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盖世武神 第二百七十九章 风雪衣被掳

时间:2018-04-23作者:洪荒之力

    “黎九,我宁川今日立誓,如果我有命活过今天,不久的将来,你定然是我刀下的亡魂!”

    右肩被刺穿,宁川早已经削弱之极,声音也变小了不少,唯一不变的,是声音中的尊严。『

    “可惜,你没有机会了!”

    黎九眼睛微微一眯,悬挂在半空中的的利箭直接刺了下来,落点正是宁川的喉咙。

    “不要啊!”

    “宁川!”

    风雪衣和风传古第一时间便惊叫了起来,风震天也是一脸的惋惜之意。修为天赋爆表的一个年轻人,只有给予他时间成长,必定会成为绝代强者,可是现在,为了风家,却不得不葬送了自己的性命。

    “叮!”

    就在众人绝昂的时候,半空之中突如起来传来了一声刺耳的声音,而那柄落下去的利剑,也在这一声声响之中,化作了虚无。

    “隔空破法!”

    黎九心中大惊,如果说风震天的实力已经让他震惊,那么这一招,绝对让他恐惧。环视了一下四周,但是却没有人出现,此时,黎九已经完全慌了神,根本就顾不上重伤的陈洛,风家爷孙二人,直接身形一动,来到了风雪衣的身边。

    “不……不要!”

    宁川想动,但是他的全身不知道有多少骨头已经断裂,根本就动弹不了,风传古和宁川相比,同样好不了哪里去。

    更加绝望的是风震天,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玄孙女,落入了敌人的手中。他想动用无上秘法,催动元力,但是他却感觉到了自己完全和元力隔绝,根本就没哟办法调动。

    “你放开他,你个人渣!”

    风震天紧紧的握着风雪衣的双手,不愿意放手。黎九已经完全没有了耐性,一脚踢在风震天的怀中,直接将他抽飞出几十米的距离。

    同样,风雪衣也在不停的挣扎,想要脱离黎九的魔爪。但是他一个弱女子,怎么可能挣脱得了。

    黎九连自己两位师弟的尸体,都没有理会,直接带着风雪衣,缩地成寸,仅仅两三个呼吸的时间,便已经消失在流云城之中。

    看着逐渐远去的身形,宁川的心中一片灰冷,风传古更是仰天长哭了起来。他们风家,在流云城中屹立已久,如今,三名越天元境的强者打上门,抢走了她的女儿,而他,除了仰天大哭,却什么都做不了!

    而宁川,脑海之中不断浮现着,那些和风雪衣在一起的日子——在夕阳下的奔跑,在河边的嬉戏,偎依在他怀中时候的模样……如今变成了一柄柄利刃,深深的刺痛了他的心脏。

    第一次,宁川感受到了心痛的感觉,就要窒息,比**上的痛苦,更加恐怖。

    第一次,宁川觉得自己根本就不是什么流云城第一天才,连自己心爱的人,都没有办法守护。

    也是第一次,宁川在责怪自己的实力弱小,修炼进度缓慢。

    无数的想法一同涌入他的脑海之中,化作两行强雷,清洗着脸上的血迹,却冲不走他心中的悲伤。

    黎九离去以后,风家中的侍卫上前,将风传古和风震天带回了风家疗伤,而宁川却没有回去,执意在风家的练武场之上,呆呆的看着天空。

    他的脑海,还迎着风雪衣被掳走时候的模样,一遍又一遍,她的眼神之中,有不舍,绝望,还有无助……

    深夜中,天空中下起了大雪,苍茫茫的一片雪白,将宁川掩埋了一大半。天气很冷,但是宁川的心更冷。

    “起来,你个懦夫!”

    这天夜里,风震天来到了练武场之上,这里已然成为了废墟一片,至今还没有人打扫。

    风震天的面色更加苍老,身形也越佝偻,他脸上的皱纹都拧在了一起,罗刹之毒,已经将他的生机,吞噬得七七八八了。如果没有解药,恐怕这两三天的时间里,他便会死去。

    木然的转头看了一眼风震天,宁川的眼睛,早已经红肿。

    “你在这里躺着就有用了吗?只懂得软弱,连雪衣的一半勇气都没有!”

    风震天一柱拐杖,因为激动,口中再次溢出一口黑血,在夜色中染红了雪地。可他却丝毫没有在意,继续说道:“雪衣可以为了救我们的性命,舍弃她自己。你呢?你看看你是什么?现在的你,只会躺在这里!在等人可怜吗?还是等着雪衣回来?”

    略微平复了一下心情,风震天继续说道:“雪衣只配强者拥有,如果你继续这样下去,你毁了,雪衣也毁了,你自己,好自为之吧!”

    说完,风震天便杵着拐杖,蹒跚的离开了练武场,在夜色中更显落寞。在他转身的那一霎那,泪光模糊了他混浊的双眼,他作为风家的最强者,却不能守护好风家,这是他的罪过啊!

    现在的你,只会躺在这里!

    在等人可怜吗?

    在等雪衣回来吗?

    风震天的一番话,每一句都想惊雷一样在宁川的脑海之中炸响。他的眼中,也逐渐恢复了清明之色,再也没有了那种死气沉沉之感。

    当风雪衣从宁川世界消失以后,他想到了从前,却没有想过以后。风震天一语惊醒梦中人,让他知道了他现在必须要去做的事情:他现在需要的不是悲伤,而是努力的提升实力。

    “我可以的!我可以的……”

    一遍又又一遍,宁川不停的在心中对自己说着。被誉为流云城第一天才的宁川,他可以在短短的时间里,便可以和徐腾飞匹敌,如今,他要面对的是整个仇水流派,他同样不会退缩!

    “仇水流派,走着瞧吧!若不让你从世间中湮灭,我便不是宁川!”

    恢复战意的宁川,眼中神光闪闪,现在他的实力还微不足道,但是很快,他便会踏出流云城,向中州行进。他不管秋水流派有多强,也不管有多少人,依旧是那一句话:人若犯我,虽远必诛!

    躺在雪地之中,体内的元力运转,一步步的修复着体内的伤势。外面的伤势已经停止了留学,但是身体之内,肺腑,经脉,骨折,这些不修养一段时间,是绝对好不了的。

    万分艰难的从储物戒指中拿出了一枚虎骨丹,放在口中,任由一丝丝灵力在滋润宁川的**。那一丝丝力量在他的四肢百骸中散播开来,宁川才感到寒冷的心有了一丝慰籍。

    在这一刻开始,宁川真真正正的明白了,什么叫做有实力,便可以拥有一切。

    三天前,黎九仗着实力强大,直接上风家强抢风雪衣。不从,直接大开杀戒,无人能挡。换言之,宁川如果有实力,同样可以只身杀上仇水流派老巢,将他们满门抄斩!

    “抬我进去啊!抬我进去啊!”

    两三个时辰很快便过去了,当鸡鸣声响起的时候,宁川的声音也传遍了整个风家。

    第一时间赶来的,正是独臂的刘猛。自从风徐两家一战以后,刘猛断了一臂,在风家的事务也少了。这三天以来,他每时每刻都在怪念着宁川的伤势,连觉都睡不安稳。

    “川哥,你活了……”

    刘猛的声音哽咽,他真的害怕宁川会在这次的事件中,彻底失去斗志!但是很显然,宁川没有,刘猛是为宁川而高兴。

    “别煽情了,你个刀疤男!”

    宁川笑骂一声,心情也好了不少,至少还有兄弟陪伴在他左右,他只需要往前冲,神挡杀神,佛挡杀佛就好了。顿了一下,宁川继续说道:“赶紧把握背回去,我都要在这冷死了!”

    “好叻!”

    刘猛也不废话,缓缓将宁川扛在了肩上,将宁川带回了刘猛的住院中。

    一路上,刘猛不停的说着笑话,逗得宁川哈哈大笑,的确让宁川更加开朗了几分。刘猛虽然是土匪出生,但是不得不说,他对于自己的生活有有着一种追求,他满足于现状,随遇而安。

    不同于宁川,必须要奔跑,被自己的家族,自己的命运推着走,根本就没有选择的权利。但是宁川不会放弃,因为这是他选的路,当初从宁家药园之中走出来,宁川便已经决定不做弱者。

    与其被别人踏在脚底之下,还不如自己将别人踏在脚底之下!

    再次聊了几句以后,宁川因为身体的疲惫,沉沉的昏睡了过去,而刘猛也缓缓的关上了房门,退了出去。

    “看来,又要动用小瓶子中的绿色汁液了!”

    第二天醒来,宁川再次仔细的检查了一次自己的身体,不由得出苦笑。同时也十分的庆幸,幸亏宁川的**强横之极,否则,宁川已经不知道死了多少次。

    右手一翻,忍着身体的疼痛,宁川从储物戒指中拿出了小瓶子,轻轻拨开瓶盖,一股清香飘满了整个房间。

    “滴答!”

    仅仅一滴,宁川便将绿色汁液收了起来,因为他知道,一滴绿色汁液的蕴含的元力有多么可怕。想当初,他被山魈一族追杀的时候,差点深思。

    若不是靠着一滴绿色汁液恢复状态,恐怕他早已经丧身在那一群山魈的口中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