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盖世武神 第二百三十一章 斩魂之殇

时间:2018-04-23作者:洪荒之力

    遥遥对望,宁川嘴角轻挑,明显就是蔑视他们三人!在经过一个月的历练以后,宁川对于战斗的理解更为深刻,面对实力和自己差不多的敌人,他绝对不会浪费一丝元力。

    在两三天之前,宁川凭借着罗烟步和鬼舞的强悍,硬生生和一名天元境中期的强者纠缠了不少的时间,如今面对三名同境界修者,简直就是不费吹灰之力!

    “怎么可能!”

    三人心中大惊,所为高手一出手,就知有没有。宁川可以在三人的夹攻之下轻松躲过,还进行了反击,实力明显就比他们强上了不少!

    他们虽然不是天纵之资,但是怎么也是落衍教中的弟子,实力绝对比一些散修要强大许多。

    但是宁川彻底的颠覆了他们的认知!

    宁川衣着朴素,甚至还有不少的地方破破烂烂,明显就不是什么大家族的人物,站在人群之中都会被认为是叫花子一个。可是就是这样一个不起眼的人,让他们接二连三的吃亏。

    先是将他们从马匹之上击落,然后又扇了恨水长两个耳光,现在展现出元力的他,更是在夹击之下,折断了白魁的战戟!

    “不用吃惊,是你们太过弱了!”

    宁川站在不远处,将他们的震惊尽收眼底之下,淡淡的说道。这一次和同境界的修者战斗,让他觉得轻松无比,因为在这之前的一个月,他面对的,全是武元境大圆满以上的强者。如此一对比,三人明显就弱了不止一点半点!

    “艳阳天之拳!”

    恨水长银牙紧咬,心中怒意滔天,这还是他第一次受到如此**裸的侮辱。

    两手一转,十几个繁杂的手印在他手中结成,轻喝一声之后,一一拳排出。

    随着他手印的完成,宁川明显感觉到天地元力正在暴躁的翻滚。此时的宁川,犹如置身于一个熔炉之中,周围的温度都在不断上升,要将他融化在熔炉之内。

    艳阳天之拳浑身通红,在虚空之中凝结成型,带着长长的火焰尾巴,宛如一座大神,整个空间隆隆作响,朝着底下的宁川镇压而来。

    “比武学么?”

    宁川抬头看着天空,艳阳天之拳离他的距离也越来越近,他依旧是一幅从容不迫的样子。

    “七响八合拳!”

    宁川的口中轻喃,握掌为拳,双手的动作快的不可思议,整整七拳转眼之间就挥打了出去。

    相对于艳阳天之拳,七响八合拳并没有浩大的声势,一层层气浪在白天中仿若未见,有的只是整整八声沉闷的响声。可是威力却毫不逊色于艳阳天之拳!

    七响八合拳的凝重和艳阳天之拳的华丽形成了对比,两者一相撞,七响八合拳便撕裂了艳阳天之拳的攻击,犹如纸糊的一般,不堪一击,蕴含在内的元力也从新化作了天地间最纯粹的力量,消失不见。

    艳阳天之拳被破,作为施法者的恨水长不由得连连倒退几步,体内一阵翻腾。

    这一次的交手,依旧是宁川占上风,而且是稳压恨水长!

    “快上啊!”

    恨水长再次吃亏,不由得向他的同伴怒喝。这一次交手,恨水长已经充分的认识到宁川的强大,可是他们现在已经是骑虎难下了,眼前的宁川即便再强,也要将他镇压。

    因为他们心中那一股属于落衍教的尊严,不容他们低下高傲的头颅!

    “冰冻三尺!”

    “万剑齐飞!”

    两人收起手中的武器,手上没有丝毫停留,在冰冻三尺施展开来以后,屠飞的万剑齐飞同样凝聚完成。

    顷刻之间,宁川便身在了一片冰天雪地之中,夹带着无数冰锥和利剑,将宁川封锁在其中,不断对宁川进行攻击。宁川一边变换着身形,一边拳头掌印挥舞,阻挡着两种攻击。

    罗烟步虽然强大,但是面对如此密集的攻击,也终究逃避不过,几息的时间以后,宁川身上便出现了丝丝血痕。虽然没有致命伤,但是总算是伤到了宁川,并且成功的限制了宁川的进攻范围!

    “水长!抓紧时间攻击!”

    屠飞和白魁大声的和到,维持着源源不断的万剑和寒冰,他们的消耗同样十分巨大,两人身上的元力犹如流水一般,不断的消逝,而他们的脸上,已经布满了一层汗珠。如果等到他们的元力耗尽,恐怕他们三人都要死在宁川的攻击之下。

    “斩!魂!之!殇!”

    恨水长没有说话,他不断的积蓄这原理,手掌有节奏的翻飞着,准备着全力一击!他十分明白眼前的形势,如果宁川从冰封三尺中脱离出来,那么想要再次限制他就做不到了,所以他立刻就当机立断,将他最强的攻击施展了出来。

    斩魂之殇,顾名思义,连魂都可以斩掉,直接就消散在天地之中,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和森罗印同属一个类别的武学,不出则以,出之必死,十分的强横霸道!

    恨水长的身上气势陡升,随着元力的不断凝聚,斩魂之殇也逐渐的显露出身形。

    在恨水长的背后,一柄长相奇特的,似镰非镰,像刀非刀的武器在虚空漂浮着,远远就可以让人感受到一阵颤簌之感,勾魂夺魄。和灰色元力不同的是,灰色元力虽然死气沉沉,但是绝对没有斩魂之殇所释放的那种嗜血的气息。

    凭借着天地之息,宁川甚至可以稍微的感受到斩魂之殇中带着一丝暴虐的气息。宁川明白,那不是恨水长的气息,因为恨水长对他只有恨意。但是这斩魂之殇不一样,那种感觉简直就要撕碎这个世间,天地之间,为他独尊。

    就连屠飞和白魁二人,听到斩魂之上都不由得心中一惊!他们作为恨水长的同伴,当然知道斩魂之上有多么强大。斩魂之殇乃是玄级上品的武学,魂殇一出,必有人亡,据他们所知,还没有人可以再斩魂之殇的攻击下存活的。

    如今,恨水长竟然面对宁川释放了出来,在他们的心中,宁川已经死了。

    “喝!”

    斩魂之殇凝聚了大概三四个呼吸的时间,恨水长大喝一声,两手虚空一劈,身后的斩魂之殇犹如闪电一般,呼啸而来。而就在同一时间,屠飞和白魁都将自己的武学收了回去,以最快的度退回了恨水长的身边。

    “这一次,这小子死定了!”

    屠飞一脸冷笑的看着被斩魂之殇追击的宁川,自信的说道。

    “魂殇一出,必有人亡,这句话,可不是说笑的!”

    白魁也在赞叹着,着斩魂之殇乃是玄级上品武学,自从恨水长得到了之后,他的实力,便变得强大了起来,甚至可以和一般武元境大圆满境界比肩。

    斩魂之殇一出,即便是武元境大圆满强者,也不得不小心谨慎。

    “哼!”

    恨水长享受着两人的赞美,脸上不屑,心中却是畅快无比,大仇得报的感觉,对他来说实在是太过美妙了。

    “啊!”

    宁川的整个身体淹没在斩魂之殇的包围之中,斩魂之殇一接触到他的身体,他便痛呼了起来。不是**的疼痛,而是来自灵魂的尖叫,他的识海之中犹如被千万支箭矢射中了一般,头痛欲裂。

    萦绕在识海的天地之息,三尺银绫飞旋转,不断的修复着宁川识海受到的伤害。识海和丹田,乃是修者最为重要的两个部分。

    丹田破碎还可以存活下去,只不过修为尽废,终生不能再次修道。但是识海崩塌,却会直接死亡,根本就没有办法救治。

    直接攻击识海,这样的武学极为少见,想不到今天宁川在大路之上随随便便就碰到了!

    无尽的疼痛折磨着宁川,宁川不断的哀嚎,惨叫声响彻天地。即便是清风雪将他打成重伤的时候,宁川都没有出过这么惨烈的叫喊声。

    宁川的声音逐渐的弱了下去,而意识也变的越来越模糊。也是因为宁川拥有着天地之息的保护,才能在斩魂之殇的刀下撑起上十息的时间,换做是别人,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办法。

    当天地之息再也无能为力的时候,宁川的眼皮之上犹如有千斤重石压在上面一样,随时都要闭上,这就是识海接近崩溃的迹象!

    而事实上也正是如此,在宁川的识海之中,已经出现了密密麻麻的裂痕,现在只不过是差一次攻击,宁川的识海便会像鸡蛋破碎一样,化作一片虚空。

    “嗡!”

    就在宁川绝望的时候,存在于宁川丹田中,那一片灰色元力竟然出了一声颤动之音。灰色元力不多,但是此时宁川却可以感受到他们的兴奋。

    “难道是因为感受到了斩魂之殇!?”

    宁川惊疑不定的想到,在犹豫了一个呼吸的时间之后,宁川强忍着识海中的疼痛之感,将那一丝丝灰色元力,从丹田之中调动了起来。

    如果不抓紧这最后一点的机会,宁川只有死路一条。宁川不是等死的人,与其这样,还不如奋力一搏,是生是死,各安天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