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盖世武神 第二百三十八章 畅饮

时间:2018-04-23作者:洪荒之力

    老头没有阻止宁川的离去,只是静静的看着宁川的背影,心中若有所思。

    “长老,我们这样子帮助宁川,会不会代价太大!”

    黑暗之中,一个人形显露出来,身材凹凸有致,正是不久之前的血玫瑰。

    “尽人事,安天命!我们只要做好自己的便好了,剩下的,就看他的了!”

    老头微微一叹,一眨眼就消失在了黑夜之中,月光着落下来,仿佛这里的一切没有生过一样,四周归于寂静。

    而宁川也不知到他身后生的事情,现在的他,已经没有了来的时候那般从容,他只想快离开这片地方。因为他不知道在黑夜之中,会有多少双眼睛正在盯着他。

    拐进一条胡同,宁川立刻就将鬼舞施展了开来,确定没有人现他,才慢慢的踱步回到紫阳武道院之中。

    “老头为什么对徐卓远如此恨之入骨呢?”

    陈洛摊开老头给的小本子,慢慢的翻阅了起来,越是读下去,对于老头的心情就越理解!在小本子之上,全是记载着徐卓远离开天风城以后的事情,不仅仅是血腥,简直就是灭绝人性!

    根据资料显示,这个徐卓远,实力虽然群,但是却是一个极为小气之人,在流云城的时候,就杀了不少的无辜群众。现在加入了落衍教,本就因为落衍教行事霸道,极为嚣张,他的这种性格更是被放大数倍,奸淫掳掠,无恶不作。

    现在的徐卓远,实力达到了天元境后期,即便是在落衍教,也是一名高手,甚至还是他们门派之中,一名长老的亲传弟子!

    南郡五大帮派之一的长老亲传弟子,这样的人物,即便是放眼整个南郡,都是需要仰望的存在。实力强劲加上后台如此的硬,所以他的嚣张气焰才会如此的旺盛!

    “现在恐怕这徐卓远一个手掌就可以将我镇压了吧!”

    宁川缓缓合上了小本子,眉头却紧紧的皱了起来。境界相差实在是太过巨大了,他的两位师尊牵扯过来,恐怕也会十分的危险。宁川一定要想出一个万全之策,以以应对徐卓远。

    胡思乱想的想着,宁川迷迷糊糊的趴在了桌子之上,睡了过去。当醒过来的时候,外面天色已经大亮,在宁川的身上,还披着了一件薄薄的衣衫。

    不用说,这件衣服就是小花给他盖上的。

    现在已经是入冬了,天气也冷了下来,宁川作为修者,对于天气没有什么概念,但是小花还是出于关心,给宁川披上了一件衣服。

    现在的笑话,就是宁川的家人,虽然她不会修炼,但是她一直都会在院落之中,静静的等待着宁川的归来。然后安详的睡去,不吵也不闹,只要能见到宁川,小花的心中,就已经心满意足了。

    洗漱完毕,宁川吃过早饭以后,便直奔天宇的住处中去了。许久没有尝到烈酒的滋味,让他的心中已经开始饥渴难耐了。同时还有这段时间生的事情,天宇作为他的拜把子大哥,宁川自然是需要向他倾诉一下的。

    在别人的眼中,宁川看似十分的坚强,犹如一柄利刃一样,神挡杀神,佛挡杀法,但是他毕竟是一名十六岁的孩子而已。当他放松下来的时候,他便会想到和天宇一起喝酒的场景,那是两个男人之间的友谊,根本就无需要说什么,所有的感情,都已投放都烈酒当中!

    “川弟,你可来了,可想死我了!”

    刚踏入天宇的院落,天宇便紧紧的抱住了宁川,一脸的兴奋。让宁川意外的是,王路竟然也在这里!

    再看天宇,他已经一改往日的邋遢形象,此时一身白袍加身,眉目星眸,器宇不凡,脸上坚毅的线条更是凸显出了一丝特有的男性魅力。

    “川哥,我就知道你会来!”

    王路也跑了过来,依旧是那一副胖子的模样,此时同样已经是武元境初期的样子。

    “王路,天宇哥,我可想死你们啦!”

    宁川此时也放开了怀抱,和他们紧紧地拥抱在一起。在流云城中,只有两人是真正和宁川出生入死的,宁川当然会紧紧的将这份情谊记在他的心底之中。

    王路因为他被人威胁重伤,但是死都不愿意透露宁川的消息,天宇更是夸张,在宁川的怂恿之下,糊里糊涂的去到了元晶矿脉,两人一次次的戏耍风徐两家,数次死里逃生。

    这一幕幕在宁川的脑海中历历在目,无论什么时候,他都不会忘记两个兄弟的。

    “川哥,你可不知道,酒鬼天宇师兄现在都是百战榜上的前五名了,他还放出狠话要挑战徐腾飞呢!”

    王路侃侃而谈,一不小心就将天宇的情况说了出来。王路不在紫阳武道院中的时候,王路天天来天宇这里蹭酒喝,对于天宇的事情,自然是最清楚不过了。

    自从从元晶矿脉回来了以后,天宇便一改了往日嗜酒如命的习惯,全身心的投入到了修炼之中。天宇的实力本来就十分强大,如今全力修炼一两个月,他已经隐隐有了突破到天元境的迹象。

    也正是因为这样,他才会一直挑战紫阳武道院中的天才,用他的话来说,就是需要一场战斗来突破。

    可是陈洛却知道,天宇绝对不是因为要突破,所以才要挑战徐腾飞的!大境界的突破,通常是依靠感悟来突破,如今宁川和徐腾飞的战斗满城皆知,天宇想要挑战徐腾飞,无非就是想要摸摸徐腾飞的底而已。

    “天宇哥,谢谢!”

    宁川仅仅抓住了两人的双手,心中哽咽,即便自己没有经常陪在他们的身边,但是他们却在身后默默为自己付出。

    “瞎感动什么呢!”

    天宇一脸嫌弃的将宁川推开,继续说道:“万一我这一次可以顺利突破呢?突破还可以狠狠的揍徐腾飞一顿,岂不是快哉!”

    天宇同样和徐家有着矛盾,那一次大能洞府之中,天宇被徐家侍卫侮辱,最后被宁川所救,并且顺利的得到了大能留下的功法。单单是大能洞府中的宝藏,徐家就不会放过天宇了。

    虽然天宇说得好听,但是宁川知道,天宇这句话的意思,是完全站在了宁川的这一边。

    放眼从前,天宇是一个放荡不羁的浪子,整天只想着喝酒,从来没有想过参与过学院中的争斗。但是自从和宁川走在一起以后,天宇将所有的精力,放在了提升实力之上。目的就是希望在一个月后的决斗中,可以突破到天元境,相助宁川。

    人生于世上有几多个知己,而天宇,就是宁川的一个知心好友。

    寒暄了一番,三人也坐了下来,天宇手一招,三罐烈酒飞到了众人的眼前,拍开封口,三人同时仰头,大大的罐了一口烈酒。

    千言万语尽在烈酒中,诉尽江湖男儿情!

    “痛快,痛快!”

    一口烈酒下肚,就得香醇弥漫了整个院子,宁川大笑了叫了起来。自从上次和万妖岭中的妖修喝过酒以后,宁川一直就没有喝过看,此时兄弟相聚,又有美酒相伴,这样的美事,岂不是人生的一大快哉!

    “有美酒,又怎能没有佳肴呢?”

    王路手一番,从他的储物戒指之中拿出各种小吃,色香味俱全。

    “好你个王路,平时来我这里蹭酒喝都不拿出来,今日宁川以来,就把老底都交掉了!”

    天宇一脸鄙视的看着王路,十分的不满。

    就这样,两人一直从早上,喝到了月上树梢,有着浑厚元力的他们,烈酒的酒精对他们根本就没有作用。只要稍稍动用元力在体内旋转几个周天,所有的酒气都会蒸出来。

    一天的畅谈,宁川沉甸甸的心情也舒展了开来。自从回到流云城之后,宁川就被徐家和落衍教的威胁稳稳的压在心头,正因为这样,才有了昨晚前去修罗堂获取情报的一幕。

    稍有活路,宁川又怎么会和那样一群冷血的杀手打交道呢?当初加入修罗堂是被逼无奈,如今再次请求修罗堂的帮助,同样是无奈。

    “一定要变得更加强大!”

    踏出天宇院落的时候,宁川在心中暗暗誓。在这片地域之上,只有至强者,实力然这,才可以获得大逍遥大自在,不受任何人的摆布!

    “是时候静下心来修炼了!”

    宁川回到房中,低声喃语。离决斗还有一个月的时间,这一个月的时间里,宁川要将风火天雷拳修炼到第二层。

    同时还有在万妖岭中,玄塔前辈给予他的玉简。自从宁川回来以后,一直被落衍教和徐卓远牵引着,根本就无暇顾及玄塔前辈所说的大机缘。

    手掌一翻,玉简便出现在宁川的手中,晶莹剔透,在玉简的外面,隐隐还流转着霞光,看上去甚是不凡。握在手中,宁川感到了一阵阵的冰凉之感,他的心神也完全的平静了下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