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盖世武神 第一百二十三章 修罗堂血玫瑰

时间:2018-04-23作者:洪荒之力

    “血玫瑰,你一个身经百战的刺客,去刺杀目标,未能成功不说,还身受重伤,这...你如何解释?”

    在流云城的一处偏僻密室之中,一名老人坐在大厅之下,看着眼前一名身材丰满,姿容卓绝的女子,淡淡的问道。

    名为血玫瑰的女子闻言,立刻跪了下来,不敢有丝毫的不满:“请堂主责怪,在下大意,下一次,一定不会失手。”

    “下一次,再失败呢?”

    抿了一口茶,老者脸上的皱纹都拧在了一起,他的脸色并不好看,血玫瑰在修罗堂成名多年,这次去刺杀一个同是武元境中期的小毛头,不仅丢了武器,还被重伤,这对于刺客来说,实在是一种侮辱。

    血玫瑰眼神凶狠,一字一顿的说道:“血玫瑰愿以性命担保!”

    修罗堂的规矩就是杀手失败了一次以后,就要换人刺杀,可是这一次血玫瑰却主动请缨,恳请堂主多给她一次机会,目的就是为了手刃宁川,而代价,失败了就是她的性命。

    “唔...不要再次令我失望才好啊!”

    老者不再多言,默许了血玫瑰的请求,转身离开大厅,重新回到地面上的酒肆,化作一个目光呆滞混浊的看门老者。

    “宁川,这次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血玫瑰身上的戾气尽露,如果宁川在现场,肯定可以看到,血玫瑰身体已经被一层淡淡的血红包围了,那是因为杀人过多,散出来的杀气,和浮屠镇妖界中的魔散出来的杀气,一模一样!

    一连几天过去,黑衣人都没有再次出现,宁川的日子也过得平淡无奇,早上练功,下午炼丹,晚上就开始体会天地之息。让他遗憾的是,他可以越来越清楚的体会到天地之间的风吹草动,可是对于天地之息,却是没有任何感应!

    “难道我修炼不了鬼舞吗?”

    见识了黑衣人那种隐身的武学之后,宁川心中对于学习鬼舞便变得更加的狂热。如果那天晚上,不是因为自己有着罗烟步,反应极快,那么黑衣人的那一刀,绝对会穿过他的喉咙,带走他的性命。

    “罗烟步配合鬼舞,如果修炼到极致,想必我想要暗杀一个人,也是非常容易吧?”

    宁川在心中暗想,拿出玉简一看,心中又是万般无奈。如果不是人妖告诫他,浮屠镇妖界的戾气极重,会影响到他的道心,在他达到天元境之前,每个月只可以进入一次。宁川已经迫不及待的想去到浮屠镇妖界中,将玉简甩到他的脸上,亲口问一下,这鬼舞到底是如何修炼的。

    “天地之息..天,何为之天,地,何为之地?”

    宁川在脑海中苦苦的思考着这个问题,天地不可分,才共同成就了人,天地无时无刻在变换,又如何能抓住天地之息呢?

    宁川的思维不断在扩散,想要抓住很重要的点,却总是想不起来到底是哪一个地方不对。

    “吱呀!”

    门被推开,天已经大亮,又是无功而返的一个晚上。

    推门进来的人是王路,几天之前自己拜托他寻找长针的消息,如今他前来自己的住处,想必是有消息了。

    轻呼出一口气,宁川便从床上站起来,经过简单的洗漱以后,便坐了下来。

    “王路,有消息了吗?”

    王路闻言,眼神中尽是忧色,看着宁川,说道:“川哥,这次恐怕麻烦打了!”

    看着王路紧张的神色,宁川也看出来事情的严重性,等待着王路继续说下去。

    王路明意,缓缓的说了下去:“这几只长针,是出自一个叫做血玫瑰之人的手,她是一个杀手,以前在流云城,也出现过这些针。每一个死在她针下的人,都会留下一个带有血字的长针!”

    “哦?那她,有没有着什么家族,或者是势力支撑?”

    宁川想到黑衣人口中说的受人之托,不禁出声问道,如果王路可以查出他背后的势力,一切就容易多了。

    “的确,他们的组织,叫做修罗堂,是一个杀手组织,只要雇主出得起佣金,那雇主的目标,就是不死不休。川哥,看来,他们是盯上你了!”

    不了解不知道,王路这几天里现了这个叫做修罗堂的组织,实在是令他大为震撼。杀人不问善恶,不理实力,只要你出得起代价,修罗堂便会帮你解决一切仇人。这个组织,不仅在流云城,在整个苍云帝国,都极为闻名!

    宁川眉头紧皱,如果是这样,事情的确十分的棘手,手托着下巴,不断的沉思着。

    “到底是谁,居然要和我不死不休呢?”

    现在,修罗堂的雇主就只能是风家和孙夫的嫌疑最大了。宁川和徐家的矛盾,只是他和徐腾飞之间的矛盾,并未上升到家族的地步。至于董辰风,就更加不可能了,一个二品丹药师,怎么可能请得起修罗堂这样的隐世势力?

    可是风家,先是派人截杀抓捕他,再是指示孙夫截杀他,双方都已经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

    宁川不知道的是,这一次雇佣修罗堂,正是董辰风在背后联合风家,要将他镇压。这个宁川从来没有正视过的敌人,在阴暗处将风家和宁川的矛盾看在眼内,然后选择了最合适的时机,和风家合作。

    “风家!你们当真如此狠心吗?”

    宁川在心中默默的念道,怎么说,宁川也算是救过了风雪衣一命,风传古的处事方式,实在是太过阴冷!

    “如果,要加入这个组织,需要什么要求呢?”

    宁川心中想到了一个办法,以暴制暴,还可以有着不少的财富来源,眼睛顿时为之一亮。

    “川哥,你可别开玩笑!”

    王路大惊,怎么都没有想到,宁川竟然冒出这么疯狂的想法,赶忙出声阻止。

    宁川微微一摆手说道,示意王路不要担心:“我也就是对这个组织好奇,想要了解多一些而已,我不会加入他们的!”

    王路拍了拍跌宕起伏的胸膛,才继续说道:“这个修罗堂加入倒是没有什么限制,武元境的实力便可以加入。完成任务以后,抽取雇主的百分之十的佣金,剩下全是杀手的!”

    “这个修罗堂真是黑心啊,抽取百分之十的佣金,又不用他们出手。”

    宁川在心中暗叹,这样的势力,让他觉得心中更加压抑,苍云帝国都屈一指的实力,自己如何能抵挡的过!

    令宁川心中稍微心安的是,他们派出的杀手,一般不会比目标实力高出两个小境界。可是天天被一群杀手盯着,宁川心中肯定也不好受,若是意志力不坚定的,恐怕都会识海崩溃,直接变成废人一个了。

    “既然你们想杀我,就让你们杀好了!”

    心中打定主意,宁川决定要加入修罗堂,一边接任务猎杀那些多行不义之徒,一边提升实战经验。

    自出道以来,宁川面对的生死之战不可谓不少,每次都有人想要将他置于死地,可是硬生生的凭借着实力,智慧,慢慢的度过。

    如今,却因为风雪衣的一段联姻,硬生生的卷入了一场灾祸之中。他与风雪衣之间,不过是普通朋友而已,却因为风传古的小人之心,陷入到一场无妄之灾!

    “风传古...等着我的实力变得强大吧!”

    宁川在心中暗自下定决心,一定要快提升实力,让流云城的风徐两家对自己感到忌惮,或许他们才会收回对自己的追杀令吧!

    宁川想象不到,如果有一天,他亲手杀了风传古,风雪衣会是一种什么样的表情。或者,以往的恩情都会随风消散,风雪衣和他,形同陌路,还会不死不休。

    向王路继续了解了修罗堂的消息,将修罗堂调查的七七八八,宁川的心中已经有了一个大致的方向。

    血玫瑰上次刺杀他,遭受到了重创,这几天肯定不会再出现,可是等到她下一次来的时候,恐怕不会像上次一样那么大意。

    一个杀手最致命的地方就在于他会在暗中跳出来,趁你毫无防备的时候,一击必杀。血玫瑰正是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才会在宁川的手下遭受重创。

    和宁川说明情况以后,王路便转身告辞,离开的时候,还不忘叮嘱宁川,如果修罗堂的杀手再次来刺杀,一定要转身逃跑,不要想着和他们对抗。

    因为每次杀死修罗堂的一个杀手,他们就会对目标重视一分,派出更强大的杀手来袭杀目标。

    “唉...人心隔肚皮啊!”

    信息量太大,宁川的脑袋都变的有些痛。如果风传古光明正大的上门来好生劝说,宁川还会觉得风传古不仅仅是一个爱护女儿的好父亲,还是一个顾及家族的好男人。

    如今看来,并非如此。风传古不但是一个假君子,真小人,而且他根本就不爱风雪衣。因为连宁川都能感受得到,风雪衣和徐腾飞在一起的时候,风雪衣的内心,根本就不开心,风传古又怎么会不知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