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盖世武神 第二百三十七章 与虎谋皮

时间:2018-04-23作者:洪荒之力

    回到院子中的宁川径直回到了他的小房子中,紧锁了房门,将血玫瑰给的小本子拿了出来。

    “落衍教!”

    小本子依旧是羊皮纸材质,修订的十分精细,掀开第一页,映入眼帘的就是几个孔武有力的大字。

    “修罗堂这么快就知道我和落衍教有了过节?”

    开始的时候,陈洛还以为修罗堂派了任务给他,没想到竟然主动将落衍教的资料送上门来。虽然心中疑惑,但是宁川此时也没有心思继续想下去,翻开小本子,继续看了下去。

    “落衍教,南郡五大教派之一,教派中尊崇武力,弟子争强斗胜,功利心极重。同时也是一个十分狠辣的教派,其余的几大门派对其虽然不满,但是奈何落衍教中高手众多,却也不敢随意开战!”

    南郡!五大门派!

    寥寥几字却勾起了宁川的向往之心,在这一刻,他终于知道了流云城之外的世界!可是同样不可忽视的还有落衍教的实力,南郡疆域宽大无比,可以称得上是五大教派之一的落衍教。

    “那是什么样一群强者啊!”

    宁川心驰神往,单单是几个喽啰就已经是武元境小圆满之境了,难以想象他们真正的弟子,实力达到什么的地步,特别是流云城的第一天才,徐卓远。

    这一次,徐卓远是绝对会返回流云城中的,但是他的实力却没有人知晓,所以无论对于风家,还是宁川,都是一个危险。

    再往下看,其中的情报对于陈洛来说无关紧要,连徐卓远都没有提及到。

    “看来,这修罗堂想要我亲自过去一趟啊!”

    缓缓合上小本子,宁川轻轻的说了一句。修罗堂绝对知道宁川现在主要的敌人就是徐卓远,但是他偏偏没有将最重要的情报带过来。

    这说明了什么?修罗堂不知道徐卓远吗?不可能!

    徐卓远小小年纪就在流云城中成名,作为一个传承已久的门派,不可能不会关注这样一个天之骄子的。

    他们这样做,无非就是想要宁川亲自登门拜访而已,聪明如他,又怎么会想不到呢?

    自从宁川去修罗堂拿到了关于流云城中二流三流家族家主的信息以后,宁川就再也没有去过修罗堂了。如果按照他的攻击来算,现在他起码是一个中级此刻了,毕竟,在那一段时间里,所有的家主都陷入了对黑夜杀手的恐惧之中。

    “吱呀……”

    推开房门,陈洛换上了一袭黑袍,罗烟步轻轻一动,跃上房檐之上,隐入了夜色当中。罗烟步现在可以说是练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不过是四五个呼吸的时间,宁川已经再次来到了紫阳武道院外。

    夜色已晚,街上的行人也减少了许多,宁川虽然在街上漫步,但是却暗自运用起了罗烟步,有意无意的在走动着,度极快,一刻钟的时间,宁川已经来到了那个破旧的酒肆面前。

    黑暗之中酒肆的大门紧闭,陈洛脱开沉重的大门,神识一扫便现了老者。老者依旧趴在柜台之上,如老僧入定一般,闭着双眼,一动不动。

    “不如……试试这老头的实力!”

    宁川的脑海中蹦出了一个想法,守门的老头一直神秘兮兮,即便是这一次宁川达到了武元境小圆满之境,依旧看不清楚他的实力,看来功力十分了得。

    “嗖嗖!”

    宁川化掌为刀,如尖刀出鞘,直取老头的头颅,攻势凶猛。虽然并未动用元力,但是依旧有着一丝丝的破空之音传来,可见宁川的力量有多么强横了。

    老头的面色不变,仿佛是一个沉睡中的老人随意的一翻身,便将陈洛的攻击躲避了过去,继续酣睡。宁川不服气,接二连三的挥出了几掌,但是无论他从哪一个角度攻击,老头都会避过他的攻击,让宁川气结不已。

    “老头,别装了,起来吧!”

    在呢么说宁川也算是天才了,但是眼前的老头却对他的攻击毫不在意,甚至连眼眉都没有跳一下。

    这对于宁浩攒,简直就是**裸的羞辱。

    “啊……”

    老头微微睁开眼睛,丝毫没有在意宁川的不满,舒服的感叹了一句,说道:“好久没有试过这么安稳的故事了。”

    而后才转过头来,对宁川说道:“这位客官,现在已经是深夜了,我们这里不卖酒了。”

    “这死老头,明明就知道是我,却还要跟我在这里装!”

    如果不是自知不敌老头,宁川早已经跳上去将老头痛打一番了。明明就是他叫自己过来的,如今却装作一副我不认识的你的样子,这样的人,实在是可恨。

    “我是寻!”

    宁川强行压下心中的怒气,用沙哑的声音说道。一个天元境强者,在宁川带上面具之后都可以轻易认出他来,如今站在他的面前,老头又怎么会现不了,只是不知道,他现在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而已。

    “噢!是寻啊!我们找个地方谈。”

    老者一扫迷茫之色,这才站起身来,将宁川带到后院之中,两人相对而坐在石桌之上,谁都没有先开口。

    “人老成精啊!”

    越是接触老头,宁川就越抓狂,老头知道宁川来的目的,可是他现在就是不说,将宁川的胃口吊了一个足。没有办法,宁川只能拿出了那本羊皮纸质的小本子,放在了石桌之上。

    “前辈,我们开门见山吧,我要怎么样,才能得到徐卓远的所有资料!”

    月光洒落下来,照在两人的的身上,老头那里还有在柜台之前那副慵懒的模样,此时早已经是精神抖擞,目光深邃,俨然就是一个强者的模样了。如果不是强者,宁川在试图攻击他的时候,他就不会如此巧妙的避开了,将武学融入到一举一动之中,这样的敌人,端是可怕。

    无论是徐腾飞,还是宁川,他们两人中,还没有人可以做到这种状态!

    “徐卓远如此强大,你确定你你要招惹他?”

    徐卓远早已经成名已久,更是成为了落衍教中的弟子,前途不可限量。在他的眼中,宁川不过是一个乡下的土包子儿子,只需要动动嘴皮子,地下就有无数的人替他出手了。

    “你知道他强打了,还不给资料我,你这不是想要害死我么?”

    不满的瞪了老头一眼,宁川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继续说道:“我们修罗堂讲究的是知己知彼,面对如此强大的一个敌人,我不好意思借助组织的力量,但是我却希望组织能够帮组我,将敌人的底细摸清楚,将他一击必杀。同时取代他流云城天才一号的称号,让我修罗堂寻的名字,在流云城中传遍。”

    老头微微的思索了一会儿以后,仿佛下定了决心,说道:“资料可以给你,但是,你必须要杀了他!”

    说话的时候,老头的眼睛已经看着宁川,让宁川在他面前无所遁形,就像一个命令一样,烙印在宁川的识海之中。

    但是宁川又岂会如他所愿,生命之息缓缓流转,悄无声息的将老头的那一缕缕烙印清楚,但是他的脸上却依旧淡定,开口说道:“当然了,我不杀他,他恐怕也会杀了我!”

    “这老头,可不简单啊!”

    陈洛不知道老头命令一样的话语烙印在他识海会生什么事情,但是有一点是无需置疑的,他不会让任何人威胁到他的生命。如今宁川这样做,无非就是援兵之计,同时也是在与虎谋皮!

    如果打不过徐卓远,宁川是一定不会死磕的,他还年轻,根本就不需要和一个逆天的天才较劲。这样做只会有一个后果,就是将他现在所有的一切葬送!

    “很好!”

    老头微微一笑,花白的长须在夜色中泛着银光,似乎很满意宁川的表现。手掌一翻,关于徐卓远的资料,便出现在了宁川的手上。

    “谢前辈!”

    宁川微微敬礼,拿着手中的本子,飞快的退出了小院子之中。

    虽然和老头交谈的时间不算长,但是宁川可以感受到,他的后背已经湿透了,那会死因为压力大所致、

    他一直以为,加入修罗堂以后,修罗堂的人对他已经没有了威胁,甚至还和老头开启了玩笑,如今看来,并不是这样子的!如果老者的命令烙印在宁川的识海之中,那么宁川就很有可能成为老头的傀儡,以击杀徐卓远为目标,不死不休!

    “难道血玫瑰也是如此?修罗堂中的每个人也是如此?”

    宁川不由得想到了另外一种可能,倒吸了一口凉气。如果有如此强大的控制之法,那么修罗堂长期屹立在世间之上如此之久,就可以说的通了。

    “以后对修罗堂还是要小心一些!”

    再次回头看了一眼破败的酒肆,宁川此时才再一次正式修罗堂的身份,他们是杀手,蛰伏于世间之上,杀人不问缘由的杀手!

    陈洛却因为修罗堂连续两次对他的帮助吗,而放低了警惕,如果没有天地之息的帮助,宁川今晚的命运会如何,谁都不敢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