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盖世武神 第二百八十章 我要救雪衣

时间:2018-04-23作者:洪荒之力

    这段时间以来,宁川很少动用绿色汁液培植灵药,小瓶子中的绿色爷爷,也呈现出饱和的状态。

    到目前为止,宁川依旧不知道这小瓶子中的绿色汁液是什么,他也不敢将其公诸于世,否则,只会惹来杀身大祸。他心中的唯一想法,就是这小瓶子是在宁家药园中现的,很有可能和他下落不明的父母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

    如果想要搞清楚小瓶子的来历,就一定要找到他的母亲!

    一滴绿色汁液入口,那种温暖的感觉瞬间便传遍了陈洛的四肢百骸,让他不由自主的呻吟了一声。

    盘坐在床上,宁川不敢耽搁,催动这体内的元力,不算的修复着伤体。这一次所受到的伤害,比之山魈大战的时候,还要猛烈。

    毕竟当日面对的是天元境的强者,现如今,却是越天元境的高手,两者根本没有可比性!

    同时,宁川心中也感到十分的奇怪,当黎九想要杀他的时候,攻击却在无形之中破碎了。黎九更是犹如惊弓之鸟,连他们三人没有来得及斩杀,便掳了风雪衣,疾风而逃。

    一脸三四个时辰,陈洛全身的伤势才逐渐好转,当他睁开双眼的时候,已经是正午时分。

    “黎九!仇水流派!我宁川一定会亲自上门,将我的爱人救下,甚至……抹杀整个仇水流派!”

    宁川的目光空明,全是坚定之色,想起黎九,心中的杀念不由得升了起来!

    推开门,陈洛直接找到了风传古和风震天,他们两人受到的伤害,并不比宁川小。风震天更是严重,此时他颈脖之上被白纱布包围着,但是脸色,确实极度的难看。

    从小瓶子中取出了两滴绿色汁液,分别放入了他们的口中,强大的生命气息快的温养他们的身体,他的的状态,以**可见的度在恢复。

    风震天现在的样子,早已经是一个暮色苍苍的老人,他本来已经怀了必死之心,到那时宁川的一滴汁液,却让他重新燃起了希望。

    他体内的罗刹之毒,正在慢慢的退减,伤势同样在快的恢复,被吞噬的升级,也在缓缓恢复。他脸上的皱纹也慢慢的施展开来,白之间,竟然长出了丝丝的黑。

    “想不到,这绿色汁液,竟然功效如此之大!”

    宁川知道绿色汁液的逆天之处,此时亲眼看到,却依旧掩盖不了心中的惊讶之色。

    他本来以为,是他的实力弱小,所以绿色汁液才会有如此大的威力,可是现如今,放在风震天身上,效果依然十分的好。

    小瓶子的不凡之处,再次体现了出来。

    宁川没有说话,在一旁静静的为两人护法,过了大约两三个时辰以后,他们两人才从冥想的状态之中醒来。

    “这……太不可思议了!”

    风震天的伤势不仅恢复了,还能感受到,他体内的精血似乎更加强盛了一丝,不由得大呼一声,满脸的不可置信。

    可以毫不夸张的说,如果没有宁川的绿色汁液,风震天两天后,绝对会是死人一个。说到底,他也算是鬼门关前走一遭的人了。

    “当真是神奇之极啊!这到底是什么啊?”

    风传古同样啧啧称奇,他的伤势虽然不致命,但是正常,想要完全恢复,没有三五个月,是好不了的,毕竟那是越天元境强者的攻击。

    可是如今,不到半天的功夫,便已经恢复了。

    “风玄祖,风叔叔,我准备去救雪衣!”

    宁川没有回答风传古的问题,直接说出了他的计划:“依照黎九的心性,他的门派也定然不是什么好货色。雪衣长期下去,恐怕……”

    “救!一定要救!”

    风震天的目光精光闪闪,缓缓说起了他年轻时候的往事。

    苍云帝国疆域广阔无比,而流云城在苍云帝国之中,同样是一个不起眼的小城镇而已。五大门派所在的地方,就是一个修者聚居的地方。

    那里高手强者无数,天元境更是随处可见,门派林立。而其中以五大门派居于位,依照实力排行,依次为:倚龙教,幽寒宫,落衍教,天机神教,仇水教派。

    这五大教派,其中以天机神教最为神秘,他们的人数不过寥寥十几人,但是每一个都是绝世强者,最为重要的,便是他们能够洞察天机。

    天机神教不同于其他四个大叫,他们与世无争,他们仅仅凭借着洞察天机的这一份本领,便足以排到了五大教派的第四名。

    其余五大教派,统治着整个中州大地,相互争斗,抢夺修炼资源无尽岁月。

    其中以落衍教和仇水教派中的行事方式最为狠辣,他们统治的疆域,修者之间相互厮杀,更是习以为常。

    风震天自顾自的说着,足足讲述了一个时辰,才将中州的大概情况说清楚。而后看了一眼宁川,说道:“宁川,你明白将雪衣救回来意味着什么吗?”

    “知道!”

    宁川的目光坚定,丝毫没有因为风震天的一番话而改变心中的决定,继而说道:“无论是上刀山,还是下油锅,我都会将雪衣救回来!即便我宁川身死,也在所不辞!”

    一个修道者,如果连自己心爱的人都没有能力保护,那么宁川修道又有何用?

    这个想法从宁川接受风雪衣的感情开始,便已经深深驻扎在他的心底。此时风雪衣正陷入危难之中,不将风雪衣就胡来,他的道心难安,又谈什么修道。

    “宁川,我风家欠你啊!”

    风震天长声一叹,幽幽说道,他虽然不理会家族中的事情,但是不代表他一无所知。

    风家和宁川,本来是生死仇敌,宁川却从徐家手下救下了风传古,更是帮助风家除去了徐家,现在又再次救了他们一命。

    这份情,实在是太过沉重了。

    “宁川,我和你一同前去!雪衣是我的女儿,我不能眼看着他陷入火坑,却无动于衷!”

    风传古同样站了出来,现在家族的权力对他来说,早已经没有了任何的意义。为有修道和女儿,是他心中的牵挂。

    “我知道你们报仇心切,我又何尝不是?但是现在我们的实力还太过薄弱,这样莽撞的前去仇水流派中强忍,恐怕连大门都进不了,便已经被斩杀于刀下了。”

    风震天轻叹一声,他们面对的人不仅仅是一个两个,更是整个中州大地的仇水流派!单单是一个名不经传的黎九,实力便已经如此恐怖,跟别说,整个仇水流派的强者,有多么强横了。

    “风玄祖,我知道我自己在做什么!”

    宁川虽然仅仅是一个十七岁的少年,但是自小没有父母的陪伴,性格比平常人要沉稳许多。他不是傻子,在他实力没有成长到足够强的时候,他当然不会和仇水流派正面对上,但是他却不会如此轻易的放过仇水流派中的修者!

    这,就是宁川的计划!

    “我老了,即便是去,也只是白白送命而已!”

    风震天哪里还有一丝强者的样子,他的双眼之中,难掩落寞和悲戚之色。

    英雄迟暮,美人白头。修道者一生修炼,只是为了求证天道,得以长生,可是整个苍云帝国,又有多少人能够迈出那一步。

    顿了一下,风震天便继续说道:“传古,这风家,就留给我打理吧!希望在我有生之年,可以再次看到我的玄孙女!”

    说着说着,风震天老泪横流,哭不成泣。如果再让时间倒退三五十年,他同样会奋不顾身的冲出流云城,和宁川两人并肩作战。

    但是如今,他早已经知道了自己的命运,终生再无突破的可能,也只能紧守风家,将天下让给年轻一辈了。

    风传古的修炼资质不凡,奈何却被风家事务缠身,如今让他走出流云城,将来或许会有更大的成就。宁川就更加不用说了,一个十七岁的少年,其实力便已经如此恐怖,在中州大地中,定然能杀出一片天下。

    看着眼前的风震天,宁川的嘴唇动了动,却始终没有再说什么。这是一个越天元境的强者,心中最后的一丝执念了。

    “爷爷,我一定,一定会将雪衣完好无损的带回来的!”

    仅仅握着风震天枯瘦的双手,风传古坚定地说道。

    再次交谈了一番,将离开的时间定在三天后,大约在日落的时候,宁川便离开了风家,回到紫阳魔法学院之中。

    他的心中烦闷,在紫阳武道院中,漫无目的的走着,却来到了天宇的院落之中。

    可是天宇还没有回来,只剩下一剑破败的院落,无奈,宁川只能带着美酒,和王路宿醉了整晚。

    现在的宁川是整个流云城中的年轻一代的第一强者,可是无论他的实力如何强,和王路的感情都不会变。

    他的心中压着一块大石,不好好的释放一下,对他以后的修炼来说,一点好处都没有。

    还没有离开天风城,中州大地的五大门派,便有两大门派注定和宁川成为仇敌。这种感觉荡漾在宁川的心头之上,挥之不去。

    但是软弱却不是宁川的个性,想当初,他不过是一个武元境中期的修为而已,可是他却对武元境大圆满的徐腾飞下了战书。现如今,面对落衍教和仇水流派,犹如两头庞然大物一样的凶兽,宁川同样不会退缩。

    只是,他需要卸下心中的包袱,再次出,仅此而已。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