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盖世武神 第一百二十一章 暗杀

时间:2018-04-23作者:洪荒之力

    鬼舞修炼的关键,是感悟到天地之息,将天地的一呼一吸都牢牢的谨记于心,然后模拟自身的气息,使自己达到隐匿的目的。

    宁川此时心无他物,将全身的元力收回,回归到最原始的状态,精神力外放,感悟着天地间一切的变化。他感受到了花的绽放,蕴含着生的气息,他感受到了落叶的凋零,是万物的归宿。他甚至能感受到整个世界都在欢叫,除了树上的飞雀,还有水潭中的小鱼,他们有的悲伤,有的快乐,无数多的信息一下涌进了他的识海之中。

    可是,鬼舞上所记载的天地之息,他却是没有现。无论他怎样寻找,都找不到一丝天地间特有的气息。

    “这鬼舞,入门也太过艰难了吧!”

    宁川眉头轻皱,他在这里盘坐,感悟天地已经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可是却没有现鬼舞所说的天地之气。单单是感悟天地之息这一条,很多然便望而却步。

    天地,乃是武者一生的追求!武者一生修炼的目的,就是为了逆天而生,脱生死,跳跃六道之外,实现永恒。

    如果天地之息那么容易感悟到,那么修道途中,就不会有那么多人一生留在一个境界之中,最后郁郁而终!

    “看来,这鬼舞武学修炼并没有那么简单啊!”

    宁川将身心收回,长时间感受不到天地之息,他已经失去了最初的耐心,他可以清晰的感受到,天地间的动物,植物,对他的情绪也有了不满之意,在体会下去,已经毫无用处。

    “呼...”

    沉沉呼出一口浊气,宁川从冥想的状态中脱离出来。冥想的过程中,身体犹如陷入沉睡,识海沟通天地,洗涤灵魂,所以冥想过后,人会变的异常的精神,犹如朝阳,充满着阳气。

    “看来这鬼舞,不是一朝一夕之间,就可以学会的!”

    宁川喃喃自语,这么奇怪的武学他还是第一次遇见。想当初自己学习七响八合拳,混元奔雷掌,大寂灭决的时候,都没有现在这么艰难,连最基本的入门都做不到。

    如果不是这段时间以来,他的实力突飞猛进,越了无数的紫阳武道院学员,宁川也会认为自己是一个修炼白痴,竟然连一步武学的入门要求都达不到。

    推开门,门外已经是漆黑一片,圆月高挂,星光点点,一阵微风吹过,让人的心情都放松了很多。

    “母亲,你到底在哪里啊!”

    宁川在心中默默念叨,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刻看到天上的明月,宁川不禁想起了自己的母亲。

    那个在自己的记忆中,如柔水一般的母亲,轻抚着他的脑袋。他仍然记得第一次拿到七响八合拳,母亲在武学书籍上留下的娟秀字体,那是一个母亲,对于自己儿子的关怀,而宁川,如今对于母亲怀念,也仅仅是靠着一本武学书籍的只字片语来体会母亲对他的关怀。

    “母亲,无论你在哪里,我都会找到你的!”

    宁川拳头紧握,心中无比坚定,此刻竟然有一种想喝酒的冲动。他现在在流云城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他们的母子团聚,都是为了宁家的昌盛繁荣。

    “嗖嗖”

    突然,两道尖利的破空之音在黑暗中爆射而来,直取宁川的喉咙。宁川的反应极快,在听到破空之音的刹那,罗烟步已经施展了出来。他犹如一只灵兔,不断在院子中转换着未知。

    “叮叮”

    落在墙上,宁川才现了袭击他的物件,那是两枚细小的银针,三四寸长现在已经深深的插入了墙壁之中。

    “谁!谁来?”

    宁川心中大惊,环视了一周都没有现银针是从何处出来的,如果不是银针就这样的躺在墙壁之中,宁川一定会认为这是自己错觉。

    安静,四周诡异的安静了下来,虫鸣的叫声没有了,天上的圆月,也被乌云遮罩住,仿佛死神来临,世界一切光明尽散。

    “藏头藏尾,算什么英雄?与我宁川有仇,却不敢出来一战么?

    宁川的心中不敢放下警惕,如果不是自己刚好将将精神力恢复到巅峰,那两枚银针就会在他脖子上留下两个血孔了。

    “哈哈哈...”

    回答宁川的,是一连串女人的尖叫,她的叫声十分的刺耳,在夜色中响起,令人不寒而栗。

    见识过人妖的宁川当然不会害怕这种把戏,相对于人妖来说,眼前之人的藏匿之术,远远比不上人妖。

    人妖的藏匿之道,正是鬼舞,只是他已经修炼到了极高的层次,基本上已经可以融于天地之间,不断改变着身形。也正是这样,宁川出入浮屠镇妖界中,才会被人妖吓一大跳。

    “那里!”

    宁川精光一闪,迅提起体内的元力,一道混元奔雷指从五指之中出,击打在树梢之上,竟然撞击出阵阵火花,出金属碰撞的声音。

    “还不出来么?”

    说完,宁川手中的混元奔雷掌就要蓄势待,方才那一击,已经打中了那个人,如今,她已经暴露。

    “小弟弟实力不错嘛!“

    一个身形容树梢中走出来,犹如从虚空中而来,她身穿一袭夜行衣,鼻子,嘴巴,头部,都被夜行衣紧紧的包围着,只露出一双眼睛,秋水含情,半倚在树杈之间,定定的看着宁川。

    “少废话,你是谁,来这里干什么!”

    宁川没有给好面色她看,一个女人竟然避过紫阳武道院的守卫,直接来到他的住处中,趁他毫无防备的时候出手,想要将他击杀,一看便知道,此人与宁川,是敌非友!

    “呵呵...小弟弟,不要那么紧张嘛,姐姐当然是来杀你的了,你逃不掉的。”

    黑衣人不为所动,在树梢之上闲散的坐着,仿佛,宁川已经是她的囊中之物。

    “我与你无冤无仇,你为何杀我?”

    宁川眉头紧皱,在这流云城之中,与自己结仇的女子寥寥可数,无非就是罗燕门,他们的门主都死在了自己的手下,罗燕门覆灭了很久,莫非是罗燕门余孽?

    “呵呵,死在我银针之下,与我无冤无仇的人太多了,你只是其中一个而已。”

    黑衣人的无所谓的耸耸肩,就像诉说一件最平常的事情,看向宁川的眼神,却变得凌厉起来!

    “想杀我,还要看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既然对方是来杀自己的,宁川也不想和她废话,将她擒下,就可以知道她为什么要杀自己了。

    罗烟步加身,宁川的身形在夜色中犹如鬼魅,脚下传来强大的力量,让他一跃之下,就到了树梢之上,一拳轰出,直取黑衣人的门面。

    黑衣人脸上娇笑,可是动作却毫不含糊,她的身形倏忽的消失,让宁川一拳落空,转眼间,黑衣人就出现在了另一个方向。她的手中握着十枚银针,手指修长,只见轻轻的抖动,十枚银针已经激射而出,分别向着宁川的头,肩,胸,腿处射去。

    “哼,雕虫小技!”

    宁川语气轻佻,可是心中却没有松懈,元力蕴藏于掌中,瞬间就拍出了十掌。大掌蕴含着元力,与银针撞击在一起,强行改变了银针的飞行轨迹,四散开来,插在树木上,花草上。

    “嗤嗤...”

    一股烧焦的味道传了出来,被银针击中的花草树木都以肉眼可见的束缚枯萎,产生一股青烟,空气传来刺鼻的气味!

    “剧毒!”

    宁川心中大惊,暗叹自己没有硬抗这些银针,如若不然,他的身体恐怕已经被腐蚀掉了。

    “你到底是谁!”

    宁川对黑衣人的身份更加好奇,自己从来没有与这样的人结仇,她又为何要对自己下黑手?

    “小弟弟,想不到你居然可以抵挡我的十枚银针,不错哦。”

    黑衣人并没有回答宁川的话,她反手一抓,银针倒飞而回,重新出现在她的手中。

    “接下来,我就要开始动真格了!”

    黑衣人说完,身上的气势已经散出来,武元境中期,和宁川同一个境界!

    依旧是银针,只是这些银针在灌输了元力之后,化作一条条的毒舌,不断的向着宁川缠绕而去。毒蛇的身上五彩斑斓,一看便知道含有剧毒,而且身形娇小,行动极为敏捷!

    不言不语,宁川的手印翻飞,他的手掌中的闪电越来越密集,混元奔雷掌磅礴而出,迎着铺面而来的毒舌,电击而去。

    可是,毒蛇的度实在是太快了,此刻它们就是箭矢,黑衣人,就是一把弓!雷电还没有到达,毒蛇已经离开了混元奔雷掌的攻击范围,吐着蛇信,露出长长的獠牙,张口就往宁川的咽喉处咬去。

    “不好!”

    宁川心中大骇,没有想到这毒蛇竟然如此霸道,度比上他的罗烟步,也不遑多让。

    身在树梢之上,避无可避,宁川只有硬着头皮接下来!

    将混元奔雷掌散去,变掌为拳,七响八合拳在半空之中出清脆的响声,拍打着毒蛇之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