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盖世武神 第五十三章 生死

时间:2018-04-23作者:洪荒之力

    “什么!”

    顿时,左飞脸上的笑容瞬间僵住,眼中出现了一丝不可思议之色。

    还没等他回过神来,宁川一掌便已然是落下,轰隆隆。

    一阵阵海浪潮水一般的声音落下,左飞在最后时刻终于提起自己的金刚掌硬憾上去。

    可是他的手掌刚刚接触到宁川的手掌,便是轰然之间响起一阵金石碎裂的声音。

    一股刺痛猛然之间传出,左飞手掌之上的金色,如同潮水一般迅速退下,而宁川的一掌的气势却是越加旺盛,破开左飞手掌,直捣黄龙,一掌狠狠印在了左飞胸膛之上。

    嘭!

    一声闷响传出,左飞整个人便是如同被秋风扫起的落叶一般,直接倒飞出四五丈,落在地上又翻滚出两三丈才堪堪停住,一口鲜血喷出,呼吸变得无比急促,浑身颤抖不已,脸上尽是痛苦之色,双眼之中,只有惊惧二字。

    而这时,宁川才缓缓站起身子,道:“我胜了!”

    说罢,他便是头也不回,抬脚便是离开了这里。

    此刻,从和冯奇一战上百战榜到今日,短短十来天的时间,他便是已经三战全胜,排到了百战榜第四百二十二名!

    “根据王路所说的,百战榜的挑战,只要连胜三场,便是能够跨越三倍的距离继续挑战,也就是说,下一站,我就能跨越一百五十名的距离挑战!”

    想到这里,宁川的目光,顿时是微微一凛,那也就是说,他现在,就能够挑战三百名的柳生了!

    “柳生是个高手,不好相与,一定要好好休息准备一下再去挑战于他!”

    宁川虽然自信,但是不自大,他知道,对付柳生这种高手,若是不将状态调整至最巅峰,全力以赴出手的话,恐怕很难有胜算!

    回到院子中,宁川便是盘腿坐下,服下了一枚白玉生机丹,准备开始恢复自己的状态。

    而几乎是在同时,躺在地上的左飞,终于是被人发现。

    柳生第一时间赶到了现场。

    “是何人伤你的?”柳生目光清冷,淡淡开口问到。

    “是…是…疾风门…宁川!”

    左飞开口,声音断断续续的。

    “宁川?疾风门?”

    柳生眼中,闪过一丝让人胆颤的寒光:“好一个疾风门宁川,仔细一算,我玄门已经有三个百战榜的高手被他打败了吧!”

    旁边一人点头,道:“是这样的,而且这宁川前一次还放出狂言,要挑战柳生执事您呢。”

    “我记得!”听到这里,柳生的目光,陡然一沉,声音之中,仿佛夹杂了寒冰一般,一开口说话,就要将人冻住:“此子这几日成长速度如此之快,若是在放任几日,便对我玄门是一个祸害!”

    听到这里,旁边有人不由得微微一愣,问到:“那…我们该如何办?”

    “杀了!”柳生仿佛随意地说到,只是他随意说出来的话,都让人一阵心惊胆颤!

    …

    小半天的时间过去,宁川的状态已经恢复了个差不多。

    不过,此刻的他并未想要现在就去找那柳生。

    第一,此刻距离外院试炼还有二十多天,不急着现在就去去的外院试炼的资格。

    第二便是他想要等到他养下的药材长大,然后再炼制一颗磐石锻体丹服下,待到肉体变得更加强横,他再去找柳生挑战,就他那日感受的柳生的气息之强横,再以他现在的实力作对比,还是落在下风的。

    但若是在服用一颗磐石锻体丹,身体变得更加强横,能施展六叠甚至七叠的沧浪七叠掌,那时,他获胜的把握也会大许多的。

    但也就在这时,门外忽然传来了一个声音。

    “宁川,想要见到王路,就到生死台来一战,否则你就等王路被扔上生死台打死!”

    听到这个声音,宁川心中猛地一惊,从地上站了起来。

    王路是他来到紫阳武道院之后的第一个朋友,也是唯一一个朋友,还是他疾风门的首席大弟子,名义上是他的大师兄。

    而且很明显的事情是,王路是受的无妄之灾,那些人的目的是他宁川。

    甚至不必多想便能想到,抓王路的人,逼他去生死台一战的人,就是那柳生!

    眼下一看,唯一的救人办法,就只有到生死台去,打败柳生,

    只是,就现在的实力,想要战胜柳生,宁川的把握…实在不大!

    可一想到,自己进门之时王路笑嘻嘻的带路的模样,他加入疾风门之后王路直接兴奋地免去了他带路费用的样子,还有王路义无反顾相信他,给他三千道功点去换取药材炼制磐石锻体丹的时候…

    已经无需多想了。

    “谁敢动他,就死!”

    心里一声低喝,不再任何犹豫,宁川便是朝着生死台而去。

    他知道,生死台这个地方,是武道院专门为了有不可调和矛盾的弟子,准备的地方,规矩只有一条,两个人上台,一人活着走下台,用处也只有一个,那便是杀人!

    很快,他便是来到了一个小山谷之中,这小山谷和武道院其他地方处处生机盎然的景象完全不同,有的,只是满地的怪石嶙峋,黄土遍地,远远一望,这里就是光秃秃的一片,仿佛是戈壁沙漠一般,没有一点儿生气。

    在峡谷上方,甚至还有几只食尸的秃鹰,冷眼望着这峡谷中央,仿佛在等待着食物的出现!

    而就在这萧瑟的山谷中央,有一个巨大石块,有二十丈方圆。

    在巨石之上,有两个天然形成的大字——生死!

    此刻,在这不大的峡谷之中的怪石上,枯树上,土堆上,到处都站满了人。

    大家都伸长了脖子,望着峡谷的入口。

    等待的时间稍微有些久了,在场的众人便是有些不耐烦了。

    “宁川不敢来了吧!”

    “毕竟看他也不像是什么有血性的人,一个小少年罢了!”

    “呵呵,他不来倒是没事,有些人恐怕就要出事儿咯!”

    与此同时,在峡谷的里面,王路正被一个玄门弟子抓在手中。

    他的面前站立的不是别人,真是柳生。

    柳生缓缓抬起头,一看天上太阳判断了一下时间,然后抽出了一把匕首,一道寒光闪过。

    嗤!

    半柄匕首瞬间没入了王路的大腿之中,鲜血瞬间流出!

    “啊。”

    一声惨叫骤然响起,在山谷之中回荡不停,让人忍不住的心里一颤。

    但很快,那玄门弟子便是捂住了王路的嘴,不让他再叫出声来。

    而此刻的柳生,就像是什么都没有做过一般,面不改色,无比从容,也正应了他的外号,冷面罗刹!

    做完了这一切之后,只见到神色轻松自然的柳生,缓缓开口,淡淡说到:“我等宁川一刻,我就给你一刀,等他两刻,我就给你两刀……不过你不必担心第三刀,因为我等到三刻,就会拉你上生死台,到时候一刀结果你……不会痛的。”

    “你不要想利用我害宁川!”

    王路一口咬开捂住自己嘴巴的手,对着柳生一声大喝:“老子死就死,总有一天宁川会给我报仇的!”

    “他给你报仇?”

    柳生斜瞟着眼睛,轻蔑地看了王路一眼,转手便又是一道寒光闪过,一把匕首再次没入了王路的大腿之中。

    刹那间,痛觉传上脑海,王路面容直接扭曲成了一团,整个人差点疼得晕厥过去。

    但这一次,他咬住了牙,没有叫出声来。

    “很好,继续忍。”

    柳生一点都没有生气的样子,只是手中寒光再次闪过,第三把匕首没入了王路的大腿。

    “嘶…”

    顿时,剧烈的疼痛让他忍不住的倒抽凉气。

    “你比我想象中的要强一些,不过想必你也不好受,只要你说一声你疾风门是垃圾,宁川今日必死,我就放过你。”

    嗤!

    柳生又从储物戒指中摸出了一把匕首,深深没入王路的大腿之中,这是第四把了,而且这一次,他并没有直接抽出匕首,反而是缓缓转动了起来。

    可是,王路却依然咬着牙关,压着想要惨叫的念头,一字一句道:“我是不会说的,有本事,你就杀了我!”

    柳生微微一愣,显然一直被称为路人王的王路,居然变得如此硬气,出乎了他的意料。

    但很快,他便是无所谓的摆了摆手,道:“算了,先把他拉到生死台,杀了吧!”

    “是!”

    他身旁的两个玄门弟子立刻架起双腿之上,插了四把匕首,血流如注的王路,准备将其带到生死台扔上去,再随便下手杀掉就行。

    周围的人看到这一幕,也不过是冷冷一笑,倒是饶有兴趣地看着生死台,想要看已经毫无反抗之力的王路,被人虐杀的一幕。

    很快,王路就被架到了生死台边缘,走几步石阶便能上生死台了,他的脸上畏惧之色,竟然已经完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满脸的轻松。

    他知道,自己被抓过来,是因为这些人要想逼迫宁川过来,好杀掉宁川!

    只要他死了,宁川便是不用再来救他,自然也就不用再来这里,而宁川,更不会有什么危险了。

    “呵呵,只希望你活下去之后,能将我疾风门的疾风,吹遍整个外院啊!”忽然,王路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已经准备好踏上黄泉之路了。

    “住手!”

    但也就在这时,一个清脆的声音忽然在山谷口传来,不断在山谷之中回荡旋转:“放了王路,我疾风门宁川,和你上生死台,一决生死!”

    一瞬间,山谷之中所有的眼睛,都是唰的一声转了过去,落到了山谷谷口。

    在那里,有一个略显单薄的清瘦身影走了进来,步伐虽然慢,却无比坚定,沉稳,有一往无前的狂浪气势。

    而同时,柳生则是慢慢抬起了眼皮,扫了谷口的少年身影,冷冷开口,一开口,声音便是传遍了整个山谷。

    “终于来了,不过,今日不是一决生死,而是我生,你死!”

    听到柳生的话,宁川的面色微微一沉,缓缓抬起头,看向峡谷中央的生死台。

    当他看到还留在王路双腿之上的匕首之后,眼睛便是微微一眯,一股冲天杀意,犹如火山岩浆一般冲天而起。

    “我会杀了你的!”

    宁川快步上前,来到王路的面前,只是双目一瞪,那玄门弟子便是心中微微一颤,连忙是放开了王路。

    随后他立刻给王路喂了一枚白玉生机丹,然后才说到:“是我连累你了!”

    可是,王路眼中并不是怨恨,而是一脸的无奈:“你干嘛过来,他们要杀你,快走!”

    听到这里,宁川只是微微一笑,道:“我不会走,你是我朋友,现在起也是我兄弟,谁害你,我便杀了谁……”

    说到这里的时候,宁川的声音,陡然加大:“哪怕是玄门柳生,我疾风门宁川,一样要杀他!”

    话一说完,宁川便是将王路抬到一旁靠在岩石上,而他,则是脚下猛地一踩,整个人一跃,跳上了生死台。

    柳生,早早就等在了这里。

    他面色冷峻,目光却又轻蔑:“还想杀我?你莫不是抱着这种不切实际的自信,才敢过来的?”

    宁川缓缓抬起头,看向柳生,一字一句,慢慢说到:“没有那么麻烦,只是你害我朋友兄弟,我方才过来杀你而已。”

    “口气不小。”柳生目光微微一凛,忽然,他浑身气息,骤然一变,变得无比凌厉,身旁狂风骤起,让人忍不住的想要眯着眼睛退避三舍。

    而仔细一看,才原来是他脚下动了,只见到他猛地抬腿,那条腿便是忽的带起一阵阵几乎能将人吹倒的狂风,疯狂的甩动着,直直朝着宁川腰间袭杀过去。

    面对成名已久,有冷面罗刹之称的柳生,宁川丝毫不敢托大,啪啪啪,接连一阵脆响传来,八响八合拳直接施展而出,顿时,他身前便是被一阵拳影笼罩,拳风呼啸阵阵!

    嘭嘭嘭!

    一腿一拳瞬间便是交击在一起,这时宁川才发现,那柳生看似随意的腿法甩出,竟然随着时间推移,变得越发凌厉劲爆。

    到了二三十腿之后,柳生每一腿甩出来的时候,空气都是一阵猛烈颤抖,被腿踢出一阵爆响。

    而其力量,更是强横无比,恐怕就算是一块巨石都能被直接踢碎,一块钢铁也要被踢弯!

    转眼之间,两人拳腿之间,便是交击上百次。

    柳生是越战越勇,而宁川的拳影,则是以肉眼可见的成都,被柳生强横的腿法压的节节后退。

    嘭!

    忽然之间,柳生的腿方向一转,抓住一个空档,狠狠甩过去,直接砸在宁川胸前,宁川整个人顿时倒退飞出四五丈,喉头一甜,嘴角鲜血忍不住的溢出。

    “哈哈,柳生师兄打得好!”

    “小小疾风门,也敢惹我玄门,找死!”

    “先杀宁川,再杀王路!”

    顿时,周围的玄门弟子便是欢呼了起来,也有不少心性残忍之人,已经将王路也划入了必死的名单!

    “看来还是我说对了,今日要死的人,是你!”

    柳生一看就知道是战斗老手,在冷声说话的同时,动作却没有慢半分。

    在宁川后退的时候,他便是脚下一跺,身子便是如那轻燕一般直直冲出去,欺身而上,趁着宁川急退吐血的时候,抬起了手,手掌之上,元力光芒一闪,武学施展而出:“开山掌!”

    一瞬间,一股强横气息,自掌上而发,瞬间笼罩了宁川这个人,抬头一看,只见到一个闪烁着光芒的手掌,正凌空落下,如同那开天之斧一般,气势强横无边,仿佛这一掌落下,仿佛天斧落下,山都要被劈开一样,掌还未到,掌风已经压得人难以动弹,浑身剧痛!

    “混元奔雷五指!”

    宁川也不是好与之辈,一声低喝,即便是在狂退之时,他依然是瞬间调集元力,手指之上,白光一闪,犹如闪电一般飞快,五指齐齐点出,气劲凌厉,空气呼啸,奔雷之音阵阵响起。

    开山掌瞬间落下,和混元奔雷指相击,顿时,一道光波扩散而开,场面看似僵持住,但是转瞬之后,柳生便是一声轻蔑地看了一眼宁川,轻轻道:“破!”

    顿时,他的开山掌气势凭空暴涨三分,本来僵持住的局势瞬间大变,开山掌直接拍飞宁川手指,凌空落下,拍在了宁川胸前。

    嘭!

    这一次,宁川直接双脚离开了地面,如同秋叶一般,被横扫出四五丈之远,重重地摔在了地面之上,一口鲜血,噗的喷了出来。

    “现在…”

    柳生的脸上见不到一丝丝得意,或者是生气,有的只是轻蔑:“你可知道,我玄门的弟子,不是你疾风门这等小门堂的人能够挑战的了吗?”

    看到这一幕,一旁的王路面如死灰,神色猛然一黯,眼中的光彩淡然了许多。

    而周围的玄门弟子,则是纷纷点头,脸上尽是得意之色。

    玄门高手被挑战并不少见,但是被疾风门这等无名小门挑战,而且还是接连被打败三个,这可就是破天荒的头一回了啊。

    不过现在见到始作俑者的宁川已经倒地吐血,大家自然无比得意,纷纷说到自己玄门乃是外院第一,至于疾风门这等的小门堂,以后走路都要避着玄门高手走才行。

    但是,大家还没高兴多久,场中发生的一幕,就让他们的神色忽然一凛,眼中露出了一丝惊诧之色。

    只见到,前方的宁川倒地之后,并未不起,反而,他吐出几口鲜血之后,居然在众人的注视之下,缓缓重新站立了起来。

    再一看宁川,只见他面色虽然有些苍白,神色有些萎靡,但是,气息却依然稳定,神色依然淡然,并不像是遭受了重创的样子。

    “怎么会这样!”一时间,有人忍不住惊叫出声。

    而本来神色黯淡,几乎已经自己闭上了双眼的王路,则是在这一瞬间,猛然睁开了双眼,当他看到宁川站起来之后,先是微微一愣,但很快,便是回过神来,一声大笑,大声喝道:“好!”

    “你是不是高兴的,有点早了!”宁川则是缓缓开口,看向柳生,嘴角出现了一丝讥讽之色。

    的确,刚刚宁川结结实实地挨了那一掌,但是,此刻的他,却是服用过了磐石锻体丹,身体异常强横的。

    刚刚他的确被打飞吐血,但却是借着吐血,卸掉了那一掌大部分的力量,而吐血……也只不过是他体内血气翻涌,故意而为,只有这样,才能迅速压制体内翻涌的血气,快速将状态调整回来。

    柳生的脸上,终于少有的出现了一丝意外,而宁川那嘴角的一丝若有若无的讥讽,更是让他心中,忽的生出了一股怒火。

    “还有啊。”宁川则是继续笑着说到:“今天我不但要挑战你柳生,还要杀了你!”

    “杀了我?”

    刚刚开山掌一掌落下,居然没有将宁川杀死,柳生的脸上,也是出现了一丝意外。

    不过很快,他便是将那一丝意外隐藏,换做了那不屑之色:“只是侥幸扛过了我的开山掌而已,就敢言要杀我?看我荡云掌!”

    柳生的脸上出现一丝铁青,声音也是骤然变冷,一言罢了,只见他手掌一翻,体内元气呼啸,手掌之上,元力流转不停,转眼之后,只见到一片狂云缓缓浮现,狂云不断上下翻飞,似乎正在酝酿一场莫大的风暴,就连柳生身子周围,都是在这一刻……狂风骤起,让人不禁心头一窒!

    “狂云掌吗?”宁川心神一凛,脸上笑容隐去,浮现出一丝凝重:“这应该是你最厉害的武学了吧,那就你看看我的沧浪七叠如何!”

    言罢,他也是缓缓自胸前抬起了手掌,动作看似缓慢,但却是带起了一连串的幻影随着手掌运动,不断叠加,轰隆隆,一阵阵浪潮之音从手掌之上骤然传来,让人不禁疑惑是不是到了巨浪滔天的海上。

    而随着宁川一掌抬到胸前,一片片巨浪虚影,忽然出现在他手掌之上,不停翻滚*,狠狠打下,仿佛能将山峦都夷为平地一般,一股恐怖的气息,缓缓弥漫而开,让人忍不住的心头一跳!

    “死吧!”

    柳生率先动了,身形一动,拉出一片狂风,吹起漫天枯枝落叶,带着一手狂云,一掌狠狠朝着宁川,拍了过去!

    “灭了你!”

    宁川也动了,脚下一动,卷起一阵气浪滚滚,逼的人退避三舍,抬起翻天的巨浪,一掌凌空落下,势欲平山!

    轰!

    两掌凌空而对,狂云席卷而去,巨浪迎头盖来,狠狠撞击在一起,云浪翻腾,光华闪烁,气浪滚滚。

    周围顿时一阵狂风呼啸,吹起风沙碎石,树叶凋零碎落,人们忍不住的再退两步,回头一看,只见到那狂云不知道何时起,居然已经占了上风,压了那巨浪一头!

    全力发挥狂云掌之下,柳生再也保持不了平日里面的淡然神色,只见他双目瞪的滚圆,脸部肌肉抽搐,神色显得狰狞,牙关咬的咯咯直响,眼中更是有一丝疯狂之色:“虽然挣扎的强了些,但你今日,还是要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