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盖世武神 第二百七十八章 愁云惨淡

时间:2018-04-23作者:洪荒之力

    黎九虚空伸出双手,直接将陈洛的头抓在手中,凌空提了起来,狞笑着说道:“想救风家吗?相救你的爱人吗?可惜啊,你实在是太弱了,根本就不堪一击!”

    话音刚落,黎九的拳头落在了宁川的小腹之上。没有动用元力,仅仅是**的力量,一拳轰下。既然要折磨,就要狠狠的折磨他一番,黎九要做的,就是要让你宁川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啧啧啧!看看你现在的模样,简直就是一个可怜虫,还想英雄救美?”

    黎九的狞笑之音不绝,而宁川,早已经再次暗中蓄势!

    当黎九和宁川对视的时候,宁川张口,一口浓痰夹带着鲜血,再次喷向黎九的脸上。

    他,又一次侮辱了黎九!

    “怎么样,还好味道吗?”

    强忍着伤势,宁川想努力挤出一丝笑容,却因为牵扯到了伤口,面目都变得狰狞了起来。唯一可以知道看到他的表情的,是他那双明亮的眼睛。

    “啊!!!”

    下一刻,黎九彻底暴走!上一次,他还能勉强压抑体内的怒火,而现在,他已经不加以任何的掩饰!拳头紧握,噼啪的关节之音响彻整个天空,一拳扫出,直接将宁川的鼻梁骨打断。

    而宁川,又是一阵鲜血狂喷,倒飞出了十几米远。

    黎九是要铁定心意将宁川折磨致死了,他的每一次攻击,都没有动用元力,就是要让宁川体会最真切的疼痛。他要慢慢,慢慢的将宁川的骨头打断,然后在慢慢,慢慢的放干他身上的鲜血,只有这样,才能卸掉他心中的怒火。

    元力升起,黎九将脸上的污迹化去,脸色却没有一丝好转,反而更加深沉如水。

    场上唯一一个没有受伤的人,就是风雪衣。此时,她正在亲眼目睹自己的亲人,爱人,在魔鬼的手下,不断的受伤,倒下。她除了哭泣,什么都做不了。

    “唉!天要亡我风家啊!”

    风震天望天,眼中一滴老泪留下。风家最大的依仗便是他,奈何却已经重伤,罗刹之影不断的吞噬着他的升级,现在他的元力,已经无法调动了!

    换言之,风震天,已经是死人一个了!

    “今日,我就要替你爹娘好好的管教一下你,到底如何尊重强者!”

    黎九高高跃起在半空之中,直接塌下来,双脚落下陈洛的身上,又是几声清脆的声音响起,升上的骨头再断。

    “不……不要……说……说我爹娘!”

    遭受重创的宁川,依旧没有服软,父母两个字眼,更是深深的刺激了他。

    很小的时候,他便已经失去了双亲,被宁家分配到看守药园之中。但是在他心中,他父母依旧是记忆中的模样,父亲有着厚实的大手,母亲温柔恬雅。

    这就是他对父母的所有印象,却不允许任何人,来指三道四!即便眼前的人,是灵元境的强者!

    “哟呵!还来劲了?你这个有娘生,没娘教的小孽种,今天我就收了你!”

    说着,黎九一脚踏下,再次折断了宁川的右臂。

    然而,宁川已经彻底的愤怒!那一句“有娘生,没娘教”在他的脑海之中不断盘旋。

    龙有逆鳞,触之必怒!同样,宁川的逆鳞,就是他的父母,这时间之中,没有人可以对他的父母指手画脚。

    “爹,娘,我绝不会……让任何人侮辱你!”

    宁川口中喃喃低语,在他的身上,迸出了一整强烈的气息,让黎九这个灵元境的强者,也不由得一阵颤簌。那是王者的气息,有那一刻,他竟然想要对着宁川匍匐在地!

    宁川杀机迸现,强行提起体内的元力,根本就没有任何的犹豫,王者神印和大寂灭决一同催动,金光夹杂着乌光,在宁川的右手之上,相互交织!

    “这……这是什么!”

    这一记武学绝对是黎九所见过,最诡异的武学。一种武学只能有一种气息,但是宁川的这一掌,不仅仅有着凌厉的气息,还有一股寂灭的气息。

    “去幽冥,问阎罗吧!”

    大吼一声,宁川的银牙早已经被鲜血染红,他的右手,以绝强的度挥打出去。在上空,精光乌光交织的王者神印迅凝聚,快镇压而下!

    大寂灭决加上王者神印,这一击攻击,可以说是宁川现在境界之中,最强的一击!

    “轰隆隆!”

    黎九根本就没有闪避的机会,直接被王者神印压倒在下方,掩盖整片战场。金光凌厉至极,但是对黎九造成的伤害却十分有限。

    重要的是大寂灭决!

    灰色元力吞人识破,在面对如此黎九的实话哦,依然无惧,仿佛有了性命一样,化作一道乌光,直接穿入了黎九的身体之中,不断吞噬着黎九的升级!

    “这小子,修炼的到底是什么?竟然能够吞噬升级!”

    黎九心中大惊,即便宁川依靠着差了两个大境界的差距,却依旧对他造成了不少的影响。如果宁川成长到和他这样的地步,他绝对相信,仅仅凭借着灰色元力,便足以将他斩杀。

    “此子,不可留!”

    念及至此,黎九也不敢再耽搁,立刻调动了体内的元力,红胸而出!

    无往不利的灰色元力,在浩瀚如海的元力冲击之下,更是犹如一页扁舟,直接被驱赶出来。

    灰色元力无效,王者神印更是支离破碎。宁川的最强一击,在黎九的眼中,不过是一个笑话而已。在黎九的心中,弱者,应该被屠杀,天才,更应该被屠杀。

    “唉!”

    王者神印一击之下,不仅仅抽空了宁川的元力,连灰色元力都全数抽取出去。可是却依旧没有造成任何的伤害,还要亲眼,看着侮辱自己父母的人,站在他的面前。

    再一次,他渴望实力,想要撕碎眼前的敌人。

    “灰色元力竟然到达了这个地步,说不准,他真的会是那个人!”

    紫阳武道院的老院长,从一开始便十分悠闲,仿佛什么都与她无关一样,饶有兴致的看着风家练武场中生的一幕幕!

    “爷爷,你不出手救他吗?他可是我们寻找曾祖父的唯一线索!”

    同样,在风家之外,一个少女和一个老者目光穿透虚空,将风家中的战况看的一清二楚。这两人伤势司空强,还有司空星儿,出言的,正是司空星儿。

    其实这段时间以来,他们一直都在关注着宁川,就连司空强,也不得不佩服宁川的修炼度!短短几个月的时间,便从一个武道境界的小子,成为了整个流云城中,一等一的强者高手。

    虽然他现在还没有达到天元境,但是谁都明白,宁川达到天元境初期之后,甚至可以匹敌一名天元境中期的高手!单单凭借着这一份能力,就足可以震慑流云城了。

    “还有高手在啊!”

    司空强略有所指,向着紫阳武道院老院长的方向中瞥了一眼。仅仅是这一眼,老院长便已经感觉到了一股偷窥感,直接身形一闪,消失在风家大院之中,仿佛从来都没有来过一般。

    “还有比爷爷还要强的高手?”

    司空星儿一脸骄傲之色,别人不知道他爷爷的实力,她可是知道的!他们隐姓埋名在流云城之中,就是为了调查他曾祖父的消息,如今就是想救下宁川,让他顺利说出曾祖父的消息。

    “呵呵……星儿,修道之人怎么能如此骄傲自满!”

    司空强微笑着轻斥了一声,再次将目光投射在风家的战场之中。同时,他的心中暗自想道:“玉不琢,不成器啊,这宁川倒是一名修炼的奇才,让他和强者战斗一番,以后对他的突破,也有不少的帮助。”

    “我劝你还是放弃抵抗吧!说不定我一开心,还会给你个痛快!”

    黎九在半空中凝聚出一柄利剑,单手轻轻挥舞,在宁川的胸膛之上,来回飘飞,只要稍微一有差池,利剑便会直接破开宁川的喉咙。

    “真是又臭又硬!”

    看到宁川一脸淡然之色,黎九当即牵引着利剑,一剑刺入了宁川的右肩之上,再一次将他重伤。

    “宁川……呜呜呜……”

    在场三人,可以说宁川受到的伤害最严重,此时他早已经不成人样了,看上起凄厉之极。而风雪衣,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为宁川掉下眼泪了。

    “放过他!放过他!我愿意跟你走!”

    风雪衣梨花带雨,丝凌乱,衣衫同样沾满了鲜血。她再也忍受不了她的父亲,玄祖,还有爱人,挺身为她而战,她却什么都做不了。

    “雪衣,不要啊!”

    风震天吐出一口鲜血,脸上的皱纹更甚,声音嘶哑,罗刹之毒已经将他吞噬得不成样子了。顿了一下,他继续缓缓说道:“仇水流派的名声不好,在整个中州大地中,有无数仇家!而且据说他们的炼心之术,会让修者的迷失本心啊!”

    仇水流派的炼心之术,抛弃红尘,只为仇恨而生,这就是仇水流派的立派之道!

    也正因为这样,教派之中全是身负仇恨之辈,每一个都是心狠手辣之辈。在修道路上,将他们的恨,融入了道之中,让他们更具攻击性。

    “你以为你还有理由跟我讲条件吗!”

    一挑眉,黎九嘴角冷冷一笑,现在他们的性命,全在他的掌握之下,生杀大权,不过是动一动手的事情而已。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