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盖世武神 第一百零九章 雪衣轻泣

时间:2018-04-23作者:洪荒之力

    “哼!”

    提到宁川,孙夫冷哼一声,眼中闪过一道精光,目光冷冷的说道:“宁川小儿,我必杀他!以偿我重伤之体,祭我徒儿在天之灵!”

    想到那天在宁川手下吃了大亏,体内生机尽散,接好的断臂,仿佛都在轻轻的抽痛着。一个天元境强者去杀武元境的宁川,不仅没有杀死,还被重伤,差点不治身亡。

    这对于孙夫来说,简直是一个莫大的耻辱!

    风家三人相视一眼,果然不出他们所料,孙夫对于宁川的恨,已经过了杀徒之仇,从今往后,他和宁川,只会是不死不休.

    风传古察言明色,哈哈一笑,道:“孙执事出手,我自然是十分放心,这次在宁川的手下吃了暗亏,下一次,他的性命肯定会牢牢的在你手中。”

    风传古言下之意,就是说,你已经失败了一次,下一次一定要将宁川的性命取来。

    都是人老成精的老家伙,孙夫自然听出来风传古的话外之意,不由的有些恼怒。

    “当然了,有什么可以帮上的,风家也定会不遗余力。”风传古当头一棒,再给糖过,令孙夫爆不起来:“事成之后,我风家会好好的感谢孙执事的。”

    威逼利诱,这样的事情,风传古早已经熟于心中,施展起来更是娴熟无比。

    “这个自然无需风家主担心。”孙夫脸色冷了下来,转身一挥衣袖,就离开了风家。

    现在还不是和风家翻脸的时候,他还要对付江笑白和青峰,如果现在他孤立无援,处境会更加危险。必要的时候,可以将风家拉出来,给予江笑白和青峰一定的震慑。

    “风家主,现在你可以放心了吧。孙夫眼高于顶,在宁川手下吃了亏,如今对宁川的杀心更重,恐怕宁川没有多长的好日子过了。”

    风权被卡在天元境大圆满多年,对天元境早就神往不已,在他的心中,孙夫一旦杀心一定,宁川已经是死人一个了。

    风传古哈哈一笑,也不理会孙夫对他的无礼,只要能杀掉宁川,这点无礼的态度又能算什么。

    “雪衣,希望你明白父亲的苦心。”风传古心中对自己说道,为了风家在流云城的地位,只能牺牲宁川了。如果宁川和风雪以日久生情,事情会更加棘手。

    而此时的风雪衣对自己的父亲,风传古所做的一切,并不知情。她正站在一家酒楼之上,木窗之下,呆呆的看着街道上的人来人往,神色惘然。

    “小姐,小姐...”风雪衣已经在窗边凝视了良久,风动呼唤良久,她才从沉思中醒悟过来。

    “风叔叔。”风雪衣反应过来,脸色出现一抹红润,低声的说道:“已经好多天没有见过宁川了,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呢?”

    自风雪衣记事开始,就是风动在身边照顾着自己,陪伴的日子比父亲还要长久,在风雪衣的心中,风动已经是自己亲人了,有什么烦恼的事情,都会向风动倾诉。

    风动大笑一声,原来风雪衣在窗边凝视良久,就是因为好几天没有见到宁川了:“雪衣小姐,宁川公子快意恩仇,不久前斩杀董华于掌下,想必现在正在提升实力。雪衣小姐若是想见他,何不直接到紫阳武道院呢?”

    “紫阳武道院么?”

    风雪衣微微一叹,如今他就要和徐腾飞联姻了,上次和宁川碰面的时候,就已经和宁川说明了。她肯答应父亲联姻的要求,不仅仅是为了家族,更是担心宁川会被徐腾飞所杀。

    风动看见风雪衣脸色落寞,便知道了想要风雪衣主动去找宁川是不可能的事情了。他对于宁川非常有好感,那天他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再到后来一步步成长起来,成为紫阳武道院年轻一代的高手,这些事迹,风动都看在眼内,心中也是暗暗的替宁川高兴。

    “雪衣小姐,有一句话,不知道当不当讲。”一边是家族的决定,一边是风雪衣的感情,他实在是左右为难。

    “风动叔叔,有什么话你就直说吧。”风雪衣一挥衣袖,坐了下来,朱唇轻启,抿了一口酒,示意风动继续说下去。

    风动略一沉吟,沉声说道:“小姐答应和徐家联姻,无非就是担心徐腾飞三个月后会将宁川小兄弟斩杀,丢了性命。可是...从我们遇到宁川到现在,他的进步我们都有目共睹,我希望,小姐三思,不要白白费了了一辈子的幸福啊!”

    风动说的这番话,是自己的肺腑之言。

    风家联姻徐家,风家上上下下的人都应该积极配合,要是被风传古知道风动造次,恐怕立刻就会被打入风家大牢,择日斩杀。

    风雪衣是风动看着长大的,因为体质特殊,无法修炼,遭到不少族内之人的白眼。对待风雪衣,犹如对待自己的女儿一般,实在是不忍心她嫁给徐腾飞,所以风动才会斗胆说出这一番话来。

    风雪衣眼中泪光闪烁,心中感动的无以复加,风动如此体贴于他,即使是父亲也从来没有问过自己心里的感受。风传古身为风家家族,更多的是出于家族的考虑。而风动,则是完完全全的以一个长辈关心晚辈的感觉,将这番话说出来。

    “风动叔叔...”风雪衣声音哽咽,强行嫁给徐腾飞,她的心中早已经觉得委屈无比,此刻再也忍不住泪水,在阁楼之上轻声哭了下来,眼泪划过脸颊,令人心疼至极。

    “唉...”风动也不再多说什么,只能幽幽一叹,家族的决定,他的三言两语,又岂能改变?

    再看孙夫,他已经返回紫阳武道院,还没有将凳子坐热,江笑白和青峰已经找上门来。

    现在疾风门在外院势力庞大,有什么风吹草动,都比不过他们的眼睛,王璐在得知宁川是被孙夫所伤之后,便已经传下旨意,密切留意孙夫。所以孙夫一回来,消息不久就已经传到了江笑白和青峰的耳中。

    “几日不见,孙大执事别来无恙吗?”

    江笑白脸上挂满笑容,全然不像是来寻仇的模样,诚心诚意的问候着孙夫。

    孙夫自然知道他们两人是来兴师问罪的,可是对方没有说破,他也就不点破,冷冷的说道:“不劳江道师费心,老夫的身体还硬朗着呢。”

    “呵呵,是吗?我是我看孙执事脸色疲惫,就像是大病初愈,想来这几天,日子过得并不舒服吧?”江笑白呵呵一笑,不想再耽搁时间,开始试探孙夫。

    “孙夫,我看你是老糊涂了,敢下黑手杀我徒儿?”青峰须眉皆怒,他可没有江笑白那样的耐性,一上来,便单刀直入,把他们的来意说了出来。

    一时之间,火焰围绕着三人,只要再来一个导火线,这里便会成为一片战场。

    “为徒报仇,老夫心中问心无愧,若果要战,那便战吧!”孙夫也不再多做解释,既然已经撕破了脸皮,就没必要伪装下去。

    “好一句为徒报仇,那么今天,我江笑白,也要为徒报仇!”江笑白大怒,孙夫这厮竟然还将自己说的大义凛然,果真是厚颜无耻!

    “哼,江笑白,你一个三品丹药师,想要为徒报仇,就怕你没有这样的实力!”

    孙夫眼角一挑,对于江笑白他是完全不惧,他忌惮的,是青峰道师。这个青峰自从来到紫阳武道院之后,便一直没有出过手,没有人知道他的深浅,可是从青峰身上气势来看,绝对是能够和自己匹敌的对手。

    “那加上我呢!”

    青峰大喝一声,脸上的皱纹都挤在了一起,横眉以对,源源不断的威压散出来,就连站在身旁的江笑白,都忍不住阵阵心惊。

    “要战便战!废这么多话做甚!”

    孙夫在宁川手下吃了大亏,心中早就已经憋了一肚子火气,如今面对两个天元境强者,也是丝毫不退不让。元力萦绕在周围,抵抗着青峰升上散出来的威压。

    霎时之间,空气中充满了凝重之感,孙夫毫不退让的和江笑白,青峰牢牢对视,只要有人动手,这座院子,就会化成一片废墟。

    “虽然你们二人联手,我的确不死你们的对手。可是江笑白,你一个三品丹药师,不过堪堪达到天元境而已,我若全数尽出,想要将你抹杀,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孙夫紧紧盯着江笑白,身处劣势,只能通过拉大旗做虎皮的法子,使他们对自己更加忌惮。

    “好,我就看看孙大执事有没有这份功力!”

    术业有专攻,江笑白平时主修丹药,在天元境中并不能算是强者,别人更加看重的,是他的丹药。三品丹药师,在流云城内,的确是可以睥睨所有家族的存在了。

    这次江笑白也怒了,白衣无风自动,猎猎作响,这孙夫不仅重伤自己徒弟,还一口一个仁义道德,还不忘威胁他。如果就此退缩,岂不是对不起宁川,对不起自己师尊的这一个名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