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盖世武神 第二百二十九章 和解

时间:2018-04-23作者:洪荒之力

    清风雪算不上是好人,甚至是穷凶极恶之徒,但是他却有着流沙和离天这样的同伴,默默的为他赎罪,甚至不惜为了他的姓名,下跪于一名武元境的人类。

    此情此请,仇恨在清风雪的心中如潮水一般退去,阳光重新照亮了他的心田,那里春暖花开,艳阳高照。

    无声哽咽,清风雪以前所犯下的罪行,只能用以后的行动来弥补。

    “能够宽恕敌人,既往不究,道心诚然可贵啊!”

    虚空之中的声音幽幽的说了一句以后,便再无声息,空气中那种若有若无的压迫感都消失不见了。宁川知道,他是离开了,彻底的离开了。

    来到清风雪的面前,宁川从储物戒指中拿出了小瓶子,拧开瓶盖,将一滴绿色汁液滴入了清风雪的口中,绿色汁液便顺着他的喉咙,流入他的腹中,缓缓的修复着清风雪的身体。

    可是清风雪损失的生机实在是太过恐怖了,一滴对于他来说,不过修复了他的五分之一而已。要知道,不久前,一滴绿色汁液就救了宁川一条性命,如今却对清风雪的作用微乎其微,可想而知,他耗损的有多严重了。

    宁川虽然心痛,但是已经答应了救治,也不好推迟,一滴接着一滴绿色汁液,滴入了清风雪的口中。每一滴下去,宁川的心都在淌血,对于他而言,着每一滴绿色汁液,代表的都是一条性命。

    也就是清风雪运气好,遇上了宁川,拥有一瓶不知道是什么来历的绿色汁液,才能将他的性命救活,换了其他人,清风雪必死无疑。

    五滴绿色汁液全部被清风雪吸收,他的脸色明显就好了许多,身上的毛也在逐渐的恢复光泽,生机比之前的还要强盛。

    “宁川,谢谢你!以后有什么需要用到的地方,只要你开口,我清风雪必定上刀山下火海,在所不辞!”

    清风雪的中气十足,心中一片清朗,出一道神念对宁川说道。

    “整件事情,说到底,还是我的错。让山魈一族损失巨大,宁川在此向诸位赔罪。”

    宁川就是这样一个人,人敬他一尺,他便敬人一丈,面对敌人,他就是一尊杀神!

    “唉,都怪我。几百年的时间,全都活在了牛身上,鼓励族人杀戮,导致他们性格残暴,这一次回去,一定要好好的休整一番!”

    想到往事,清风雪惭愧不已,脸上尽是后悔之色。

    “你这是什么意思,什么叫做活到了牛身上?”

    玄塔对于牛这个词语十分的不满,立刻就出声问道,一副又要干起来的样子。

    “哈哈哈……”

    两人相视良久,会心一笑,六百年的恩仇,在这一夜烟消云散。以前他们就是好朋友,只不过随着切磋的次数增加,清风雪逐渐陷入了对胜利的追逐当中,迷失了本心,

    如今经过“那位”的点化,清风雪的心结已经解开,两名年数已高的妖修紧紧的拥抱在了一起,一笑泯恩仇。

    “宁川小友,不如去我山魈一族中做客如何?我一定盛情款待!”

    清风雪想要弥补一下自己的过错,当下便出了邀请。在天地之息的感悟之下,宁川感受到了清风雪的真诚,但是他却没有办法答应清风雪,说道:“谢前辈一番好意,只是晚辈还有要事在身,需要立刻动身返回流云城。等到下次来的时候,一定登门拜访,只怕到时候,前辈不欢迎。”

    宁川哈哈一笑,大战后完全放松了下来,小小的开了一个玩笑。

    “山魈一族永远欢迎你!”

    又再畅谈了一番,宁川便告辞离去了。在分别的时候,玄塔将一部清心咒传给了山魈的四位长老,以帮助他们除去心中戾气。

    现在已经是下半夜了,恐怕程强四人,离流云城已经不远了,想要追上他们的脚步,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了。宁川在黑夜中缓慢前行,不断的吸纳着天地中的元力,补充体内元力,同时修复身体上的暗伤。

    “那个妖修的实力到底强大到了什么地步?”

    在行进的路上,宁川一直在思考着这个问题。那个声音肯定是万妖岭中主宰山顶洞穴中的强者,不但口吐人言,而且他的攻击实在是太过恐怖了。千里传音,隔空攻击,而且还知道宁川口袋中拥有绿色汁液。

    许许多多的问题缠绕在宁川的脑海之中,宁川想不明白,就干脆不想了,继续赶路。

    没有了山魈一族的阻击,前进的道路明显就要顺利许多,一路上也没有什么强大的妖兽出现,偶尔有几个调出来,只要宁川将小圆满之境的气息释放出来,他们便会远远避开,不敢上前。

    又在行走了几个小时,天色已经微微亮,天上的圆月落下去,太阳重新升了起来,新的一天到来。这一晚,宁川死里逃生,和山魈一组化敌为友。

    周围的绿树已经明显的多了起来,宁川在周围捕捉了几只野兔,原地生火,烹饪了起来。反正回到流云城也只是时间问题,经历了一场生死大战,倒不如放松一下自己的心态。

    “若果这时候有一口美酒就好了!”

    吃着烤肉的宁川想到了天宇的美酒,他已经接近两个月没有找天宇喝酒了,这一次回去,一定要找他好好的喝上一场才行。

    迷迷糊糊之间,宁川便在胡思乱想中渐渐的昏睡了过去。无论是普通人还是修者,在全身放松的情况下,都极容易陷入睡眠。

    “爷爷你看,这里有个人,他是不是死了啊?”

    一个稚嫩的声音响起,宁川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看到一大一小的身形向着他走了过来。

    “呵呵,傻孩子,他不是死了,他是睡着了而已!”

    老人的声音略显沙哑,满头白,手中牵着他的孙子——一个天真可爱的小男孩。

    “年轻人,年轻人……”

    老者轻轻的摇晃这宁川,将宁川从睡梦中叫起来,说道:“年轻人为何在这荒山野岭中沉睡?这一带妖兽出没,不要丢了性命才好啊!”

    宁川睁开眼睛,一个满头花白,留着长须的老者,正在一脸慈善的看着他。

    “老丈人,谢谢你的提醒。我连续赶了几天的路,吃饱以后实在是太过劳累了,一不小心就……”

    宁川不好意思的说道,这一次睡得实在是太过舒服了,连有人接近都没有现。作为一名修者,无时无刻都要保持着一定的警惕性。

    如果来的不是一老一少两个普通人,而是两名歹徒或者是妖兽,恐怕陈洛已经死去了。这样的事情,想想就让人觉得后怕。

    “哥哥,哥哥,你要去哪里啊?”

    小男孩一点都不怕生,闪亮的眼睛扑闪扑闪的问道。

    “哥哥要去流云城啊,你呢?”

    宁川看着小男孩,笑着说道。他的眼睛中闪现着世间中最宝贵的品质,善良和纯洁。

    “我听爷爷说,流云城中有好多好玩的,是不是真的啊……”

    小男孩滔滔不绝的列举着各种各样的新奇玩意,有一些甚至连宁川都没有听过。当然这些都是小男孩从他的爷爷口中听说的,这一次,是他第一次前往流云城,自然也就对新奇充满了渴望。

    “呵呵……小哥既然要前往流云城,不如和老朽结伴而行如何?”

    老者看着小男孩的眼中尽是宠溺之色,开口邀请道。

    宁川稍微思索了一会儿,便答应了下来。现在离决斗的日子还有一个月左右的时间,并不急于一时,正可以趁此机会,体会一下普通人的生活。

    大战在即,宁川刚经历了一场大战,回归于平淡的生活之中,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在修炼之上,宁川十分的努力,但是他同样会适当的放松自己,例如他会去找天宇喝酒,贪心,有时候也会找王路去畅玩。修行路上太过寂寞,如果不为自己找点乐子,岂不是太过无聊。

    于是,宁川便站了起来,和老者爷孙两人,一同向着流云城的方向走去。

    在交谈之中,陈洛得知了这位老者叫做长云,而他的孙子,单名一个天字。他们来自于流云城几百里的一个小镇,此时来流云城,是为了采购一些生活的必需品,同时也让自己的小孙子来流云城中,感受一番流云城的繁华。

    因为老者年近花甲,行走的并不快,宁川也没有催赶,在默默的陪同着,还不时将走累的长天扛在肩头之上,让他体会一次骑马的乐趣,逗得长天哈哈大笑。

    一连行走了一天,直到日落的时候才停下来,这一路上倒也没有生什么意外。宁川就像一个普通人一样,除了力气大一点以外,也没有表现出任何的不同,在长云的眼中,宁川和他一样,都是来自偏远山区,进城采购的孩子。

    在晚上的时候,在周围砍了几棵枯树,搭起了简单的木床,在黑夜之中生起火来,吃着野兽的烤肉,静静的享受着这一瞬间的静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