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盖世武神 第五十一章 再遇王金流

时间:2018-04-23作者:洪荒之力

    “一份磐石锻体丹的药材只需要三千道功点?”

    宁川双眼不由得微微一亮:“而找丹堂的弟子炼药,却要五千道功点,这岂不是说,他们炼一枚磐石锻体丹就纯赚两千道功点?”

    王路撇撇嘴,道:“所以我们都把丹堂弟子叫大爷,一个个的,都太黑了,但是没办法,谁让炼药师都在他们那里,他们聚集起来,垄断了武道院的丹药。”

    宁川不由得咧嘴笑了笑,道:“那如果我卖一枚磐石锻体丹,只要四千道功点呢?”

    “那肯定有很多人心动,想要来买,咱们立刻能成许多人瞩目的焦点,但是…你没开玩笑吧,你确定你能练出磐石锻体丹?”王路有些狐疑地看着宁川。

    毕竟他们的机会就只有一次,而且代价巨大,若是失败,虽然不能说是永世不能翻身,但也白白耗费了大半年的心血了。

    “虽然没有练过磐石锻体丹,但只要我看了丹方,问题不大!”宁川信心满满地说到。

    他对炼丹一途的天赋是得到竹丹师称赞多次的,而且他早在天风城的时候,就已经炼制过许多一品丹药了,虽然这些丹药都没有磐石锻体丹那般复杂,但是…他依然是有把握的。

    王路稍稍想了一下,然后便是说到:“丹方并不难找到,在丹堂弟子为了避免成为众矢之的,他们便是搭设了一个擂台,直言只要有谁能打败每日的擂主,便能向他们索要一份丹方……”

    “那我就去找他们!”宁川咧嘴一笑,活动了一下手指,唰唰唰数十个元火指决便是赫然出现,一股炙热的气息,在他的指尖流转翻腾!

    “好吧,你若是能打败守擂的丹堂弟子,我就给你三千道功点让你换取磐石锻体丹的药材试一试!”王路一咬牙说到。

    而几乎是同时,紫阳武道院最为华丽的一处亭台楼阁聚集处前方,有一座八丈宽的擂台,擂台两侧分别竖立着一个炼丹台,一个紫阳白袍弟子双手负于身后,笔直而立,嘴角带着一丝冷笑,脸上尽是傲然之色。

    而在擂台下面,一群紫阳弟子看着擂台上的弟子,满脸崇拜之色。

    “丹堂的人压榨我们这些普通弟子太狠了。”

    “切,丹堂的丹药都是明码标价,相当于药材三分之二的炼丹费用,一个远大一个愿挨,哪儿谈得上压榨?”

    “三分之二的炼丹费用还不算压榨?我们的道功点都是刀光剑影里面拼出来的,哼,真希望有人能为我们这些普通弟子站出来,打败这丹堂的炼药师,拿到丹方,降低价格给我们炼药!”

    “唉…这就太难了,一般强一点的丹药师,都被丹堂招徕走了,不然你当丹堂怎么敢天天摆擂台等你挑战拿丹方?不过就是摆出一副我没有垄断的姿态堵住我们的嘴而已!”

    擂台之上的丹堂弟子听到这里,嘴角的笑意更浓了,心中更是暗道:“一群笨蛋,我王金流虽然刚进入学院不久,但在丹药上,也不是泛泛之辈,想打败我拿走我们丹堂的丹方?做梦!”

    呼呼!

    忽然,擂台上一阵狂风扫过,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之下,有一道身影,居然一跃走上了擂台。

    “有人挑战了!”

    “唉…昨天也有人挑战,但那只不过是白白浪费了一百点道功点而已!”

    “也是,唉……今天挑战的这个人还是个生面孔,说不定是个默默无闻的小辈,想要上来出出风头也不一定!”

    抬眼看过去,只见到擂台上一个神色淡然的俊秀少年,缓缓将手中的身份牌放在了炼丹台之上的一个凹槽处,顿时,身份牌上的一百道功点数字,转眼便是变成了零。

    这是要缴纳挑战的一百道功点报名费。

    “可以开始了吗?”少年这才开口问到。

    而听到这个声音之后,王金流的面色猛然一变,猛地睁开双眼,眼中出现了一丝惊色,当他看清楚眼前之人后,脸色旋即变得难看了起来,眼中燃起一股怒火,两个字从齿缝中挤出:“宁川!”

    来人正是宁川,他也是早早就看到了擂台上的人是王金流。

    天风城王宁两家的恩怨,宁川本以为已经在风家的调停下缓和了,但眼没想到到了紫阳武道院,竟然还能碰到王金流这等货色。

    看来,天风城的恩怨,也要到这紫阳武道院之中了!

    “你杀我弟弟,这仇我都还没报,你就敢来找死?”王金流的目光紧紧望着宁川,杀意若隐若现!

    宁川缓缓从储物戒指中拿出自己的丹炉,摆在了擂台之上,然后才缓缓开口,道:“那日我宁家相信你王家,和你王家联合探秘,可是你王家人却先杀我,又害我宁家子弟,我才反杀于你王家子弟,怎么…难到你认为,只能你王家杀我,不能我杀你王家!”

    数到这里,宁川目光中也是透出了丝丝寒意:“而且…那日你与董辰风吞我师尊的碧螺山,还想杀我师徒,这笔账,我也是记着的!”

    “聒噪,不管如何,你敢杀我王家子弟,我就要让你宁家人生不如死!”王金流目光一闪,杀意也是如虹!

    宁川不由得也是一生冷哼,道:“我倒是要看看,你如何让我生不如死,废话莫多,开始吧!”

    “哦?你这是想要我丹堂的丹方?”王金流猛然之间放声大笑起来:“简直痴心妄想,你以为你跟着你家那个垃圾的竹丹师学了两手,就能和我比?我可是二品丹药师董辰风的弟子!”

    听到这里,台下众人不由得发出了一阵惊呼之声。

    “原来这王金流是二品丹药师的弟子!”

    “我还说他刚入丹药堂,实力应该很弱,怎么该他来守擂台,原来如此!”

    “那挑战者也是运气差,居然遇到了这么个强人,那一百道功点,果然要送丹堂了!”

    听到耳旁传来的赞誉惊讶之声,王金流的脸上重新换上了傲然之色,嘴角也是露出了一丝冷笑之色:“若是旁人,一百道功点也就能和我比试了,可你…不行!”

    宁川目光微微一凛,一丝冷色也是浮现:“那你要多少?”

    “一千!”王金流嘴角一勾,道:“这可不是一个小数目了,若是害怕的话,就不要在这儿丢人现眼!”

    “一千道功点,怎么要这么多!”

    “一千点道功点我要攒好几个月!”

    “这也太狠了,分明就是不让人挑战啊!”

    台下的王路也是忍不住露出了惊讶之色。

    宁川眼睛一眯,挑战擂台拿出的道功点,并不是拿出去就拿不回来了,只要挑战成功的话,这一千道功点还是能拿回去的,这只是一个保障而已!

    想到这里,他嘴角也是露出了一丝微笑,道:“一千就一千!”

    说罢,他便是又拿出了一块身份牌,将其放入了炼丹台凹槽之内,顿时,那身份牌上的数字三千,便是化作了两千一,少了九百,加上宁川之前的一百,正好一千!

    这个身份牌是王路的,在上台之前,宁川便是觉得王金流会想办法阻拦他,现在一看,果然如此!

    宁川居然没有任何犹豫就答应留下来,而且居然还真的拿出了一千道功点,王金流双眼之中不由得流露出了一丝冷笑之色:“让你笑着过来,哭着回去,上药材,比试开始!”

    一声大喝,立刻台下几人端着药材便是走了上来。

    将药材拿到手一看之后,宁川便是笑了出来:“白玉生机丹?”

    王金流哼哼一声,拿起一株药材在手中掂量一下,忽然,他手猛地一拍面前丹炉,丹炉嗡一声闷响,炉盖冲天飞起,手中药材亦是飞出,化作一道流光飞入丹炉之中,手法炫丽,顿时博得台下众人,满堂喝彩!

    听着耳边的赞誉喝彩,王金流才嘴角一勾,抬起眼皮望了宁川一眼,道:“这白玉生机丹是每一个一品丹药师都会的,你若说你不会,就趁早滚蛋吧!”

    不会?

    宁川想说自己最会的就是白玉生机丹,当初在家族的时候,他每日都要帮家族炼制很多丹药,其中这白玉生机丹,就是最多的一种。

    “呵呵…”宁川也不作答,只是淡淡一笑,抬起手指一点那丹炉炉盖随后一提,顿时炉盖居然随着手指飞起,这时他又才随意拿起一株药材,小心翼翼地放入了丹炉中。

    刚刚王金流放药的手段如此华丽,而宁川的手段竟然如此普通,顿时,擂台下的众人又是一阵摇头。

    “唉,这人胆子也真大,就这水平也敢拿出一千道功点挑战!”

    “初生牛犊而已,很快他就会发现自己犯了大错!”

    “一千道功点换一个教训,呵呵,足够他记忆半生了!”

    而台下的王路看到这里,再一听旁人的议论,心里忍不住也是担心了起来。

    只是台上的宁川,却依然是面不改色,从容不迫地打开炉盖,将手中的药材,一样一样地放置到丹炉之中。

    药材放完之后,他才好整以暇地整理了一下衣物,伸出手来,手决一打,噗的一声,一道元火从掌心升腾而起,被他丢入炉中。

    “居然还在用最基本的催生元火方式!”看到宁川的手决,王金流又是一声大喝,道:“今天就让你见识一下,什么才是真正的催生元火!”

    随后,只见他手指一勾双指指尖顿时出现了一道火红亮光,随后,他手指不断弯曲掐动,一个个无比繁杂奥妙的手决出现,指尖的红光在空中幻化不停,留下一道道残影久久不散,最后残影首尾连接,居然凝结成了一个火字,转眼之后,那火字便是轰的一声,生生化作了火焰,飞入了丹炉之中。

    这一瞬间,擂台下众人顿时脸上都露出了惊色,举坐之间,只有一片寂静,众人都被王金流的手法震惊,为之叹服!

    将台下众人眼中的惊色全部收于眼底,王金流的脸上不由得露出了一丝得意之色。

    斜眼瞟了一眼宁川,看到那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手法,王金流脸上的得意之色更胜刚才:“就你这种基础手法,还敢拿一千道功点和我比,自不量力!”

    而宁川则是慢慢催动着体内的元力源源不断地化为元火,稳稳当当的将药材炙烤,炼化,待到一滴一滴浓稠的药液,从药材中慢慢渗出的时候,他才轻轻抬头,道:

    “好看不一定好用,世间万般的炼丹手法,都是从基础手法进化改变而来的,任你是丹道大师,任你手法华丽如花,我也依然是敢用这基础手法和他比一比!”

    “哈哈!”王金流顿时狂笑了起来,眼中尽是不屑之色:“托词而已,等会儿我就让你知道,你错的有多么离谱,让你知道你的普通手法有多垃圾!”

    台上两人都没有看到的是,在台下,一个路过的中年人,听到这番对话的时候,脚步猛地一滞,停了下来,随后他目光一转,落在了台上宁川的身上。

    宁川此刻还是施展的普通手法,一个个指决手印,都非常简单,仿佛看一眼就能学会,每一缕冒出的元火,都非常平凡,仿佛柴火一般。

    但是,若是仔细看的话,就能发现,那一个个指决手印衔接的是行云流水,毫无瑕疵,任你多么仔细去看,以多么苛责的眼光去挑,都挑不出一丝的毛病。

    “好稳健的普通手法,此等手法居然是在一个少年使出来的!”中年男人忍不住挑了挑眉,目光一转,落在了王金流的身上。

    此刻王金流手指手掌上下翻飞,做出了一个个难度极高,令人眼花缭乱的指决手印,一缕缕火焰也是上下飘忽,把人看的目不暇接。

    可看到这里,中年男人却是一阵摇头:“华丽有余,实用不足,又是一个心性不稳,冒进贪功的小辈。”

    说完,中年男人便是将目光转到了宁川身上,不再离开,越看,他的表情便越是认真,越看,他的眼中喜色便是越浓:“此子甚好!”

    但是,台下的观众却并不是这样的。

    宁川那普通的手法,早就把他们看的厌烦了,倒是王金流那一个个新奇的指法手印,把他们看得是如痴如醉。

    王路则是一会儿看一下宁川,一阵愁眉苦脸,一会儿又看一下王金流,脸色就变得更加难看了:“唉…这回一千道功点算是没了。”

    转眼之间,大半个时辰过去,宁川手法忽然一变,一股凌厉气势自周身而发,丹炉之中的药液,已然是浓稠到了极致,在火焰气流的吹动之下,悬浮在药炉之中,滴溜溜的打着转,眼看就要凝结成一枚丹药的形状!

    而再看王金流那边,只见到王金流手猛地一拍炼丹台,一声低喝,接连几个手决打出,一股强横的元火,直接将整个丹炉充满,火光闪耀刺眼,让人不敢直视,而在元火之中,一团丹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快凝结成型。

    不过几个呼吸的时间,一阵阵丹香,便是从丹炉之中逸散而出!

    “呵呵,普通手法就是普通手法,哪儿能比得上我的手法,我之丹药已成,而你却还在凝丹!”王金流一看慢吞吞的宁川,顿时眼中露出了一丝不屑之色。

    “莫要高兴的太早了。”宁川微微一笑,手法变化越加迅速,丹炉之中的火焰,也是慢慢升腾变大,终于,丹炉之中也是被火焰充满,丹液开始凝结成丹,丹香缓缓飘散而出,而且,丹香丝毫不比王金流的弱半分。

    甚至,还要隐约强上那么一丝。

    “哼!”见状,王金流一声冷哼,手指上下翻飞,控制元火不断上下升腾旋转,丹药旋转越加迅速,丹香也是越加浓郁。

    但反观宁川那边,除了一开始的那一阵丹香流出,随后便是再也没有了味道,丹香逸散溜走,很快,他那边便是平平无奇了。

    台下众人顿时叽叽咋咋又议论了起来。

    “就我的经验而言,丹香越浓,炼制出来的丹药越好!”

    “嗯,这倒是,虽然丹药还未出,但结果已经显而易见了!”

    “可惜,我还以为有高手能帮我们打败丹堂高手,破除垄断呢,还是我太天真了啊!”

    “比不过了吧!”王金流脸上这才流露出了一丝笑意。

    而就在这时,他目光忽然一凛,最后一道手决打出,丹炉炉盖冲天飞起,火焰升腾而出,带着一枚散发着阵阵丹香的洁白丹药在空中闪过一道白光飞出。

    “收!”

    王金流一声低喝,拿起一个玉瓶一个海底捞月,将丹药稳稳收入瓶中。

    在宁川那边,宁川也是目光一凛,双手一拍丹炉,炉盖飞起,丹药化作一道白光飞出,此刻只见到他左手拿出一个玉瓶空中一捞收起丹药,右手之间冒出一点元火,放入玉瓶之中,随后立刻盖住玉瓶,不让气散。

    “好!”看到宁川那边收药时往玉瓶中充入了一团元火的细节,中年男人眼中不由得闪过一丝精光:

    “这个小辈在炼丹时候就知道以手法避免丹香逸散造成药效流逝,最后竟然还知道以元火暖瓶,慢慢冷却丹药,使药效最大程度的保留下来,这是哪个丹药师的弟子,竟然会如此优秀!”

    而在擂台上,宁川和王金流,都是手持装有丹药的小玉瓶,走到了前方来。

    丹药已成,接下来,便是现场找人试验丹药效果,评比胜负!

    “小子,我劝你还是不要把你的丹药拿出来丢人现眼吧!”王金流斜斜瞟了宁川一眼。

    宁川神色淡然,嘴角带着一丝微笑:“谁丢人,试过之后才知道!”

    王金流眼角闪过一丝冷光,一声冷哼,道:“哼,不见棺材不掉泪,谁愿试丹药,上来!”

    呼呼!

    擂台下早有人准备好要试丹药,脚下一动,翻身便是上台,拿出一柄短刀匕首,举起利刃,在手臂上使劲一划,一条三寸长的伤口便是赫然出现,顿时血流如注!

    白玉生机丹是治疗伤势的丹药,服下立刻见效,用这种办法是最好检验是最好的了。

    第一人伸手拿过王金流的丹药,瓶口传来一阵阵沁人心脾的丹香,那人一闻,便是忍不住赞叹到,好丹!

    而第二人则是接过了宁川的丹药,看着瓶口居然还盖着盖子,而且并无丹香,不由得皱了皱眉头,伸手揭开瓶盖,顿时,一道白色氤氲丹雾从瓶口之中升腾而起,一股压抑不住的丹香,从瓶口逸散而出,扑面而来,轻轻一闻,便是充斥人整个胸腔,让人浑身通泰,无比的舒适!

    这一下,台下之人,便是忍不住的赞叹出声:“好厉害!”

    “我还说这挑战者的丹药不会出丹香呢,没想到他不仅仅有丹香,还有丹雾!”

    “听说只有那种特别厉害的丹药师炼出的丹药,才有丹雾吧!”

    看到这里,王金流不由得微微一愣,旋即脸色一变,沉声说到:“哼,有丹雾又如何,丹药是用来服用的,最后还是要比拼药力才行!”

    宁川则是微微一笑,也不辩驳,抬头看向拿着自己丹药的人,道:“请试一试药效吧!”

    王金流连忙喊道:“你也快服用丹药,我们就比谁的伤口最快止血愈合!”

    两个试药之人,这才倒出还有些微热的丹药,按在嘴里,一口吞下。

    随后,在场所有人便是将目光集中到了那两人还在流血的手臂之上。

    忽然,场下发出一声惊叫:“快看,第二个试药人的伤口已经停止流血了!”

    “第一个人的伤口还在流血!”

    王金流的脸色顿时大变,望向两个试药之人,仔细一看,果然,服下宁川丹药的人,伤口已经停止出血,看到这里,他不由得喊道:“急什么,我的丹药药力主要在愈合伤口之上,止血慢点又如何!”

    他话音刚落,台下便是又响起了一阵惊呼声:“第二个人的伤口明明是三寸,此刻只有两寸半了,他伤口开始愈合了,那挑战者的丹药药效好强好快!”

    “什么!”王金流脸色顿时微微一变,连忙转头一看,果然,试验宁川丹药的人,手臂伤口已经完全止血,开始缓缓愈合。

    而再一看试自己药的人,虽然伤口已经止血,但是愈合却仿佛是遥遥无期的。

    到此刻,胜负,已然是非常明了!

    “挑战者获胜了!”

    “多少年都没有出现过的情况,挑战者居然战胜了丹堂弟子!”

    “哈哈,好啊,我还以为那丹堂弟子师从董辰风,定然厉害的很,没想到一山更有一山高啊!”

    此刻的王金流,面如死灰,眼神都黯淡了下去,哪儿还有一开始的嚣张之色。

    一开始那些还看好他的人,此刻也是极尽吹捧之能,夸赞宁川,甚至,他和他的师尊董辰风,已经成了反面教材衬托宁川,他感觉这些声音,就像是一记一记的耳光打过来,把他直接打蒙在原地。

    而宁川脸上,则尽是淡然之色,这一切并为出乎他的意料,然后他才一伸手,道:“既然我胜了,那就请给我磐石锻体丹的丹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