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盖世武神 第二百九十四章 追命香

时间:2018-04-23作者:洪荒之力

    红色的粉末在下落的过程中,颜色逐渐消退,当落在众人身上的时候,更是于普通的尘土一般无异。

    “这是什么?”

    怀梦眉头轻蹙,从这些烟尘之中,她闻到了一股奇异的味道。

    “好像是荡天崖之中,赫赫有名的追命香!”

    云飞神色凝重,沉重的说道。

    这追命香,相比于宁川身上的血印来说,更加致命!血印只是一个印记,而这追命香,更是相当于荡天崖中的顶级追杀令,一旦被附体,整个荡天崖,都会追杀。

    本来他还以为只存在于传说之中,想不到,如今竟然真的见识到了。

    顿了一下,云飞若有所指的说道:“原本以为得救了一次,却没想到,这次是彻底的得罪了整个荡天崖了。”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宁川一脸的怒气,若果刚才不是他动用了王者神印,将他体内的幻灭决解除,现在眼前这男子,早已经丧生在幻灭决之下了。现在他身上无事,竟然在这里含沙射影,宁川又怎么忍受得了?

    就连这几个月以来,一直修身养性的风传古,眼中都有了一丝怒气。

    他的姓名在宁川的手下得救,不感恩戴德便算了,现在还出演讽刺,这样的人和他身边的怀梦姑娘站在一起,让风传古聚的万般不配。

    “我什么意思,你听不懂吗?”

    云飞同样属于心高瞧之辈,当下便站了出来,目光灼灼的盯着宁川,一副一言不合便要动手的样子。

    “云飞哥,你别这样子。”

    怀梦再次轻轻的扯住了云飞的衣袖,继而轻轻的说道:“两位大侠,感谢你们的帮助。我叫上官怀梦,这是我的表哥,上官云飞,云飞哥他刀子嘴豆腐心,你们不要介意。

    “嗯,竟然这样,那就先告辞了。”

    宁川也不报上名号,直接来到了汗血宝马的身前,跨上马背,就要转身离去。

    竟然上官云飞对他不待见,那么就没有继续留在这里的意义了。宁川的实力和风传古的实力比他们强上太多,根本就没有必要和他们在一起。

    宁川答应帮忙,也不过是看上了上官怀梦的一番善心,不忍他的四名侍卫被草寇斩杀于刀下而已。

    如今上官云飞得救,却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宁川更是不屑理睬他们。

    “等等,我答应过给你们的酬劳,我还没给你们呢。”

    上官怀梦一路小跑,挡在了宁川的眼前,眼中尽是执着之色。

    “谢上官小姐一番心意,但是我心领了!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而已。”

    宁川说完,便再次牵引着宝马,绕过了上官怀梦的,继续向前奔跑而去。

    “你还没有告诉我的名字!”

    上官怀梦循着汗血宝马的足迹一路奔跑,在宁川的身后大声叫喊。

    “宁川!”

    声音荡漾在天地之间,宁川和风传古的身影,在雪地之中,很快便消失不见。

    “宁川……宁川……”

    上官怀梦一直看着宁川消失的地方,口中喃喃自语。

    “怀梦,我们还是赶快离开这片是非之地吧!我们被洒上了追命香,不抓紧时间离开荡天崖,恐怕会有大量的草寇来追杀我们。”

    上官云飞同样看着宁川消失的方向,而后转过头来,对上官怀梦轻声的说道。

    于是,他们一行六人,也骑上了草寇留下的马匹,向着宁川消失的方向,一路疾驰而去。

    这里已经算是荡天崖的腹地之中了,想要离开,必须要快马加鞭,否则,只会后患无穷。

    就拿贾鹰来说,如果让他的援军到来,那时候必定危险至极。

    虽然上官云飞不愿意承认,但是他却不得不承认,这一次,如果不是有着宁川的帮助,他们很有可能会全军覆没在流寇的身上。但是在上官云飞的心中,他绝对不会希望和宁川再次碰上。

    “宁川,生气了啊!”

    宁川和风传古两人一路疾行,没有丝毫的停留。风传古的声音在宁川的耳边响起。

    “没有。”

    宁川简单的回答,却并没有再多说什么。

    “宁川啊,你还记得,你当初和雪衣是怎么认识的吗?”

    风传古微微一笑,并不介意宁川的淡漠,自顾自的说道:“我记得第一次,你们实在流云城外,从草寇的手中救下了雪衣。而后在流云城之中,又培植出了烈阳花,将雪衣体内的寒气驱除。雪衣对你有好感,但是那时候,我却希望雪衣和徐家联姻,所以才对你动了杀心。”

    顿了一下,风传古继续说道:“川儿啊,你知道为什么我要对你说这些吗?”

    “为什么?”

    风传古这些说的,他当然记得,只是听完风传古的话之后,宁川也疑惑了,脚下的马步,也慢了几分。

    “以前我总是以为,好人是活不长久的。于是,我就做了坏人,但是后来在大能洞府之中,我才知道天道有轮回。”

    风传古缓缓说起往事,沉浸在对往事的追忆之中,继续说道:“后来我一心从善,也知道了一个道理,好人终究是有好报的。上官云飞对你有成见,那有如何,我们从草寇的手中救下了四条性命,不就可以了吗?又何必在意他人的看法。”

    说完,风传古便不再说话,催动这胯下的快马,一路前行,留下宁川在身后思考着这番话。

    在上官云飞冷嘲热讽的时候,宁川的确动怒了。自己的一番好意,却换来上官云飞如此的嘴脸,让他心灰意冷,有那么一刻,他的道心甚至出现了一丝动摇。

    当时风传古的一番话,让他心中再次清明了起来。

    是啊!只要他的心是善良的,他又怎么会在意别人怎么看他,他救下了四个无辜之人,斩杀了一帮穷凶恶极之徒,这不就行了?

    至于上官云飞,和他不过是一面之缘,萍水相逢而已,对于宁川的修道之路,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影响,宁川有何须领会?

    “我明白了,风叔叔!”

    宁川的声音在在天地之中响起,贯彻天际,风传古的一番话,让他受益匪浅。

    有人问曾经说过,要想从好人变成坏人,可能仅仅需要一瞬间,但是从大恶之人,变成善人,却会比一般的善人,更懂的如何从善。风传古就是这样一个人,他以前能在流云城中叱咤风云,现在一心向善,认识也要比宁川深刻得多。

    上官云飞的那一番话相当于一枚种子,现在还没有什么,只要宁川见识多几次这样的事情,宁川便会对整个世间受到怀疑,扭曲道心。现如今那颗种子在风传古的一番话以后,完全被宁川拔除掉了。

    宁川的实力和天赋都属于上等,但是毕竟对于世间的认知还十分的少有。如今的风传古,就是在引导宁川走正确的方向,避免他走上歪路。

    两人一路疾驰,一连五六天,在途中也遇到了几批草寇,毫无疑问,他们都是感受到追命香的气息,循迹而来。但是他们的实力却不是十分强横,在宁川和风传古的打击之下,完全将他们镇压。

    可是宁川和风传古的面色都不甚好看,因为这两天之间以来,追击他们的草寇已经越来越多,实力也越来越强横了。

    长久的战斗让两人的身心疲惫,于此同时还要保持自身的状态,宁川储物戒指之中的丹药差不多消耗近矣了,可是离走出荡天崖,却还有三分之一的路程。

    这三分之一的路程,即便是马不停蹄,日夜兼程,也需要两天的时间才能完全离开。现在他们两人,更是来到了荡天崖中的险要地形,夺天路之上。

    所谓的夺天路,就是一条陡峭的山路,一面是高山,就是悬崖,终年萦绕在云雾之中。只要失足落下悬崖,必定十死无生。在这里,即便你的实力强横无比,也需要小心翼翼的前行,否则落下悬崖,只会落得一个生不见人,死不见尸的下场。

    夺天路上,两人两马在不断前行,度比之快马疾驰的时候,不知道慢了多少倍。

    这几天的时间里,汗血宝马不停奔驰,早已经劳累不堪,现在趁着天险,正好可以让他们好好休息一番,等过了天险,就可以一路疾驰,直冲中州大地了。

    “宁川啊,你说,上官怀梦这姑娘,心性倒是不错,可是这么多天过去了,我们都没有在遇到他。你说他们会不会遭到什么不测风云啊?”

    这几天时间,风传古时常提起上官怀梦,虽然他对上官云飞也没有什么好感,但是上官怀梦这妮子,心性还是十分善良的。

    宁川也不是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但是他的心中一心系着风雪衣,如果遇到了,便再帮一次,没有遇到,那他也不可能再折回去,查探一番。

    “罢了,各安天命吧!”

    风传古也知道他们现在的目标是中州大地,而且看上官怀梦的装束,必定是大家族之中的子女,身上不可能没有保命的法宝。

    他们的担心,也实属多疑。

    “哈哈哈……哈哈哈……”

    在两人交谈的时候,夺天路之中,更是响起了阴森的笑声,在悬崖之中,回声不绝,听起来十分的渗人。

    宁川第一时间便将天地之息覆盖了出去,方圆五六公里的情况,全部了然于心间,可是他却没有现任何的踪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