自己准备。

    “那你刚才……还说得跟真的一样?”

    风传古苦笑不得,宁川在恶人谷中陶冶了一个月,脑子是越来越灵活了。本来宁川便是心思极为活络的人,此时脑海之中更是有了不少的鬼点子,更是可怕。

    那一瞬间,风传古甚至觉得,以后宁川和风雪衣成亲,将风家交由宁川打理,必然会空前绝后的强大!

    “咳咳……当然是逞口舌之强了,你看,这不有了一部玄级下品的武学吗?”

    轻咳了两声,宁川将尴尬之色化解,而后扬了扬手中的玉简,得意的说道。

    在恶人谷中的那一段时间里,穷丐交给宁川的,没有绝世的武学,只有智慧。他教会了宁川,在不敌的情况下,如何应对任何可能生的情况。

    这谎言,便是其中的一部分。

    “哈哈哈……”

    风传古欣慰的大笑了起来,他在宁川身上看到的,除了智慧,更有成长。

    如果他们两人同时出售夹击青衣老者,自然也可以胜利,但是付出的代价也不会太小。此时宁川却用了一个极为婉转的方式,化解了这一场战斗。

    以前的宁川,风传古还以为,他会过刚则易折,但是现在看来,他最后的担忧也消失了。

    现在的宁川,无论是在智力上,还是在战力上,都是极为出色的存在,宁川已经在一场场的战斗之中,慢慢的成长了起来。

    一夜无话,天上的乌云也在青衣老者走了以后,逐渐散开,将明月显露了出来。经过一场战斗,也没有了睡意,于是两人便席地而坐,在夜色之下相互倾谈,听风传古讲述他年少时候经历的事情。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