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盖世武神 第四十一章 灭族之日

时间:2018-04-23作者:洪荒之力

    “你能养活烈阳花?”

    风云不由得就是微微一愣,不过很快,他便像是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一般,放声大笑起来:“哈哈,小子,你当烈阳花是你家的花花草草吗,那可是四品灵药!”

    风动听到宁川的话,也是面色一惊,他忍不住说到:“小英雄,这烈阳花的确是是四品灵药,而且其种子成活率也的确是不足百分之一,即便是那些深谙炼丹养药之术的二品丹药师都不敢在少于五十粒种子的时候出手养植,你……”

    宁川面上微笑依然,他缓缓抬起头,看向风云,风轻云淡地说到:“我既然在说,那自然是有把握!”

    “可我觉得你是在撒谎,想要坑我妹妹为你出手!”风云面色一沉,冷声说到。

    宁川依然面不改色:“我人就在这里,若是养不活烈阳花,性命随你处置,可若是……我养活了呢?”

    “呵呵…”风云死死盯着宁川,目光冰冷,仿佛冰锥一般能刺穿人体:“你若养出了烈阳花,妹妹帮你的事情我立刻放手不再管!”

    “当真?”宁川目光一凛问到。

    “你还没有资格被我骗。”风云嘴角一勾:“不过我想你还是准备交代一下后事吧…小乞丐!”

    竹丹师忍不住拉了拉宁川,道:“徒儿,我们还可以向其他办法,没必要这么冒险!”

    “师尊放心。”宁川一笑,不管那风云,直接朝风动一伸手,道:“请风动大哥给我一粒烈阳花的种子!”

    风动一阵踌躇,正要劝说一下宁川,但是白纱之后的风雪衣却是开口,道:“风动大哥,三粒种子都给宁川,我相信他!”

    “呵呵,妹妹倒是很看得起人啊。”风动咧嘴一笑。

    风动无奈,只能从储物戒指中取出一个约莫只有一寸见方的小玉盒子,递给宁川。

    宁川收起烈阳花种子,一拱手,道:“请风雪衣小姐派人助我宁家!”

    “风动叔叔,你即刻出发,带我风家高手前去,不惜代价,一定要保全宁家!”

    风动一拱手,目光凛凛,转身就要出发。

    宁川和竹丹师立刻转身,准备跟着风动一起出发,回天风城救族人!

    但就在这时,风云却是咧嘴一笑,伸手拦住了宁川:“小子,你可不能走,若你前面撒谎,现在又这么一走了之,我如何寻你?”

    竹丹师眉头一皱,开口道:“风云少爷无需担心这点吧,宁家就在天风城,可逃不掉。”

    宁川一看风云那似笑非笑明显故意刁难的模样,心中一阵焦急,若是再继续耽搁时间,宁家不知道还要发生多大的变故。

    最后他只能是一咬牙,道:“师尊,麻烦你带风动大哥回去,我留在这里!”

    “徒儿不可!”竹丹师开口,毅然道:“如果要留一个人质,也该是我留下!”

    “师尊,这件事情是因我而起,不留下师尊你,而且风云少爷恐怕也不肯,反正此次回去有风动大哥代表风家前去,王家人闻说风家名号就不敢轻举妄动了,我回去也帮不上什么忙,快则十日,慢则一月,我定会养好烈阳花回来!”

    听到这里,竹丹师就是一顿,还想说些什么,但见宁川意已决,只能点点头,道:“那你万事小心,若出意外,带信回来,师尊能帮你。”

    说罢,竹丹师这才不再耽搁,随着风动走出房间。

    风云咧嘴,一看宁川,道:“你不能呆在清风楼!”

    宁川开口道:“给我一个独居小院,除了送食物和水外,不许任何人过来打扰我!”

    风雪衣忽然开口,道:“我在城中有一处独居小院,名叫晓月居,你住在那里没有任何人会打扰你!”

    风云面色一沉,道:“妹妹倒是舍得,这晓月居平时都不给外人进,如今你居然给这小子住!”

    宁川目光变了变,忍不住又看了一眼那白纱之后影影绰绰的身姿,道:“在下只需要一处安静之地就好,不必…”

    风雪衣即刻开口打断了宁川的话:“我身患寒疾,病发时痛苦不堪,烈阳花能大幅度缓解这种痛楚,你若养出烈阳花,别说是一座独居小院,即便是这清风楼,我也是愿意给你的!”

    宁川知道无法拒绝,这才点了点头,道:“那便多谢风雪衣小姐了。”

    是夜,宁川盘腿坐于一座清雅小院中,左手边有假山流水,右手边有一棵古树乘凉,抬头一望向天风城方向,他心中还有忐忑。

    “也不知道师尊他们已经到了哪里…爷爷他们可还好。”

    天空繁星闪烁,却没有一颗能够告诉宁川问题的答案。

    “罢了罢了,师尊他们最多六天之后就会传来消息,如今我还是好好养活这烈阳花,到时候就能回家族了!”

    想到这里,四下观察了一下,确定小院子周围没有其他人之后,宁川这才从储物戒指中,取出了小瓶子。

    然后又取出了那装有烈阳花种子的玉盒,小心翼翼打开。

    顿时,一股微微亮的光芒从盒子中绽放而出,有三粒约莫黄豆大小的植物种子,仰躺在里面。

    伸手拿出一粒这种子,还能感觉到有丝丝热度从种子上传来。

    种子都带着温度!

    “不愧是四品灵药,竟然如此神奇!”宁川目光不由得就是微微一凛,旋即,他抬手便是取出了一枚烈阳花种子,小心翼翼地放置到了面前一个挖好的小坑之中。

    “这烈阳花是四品灵药,比碧螺山要珍贵许多,恐怕也难养许多,想要养活,恐怕需要花费的绿色汁液也是更多啊。”

    宁川打开小瓶子一看,瓶中的绿色汁液连瓶底都没有没过,恐怕最多只有四五滴绿色汁液。

    “四五滴绿色汁液,即便不能将烈阳花完全催熟,但是让其发芽应该是足够了。”

    宁川暗暗思量了一阵,不由得在心中暗道:“我有小瓶子能催熟药材的事情,千万不能表现出来,避免有多心之人察觉到小瓶子的存在,那我恐怕就麻烦了…”

    “所以这烈阳花,我只需要催生其生出新芽就好,反正我与那风云的约定是养出烈阳花就行,又没说一定要养到成熟!”

    想到这里,宁川这才稍稍定了定心神,再次确定周围没有人偷窥之后,才小心翼翼滴出一滴绿色汁液在种子之上,紧接着便是非常精细地盖上了层薄薄的泥土。

    做完这一切,他又打坐疗伤了半个时辰,直到夜已深,他才回到小院子的房间中去。

    一进入这院子的房间中,宁川不由得就是一阵苦笑。

    这小院乃是风雪衣的,院子中清幽静谧已经是非常少见了,而这屋子中,更是处处白纱悬挂,装饰淡素异常,无比的洁净,空气之中,还有一股若有若无的清幽香气…

    “算了算了,我还是不睡风雪衣小姐的闺房,去睡树吧!”

    一阵摇头,宁川便是退出了房间,关上了房门,回到院子中,一跃跳上那院子中的古树之上,仰躺在了古树粗壮的枝桠之上,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不远处一团漆黑的地方,随后嘴角一勾,露出一丝笑意,进入了梦乡。

    而在这小别院的外面,几双眼睛盯着他的眼睛中,杀意这才消退了下去。

    “走,回去禀报家主!”

    几道身影悄无声息的消失在了外面。

    而此刻,在流云城两大家族之一的风家深处,一个中年男人负手而立,听完几个人汇报的话之后,那中年男人这才点了点头,道:“看来这少年倒是有礼数分寸,以后就不用管他了,你们去保护好小姐,若是再出现小姐无缘无故出城,你们却不知道的事情,就提头来见我!”

    第二日一早,宁川早早便是在晨曦之中,翻身下树,但是他第一时间,便是爬上小别院的墙头,当他看到那几个几乎微不可察的脚印时,就是微微一笑。

    “居然还派人来监视我,还好我发现的早,早早就收起了小瓶子,不然还真被你们看到我的秘密了,不过…看来以后我更要小心行事了。”

    随后他才回到小院子中,取出一枚疗伤丹药服下,开始治疗昨日受的伤势。

    接下来的时间,宁川平时便是服用丹药,小心疗伤。

    等到夜深人静,或者是一大清早,确认外面没有人的时候,他才会拿出小瓶子,用绿色汁液浇养那烈阳花种子。

    时间飞速流逝,两日多时间,就这么过去。

    东方太阳初升,晨光照射大地。

    若是在平时,天风城中勤劳的人们,一定早早就起床开始一天的劳作。

    但今日不同,天风城中家家户户关窗闭门,躲在家中,不敢出来,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血腥气味。

    而在宁府前方一条三丈宽的主街道两段,早早就聚集了两方人马。

    其中一方,每个人都是衣着整齐精神抖擞,眉目之间,兴奋和杀意交相闪烁。

    而另一头的人马,人数少了一倍不说,个个还都是双眼布满血丝,疲惫不堪的样子,他们衣服上全是暗红的血迹来不及洗,他们的身上几乎都带着伤口,来不及处理。

    不过即便如此,他们眼中却没有惧色,有的只是死战到底的决心。

    忽然,对方人群中,走出一个身影,此人精神焕发红光满面,一声大喝中气十足:“宁家主,今日就是你们宁家灭族之日!”

    “灭族之日?”

    宁冬鹰站在一众宁家人最前方,直直面对叫嚣不停的王若明,他慈祥的面庞上,居然又露出了一丝平和的笑意:“王家主,恐怕今日无论如何,你都不能遂愿了!”

    随后,宁家已经伤痕累累的众人,居然也是笑了出来。

    “嘿嘿,他还不知道咱们少家主已经逃出去了!”

    “王家人就是笨。”

    “来吧,我的王家儿子们,你宁老子在这里等你来杀,快来啊!”

    王若明一望到此刻都还能笑骂出来的宁家众人,眉头紧皱,牙关咬的咯咯直响。

    “父亲!”就在这时,今天凌晨才回到家中的王金流开口了,嘿嘿一笑,走上前去说到:“我这儿有一包毒药,父亲服下解药,然后将毒药涂在手上,待会儿和那宁冬鹰交起手来,保证父亲您无往而不利,一举就能拿下那老东西!”

    王若明回头看了一眼自己这儿让他觉得无比高兴的大儿子,微微一笑,摇头故作高深道:“金流啊,你天赋极好,但是这做事,你就没有为父厉害了,为父这么多年来都不敢动宁家,为何今日敢动,你就没想过为什么?”

    “不是因为弟弟被宁家子弟杀了吗?”王金流一脸的疑惑。

    “其实即便你弟弟不死,我也要动宁家,只不过你弟弟死,给了我一个更好的理由而已!”王若明嘴角勾起一抹残忍的笑意。

    王金流眼睛一亮,脸上亦然是冷漠的笑:“哦…那父亲是为何非要动宁家?”

    王若明嘿嘿一笑,道:“不急告诉你,你看好就是!”

    此时,宁冬鹰站在最前,抬起已经如同枯树一般的手指,遥遥一指王若明,道:“王家主,今日我们宁王两家的决战,便是由我们两人开始吧!”

    王若明仰天一声大笑:“宁冬鹰,就凭你,也配和我一战?”

    他话音刚落,宁家阵营中便是冲出一人,指着王若明一阵叫骂:“王若明,战你何须我父亲,我来就行!”

    居然是宁啸天站了出来,此刻的他,浑身染的也不知道是谁的血,满脸的义愤之色,一阵叫骂的空档,他便是来到了宁冬鹰的身旁,与之并肩!

    宁冬鹰脸上不由得露出了欣慰之色:“啸天,不愧是我儿!”

    宁啸天微微一笑,道:“可是,在父亲的眼中…我似乎,永远比不上啸云,比不上啸云的儿子,宁川啊!”

    宁冬鹰眉头一皱,不由得看了宁啸天一眼:“啸天,你这是什么话!”

    宁啸天也是转头,看向宁冬鹰,道:“我最想说的话而已,老东西,你当家主几十年也够了,该我宁啸天来当了,你……滚到棺材里面去躺着吧!”

    “啸天你!”宁冬鹰气息骤然一窒,双目瞪得滚圆,不敢相信这些话居然是从宁啸天嘴里说出来的,他猛地抬起手,欲要打这不孝子一耳光,但是却发现自己一抬手,体内元气陡然一凝,居然难以调动了!

    而此时,宁啸天一声仰天大笑,猖狂无比:“王家主,我已然按照你的要求,将那凝功散放在了宁冬鹰早上喝过的茶水中,现在已经发挥了作用!”

    “哈哈!好!”远处的王若明也是一声大笑:“宁兄果然是识时务者,今日你帮我除了这老东西,以后天风城外清水镇就是你宁啸天手下的宁家的!”

    宁啸天面上闪过一阵喜色:“多谢王家主,那王家主可愿让我带走愿意跟随我之人?毕竟我的宁家,不能只有我一个人。”

    “可以!”王若明大笑。

    宁啸天这才转身,看也不看面色痛苦,嘴角溢血的宁冬鹰,而是直接走到了宁家众人面前,嘿嘿一笑,道:“诸位也是看到了,如今宁冬鹰的宁家,已经要亡了,而我宁啸天的宁家,才刚刚开始,愿意跟随我重振宁家声威之人,向前一步站出来,若是不愿意跟随我……嘿嘿,那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我愿意跟随宁啸天家主!”

    一个尖锐的声音响起,赫然是家族财务总管宁破山,只见他拖着自己的宁浪,连滚带爬地冲出了人群,跑到了宁啸天的身旁,一脸谄媚的笑着。

    “我也愿意跟随宁啸天家主!”

    又是一个声音响起,赫然是宁破山的哥哥,理事堂的管事宁破风,他也是拖着自己的儿子宁剑,急匆匆的从人群中走出,站到了宁啸天的身旁,但是到此刻,他们脸上居然还显露着傲然只色。

    “真是丢了我宁家人的脸!”一声冷笑骤然传来。

    “他们也算是宁家人?他们至多只是披着人皮的狗罢了!”又是一声冷笑传来。

    “我宁家人,是宁愿站着死,也不愿跪着生!”不知道是谁说这么一句。

    一盏茶的时间过去,一炷香的时间过去。

    这么长的时间了,居然再没有人走出来,站在宁我啸天身旁的,也只有宁破风宁破山两兄弟。

    宁啸天的眼角在抽出,眼中有疯狂之色,他的牙关颤抖着,一声低喝:“王家主,这些人,都可以杀了!”

    “好!”王若明一声哈哈大笑,抬起手,王家高手顿时神色一凛,元气提起,杀意冲天而动,只等王若明手落下,他们便要如猛虎下山一般冲出,瞬间将宁家的那群老弱残兵全部灭杀!

    宁冬鹰体内元力提之不动,此刻正是一个巍巍老者而已,在生命即将走到尽头的时候,他却没有丝毫惧色,而是抬起头,看向远方,嘴角露出了微笑。

    “川儿逃出去了,云儿总有一天也会回来…我宁家,还能重振声威的!”

    而他身后的宁家众人,此刻则是一副视死如归的神色,不见悲,只有壮色。

    “少爷已经逃出去了,他日后一定能杀回来的!”

    “嘿嘿,只希望少爷日后帮我报仇的时候,一定要把王若明那老东西杀了!”

    呼!

    王若明目光陡然一寒,手臂落下,衣袖带起一阵杀气生成的寒风。

    “杀!”

    王家高手立刻如同那离弦的利箭一般,或如青燕掠出,或如猛兽跳飞,都是直直朝着宁家众人冲杀过去,声势滔天,无可阻挡!

    但…也就在这时,一个冷冷的声音,却是忽然在所有人耳旁响起。

    “流云风家到,谁敢再动,杀无赦!”

    “是谁!”王若明心里猛地一颤,脊背上升起一股凉意,心头居然生出了许多年都未有过的惧意了,他连忙抬头,朝着声音来源方向一看,只见到,在房顶之上,不知何时居然出现了一个身着青色衣袍的男子,双手环抱胸前,背着一面蓝天流云旗帜,正冷冷地望着他。

    那旗帜迎着乘风和朝阳飘扬不落,正中央绣着一个风字!

    “高手,至少是武元境中期的高手!”只是这么看了一眼,王若明便是喉头一紧,感觉武元境初期的自己在那人面前,渺小得如同蝼蚁一般,他更是丝毫不怀疑对方说的是假话。

    王若明都是如此,其他王家之人,就更加畏惧了,在听到声音的第一时间起,王家上百名武道六七重的高手,当即僵在了原地,揠旗息鼓,面色惨白,浑身颤抖如同筛糠,豆大的汗珠不断从额头上滑落。

    而宁家众人也是听到了这声音,但是他们却没有丝毫难受害怕的感觉。

    王家众人的奇怪变化,也是让他们微微一愣,不由得抬头四下一望。

    当他们看到房顶之上的风家高手时,不由得微微一愣,还不明白这是谁。

    唯有宁冬鹰抬头一望之下,心中一动,双眼顿时湿润,长长的图了一口浊气:“川儿,你回来了吗?”

    随后,一道紫色身影也是出现在了房顶上,宁家众人错愕的脸上,顿时涌现了一抹狂喜之色。

    “是竹丹师!”

    “竹丹师回来了,那…这个高手,就是少家主叫回来帮我们的了!”

    “哈哈,苍天有眼,我宁家竟然有如此一个少家主,苍天有眼啊!”

    “少家主万岁!”

    刚刚所有宁家人,都以为今日便是他们的死期,可现在,宁川竟然真的成功叫来的流云城的援手,挡住了王家。

    劫后余生之感瞬间笼罩心头,欢呼声,顿时冲天而起!

    而反观另一侧的王家人,却一片死寂,从刚才到现在,居然真的没有一个人敢动弹分毫,就连那王若明,都不例外!

    …

    流云城中,望着天边的朝阳,宁川的心绪越加的不宁。

    按照时间来说,这个时候风家人应该已经到了天风城了吧,就是不知道宁家最近到底受到了多大的打击,而此刻爷爷有没有受到多么严重的伤势…到底风家人来没来得及解围…

    将一滴绿色汁液浇灌给烈阳花种子之后,宁川便是又服下了一枚白玉生机丹开始疗伤。

    这两日多过去,他体内的伤势,倒是在丹药的堆积下已经痊愈。

    而且似乎因为这生死边缘熬了一遭,再加上金海纳元丹隐藏在身体各处的药力,开始缓缓散发,此刻的他只感觉自己的修为,仿佛又些微精进了一些!

    “这金海纳元丹隐藏在身体里面的药效,恐怕要等我修为达到武道八重才会消失!”

    暗暗估计了一下修为的增长情况,宁川脸上终于出现了一丝久违的惊喜之色。

    但也就在这时,这些日子一直很安静的小别院门外忽然传来了一声大叫:“宁川,出来!”

    听到这个声音,宁川心中不禁一沉。

    是风云的声音!

    若是别人在外面叫骂,他倒是可以躲在这里偏安一时,可风云完全不惧风雪衣,他过来,若是还不出去见一见,恐怕他能踹门而入。

    想到这里,宁川只能是抿了抿嘴唇,打开院子门,迎着晨光,走了出去。

    “就是他么。”就在这时,另外一个声音传来,不冰冷,不愤怒,没有一丝温度,不带有分毫感情,仿佛是一个没有灵魂的木偶开口说话一样。

    眼睛一眯,瞳孔适应了迎面而来的晨光,这时他才看清,来的人,除了一个风云之外,还有一个青年。

    这个青年一身雪白长袍,袖口领口以银线包边,头上竖起一个精致尊贵的发髻,戴有高冠,许以白玉簪,在精致的发型之下,是一张更加精致的面容,皮肤白皙,鼻梁挺拔,嘴唇眉毛眼睛,处处都精致到了极致。

    好一个翩翩俊公子!

    看到这个青年,宁川心底没有来由一沉,望向了一旁嘴角挂着冷笑,眼中闪烁着不明意味的风云,道:“风云少爷,不知道你找我有何事。”

    而此刻,这个青年目光望着宁川身后的院落,嘴唇微微一动,用仿佛在说一件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一样:“风云,他去了我都去不了的地方,我不高兴,杀了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