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盖世武神 第二百三十五章 雪衣之情

时间:2018-04-23作者:洪荒之力

    青峰道师在说这番话的时候,透露出强大的信心,他在流云城中已经几十年来,若果任由这所谓的第一天才在自己的眼底之下将他徒儿镇压,那么他这些年来,就白活了。

    宁川心中感动,自己的两位师尊同样知道徐卓远的实力,但是他们依旧站了出来,势要保护他。

    得师如此,徒亦何求?

    “现在,你只需要将徐腾飞狠狠的踩在脚下,剩下的,就交给我们好了!”

    江笑白笑呵呵的说道,一点也不担心徐卓远会在流云城中先起风浪。徐卓远虽然很强,落衍教也很强,但是在流云城是他们的地盘,即便是龙,在这里也必须要盘着,这就是青峰道师和江笑白的资本!

    三人又在畅谈了一番,两位道师才离去,宁川也没有犹豫,直接就踏出了紫阳武道院的大门,向着风家走去。

    现在他最担心的就是程强四人在路上有没有遇到落衍教的强者,如果遇到,恐怕他们也有危险。武元境小圆满的强者对于宁川来说,算不得是什么,但是对于程强四人来说,却是实打实的强者。

    流云城中车水马龙,人流络绎不绝,一副欣欣向荣的景象,可是宁川也没有过多的留恋,脚步匆匆,走过熟悉的街道,大约半个时辰以后,风家的大门就出现在眼前了。

    “总教官好!”

    门前的两名侍卫一眼就认出了宁川的身份,齐声向他们问好,不由得让宁川一愣。

    一两个月前,风家还是和他不死不休的境地,现如今,风家的侍卫都要尊称他一声总教官了。这样的反差,让宁川也觉得缘分是一件十分奇妙的事情。

    如果在大能洞府之中,风传古没有在死亡之前悔悟,宁川是说什么都不会将他从徐家的手下救出来的。即便那时候宁川要独自面对风徐两家的围攻,宁川也不会救下一个丧心病狂的风传古。

    所幸风传古良知未泯,在最后的关头悬崖勒马,迷途知返。这两个月以来,也的确在流云城中做了不少的好事,在来的路上,宁川还能看见风家派粮食给城中的一些难民。

    推开风家的大门,映入宁川严重的,不是风家的任何人,而是一袭白衣的风雪衣,此时正坐在石椅之上,呆呆的看着门口。

    “是梦境吗?”

    风雪衣心中轻叹,自从程强四人回来以后,宁川生死不明的消息便传到了她的耳中。这两天以来,她没有吃过任何东西,甚至彻夜未眠,此时的她,看上去十分的疲惫,让她怀疑自己出现了幻觉。

    当你等的人不出现的时候,心急如焚,当他出现的时候,又会怀疑他的真实性。

    流云城第一美人风雪衣,此时就陷入了这样的情绪之中。

    “雪衣小姐,雪衣小姐……”

    宁川来到了风雪衣的眼前,不断的挥着手,轻声呼唤道。

    “宁川公子,真是是你吗?”

    风雪衣一下子就拥入了宁川的怀中,紧紧的抱着宁川,生怕宁川再一次从她的世界中消失。这种害怕失去的感觉,只出现在她的心中两次,一次是听到他父亲死讯,后来重新看到父亲的时候,而另一次,就是现在。

    宁川第一次和女性如此亲密的接触,风雪衣高耸的酥胸紧紧的贴在他的胸膛之上,即便隔着衣物,宁川依旧可以感受到风雪衣双峰的柔软,让他连心跳不断的加快,比面对一个天元境强者,还要紧张得多。

    风雪衣吐气如兰,眼中隐隐含着泪光,低声的哽咽着。宁川想要把她推开,但是下意识的告诉他,不能拒绝风雪衣的这份情谊。宁川一手环抱着风雪衣,另一只收轻轻的抚摸着风雪衣的秀,低声的安慰道:“我这不是回来了吗,放心,我不会有事的。”

    宁川说这句话的时候,手上的力量也加重了一份,紧紧的抱着风雪衣,给予他结实的胸膛和温暖的拥抱。

    风雪衣总是这样,永远都是一副淡然的样子,但是在她的心中,宁川已经成为了她生命中的一部分。

    流云城外与劫匪,为她培养灵药,是她摆脱病魇的纠缠,在练武场中指点江山,甚至看到自己和徐腾飞走在一起,还会生小孩子脾气。

    这一切的一切,都在风雪衣的脑海中萦绕不绝,宁川就像一种毒药一般,迷上了就再也救不了。每天风雪衣想到宁川,她的心中就仿佛有了依靠一般,无比的安定。

    “讨厌!”

    仿佛想到了什么,风雪衣从宁川的怀中脱离出来,脸上尽是通红之色,根本就不敢望向宁川。因为她在宁川怀中的时候,宁川的胯下,传来了一阵坚硬之感……

    “咳咳……”

    宁川第一次和女性如此亲密的接触,身体自然反应尤为激烈,此时只能干咳了几声,以掩饰自己的尴尬,继而转移话题道:“雪衣,你好几天没有休息了,赶紧吃点东西,好好休息一番,以免伤了身体。”

    “不,我要看着你,万一你跑了怎么办。”

    风雪衣抬起头颅,明亮的大眼睛看着宁川,她是真的害怕眼前这个小男人,有一天离她而去。这个男人,是除了她父亲意外,唯一一个可以给她安全感的男人,她不想失去。

    爱情就是这样,有时候根本不需要说出口,当两颗心在一起的时候,即便一个眼神,也可以知道对方在想什么。

    没有海誓山盟,没有天长地久的誓言,这一刻,宁川终于放下了所有的包袱,将风雪衣仅仅的抱在了怀中。他不想要眼前的美人默默的等待下去,每一次的外出,都让她担惊受怕,寝食难安。

    如果连一个女人都保护不了,那么宁川修道又有何用?

    风雪衣没有挣扎,闭上了双眼,脸上挂着一丝甜美的笑容,一笑倾城,静静的享受着这一份甜蜜。她的等待,也终于得到了回报,她等来了宁川的真情。

    “咳咳……”

    就在两人沉醉于二人世界的时候,一个不和谐的声音闯了进来,风雪衣大惊,连忙离开了宁川的胸怀。

    “风叔叔……”

    宁川像一个小孩子一样,不安的捏着衣角,哪里还有一丝强者的风范,俨然一幅等待教训的样子。

    “爹~”

    风雪衣更是满脸娇羞,自己被男人抱住的画面全都被她父亲看到了,让她恨不得找个地洞钻下去。不满的咕哝了一句以后,飞快的逃离了大厅。

    “哈哈……”

    风传古等待这一幕不知道等了多久,这两天她女儿心神不宁,寝食难安的样子,他这个当爹的全都看在了眼里。此时看到两人成双对,心中当然是欣慰无比了。

    “我可是等着你改口呢!”

    风传古心情大好,难得开起了宁川的玩笑。可是风传古越是这样说,宁川就越是紧张,一个可以面对天元境高手面不改色的宁川,此时手心全是汗水。

    也就是在这一刻,宁川才像一个十六岁的青年。

    “不开玩笑了,带你去看看你的兄弟们吧!”

    风传古在前面带路,宁川紧随其后。在风传古的口中,宁川得知,在和程强分明了以后,第二天傍晚,他们四人便回到了风家,将他们遇到的危险告诉了风家主。

    这两天以来,风家上上下下一直都等待着宁川的出现。其中最紧张的,当然莫过于他的女儿风雪衣了。就在众人绝望的时候,宁川完好无损的出现在她们的眼前,让已经绝望了的风传古心中大喜。

    “劳烦风叔叔挂心了。”

    宁川这一次可以说是死里逃生,如果没有万妖岭中“那位”的帮助,宁川这一次是绝对没有机会在山魈一族的围攻之下离开的。接近两千名的山魈,还有两三个天元境妖修,无论是数量上,还是境界上,都远宁川太多。

    “都是一家人了,说这些作甚,不过你到底是如何逃脱这些妖兽的攻击的,靠着你那个步法吗?”

    风传古是见识过鬼舞的,此时想到的唯一可能,就是宁川依靠鬼舞,逃离了妖兽的攻击。

    宁川将整个事情说了一次,当然,将万妖岭中的“那位”略去了,因为连宁浩攒都不知道“那位”到底是谁,就没有必要告诉风传古了。

    在谈话之中,听到宁川说到惊险处,不由得连连惊呼,虽然他早已经向程强四人了解过情况,但是此时听到宁川亲口说出来,同样震惊不已。宁川在短短的两个月不到的时间,不仅突破到武元境小圆满之境,而且还可以和天元境初期强者勉强一战。

    这样的实力,在流云城中,绝对是顶级的战力,相比于徐腾飞,恐怕也不遑多让!

    两人一边说说笑笑,不多时便来到了风家的练武场之中。练武场中的侍卫兵,明显就比宁川离开的时候要多了很多,这一个月以来,风家用他们的善心打动了无数的修者,现在除了一些平民修者一万。还有着不少的散修加入了风家。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