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盖世武神 第二百五十七章 徐卓远掌权

时间:2018-04-23作者:洪荒之力

    天元境强者全力一击,整个流云城都要颤三颤,更何况江笑白如今含怒出售,威力更是滔天!接近三百名的侍卫甚至连惨叫都没有出一声,便在惊恐的眼神之中,化作了一把飞灰,被淹没在大印的手中。

    “带我去见风家主!”

    徐家侍卫被清算,江笑白也没有太多的心思,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要将宁川的伤势疗养好。

    至于徐家,在整顿好宁川的伤势以后,他们自然会登门拜访。

    徐若龙断掉双臂,步履蹒跚的回到了风家之中,狼狈不堪。当他回到徐家大厅的的时候,徐卓远已经坐在了徐家主的位置之上!而他的旁边,还站着徐家的其他长老。

    “徐卓远,你这是什么意思!”

    徐若龙大喝一声,威严不减。如今的情形,他有哪里不会知晓,这徐卓远,就是想要谋取他的家主之位。

    “家主,如今你已经丧失了战斗力,在家族的众多长老举荐之下,我就勉为其难的担当家主之位,助你一统流云城!”

    徐卓远说得好听,但是徐若龙又不失傻子,着家主之位,到了徐卓远的手上,恐怕想要再要回来,更是难以登天。

    但是他现在仅剩一条独臂,还有一条手臂筋脉尽断,想要恢复恐怕困难无比。想要重新取回徐家主的位置,根本上上一点希望都没有。

    “唉,卓远,我求你一件事!”

    日防夜防,家贼难防,在思索良久以后,徐若龙长长的叹息了一声,继续说道:“我别无他求,只希望你可以将青峰和宁川的尸带来给我。”

    徐若龙说这句话的时候,落寞无比,挺拔的身影也弯曲了几分,仿佛一下子苍老了十五六岁。他一心想要杀掉宁川,奈何到最后,宁川生死不明,徐家损失了一名天才,一名长老,还有他的双臂!

    “家主放心,卓远一定会如你所愿!不仅仅是青峰和宁川,还有风家,我都要将他们匍匐在我的脚下!将来的流云城,就是我们的天下!”

    眼中精光闪闪,徐卓远的眼前已经铺展出了一幅蓝图。整个流云城将会为他所用,徐家得到的资源将会成为他修炼的后盾,源源不断的为他提供资源,帮助他实力变得更加强大!

    “徐家主慢走不送!”

    徐卓远当即便下了逐客令,现在的徐家议事大厅,根本就没有徐若龙的一席之地。

    “噗!”

    徐若龙怒火攻心,口中再次喷出一道鲜血。到那时他却没有再说什么,转身离开了风家大厅。

    一眨眼之间,由掌管整个徐家的男人,变成了一个无用的废人,大起大落之间,徐若龙心如死灰。此时,在他的心中,甚至还有一丝的后悔,如果再次给他一个机会,他甚至不愿意招惹宁川这个杀星。

    “也算是黄泉路上不孤独了!”

    徐若龙长叹一声,仰望青天,两行清泪留下,苦涩无比。家族的明争暗斗就是如此,当徐若龙还是巅峰的时候,他可以坐拥徐家家主之位,如今有着比他更加出色的人顶替上来,他便再也没有资格享受高高在上的待遇。

    看着徐若龙走远,徐卓远根本就没有将他放在心上,继续和大厅之中的心腹,还有长老继续商议着攻打风家的计划。

    ……

    风家,江笑白,青峰,风传古,风雪衣等人全都聚集在了风雪衣的厢房之中,而床上,躺着的人,是宁川。

    “风家主,你可曾听闻过这食骨散?”

    江笑白面色凝重的问道,他对于食骨散一概不知,但是作为徐家的死对头,风传古或许略知一二!

    “难道是徐家徐锋所研制的?据说可以将丹田内的元力解数在天地之间,一个月的时间便会化作普通人的食骨散?”

    风传古不确定的说道。

    “不错,徐锋想要袭杀宁川,奈何却被宁川所杀,在最后,将剧毒施加在宁川的身上……”

    青峰将在紫阳武道院中生的事情完完整整的说了一次,希冀的看着风传古。现在风传古可以宁川的唯一希望,如果风传古摇头,恐怕宁川的余生,便只能是一个普通人了。

    “想不到这种恶毒的丹药竟然真的存在!”

    风传古面色凝重,宁川的修炼天赋是有目共睹的,宁川如果变成一个普通人,就大大浪费了他这份修炼天赋。

    顿了一下,风传古便继续说道:“这食骨散我倒是知道,但是却从来没有人中过。我这里有一份配方,也不知道有没有效!”

    说着,风传古从他的储物戒指之中拿出了一张配方,递到了江笑白的手中。江笑白作为丹药师,对医术也略知一二,他或许能够看出这份配方的可行性。

    “至强至刚天元境妖兽精血三滴,天元境妖修蛇胆一枚,辅之以千年冰莲一株,五百年以上的天参,以无根之水练成丹药,服下即可!”

    江笑白一口气将配方看完,心下思索良久,才出言说道:“妖兽精血刚烈无比,蛇类妖修对于剧毒有着奇效,剩下的三样辅料,都是十分温和之物,或者真的可以成功解除宁川身上的毒!”

    “江道师,求求你,一定要将宁川救回来。”

    风雪衣诚恳的说道,即便宁川没有了实力,依旧可以过上普通人的生活,但是她却不希望宁川这样做。作为宁川的心上人,风雪衣自然之道实力对于宁川来说意味着什么,如果他没有了元力,那一定比杀了他更加痛苦。

    与其让宁川痛苦,风雪衣更加愿意默默的站在宁川的身后,看他纵横战场,厮杀敌人。

    这就是风雪衣,性格淡然,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她的一切,已经开始萦绕着宁川。

    “傻孩子,宁川是我徒儿,我自然不会坐视不理!”

    江笑白勉强挤出一丝笑容,温和的说道。对于风雪衣,自己徒儿的准女友,他同样十分的喜爱。

    当青峰第一眼看到配方的时候,便知道这些材料有多难的了。无论是妖修精血,还是妖修蛇胆,都不是一件轻易获得的事情。

    天元境妖修有着他们的智慧,他们同样和人类一样,对自己的修为十分看重。想要猎杀天元境妖修,简直就是难上加难的事情。

    但是青峰却没有说出来,莫说是天元境妖修,即便是天元境以上的妖修,只要能救回宁川的性命,他们两人,绝对不会炸一下眼睛。同样,如果牺牲他们两人的性命可以就会宁川,他们头也不回摇一下,便会将自己的性命献出来。

    因为他们知道,他们的年龄已经老了,想要再次做出突破,十分困难。但是宁川不同,他还风华正茂,以他的天赋和努力,突破天元境之后,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困难,外面还有着更加广阔的天地,等着宁川。

    从某种角度来说,宁川身上不仅仅肩负着他爷爷的使命,还肩负这他的两位师尊的寄望。

    “两位道师,如果有事需要风某帮忙,风某一定在所不辞!”

    风传古也表态,宁川是因为风徐两家的战斗受伤,还是他的准女婿,无论从哪一种角度来看,他都会竭尽全力来帮助宁川恢复实力。

    “风家主好意,我们心领了,现在,就让我来帮助风家,将徐家在流云城中除名吧!”

    青峰严重的杀气乍现,整个房间中顶峰温度都降下了几分,天元境强者的杀气,不可挡。注意到风雪衣的压力之后,青峰才将他的杀气收回身体之中,恢复了平淡的神色。

    胆敢创伤宁川的人,他是如何都不会放过的!

    “各位,我们移步到大厅之中细谈,如何?也好让宁川有一个环境好好休息!”

    风传古做出了一个请的姿势,家族中的大事,他一般不会让风雪衣过问,只要她能够平淡的过完一辈子,就是风传古最大的愿望。

    风传古一生都在尔虞我诈之中活着,早已经劳累不堪,风雪衣不能修炼本来是他的遗憾,现在已经成为了风传古的幸运。

    修者的世界是残忍的,说不定今天风光无比,明天就会身死道消,作为普通人的风雪衣,能有这一份平凡,也是极为不易了。

    风雪衣没有出去,她坐在床沿之上,看着昏迷之中的宁川。宁川的伤势已经包扎完毕,正在逐渐的好转,衣服也换了过来,此时躺在风雪衣的床上,一脸平静之色。

    “川,即便你没有了元力,我依然是你的人。我愿意和你一起,慢慢的白,老去,在夕阳西沉的时候,坐在房檐之上,看时光的流逝……”

    风雪衣喃喃低语,将头颅轻轻的靠在了宁川的胸膛之上。她说过,宁川生,她是宁川的人,宁川死,她是宁川的鬼,这是她对宁川的承诺,一个普通女子对爱情忠贞的承诺。

    仿佛听到了风雪衣的声音,宁川心有所感,手指微微的动了一下,脸上的也出现了一丝笑意。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