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盖世武神 第二百八十七章 即便给我丹药,我也不接受

时间:2018-04-23作者:洪荒之力

    “哈哈,小子,去死吧!真不当我荡天崖是一回事吗?今天,就让你再次殒命!”

    看着雷电绽放出一朵朵美丽的花火,草寇头目仰天长啸,这一击下去,宁川必死无疑!

    再看雷电中的宁川,此时身体承受着雷电的打击,可谓是艰难之极。血龙升天在第一时间他便施展了出来,当第一道闪电落下的时候,宁川感受到了什么叫做痛不欲生。

    他不敢怠慢,也怠慢不得。一口鲜血从他口中吐出来,根本就不在乎身上的伤势,手中的雷电之力隐现,正是混元奔雷掌!

    雷电气息如出一辙,雷光更胜一筹。在外面的草寇头目,更是以为宁川早在苍天之痕中,化作了一堆劫灰,大笑声不绝。

    也许只有几个呼吸的时间,也许有了十几个呼吸的时间,但是宁川去觉得过了一个时代那般漫长。

    苍天之痕似乎没有停下的意思,每一道闪电,落在宁川的身上,都可以让他承受万斤重山震体的感觉。如果不是有着血龙升天和混元奔雷掌在低档这苍天之痕,毫无疑问,宁川会被彻底的镇杀。

    十道……三十道……八十道……

    当九九八十一道闪电落下的时候,时间仿佛停止了一一般,天空之中的乌云退散,闪电退去。

    而宁川的身形,也逐渐的显现了出来。他的衣服已经全部被劈碎,头凌乱,脸上,身体之上,更是漆黑一片。

    “我就不信,你还不死!”

    草寇头目阴阴一笑,在他看来,宁川已经是死人一个了。雷本就是世间之上,最为霸道的攻击手法之一,一部玄级上品的雷武学,甚至可以媲美一步低级的地级武学了。

    这也是草寇头目如此自信的原因。

    “不论你信不信,反正我是没有死!”

    宁川咧嘴一笑,白色的牙齿和焦黑的皮肤相互交映在一起,甚是显眼。

    他没有继续说话,仅仅是一部踏出,宁川便已经来到了草寇头目的眼前,手中的拳头挥动,一拳打在他的脸上。

    “噗!”

    一口鲜血夹带着一颗门牙喷出来,草寇头目还没有反应过来,身体已经像沙包一样,倒飞了出去,栽入雪地之中。

    宁川没有受伤吗?不!他受伤了,而且伤的还不轻。

    一部完成的玄级上品武学,在天元境强者的催动之下,全数轰炸在他的身上,这样的攻击没有受伤,根本就不可能。但是他却没有死,甚至连本源元力都没有损伤分毫。

    在雷电的肆虐之下,宁川的血龙升天一直保持着最佳的状态,同时混元奔雷掌施展出来,抵挡着致命的攻击。而其他的雷电,则是落在了他身体的各处。

    当第三十道雷电落下来的时候,宁川便感受到了异常。

    苍天之痕的攻击,竟然在一步步的锤炼着宁川的**。也正因为这样,宁川没有在第一时间从苍天之痕的肆虐中脱离出来,而是选择了硬撼。

    要知道,宁川现在的**已经近乎于变态的地步了,想要再次提升,可谓是十分艰难了。如今在草寇的攻击之下,竟然再一次有了提升的迹象,宁川当然不会放弃如此好的机会了。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从雪地中挣扎出来的草寇头目,此时才是真正的震惊。宁川的身上虽然留着鲜血,但是他的气势,却比之前要强横了不少!如此怪异的事情,他是生平所见。

    “你败了,如今,想要给我三品丹药,我也不会接受了!”

    再次跨出一步,宁川眼中已经起了杀心!他手中蕴含着一丝丝的灰色元力,直接来到草寇头目的身上,一掌打在他的胸前。

    即便有着盔甲的阻挡,也于事无补。一掌之下,破碎盔甲,胸骨深深的凹陷了下去,鲜血再次狂喷。恐怖的是,灰色元力全数没入了他的身体之中,在他的丹田内四处肆虐,任由草寇头目催动元力来抵挡,都于事无补!

    “我不会放过你的!”

    仅仅是一丝丝的灰色元力,草寇头目的面容便在缓慢的衰减了下去。此时他还没有死心,咬破中指,滴出一滴精血,转眼之间凝聚出了一个血印,直直打入了宁川的身体之中。

    当他施展完血印以后,他的身子,也无力的垂了下去,身形佝偻,化作一个六七旬的老者。

    血印融入宁川的身体,在那一瞬间,他的心底感受到了一颤!自从宁川拥有天地之息以后,便从来没有感受过这样的感觉,他的心中有了一丝不妙的感觉。

    “是什么?哈哈,很快,你便会知道了!”

    草寇头目沙哑的声音一笑,隐身的说完,随即便倒在了地上,彻底失去生机。

    “该死!”

    还没有问清楚怎么回事,草寇便已经死去,让宁川心中暗恨。他施展的灰色元力绝对不能斩杀眼前的草寇,但是他却动用了自己最后的一丝精血,将血印打入了宁川的身体之中。

    能够让他舍弃生命的血印,又怎么可能没有一丝作用。只是血印在宁川身体中消失得无影无踪,无论天地之息怎么寻找,都现不了他的踪迹。

    “你,说这是什么?说出来,饶你不死!”

    风传古一剑刺出,直接洞穿了那名天元境强者的肩膀,冷冷的说道。

    “既然头死了,我也没有理由活下去了!至于血印是什么,很快,你们便会知道了!”

    瘦小的天元境草寇,此时表现的十分强气!

    忍者剧痛,直接退出了上百米远的距离,血花滴落在雪地之上,更显妖艳。

    他没有停留,同样咬破了中指,滴出一滴精血,打出印决。如果不是肩膀上的鲜血让他的动作慢了几分,恐怕眨眼之间,这个血印便会完成!

    “风叔叔,杀了他!”

    宁川大喝一声,虽然现在他们还不知道血印是什么,但是却不能任由他这样打入自己的体内。

    其实不用宁川说,风传古已经激射了出去。在途中,他手中的长剑犹如闪电,转眼之间便来到了那名草寇的眼前。在血印最后一个印决落下的时候,风传古也刺穿了他的喉咙,送他升天。

    万万没有想到,仅仅是半个呼吸的时间,他便可以完成的印决,在最后的那一瞬间,竟已经丧命。

    天元境的草寇带着不甘的眼神,缓缓倒在雪地之中,眼中全是不甘之色。

    “呼,总算将他们杀死了!”

    松懈下来的宁川直接躺在了雪地之上,任由冷凉的感觉传遍他的身体。

    风传古也在宁川的身边坐了下来,如今人也杀了,必然注定他们穿过荡天崖的路程不会顺利。可是他也不是十分担心,因为正如宁川所说的,竟然已经从流云城中脱离了出来,那就放开手脚去做!

    前路有人阻挡,杀了,有人想要截杀他们,杀了!

    宁川的这一份坚定地道心,已经在不知不觉之中,影响着宁川。

    “风叔叔,我是不是太过冲动!”

    在雪地中捧起了一把冰雪,洗掉脸上的焦黑,宁川的脸上出现了一丝不好意思的神色。

    “哈哈,哪里哪里!倒是我太过软弱了,论道心,远远不够你坚定啊!”

    风传古看着飘飞下来的雪花,呵呵一笑,并没有介意宁川的做法。这些年以来,他被风家约束的太多了,如今和宁川同行,他感觉到,以前那股热血再次回来了。

    “如果再有人敢来截杀我们,那我们就一路杀出去吧!”

    宁川也点了点头,他并不是矫情之人,竟然已经决定做的事情,就要义无反顾的做下去。

    两人没有在说话,盘坐在雪地之上,,闭目沉神,抱元归一,缓缓流转体内的元力,沟通天地,恢复他们的状态。

    经此一战,虽然两人没有过重的伤势,但是元力已经消耗的七七八八了。特别是风传古,肚子一人抵挡两个天元境的强者,元力耗费之大,更是难以想象。

    足足两三个时辰,宁川才将丹田内的元力全部蓄满,不多时,风传古也醒了过来。

    而那两匹疾风快马,更是在刚才的战斗之中,死于毙命。

    “这冰天雪地,想要靠着双腿,走出荡天崖,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啊!”

    风传古抬头看了看天,天空中依旧乌云密布,这雪一时半会是停不下来的。

    他们杀了这荡天涯中的草寇,更是需要以最快的度离开这里,但是现在的情景却不是十分乐观。

    如果再次被其他流寇追上,大战肯定是无可避免的了。

    “我看了一眼四周,似乎那些草寇乘来的马并没有死在此地。不如我们在这隔壁找找。运气好的话,能够将它们降服,也不用我们在这雪地之中,行进得如此艰难。”

    两人达成一致,在雪地之中留下一排排的脚印,向着马蹄的方向,跟随而去。

    天越来越冷,雪也越来越大,宁川早已经换上了新的衣服,但是厚厚的雪,才是他们的最大难题。

    修武道,本就是逆天而行,如今他们的实力,在天地力量面前,依旧就算不上什么。两人就在大雪纷飞之中,相互搀扶,缓缓前行,足足走了一个时辰,才看到烈马的影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