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盖世武神 第一百零七章 重伤孙夫

时间:2018-04-23作者:洪荒之力

    “我都已经失去了战斗力,你还害怕我对你心怀不轨么?我只是不愿意将这个秘密,消散于世间。你作为紫阳武道院的大执事,想必是知道这个秘密的重要性的。”

    宁川循循诱导,他心中已经有了计划。

    果然,孙夫上当,将头靠近宁川:“说吧,要是老夫满意了,或许会给你一个痛快。”

    宁川不动声色,一字一顿的说道:“这个秘密就是....孙夫是个老匹夫!”

    宁川单手一挥,盘龙丝从袖中激射而出,细丝透明,让人难以现。

    可是孙夫的反应度却极快,一个侧身,躲过了盘龙丝的袭击。盘龙丝卷在他的右臂之上,“刺啦”一声,就带下了孙夫的一截断臂。

    “啊!”孙夫哪里料到宁川还有阴招,转眼就吃了一个大亏。

    “我说过,我还会阴你的!”

    宁川手印翻飞,大寂灭决带着森罗印,直接打了出去。大寂灭决所淬炼的灰色元力,威力本就强大无比,带着森罗印,宛如来自幽冥索混的鬼差,向着孙夫吞噬而去。

    孙夫还在捂着断臂大叫,森罗印已经打在了他的身上,森罗印出,分生死!

    “轰”

    强大的气浪吞噬掉孙夫的惨叫声,以孙夫为中心,场地再次炸裂开来,化作一朵蘑菇云,上升在半空之中。

    虽然很想看看孙夫有没有死,可是宁川已经不敢耽搁了。是的,他没有把握将孙夫击杀,如果孙夫没死,留在这里,死的人就会是他!

    摇摇晃晃站起来,整个世界都在旋转,鲜血已经凝固,强烈的太阳光刺痛了宁川的双眼。拿出一颗虎骨丹,暂时稳住伤势,一步一脚印,缓缓向着紫阳武道院走去。

    行走在繁华的街道上,行人纷纷侧目,因为宁川的样子实在是太过恐怖了。脸上已经分不清楚人形,块块肿胀起来,胸口深深的凹了下去,双臂无力的摆动,恐怕也是断裂了,他的身后,拖着长长的血痕。

    “这个人是谁啊,这么重的伤势,恐怕是二品丹药师也无力回天了!”

    “刚刚那边的后街,生了巨大的声响,莫不就是眼前的少年和人在战斗?”

    ......

    众议纷纷,宁川头脑空白,耳朵轰鸣,什么都已经听不到了。他现在只有一个想法,就是回到紫阳武道院,江笑白师尊和青峰师尊的庇佑之下,在这大街上晕死过去,他所有的白费就会付诸东流。被风家的人现,更是要死路一条。

    离紫阳武道院的路不远,此时的宁川就是走一步,都觉得艰难无比,鲜血不断的从嘴角流出来,那是内脏受伤的表现。他能走回来,完全是靠着心中的信念。

    “呃啊!”

    再也走不动了,宁川一声痛呼,便倒在了地上。

    “要死了么?”宁川默默在心中念道,眼皮变得沉重无比,缓缓闭上了双眼,昏迷了过去。

    “宁川,宁川,你醒醒!”

    叫唤着的人正是王路,他带着两个疾风门的兄弟,在街上采购。没想到遇到了一群人围在一起,议论纷纷,走上前来,却是现了晕倒在街上的宁川,伤势惨重。

    现在的疾风门,已经不是只有王路和宁川的疾风门了,在宁川杀戮董华之下,无数的外院学员加入疾风门,隐隐有了成为外院最大门派之一的势头。

    “快,把他送回紫阳武道院!”

    王路吩咐着其他两个人,小心翼翼的将宁川抬起,向紫阳武道院走去。王路和宁川是生死之交,如果没有宁川,他还是那个逃跑如疾风,逃命如闪电的疾风门“路人王”。

    很快,宁川便被送到了江笑白的住处之中。

    “什么!何人敢伤我徒儿?”

    青峰道师听闻宁川受伤,也放下了手头上的工作。

    看见宁川的伤势以后,心中的怒火更是被全部点燃了起来,宁川已经不成人样了,呼吸也变的虚弱无力。不及时救治,恐怕就是死路一条了,就是救治回来,也难免留下什么隐疾。

    “青峰老头,别着急,现在救命要紧。”

    江笑白知道此事耽搁不得,将宁川的嘴巴张开,琳琅续命丹塞入了宁川的口中,入口即融,快的恢复着宁川的伤势。

    “好了,宁川的小命算是保住了,现在要帮他修复筋骨了。”

    宁川服下琳琅续命丹,江笑白焦急的神色才略显平静,不仅是青峰,他也十分的着急。宁川可是炼丹一道的天才,假以时日一定可以成就一代炼丹宗师,如果夭折在流云城,实在是太过可惜。

    江笑白十指白皙,一手搭住宁川的肩膀,一手在宁川的手臂之上四处摸着。突然他稍稍注入了元力,单手一拉,“啪”的一声,宁川的臂骨就已经被修复好了。

    如法炮制,很快,宁川身上的断骨便被重新结好,被江笑白仔细的包扎了起来。此刻的宁川,看上去就像是一个木乃伊。

    昨晚这一切,江笑白的脸色也变的十分的苍白,炼丹师会懂得一般的接骨之术,可是,却并不熟练。在帮助宁川接骨的时候,江笑白可是费了十足的功夫,才确认无误的将宁川的断骨接好。

    “哼!到底是谁,竟敢伤我徒儿至此!”江笑白将脸上的汗迹擦拭干净,一把将白布扔在了地上,难以掩盖心中的愤怒。

    “无论是谁,我青峰都要为我徒儿讨回一个公道,当我青峰之徒是可以随意欺凌的么。”

    青峰眼中寒光森冷,自己对这徒儿可是抱着天大的期望,一直看好他,希望他可以洞悉那黑塔之秘,解开紫阳秘境崩塌之谜的。

    晕迷中的宁川却全然不知道外界生的事情,他现在身处一片黑暗之中,没有一丝亮光,他就这样站在黑暗之中,不知身在何处。

    “我死了么?可是为什么我还有意识?”

    宁川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前面出现一点的亮光,毫不犹豫的宁川就向着亮光冲了过去,只有亮光,才会让人觉得有希望。

    亮光似乎很近,可是宁川却走了好久好久。每次想要伸手碰触,亮光就继续向前飘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宁川终于把那点亮光抓在手里,黑暗的结界也片片破碎,取而代之的,是一个花香扑鼻的世界。

    “啊!好美!”

    即使是宁川,也忍不住惊呼了一句,实在是太美了,百花丛生,彩蝶飞舞,蒲公英在空中随着微风飘散,一副世外桃源的景象。

    “川儿,川儿...”似有若无的声音出现在这片空间之中,这个声音宁川在梦中无数次听到过,那是他父亲声音。

    “父亲,是你吗,父亲...孩儿好想你,你出来见见孩儿好吗?”宁川四处张望,可是却没有现他父亲的影子,失望的跪了下来,眼中泪光闪闪。

    “父亲,我好苦啊父亲,我想你,你想你还有母亲,你出来见见孩儿好吗?”

    宁川的泪水已经滴了下来,落在绿叶之上,绿叶更显清脆。此刻,他不再是大战天元境强者的宁川,不在是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宁川,只是一个长年思念父母亲,渴望父爱母爱的小孩子宁川。

    “川儿,这里不该是你呆的地方,回去吧,寻找你的母亲,她还在等你呢。”父亲的的声音继续传来,“父亲一直都在你身边,看着你成长,陪着你战斗,父亲为你骄傲....”

    说完以后,桃花源便变为寂静,再也听不见父亲的声音,任由宁产大喊大叫,也不再出现,就像从来没有出现过。

    “父亲....你不要走啊,父亲!”

    宁川留着眼泪大叫,身体被一股力量拉扯着,缓缓转醒。

    “宁川,你醒醒,宁川....”江笑白的声音传来,是他正在急切的呼唤着宁川的名字。

    宁川眼中的情景由模糊变为真是,映入眼帘的,是江笑白通红的双眼。

    宁川抹掉眼中噙着的泪水,想坐起来,却牵扯到伤口,出阵阵的疼痛。

    “你现在还不能起来,你受了那么重的伤,一时间还不能痊愈。”江笑白示意宁川躺下,满脸关怀的看着宁川,宁川转醒,他的心也安落了下来。

    “师傅,我昏迷了多久?”宁川最后的记忆,就是倒在大街之上,对于之后生的事情,全然不知。

    “三天了。从你被王路送回来那天,已经三天了。”江笑白缓缓的说道:“如果不是王路及早的送你回来,恐怕危矣。王路那小子还是挺不错的。”

    “王路,想不到是王路救了我。我们的兄弟之情真是不浅呢。”宁川心中暗自庆幸,如果被徐腾风在大街上现重伤的宁川,恐怕挥手之间,就已经杀了他。

    “师尊,这三天...你就在这里看着我么?”

    宁川转醒过来,就现了江笑白在自己的床边,密切的关注着自己的状况,脸色苍白,双目通红,这是长时间没有休息才会出现的象征。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