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盖世武神 第二百七十六章 我……呸

时间:2018-04-23作者:洪荒之力

    “怎么样?老头子,让我乖乖带走你的孙女,我就饶了你一命!”

    黎九面露不屑之色,这鬼影罗刹可是他最强的绝招,对付这种小城镇的天元境强者,即便是高上一个境界,也是可以的。对付这种暮年的老年修者,效果更是好的不得了。

    眼看着眼前的老者不断的丧失生机,他心中就无比的痛快。而因为受到重创,风震天再也没有办法支撑神卫术,化作了一片银光,直接湮灭在了虚空之中。

    “休想!”

    风震天怒目圆睁,他虽然不管家族事务,但是对自己的孙子,还有风雪衣,却都是极为欢喜的。如今有人想要在他眼前带走风雪衣,还是如此不择手段的一个流派,他怎么可能答应!

    “那你就去死吧!”

    昭日早已经在心中憋住了一口怒火,此时看到风震天还在抵抗,不由得怒了。他的双腿直接化作了一枚利箭,向着风震天,激射而去,目标,是他的小腹。

    风震天口中喷出一口鲜血,染红了他的白须,怒喝一声,道:“就凭你也想要杀老夫?”

    同时,风震天强行压下了体内的伤势,将全身的斗气凝聚在双中之中,不断的掐着印决。印决极其复杂,但是风震天的度却极快,短短几十米的距离,在他的手中,金光大盛。

    “破!”

    风震天声音如雷贯耳,两指中爆出一道细小的金光,但是却无人能够忽视他的锋芒,凌厉无匹!

    “昭日,回来!”

    最先感受到不妙的是黎九,他立刻出言大喝,企图喝回已经出击的昭日。

    奈何,已经迟了!

    风震天再怎么说,也是一个灵元境中期的强者,即便是受伤,也不是眼前二人能够抵挡的!如果不是鬼影罗刹的攻击太过诡异,阴了一把风震天,两人一起上,都不是风震天的对手。

    金光的度比之昭日的度,还要快上几分,宁川和风传古甚至没有看清楚金光的轨道,只觉得眼前一闪,那半空之中的昭日,度变已经渐渐的停了下来。

    而他的头顶之上,一个小小的血洞正在往外冒着鲜血,隐隐还能现有白色的脑浆流出。

    强行催动体内元力,风震天的伤势再次加深,一口黑血吐了出来,脸色如纸般苍白,元力同样接近了枯竭,再也没法维持飞行状态,从高空中缓缓的落了下来。

    “爷爷!”

    第一时间,风传古便迎了上来,将风震天搀扶住。而宁川更是直接,从储物戒指中拿出了一枚三级丹药,放在风震天的手上。

    “传古,带着雪衣,快走吧!我舍命拦住他们,不要让雪衣落在他们的手上。”

    一边说着,风震天一边吐着鲜血,眼中已没有了奕奕神光,全是浑浊之色。宁川哽咽了,虽然他和眼前的老者没有接触,但是两次,他深陷困境之中,都在保护着风雪衣!

    单单是这一份心,宁川便一定要将他救回来!

    “昭日!”

    半空中的黎九,抱着已经死去的昭日,目露悲色,缓缓从半空之中落下,喃喃低语:“昭日,放心吧,我会替你报仇的!你和墨禹,都不会白死,我要他们血债血还!”

    黎九心中充满了仇恨和怒火,无论是昭日,还是墨禹,都是他在门派中关系最好的师弟。这一次新春过年,出外游览,不成想碰上了至阴寒体,却葬送了他们的性命。

    “你们,都要死!”

    将昭日的尸体和墨禹的尸体放在一起,黎九转过身来,看着眼前的私人,一个重伤的灵元境强者,一个天元境中期,一个竟然还在武元境大圆满,还有一个,当然就是至阴寒体——风雪衣了。

    “可笑!你来我风家抢人不成,被我爷爷击杀,如今却一副深仇大恨的样子。难道你就不知道廉耻吗?”

    风震天重伤,风传古站了出来,怡然不惧眼前的人是越天元境的存在,指着黎九的鼻子,出言怒骂。

    “廉耻?你区区一个天元境修者,有什么资格跟我说廉耻?老头杀我仇水流派的灵元境强者,我要你整个风家,都要为他们陪葬!”

    黎九怒喝一声,虚空之中踏出一步,化作一道流光。风传古还没有看清楚黎九的动作,黎九便已经捏着风传古的脖子,凌空提了起来。

    “实力低的人,没有资格说廉耻!”

    黎九直接将风传古扫出一边,而后目光灼灼的看着倒在地上的风震天,说道:“杀我两个师弟,今日,我便要整个风家的人来陪葬!我不杀你,但是,我要你亲眼看着,你们家族的覆灭!”

    “要杀风家,先杀我!”

    宁川拨开风震天搭在他手上的手,一步踏出。他虽然不是风家的人,但是风传古,风雪衣却早已经将他视为家人,他又怎么可能眼睁睁的看着风家被灭族!

    即便要死,也要战死。

    “你?哈哈哈……”

    黎九仰天长笑,不屑的看着宁川,同样没有任何的征兆的出手,快如闪电!

    但是宁川是谁,在踏出来的那一瞬间,早已经在暗中动用了罗烟步,此时凭借着罗烟步机警的危机感,立刻动了罗烟步,躲过了黎九的一击!

    “这小子,有点意思!”

    依旧是风家房子的房檐之上,紫阳武道院老院长看着宁川,津津乐道。面对风家如此僵局,却丝毫没有出手的意思。

    “越天元境的强者,就只有这点实力吗?连一个武元境大圆满的修者,都打不到?”

    闪出几十米远距离后的宁川,毫不留情的讽刺着说道。

    但是他下一刻,身上的汗毛便立刻竖了起来,那总强烈的危机感,从来都没有遇到!虽然他们有经历过,但是他却知道,那是死亡的气息!

    哪里还敢有逞口舌之强,当即全身元力凝聚在双腿之上,再次逃离。

    毫无疑问,受到嘲讽以后的黎九,已经出了杀手!强者之威,又岂是区区一个连天元境都没有达到的武者所能够侮辱的?

    “刺啦~”

    宁川横移出去,虽然躲过了致命的一击,但是在他的后背之上,衣服破碎,鲜血瞬间就染红了他的后背,伤口深可见骨。

    “越天元境的强者,真的有这么强吗?”

    宁川暗自咽下一口口水,眉目紧皱,忍受着强大的疼痛,脸上豆大的汗珠都已经滴了下来。

    可以毫不夸张的说,宁川**经过了无数丹药的浸泡,还有大能洞府中的奇遇,都让他的**强横到了一个变态的地步。但是就在刚才,黎九不动用一丝的元力,便将宁川的后背击成了重伤。

    如此强大的力量,生平所见。

    如果不是依靠着罗烟步的强横,恐怕刚才的那一记攻击,便足以将宁川的头颅撕裂了。

    “有点意思!竟然两次都避过了!”

    黎九实在是不明白,眼前的年轻人,到底是用什么方法避过他的攻击的。他的度,虽然比其它的同境界修者要强上一分,但是,却远远没有达到灵元境的地步,甚至连天元境中期的度,都没有达到。

    就是凭借着这样的“慢吞吞”的动作,宁川连续躲过两次黎九的攻击。最后一次虽然中了,但是那一记攻击,可是想要陈洛的命,没有想到,只是划破了一点皮。

    风雪衣的泪水一下便在眼中打滚了,他的父亲,玄祖都已经躺在了地上,宁川现在更是受到了重伤。但是她却没有哭出来,眼前的敌人罪恶滔天,又怎么能够在他的面前,表露出自己的软弱呢?

    “小子,风家与你何干?不要仗着自己有两分本事,就强行出头,否则只会误了自己的性命。我看你修为不错,不如和风雪衣小姐,齐齐加入我们的教派,如何?”

    胜利已经摆在眼前,黎九也没有着急,反而对宁川起了一丝爱财之心。

    在中州大地,各个教派之间争夺的十分激烈,每一个强者高手,在帮派中都是极为重要的。而且仇水教派为了扩大实力,更是鼓励座下弟子招纳强者高手,同时给予他们相应的修炼资源。

    所以,黎九才会收纳风雪衣和宁川。

    但是在黎九的眼中,宁川的价值跟风雪衣比,根本就没有可比性。风雪衣可以万年难得一遇的至阴寒体,而宁川,不过是一个武元境大圆满的武者而已。

    “我……呸!”

    宁川卵足了劲,口中一口浓痰,蕴含着元力,直接吐在了黎九的脸上,黎九的笑容,瞬间便凝固了。

    “痛快!”

    见此情景,风震天更是大喝了一声,他本就是铁骨铮铮之人,如今看着眼前的年轻人,更是觉得看到了他到当年的影子。

    风震天虽然很长时间没有面世,甚至在流云城中,还有人传言他已经驾鹤仙去。但是并不代表风震天不知道家族中的事情,只要他的神识已覆盖,方圆几百里的情况,进阶掌握在他的脑海之中。

    小到风雪衣和宁川之间的感情,大到风徐两家的大战,这些他都知道的清清楚楚。

    “玄孙女啊,你的这个心上人,可真不错啊!”

    风震天此看到宁川的模样,对宁川赞赏有加,脸上都露出了笑容,暂时忘记了身上的伤痛。

    “玄祖,你现在重伤,还要调戏人家!”

    听到长辈夸赞自己的意中人,风雪衣同样娇羞之极,脸上布满了红霞。

    相对于风震天和风雪衣之间的调笑,黎九就没有那么淡定了,丝丝血丝布满双眼,咬牙切齿的说道:“好,很好,你已经成功的惹怒了我,葬送了你最后一丝活命的机会!准备承受我的怒火吧!”

    自出道至今,他都没有被人如此侮辱过,宁川,在他心中已经是死人一个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