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盖世武神 第一百一十二章 拜访

时间:2018-04-23作者:洪荒之力

    宁川成就三品丹药师的消息早已经传遍了整个流云城,司空强自然也是知道了。』可是在他心中,却抱着怀疑的态度,毕竟这样的事情,就算是整个苍云帝国,也是从来没有听说过的事情。

    “我说了,不过是运气而已。”宁川并没有隐瞒,对于他来说,展现出越强大的实力,才会让风家和董辰风有所顾忌。

    董辰风一个二品丹药师,对他来说不足为惧。,可是他在这流云城内,盘踞已久,积累下来的人脉,并不是宁川可以比拟的,还是谨慎一点为好。

    司空强也从震惊中恢复了过来,若有所指的说道:“有时候,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

    宁川拿出一份清单,递给司空强说道:“实不相瞒,前几天在下前来天机阁的时候,在路上遭到了截杀,险些丧命,这次来,就是为了炼制一些保命的丹药而来。”

    “哦?还有这等事情?”司空强眉头一挑,大惊,在流云城中,三品丹药师除了江笑白,就只有宁川了。每一个丹药师对于家族来说都十分的珍贵,很少会生袭杀丹药师的事情。

    宁川苦笑一声,不愿多讲,向司空强透露自己被袭杀,已经是他的底线了。

    司空强也不在意,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的秘密,他和宁川,也不过是单纯的主顾关系,没有亲密而言。

    看了一眼手中的清单,司空强又是大惊,宁川所需要的灵药,都是三品丹药中级的丹药。

    一种名为紫琉璃丹,可以瞬间回复体内的元力。因为丹成以后,晶莹剔透,成琉璃之态而得名。高手过招,往往都是一瞬间的事情,所以紫琉璃丹才会显得格外珍贵。

    而另一种,则是比金龙丹稍微逊色一筹的青龙丹,可以强行将修为提升一个小境界,药效大约持续一刻钟,一刻钟之后,人就会变的虚弱不堪。因为副作用太过大,所以也只能勉强算是三品中级丹药。

    “不知道公子,这次,想要几份呢?”司空强说完,眼中看向宁川,他刚来天机楼的时候,还是一个毛头小子,如今,却更加让人琢磨不透。

    “每样先来三份吧!”

    这些丹药的成本极为珍贵,上次来采购琳琅续命丹和金玉回气丹,就已经花了他不少的元晶,他的心中可都还是非常肉紧这些元晶的。

    “八十元晶!”

    很快司空强便将所有令放在了宁川面前,依然是多一份,以老顾客的名义送给宁川,宁川也不客气,手里下来,从储物戒指中拿出八十元晶,便走了出去。、

    “这个小子,不简单啊!”

    宁川走出去很远,司空强坐在木椅之上,喃喃说道。他们流云城内,就是为了寻找他的父亲的消息,现在他心中已经非常确定,宁川的身上,修炼着他们时空家族的功法。

    只是...他还不能向宁川说明,他在等一个契机。

    董家,董辰风正在大院内来回踱步,宁川现在成为了三品丹药师,对他来说可不是什么好事。

    本来他是这流云城之中,除了江笑白之外,最为出色的二品丹药师。可是万万没想到宁川这厮,先杀他徒儿,在杀他儿子,现在就是炼丹境界,都比他高了一个档次,让他如何不坐立难安。

    整个流云城中的人都知道,宁川和董辰风有着不可调节的矛盾,自从宁川成就了三品丹药师以后,找他炼丹的人更是少了许多。以前董家的大门外,门庭若市,许多人都跑来哀求自己炼药,到现在冷冷清清,落差之大,让董辰风接受不了。

    略一沉思,董辰风走出了董家,向风家走去,如今之计,只能依靠风家,将宁川扼杀在摇篮之中。等他成长起来,就是真的没有机会了。

    董华虽然已经死了,可是他和孙夫还有着密切的联系,风家找孙夫杀宁川之事,懂辰风自然是知道的,甚至还在暗中给了不少丹药孙夫。

    “呵呵,什么风把董炼丹师吹来了啊!”风传古热情十足,迎了上去,董辰风毕竟在流云城内成名已久,不可失了礼数。

    “风家主风采依旧啊。”董辰风毕竟有求于人,言语之间竟然有这一丝讨好之意,这在以前,是更本不可能生的!

    在风家大厅中,两人对面而坐,风家虽然是流云城的大家族,可是也不敢得罪董辰风。

    “风家主,实不相瞒,这次董某过俩,是有求于风家主。”开门见山,董辰风一下就说明了来意。

    风传古不动声色,轻轻抿了一口茶,等待董辰风继续说下去。

    董辰风看见风传古一副不理不睬的模样,心中也有着一丝的怒气,每一个炼丹师,那个不是心高气傲之辈,何时受到过这种待遇!

    ”风家主,前几天紫阳武道院中出现天元境元力波动的事情,想必你已经知道了吧。”董辰风知道话不挑明说,风传古是无论如何都不会明面上答复他,也不拐弯抹脚:“我这次来,正是为了宁川的事情来的。”

    风传古眉头一挑,不解的问道:“宁川与我风家有恩,知道董丹师,这次是来...”

    “哼,风家主就不必装模作样了,我可是听说了,孙夫就是在你怂恿之下,才回去截杀宁川的。”

    董华毫不畏惧,直接将自己的底牌翻了出来,意思就是我知道你们风家想要宁川死,小心我将消息散播出去!

    “你...”

    风传古一下子站了起来,天元境的威压浩浩荡荡向着董华席卷而去,董华不过是武元境的炼丹师,自然承受不住如此强大的威压,手中握着茶杯的手,都轻轻的颤抖起来。

    “风家主不用激动,这次董某前来,不过是想更风家合作。”董辰风强行稳住心神,把自己的目的说了出来。

    风传古闻言,身上的气势才全部收回,看着董辰风,淡淡的说道:“说吧,你想要怎么样合作?”

    “铲除宁川!”没有了威压,董辰风顿时感到身上一阵轻松,一字一顿的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唉...”风传古坐在椅子上,一瞬间似乎苍老了十几岁,语气落寞:“不瞒董丹师,宁川不除,我的心中的确寝食难安。可是,孙夫已经失败了,我风家,不想再卷进这件事之中。”

    “孙夫被青峰打得重伤,现在不知去向。可是,孙夫可是将我们做事情说了出去,虽然不知道青峰和江笑白还没有找上门来。但是等到宁川成长起来,你觉得,我们还有机会吗?”

    董华神色恢复了平静,只要风家想要宁川死,就不怕他们不和自己合作。二品丹药师的丹药,对于大多数人来说,还是有着非常大的诱惑力的。

    风传古心中也明白,自从指使孙夫去截杀宁川,风家和宁川的仇,算是彻底的结下了。依照宁川的性格,恐怕是没有挽回的余地了。

    “废物!”风传古在心中暗暗的咒骂着孙夫,不仅没有将宁川杀掉,还差点把自己搭了进去。

    “那依照董丹师之意...”决定合作,风传古的脸色也缓和了许多,开始询问起董辰风。

    既然董辰风前来寻求合作,他的心中自然是有着他的计划的。

    “借刀杀人。不用风家出手,也不用我出手,就可以将宁川杀死。”董辰风每次提起宁川的名字,心中都抑制不住愤怒。如果不是宁川,他的生活就不会落得如此下场,一个高高在上的二品丹药师,既然要向风家求助。

    “借谁的刀?”一时之间,风传古也是不解,站在他们船上的几个人,只有孙夫和自己的实力是达到武元境的。他是不可能亲自出手的,一旦出现意外,风家的其他人,就会卸掉他风家家主之位,重新选人。

    “修...罗....堂!”

    修罗堂,一个异常隐蔽的杀手组织,只要你付得起足够的赏金,没有他们杀不到的人,这就是他们的立堂规矩。在流云城中,只要被他们认定的人,还没有失手过。相传,他们有着武元境顶峰的武者坐镇,天元境强者,更是有五位之多。

    “这修罗堂,我倒是听说过。可是他们的要求的赏金,十分的珍贵。”风传古也听说过修罗堂,但是并没有过多的接触,一是因为他本来就是天元境强者,二是在流云城中,还没有人敢光明正大的挑衅他们风家。

    可是,这一次却因为宁川,要将修罗堂的杀手请出来了!

    “赏金的事情,我这边提供三颗三品丹药,剩下的,还要看风家主的意思了。”董辰风微微一笑,知道自己此行的目的已经达到,接下来就是谈判赏金的事情了。

    “三品丹药自然可贵,可是这些代价,远远未能将修罗堂的杀手请出来吧?”风传古自然之道三颗三品丹药远远未能打动修罗堂,一刻也不松口,紧紧的咬着董辰风不放。

    一个家主,最重要的就是为家族谋求利益。

    董辰风气都要废炸了,他一个二品丹药师,可以拿出三颗三品丹药,已经是最大的让步了,想不到风传古这个老狐狸,还要狠狠的咬着不放!

    “再加上,我长期为他们炼制丹药的条件如何?”

    董辰风咬牙切齿,目光灼灼的盯着风传古,眼睛都要喷出火花了,这一次为了杀掉宁川,他是把一切都豁出去了。

    只要宁川身死,他依旧是流云城中令人尊敬的董丹师,杀子弑徒之仇,也会得报!

    “哈哈,有了董丹师的承诺,修罗堂自然是没有问题。

    风传古目的达到,哈哈大笑,全然没有初见董辰风盛气凌人时的模样,紧紧握住董辰风的双手。

    修罗堂虽然是一个实力强劲的杀手组织,可是长期在外执行任务的杀手受伤,他们对于丹药的需求也是十分庞大。二品丹药师的长期补给,这对它们来说,比三颗三品丹药的价值大的多。

    流云城南边,一个浑身被黑袍包裹的人,栽在缓缓走进一座破落的酒肆之中。

    酒肆内没有人,桌子椅子破落不堪,只有一个老人在柜台前打瞌睡,觉有人进来,头也不抬的说道:“要喝什么酒?”

    “修罗红!”

    黑袍人声音嘶哑,很明显是通过元力,改变了声音。

    老人的眼中爆射出一道精光,似乎想要将眼前之人看穿。可是黑袍人不为所动,静静的站在柜台前,任由老者上下打量着自己。

    “请随我来!”

    老者从柜台前站了起来,一颤一巍的将黑袍人引到了内院之中。

    这里,就是修罗堂的驻点之一!

    “说吧,目标是谁。”

    来到内院,老者全然没有了在酒肆中那副徐徐老矣的模样,深邃的眼神让人看不清楚他的真正实力,双手背负,傲然说道。

    “紫阳武道院,宁川!”

    黑袍人不愿多说,直接爆出了此行的目标。

    “哦?宁川?武元境的三品丹药师?”老人略微吃惊,三品丹药师都是众多家族的拉拢人员,怎么会有人想杀掉他。看黑袍人的架势,还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

    可是修罗本就是不问原因,只管杀人的杀手组织,略微惊讶以后,他的表情便恢复了平静。

    “说说价格吧!”

    一个武元境的修者,修罗堂不知道每天都要杀多少,杀宁川,不过是点点头的事情。

    “七颗三品丹药,二品丹药师长期供药!”

    黑袍人沙哑着声音继续说道。

    “代价倒是不小,这生意,我们接了。”

    老者目光一寒,他实在是太清楚二品丹药师对他们的意义了,如果有了丹药师的长期供药,他们修罗堂,将会更加强大。

    黑袍人不再说什么,从口袋中拿出两个玉瓶,放在石桌之上,便转身离去,而那老者,将玉瓶收入手中,转眼就已经消失在了后院之中。

    宁川一直在紫阳武道院之中,并未外出。这几天以来,虽然没能使用斗气,炼丹。但是他却一刻都不放松,每天都在学院之中做着各种炼体的运动,强健体魄,每天都累的筋疲力尽。

    “焦不躁败不馁,心性坚定,资质果然,的确是一个好苗子。”青峰将宁川的一切都看在了眼中,满意之色日益更甚。

    “是时候炼制紫琉璃丹了。”

    感觉到体内的伤势已经完全恢复,提升元气,也没有了筋骨中的阵阵刺痛,宁川便下定决心,开始炼制属于自己的三品丹药。

    来到炼丹房之中,宁川将一株名为琉璃草的灵药放置丹炉之中,缓缓催动元力,化作烟火,慢慢蒸腾着丹炉内的灵药。

    可是很快,宁川便现了不同之处。琉璃草在丹炉中四处激射,把丹炉冲击得砰砰作响。

    宁川收起元力,熄灭焰火,同时释放出一股元力,将琉璃草包裹起来,以免药力尽失。

    火焰熄灭以后,琉璃草才渐渐的平息下来,重新落在丹炉之中。

    “对了,琉璃属于易碎之物,不可催动烈火炼制。”

    想明白这一点,宁川再次催动火焰,渐渐的由小而大,等到琉璃草达到一个极限,不断的抖动之时,宁川就缓缓的将火焰放小,再加以温火,慢慢炼化。

    果然,这一次琉璃草在丹炉之中慢慢变的平静下来,最终化成一滩药汁埋在丹炉中滚滚翻腾。

    “就是现在!”

    宁川手一拍,丹炉盖凭空飞了起来,丹炉自从还传来淡淡的馨香。趁着丹炉盖翻飞的瞬间,宁川度开始飙升起来,手中拿着剩下的灵药,按着顺序放入了丹炉之中。

    “嘭”

    丹炉盖重新盖上,宁川已经把剩下的一切都已经做完了。

    手中的元力不断,沉稳的向着丹炉之中输入,剩下的弹药未能承受高温,渐渐与琉璃草化作的药汁,融合在一起。

    紫琉璃丹成!两颗紫琉璃丹静静的躺在了丹炉之中,其他的杂志,则是化作了偏偏枯草,散落在一旁。在光的反射之下,闪着紫色光芒,平添了一丝华丽之感,在枯叶堆中尤为显眼。

    “成了!”

    宁川大喜,这是他炼制的第一颗三品中阶丹药,虽然中间的过程出现了一丝意外,可是却没有失败。

    宁川抹掉脸上的汗水,体内的元力也被消耗尽矣,口中喃喃说道:“看来三品中阶丹药,也不是那么容易炼制的啊!”

    炼丹不仅仅对着元力有极其苛刻的要求,对精神力的要求更加之高,稍不留神,丹炉内的药草便全会便成枯叶,直接导致炼丹失败。经过这一次,宁川也要休息个两三天,才能继续炼制下去了。

    “炼丹一道,果然任重而道远啊!”

    紫琉璃丹成,宁川心情大好,决定出去走一走,没有成想,在街上却遇到了风雪衣,徐腾飞二人。

    佳人才子,女的天姿国色,带着冷冷的脸容,犹如天上的明光,虽然美丽,却不可企及。男的徐家二号天才,人尽皆知,再加上脸容英俊,在宁川没有进入紫阳武道院之前,还有着一个强大的“粉丝”团。

    装作没有看见,宁川大步的向前走了过去,对风雪衣异样的眼神视而不见。

    风雪衣想叫住宁川,可是却不知道如何挽留他,她和徐腾飞的婚姻已经是铁板上的事情了,想到这里,她的心中又是微微一痛。她和宁川的交集并不算多,可是那次城外遇匪,宁川挺身而出,小小年纪的脸上透着坚毅之色,他的长相不算英俊,可是就是不断浮现在风雪衣的脑海之中,挥之不去。

    “唉...”风雪衣心中微微一叹,两人擦肩而过,恍若陌生人。

    宁川看不到的是,徐腾飞的眼中,带着一丝的嘲讽之意。

    问心无愧则矣,宁川的心中坦荡,并没有多想什么,对于风家要将它置于死地的事情也绝口未提。男人之间的事情,风雪衣作为一个弱女子,恐怕还被蒙在鼓里。

    “雪衣,我们继续去前面的茶楼,听说那里有一种好茶,很多人都慕名前去,我们不必理会一些闲杂人等。”

    徐腾飞在风雪衣的耳边轻声低语,那模样就像是两个亲密的恋人,正在窃窃私语。

    风雪衣听到徐腾飞含沙射影,微微一皱眉,说道:“徐公子,你不必如此,我与你的联姻已经是家族内决定的事情,任何人也改变不了。”

    可是,转身离去的宁川却是停下了脚步。

    他回头转身,大步走在徐腾飞的眼前,目光凛然,大声的喝问道:“徐腾飞,你说谁是闲杂人等?”

    徐腾风迎着宁川的凶光,眼角的嘲讽之意更甚:“我说谁是闲杂人等,自然会有人清楚。”

    “徐腾飞,我决定了,三月之后,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宁川怒极反笑,炼制成紫琉璃丹的大好心情也一扫而光。每次遇到徐腾飞,都不会生什么好事情。在紫阳武道院中呆了近十天,一直被孙夫的截杀自己的事情影响着心情,如今,徐腾飞撞在了枪口之上。

    “你?配么?”徐腾飞的手中散着微微的元力波动,毫不在意宁川的暴走,淡淡的说道:“现在,我就可以将你镇压于脚下!”

    “哼,希望三个月后,你还会这么嚣张的站在我面前!”

    宁川身上元力也是滚滚翻腾,仿佛一眼不合,大战就会一触即。

    “既然你送上门来,那我就把你杀了!”

    徐腾飞目光一冷,全然没有了在风雪衣身旁笑容满面的样子,森然的气息让站在一旁的风雪衣,微微倒退了几步。

    宁川没有多说什么,继续下去,只会让风雪衣在中间左右为难,一切结果,都会在三个月之后分晓。

    “既然风家想要杀掉我,那么,我就杀了他的女婿吧!”

    宁川在心中默默的想,或者只有自己杀了徐腾飞,风雪衣才不会嫁给徐腾飞这个纨绔公子吧!

    宁川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心中会生出这么奇怪的想法。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