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盖世武神 第二百六十一章 恨水深

时间:2018-04-23作者:洪荒之力

    宁川的**何其强横,无数丹药淬炼,还有各种天才地宝,早已经越了他现在的境界。宁川的武学修为的确强劲,但是他更强劲的,是他的**!

    如果宁川的**不是足够出色,也不会在大能洞府之中,将徐若龙狠狠的踩在脚底之下,以一对二,根本没有任何的压力!

    拳头砸落在张治的小腹之上,宛如一头洪荒巨兽,冲入了张治的丹田之中,根本就无人能挡!他的元力不断抵抗宁川的力量,在他却依旧阻挡不了宁川的攻势!

    纯粹的力量在张治的体内横冲直撞,直接就破碎了原力,将他的丹田轰碎。丹田内光华流转,块块崩碎,一身修为解数,消散于天地之中!

    “不,不要!”

    张治近乎于绝望的尖叫,丝毫没有理会口中狂喷的鲜血。身体受伤了可以痊愈,甚至静脉受损也可以恢复,但是丹田破碎,无论是谁都没有办法修复。

    唐唐一个天元境强者,在江笑白和宁川的配合之下,成为了一个废人!

    宁川没有理会他的尖叫,竟然他们想要在流云城中逞凶,便要做好被杀的准备!血龙升天附加在双手之上,宁川的双手就是最强大的武器,一招黑虎掏心,直接洞穿了张治的身体,让他在不甘的眼神中,逐渐死去。

    开战不过几十个呼吸的时间,徐家的这一边便已经失去了两名天元境强者,依照这样的情况下去,恐怕徐家用不了多久,便会大败而归。

    徐卓远经过方才的一分神,现在已经陷入了被动之中,被屠飞猛烈的攻击一直压制,根本就找不到任何的机会。而其他人的战斗更是到了白热化的阶段,根本就无暇估计徐卓远。

    而且,徐卓远的修为远远要过他们,即便他们有心,也无力。恐怕他们冲上去的第一时间,便会被屠飞镇压,徒增伤亡。

    “咳咳!”

    杀了张治以后,宁川干咳了几声,体内的毒素流转的更加迅,他的口中已经溢出了黑血。

    “这该死的食骨散!”

    除了口中咳出来的黑血,宁川还感受到了他体内传来的虚弱感,就连调动元力觉得有一丝困难,最为明显的便是体内的精血,竟然有意思被压制的象征。

    “宁川,是不是觉得体内的元力不畅,浑身充满了虚弱感?我告诉你,你的攻击越是凌厉,你体内的毒素,便会运转的越快。恐怕还没有找到解药,你已经死在了食骨散身上!”

    同样是一位徐家的长老,此时正在和风传古缠斗,他在徐家的年龄可以说是相当久远了。亲眼目睹一个个长老从宁川的手上被斩杀,徐家的每一个人,都对宁川恨之入骨。

    “阴魂不散!”

    风传古冷哼一声,手中长剑挥舞,荡漾着凌厉的剑招,向着徐家长老招呼而去。徐家已经有一个长老死在了挑衅之下,如今眼前的长老依旧出言挑衅,风传古又怎么可能放过他?

    手中长剑连点,七七四十九剑在一两个呼吸完成,隐隐之间还带着一丝浩荡剑气,刚正不阿。

    建的招式本就凌厉至极,如今风传古以剑修身,竟然在短短的两三个月时间里,有了不小的成就。他的这一招剑招,威力丝毫不弱于一个玄级下品的武学,施展起来更是华丽无比。

    徐家长老大袖一挥,一道黑风吹过,风沙飘扬,将所有的剑气纳入了他的大袖之中,朴实无华。

    “噗!”

    但是他却没能化解风风传古的剑招,停顿了一会儿之后,连连倒退连几步,口中喷出一口鲜血。

    那一丝丝的剑气,被徐家长老囊括在大修中之中,炸裂开来,直接伤及了他的体内。风传古的剑招,不可谓不秒。

    所有的强者都在战斗,你来我往,元力不懂涌动,整个徐家的门口,已经成为了一片战场。

    而在远方,早已经有不少的修者在远处观望,不敢肆意靠近。这是两个家族的战斗,如果散修参合进来,一不小心便会丢掉性命,谁都不愿意冒这样的危险。

    “看来,风家的战力要略胜一筹啊!”

    酒楼之上,三五成群,一个中年的散修斟着小酒,轻声的说道。

    “常兄,我就不同意你的说法了。现在风家略有优势,但是徐家那一方,都是些身强力壮的年轻人,此消彼长之下,徐家获胜的机会十分大!”

    轻轻的抿了一口烈酒,另一位散修微笑着说道。

    这样的说法在流云城中随处可见,如今风徐两家的高手齐出,早已经注定了必有一方会在流云城中消失。

    而据外界修者的了解,不过是因为宁川在和徐腾飞的战斗中,斩杀了徐腾飞。

    其实他们不知道的是,早在争夺元晶矿脉的时候,风徐两家的仇恨便已经结下了。徐若龙联合徐腾飞,欲要杀风传古,将罪名嫁祸给宁川,在逃离出元晶矿洞之后,更是将风家的数百名士兵屠戮。

    这样的抽,风传古又怎么放得下?

    此时凭借着宁川大胜徐腾飞,一鼓作气,和徐家来了一个硬碰硬!

    “啊!”

    战场中一声惨呼传来,正是刘猛的声音。宁川循声望去,刘猛已经被一名落衍教的弟子削去了一条手臂,刘猛的身上更是沾满了鲜血。

    刘猛的力量在群英之中算不上出众,不过是武元境后期而已,此时面对武元境大圆满的强者,能够坚持这么长的时间,已经是极为不易了。

    “快走!”

    宁川不敢怠慢,因为落衍教的弟子已经攻了上来,直取刘猛的级。脚下步伐诡异的扭动,直接挡在了刘猛的身前,一拳轰出,动用血龙升天之后的拳头犹如千年玄铁铸成,刚硬无比,将落衍教弟子的攻击看看抵挡住。

    战斗就是这样,有争夺就会有受伤。徐家损失了两名强者,同样风家也在不断的出现伤亡,除了刘猛,还有程强等人身上都带了不少的伤疤。

    连连倒退几步之后的宁川眉头紧皱,他的力量已经不如方才,面对一个武元境大圆满的强者,一击之下既然将他逼退,这在他巅峰的时候,根本就不会生这样的情况。

    “很好!我没有去杀你,你反而找上门来了!”

    落衍教弟子面目狰狞,眼中布满了血丝,这根本就是仇人见面才有的眼神。

    “你人我你又实力杀我吗?”

    宁川眉头一挑,他可不认为自己会死在一个武元境大圆满强者手中。即便他现在身中剧毒,但是对方想要杀他,也不是随时能够做到的!

    “哈哈哈……”

    落衍教弟子仰天长笑,直接掐起印决,双手的元力也在不断的膨胀,额前的长飘扬,狠厉的说道:“宁川,不知道你是否还记得恨水长,他是我的弟弟,从小相依为命,一生修为十分艰难,却被你硬生生的废掉……”

    仔细回忆,宁川才想起了不久之前从万妖岭中回归的时候,流云城外遇到的哪几个落衍教弟子。

    “他们作恶多端,如今你助纣为虐,很快,你也会像他一样!”

    恨水长想对普通人下手,被自己出手阻止,还扬言要杀了自己。对自己施展的斩魂之殇,如今识海中还残留着一丝崩缺,无论宁川动用什么丹药,都于事无补。虽然现在还没有显露出任何的作用,但是长久下去,必定会成为宁川修炼路上的一块绊脚石。

    这样的人,废了他的修为已经算是轻巧的了。如果不是宁川立下了天道誓言,恨水长根本不会有性命离开。

    “那你就要看看我有没有这样的实力了!”

    落衍教弟子此时的印决已经完成,但是他并没有朝着宁川打来,反而双手一转,将掌印打在了自己的身上。

    “宁川,今日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他身上的气势以肉眼可见的度飙升,并且冲破了武元境大圆满的境界,直接就达到了天元境初期,可谓是恐怖至极!

    “突破了?不,不可能!这应该是一种武学!“

    宁川心中的疑惑稍纵即逝,战斗中的突破绝对不是这样的,唯一说的过去的,就是刚才他掐的印决,是一个暂时提升实力的武学。

    这样的武学极为罕有,想不到在一个普通的落衍教弟子身上展现了出来。

    但是众所周知,这种强行提升境界的武学,需要耗费的代价十分大的,之前山魈一族长老清风雪就试过。如果不是宁川出手相救,恐怕清风雪现在已经是死尸一具了!

    “疯子!”

    宁川面色凝重,他的对手已经被仇恨蒙蔽了理智,彻底癫狂,这样的敌人是最为可怕的,他会不惜一切代价,甚至和宁川同归于尽,都要将宁川斩杀。

    不怕要命的,就怕不要命的!

    “记住我的名字吧,我叫恨水深!不要到死,都不知道死在谁的手上!”

    恨水深话音甘洛,脚步已经动了起来,天元境实力的时间持续时间不会太长,他必须要抓紧时间击杀宁川。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