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盖世武神 第四十章 流云城风家

时间:2018-04-23作者:洪荒之力

    “川儿!”

    谁知这时,竹丹师一声大喝,手一动,拉住宁川,嘴角浮上一丝苦笑,低声道:“是为师手不稳。”

    “师尊!”宁川牙关几乎要咬碎,眼角几乎要崩裂,拳头攥紧如铁一般硬:“徒儿要救家族不错,但,师尊为徒儿做的够多了,徒儿……”

    “不要说了!”竹丹师一声厉喝宁川,随后看向小厮,轻声道:“我马上去擦了这血迹,不过,劳烦问一声,不知道董丹师可愿意见我们师徒?”

    小厮看着宁川那狰狞的表情,竹丹师那强压的怒火的眼神,嘴角勾起了异常灿烂的笑容:“嘿嘿,我家主人……不愿见你们!”

    “为何!”竹丹师脸色剧变。

    小厮指着竹丹师鼻子,说到:“看不起你们呗,看你们穿的破破烂烂的,叫花子一样,若进董府的门,恐怕有人以为我董府什么人都能进呢!”

    “你说什么呢!”宁川一声暴喝,额头青筋暴起:“我师尊武道九重修为,一品丹药师,身份尊贵,何以堕你名望,而且,师尊还送上了三品灵药碧螺山……”

    “药是好药,不过那又怎样,我主人收了又没说一定要见你们,至于一品丹药师…好厉害啊!”小厮顿时作出了一个夸张表情,道:“在我家主人的眼中,你师尊这种一品丹药师,就是个……垃圾。”

    “找死!”宁川再也按捺不住胸中那炽热到能让人爆炸的怒火,手指一抬,指尖白光如电光闪过,奔雷之音滚滚仿佛从天际来,一指点出,气劲凌厉若天雷刺穿苍穹,直直奔着小厮而去。

    刹那间,小厮人还在站原地,但表情却凝固了,喉咙出现一个血洞,身已亡,唯有那眼中,有一丝后悔之色,但是那太晚了!

    “忍无可忍,无需再忍!”

    宁川缓缓收回手,指尖滴血,浑身也仿佛在这一刻,松懈了下来,目光冰冷,煞气丛生,在他身周的空气,都仿佛降了温度。

    “你这…”竹丹师不由得愣住了,一丝苦笑浮现在了他的脸庞之上:“冲动了,人需忍耐。”

    宁川微微摇头:“师尊看不出来吗,这小厮分明是故意刁难我们,他如此侮辱师尊,也该他死!”

    竹丹师苦笑连连,他怎么不知道对方是在故意刁难,可是,为了宁川,他一直在忍耐,放弃了尊严的忍耐。

    没想到,最后居然还是宁川一指杀了人,帮他洗了耻辱。

    “谁人敢杀我董府之人,找死!”

    一声厉喝忽然从府中响起,仅仅是声音传出,就仿佛是一记重锤袭来,狠狠锤在宁川胸口之上,是武元境强者掺着修为的声音!

    噗…

    又是一口鲜血从宁川嘴里狂喷而出!

    “遭了,快走!”竹丹师瞬间回神,在董府门前杀了董府的人,恐怕难逃大难,但他还是一手架起宁川,转身就逃。

    “想逃?看你能逃到什么地方去!”

    董府之内传来一个戏谑声音,居然好似猫抓老鼠般的样子。

    “师尊…放下我快走,徒儿不能再连累师尊了!”宁川此刻身体已虚,又有强敌将至,即便是身体完好都难逃升天,更何况眼下……

    “一日为师,终身为父,父不可弃子!”竹丹师咬牙疾走。

    “师尊!”宁川不由得心中一震,难以言出的感动,涌上心头,一个最后的办法,也是涌上心头,那小瓶子!

    但是他还没来得及说出来,忽然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传来打断思绪,抬头一看,一辆马车横冲直撞,由街道另一头冲出,直直朝着宁川和竹丹师碾了过来。

    “这董辰风居然派马车来碾死我们?不可能吧!”宁川心中一动,感觉事情仿佛出现了转机。

    竹丹师脚步一顿,干脆是站直了身子,咧嘴一笑,道:“罢了,我不逃了,徒儿日后帮我报仇就行!”

    说着,竹丹师伸手摸入怀中…

    宁川一愣:“师尊此话怎讲?”

    但就在此刻那辆横冲直撞的马车却是猛然一顿,居然在两人面前,生生停住。

    一张虬髯胡子脸出现在两人眼前:“小英雄,我家小……少爷,要请两位吃肉,可愿意一去?”

    吃肉?

    宁川和竹丹师对视一眼,眼中皆是涌上一丝劫后余生之色:“愿意!”

    “上来!”风动一声爽朗大笑,伸出双手一拉,直接将两人拉上马车。

    “何人敢救他们!”一声大喝顿时从宁府中传出,异常愤怒。

    风动面对武元境,又是二品丹药师的董辰风怒喝,居然丝毫没有怯色,反而还哈哈一笑,道:“董丹师,要下抓人,到清风楼来,在下随时恭候!”

    说罢,风动马鞭一扬,驾着马车,疾驰而去,转眼便是消失在了街角远处。

    董府之内,董辰风猛地一抓面前茶杯,狠狠摔在地上,茶杯碎成碎片,茶叶茶水溅了满地。

    青年则是面色阴沉,道:“师尊,风家人太嚣张了,竟然敢在师尊面前抢人!”

    董辰风眼角也是抽搐,今日他想要侮辱一下宁川和竹丹师,然后将两人戏弄致死,没曾想,宁川最后却一怒杀了他的守门小厮,最后更是在风家人的庇佑之下,扬长而去。

    死了一个小厮倒是没什么,可在他董府大门口杀了这小厮,最后还跑了,他董辰风的名声,可就被狠狠的堕了一手,日后恐怕要被不少人耻笑许久!

    “哼,风家,一个苟延残喘的家族而已,今日他们还能嚣张,但明日,我看他们还能嚣张的起来吗!”董辰风牙齿咬得咯咯直响,肥胖的脸上肥肉不断抖动:“到时候,我一定要将今日之辱,百倍还他们!”

    “对!”青年也是一声厉喝,不过转眼之后,他嘴角便是忽然勾起一丝淫秽笑意:“到时候把风家那些小娘子,全部夺过来,在她们身上,找回今日之辱!”

    董辰风一顿,随后嘴角亦是露出同样之笑:“知我者,金流也!”

    几乎同时,在马车之上,狂吐几口淤血之后的宁川,强打精神,一拱手,道:“多谢风动大哥救命之恩!”

    风动哈哈一笑摇头,随意说到:“无妨,小事一桩,对了,你们找董辰风干嘛,怎么最后又搞成了这幅样子?”

    宁川嘴角露出一丝苦笑,把事情从宁王两家联手进入那山洞开始,原原本本说了一个遍。

    听完之后,风动不由得眉头一挑,道:“王家…王家…那王家是不是有个大儿子,在紫阳武道院修炼?”

    宁川皱眉,仔细一想,随后道:“的确是有这么个大儿子,叫王金流,不过听说他只紫阳武道院外围修炼学习而已!”

    “那是以前!”风动摇摇头,道:“现如今,他被董辰风看上了,前一阵才被董辰风高调收为弟子,现在应该也是修为大进,成为了紫阳武道院的正式弟子!”

    “什么!怎么会这样!”竹丹师神色一变,倒是一下想清楚了前因后果:“原来一开始他就在刁难我,而且最后不管怎样,恐怕都是要杀我和宁川徒儿的。”

    想到这里,竹丹师忽然一笑,道:“呵呵,还好宁川徒儿最后一怒杀了那小厮,倒也算是给为师出了一口恶气!”

    宁川则是没有笑出来:“师尊,你受到的侮辱,死一个小厮只能暂时洗刷,日后,我定要取了那董辰风的项上人头,以其颈血,才能完全洗刷!”

    说到这里,他的面色又是一沉:“只是…眼下我们没了三品灵药碧螺山,又平白多出了一个紫阳武道院正式弟子和一个二品丹药师的麻烦,该如何才能解家族之危,救族人之性命啊!”

    “小英雄,哈哈,你话说了这么半天,就完全没有想起过我家小……少爷吗?”风动哈哈一笑,问到。

    宁川一愣,旋即说到:“风动大哥救我们一命,想必也是得罪了那董辰风,我已经过意不去,如何好让风动大哥和小少爷再多出手…平添麻烦?”

    风动一咧嘴,装出一副不高兴的样子,道:“你这话就不对了,首先,你也是救过我和我家小少爷的命的,我帮你理所应当。”

    “再然后嘛,那董辰风虽然是个二品丹药师,厉害的很,但是,我家小少爷要帮你,又不是说要像你一样,堵在人家家门口杀人,是吧!”

    宁川不由得就是一愣,他没想到自己在董府门口怒而被迫杀人,居然在风动嘴里就成了堵在人家家门口杀人,简直威风至极啊!

    不过,一阵思量之后,宁川还是忍不住开口说到:“风动大哥,对手是紫阳武道院弟子和二品丹药师,你家小少爷只是普通富贵之家……”

    “什么普通富贵之家?”风动猛地一拉缰绳,停住了马车,道:“哈哈,你可知我风家是什么家族!”

    “是什么家族?”宁川一愣,随后望向竹丹师。

    竹丹师也是一脸茫然:“我当初只是路过流云城,知道有董辰风这么个人,对流云城也不甚了解,还真不知道风家是做什么的。”

    风动一听,脸上渐渐流露出了一丝自傲之色,朗声说到:

    “我流云风家,乃是传承了数百年的武道世家,族中有武元境高手上百位,天元境高手五位,甚至就连超过天元境的存在,都有一位,稳居流云城两大家族之一,即便是紫阳武道院的院长,都要给我风家几分面子!!”

    百八十个武元境高手!

    还有数名天元境高手!

    甚至还有超越天元境的高手老祖坐镇家族!

    就连在整个苍云帝国都排得上名号的紫阳修道院院长,都要给几分面子!

    这一个个消息,仿佛一记又一记的重锤,锤在了宁川的心上,直锤得他整个人双眼一滞,整个人呆在原地,好半天都回不过神来。

    更不可思议的是,自己居然在路上为了一匹马,无意间就救了这种强横家族的一位少爷!

    何谓踏破铁鞋无觅处,就是这了!

    “呼…”

    许久之后,他才长长地吐出一口浊气来,看向眼前一脸笑意的风动,动了动嘴唇,喃喃道:“是在下眼拙了,居然没看出风动大哥的家族,竟然如此之强!”

    风动哈哈一笑,道:“好了,现在你相信我们能帮你了吧,走,我带你去见我家小少爷!”

    说罢,他转身走下马车,宁川和竹丹师连忙跟上。

    一下马车抬头一看,宁川不由得就是微微一怔。

    原来他们已经来到了一座酒楼门前。

    这酒楼只有三层高,有红漆高柱,镂花门窗,八角飞檐,琉璃金瓦,有青纱在阁楼之上随风飘荡,正门之上高悬三字——清风楼!

    而进出清风楼之人,要么衣着华丽,气质不凡,如若不然便是步履沉稳气息强横的武道高手。

    由此一看便知,这清风楼不简单!

    “跟我来吧!”

    风动嘿嘿一笑,伸手无比恭敬地请了一声。

    宁川俩忙回礼,紧跟着风动。

    令人进入清风楼内,一层是一个广阔大厅,此刻已经人满为患,但大家都只是在自己的桌子上吃吃喝喝,低声说笑,并无很吵。

    拾阶而上二楼,是一个个静谧的雅间,偶尔有人进出,那都是目光若电,气势若虹之武道高手。

    但是风动并未停下,而是直接带着三人,上了最高的第三层。

    第三层,就有些奇怪了,周围门窗紧闭,处处白纱悬挂,让人看不到白纱后面的人和物,一走进门就感觉到一股令人几乎要窒息的热浪袭来。

    “这…不是元火火气!”

    宁川几乎是瞬间反应过来:“这是纯粹热气…”

    而风动则是微微一笑,道:“我家小少爷体弱多病,最惧寒冷,所以她在的地方,最好是能暖和些。”

    宁川微微点头,原来如此。

    而就在这时,房中白纱忽然一动,一层一层不断朝两边撤开,最后只留下了一层薄薄白纱,一眼看过去,一个曼妙身影,倚躺在后,凹凸有致,曲线唯美。

    同时,一个清脆声音忽然响起,犹如夏日冰泉,冬日鸟鸣,清灵好听:“在下身体抱恙,不能与两位亲面,还请两位见谅!”

    “这是少爷?”宁川一愣,看向风动,如此曼妙动人的身姿,这么好听的声音,如果还是一位少爷,那这位少爷该是有多么妖孽。

    风动不由得有些尴尬,望向那白纱之后的一个曼妙身影,道:“嘿嘿,小姐,你怎么就开口了,不是说事情由我来谈么。”

    虽然此刻风动面上在笑,其实心中是在震惊,自己的这位小姐,最惧生人,怎么如今居然愿意隔纱示人?

    “风动叔叔,这两位是我的救命恩人,自然当以高礼相待!”白纱后的声音款款传来:“小女风雪衣,听闻两位恩人有麻烦在身,所以想帮两位解决麻烦,报答那救命之恩……”

    宁川心中顿时一喜,失之东隅,收之桑榆,如今这位风雪衣小姐,竟然要出手相助于他,不知道比那董辰风一个二品丹药师好到哪儿去了!

    就算和董辰风这个二品丹药师,王金流这个紫阳武道院的弟子对上,那恐怕也是不惧半分的!

    “多谢雪衣小姐!”宁川连忙拱手拜谢。

    风雪衣便不再多说什么,只是微微一招手.。

    风动会意,转身对宁川呵呵一笑,道:“两位请跟我来…”

    可他话音还未落,房门忽然被人一把推开,一个身着华服,身着白袍,胸前绣着一个紫色太阳,身姿修长,面貌俊俏,却生有一双让人一看就觉得刻薄的丹凤眼的青年抬步走了进来。

    “妹妹,我听说你在祭祖回来的路上遇袭了?”

    见到来人,风动顿时面色一沉,这人进门风风火火,带来一阵凉风入内,却丝毫没有关门的意思,实在是无礼的很,但是他却不敢发作,只能顺手关上房门,一拱手,道:

    “风云少爷,只是路上遇到几个路匪而已,已经被解决了,劳烦少爷挂心!”

    风云的丹凤眼眼角一沉,斜着眼珠子看了风动一眼,冷冷说到:“风动,算起来,你也是我叔叔,但你怎么就如此莽撞,带我妹妹出去祭祖却不多叫点人,听说这次要不是有两个路人帮了忙,你还就折在外面了?”

    “此事不怪风动叔叔,是我让他不要告诉任何人的!”风雪衣忽然开口说到,但言语之中看得出来,她对风动,并未有丝毫的兄妹情谊。

    “哼…妹妹,你也太不爱惜自己了,最多半年之后,你就要嫁入徐家,若你出个是非好歹,我们风家可就麻烦了……”风云一脸怪笑,似笑非笑地说到。

    忽然,风云双目一转,落在了宁川和竹丹师身上,眼神微微一闪,道:叫花子怎么到这儿来的。”

    宁川牙关一咬,一股怒色在眼中闪过。

    “哥哥误会了,这两位是我救命恩人!”风雪衣声音中已经有了丝丝怒意,言语之间没有丝毫客气,不过说到宁川时,她的声音却立刻温顺了下来:“宁川,你们先跟风动叔叔下去,风动叔叔,一定要全力保下宁川哥哥的家族!”

    风动一拱手,领命道:“是!”

    宁川眼睛微微一抬,深深地望了那风云一眼,转身便要走。

    “等等!”风云却在这时一伸手,拦住了宁川的去路,脸上出现一抹似笑非笑的表情:“宁川?你就是那个杀了董辰风看门小厮的宁川?”

    宁川眼睛一眯,道:“是又如何!”

    没想到自己的事情这么快就传开了,还被眼前这个大家少爷知道了。

    风云立刻就笑了:“你救了我妹妹一命,好像……我妹妹也在你杀了那看门小厮之后,反过来救了你一命,是不是!”

    宁川点头,心中升起一股不祥的预感,道:“是!”

    风云的笑容立刻变得无比灿烂:“那既然如此,你和我妹妹之间的恩情也就两清了,但我听妹妹刚刚话里面的意思,她怎么还要帮你解决你家族的麻烦呢!”

    宁川一顿,语气一滞,他没想到这风云居然如此一条一条算恩情。

    “哥哥!”风雪衣的声音再次响起,带着些许怒色:“这是我的事情,与你无关!”

    “不不不!”风云嘿嘿一笑,摇头摆手:“妹妹,你可是徐家人的未婚妻,虽然现如今你还未出嫁,可名声却是要好好保持住的,若是你随意出手帮助一个两不相欠的毛头小子……呵呵,传出去名声可就不太好了啊!”

    说到这里,风云声音骤然变得严肃了起来:“妹妹,我风家现如今情势如何你不知道吗,你嫁入徐家对我风家多重要你不清楚吗,若是你传出不好的名声,让许家人不高兴了,你担当得起这个责任吗!”

    说罢,他又转头看向宁川,紧紧盯着宁川,道:“所以,你们之间的恩情既然已经两清,那就不要再有瓜葛了,明白了吗!”

    “哥哥,你怎能对我的恩人如此无礼!”风雪衣站了起来,虽然看不清白纱后的表情,却也知道她此刻生气。

    风动也是面色一沉,道:“风动少爷,宁川和其师尊路见不平就拔刀相助,此刻是宁川有麻烦,我们如何能袖手……”

    “住嘴!”风云一声怒斥打断了风动的话:“我说你是叔叔,只不过因为你是父亲手下服侍多年而已,我尊敬父亲所以敬你一声叔叔,你还真当敢跟我摆叔叔的架子?”

    闻言如此,风动鞠躬更深,言语措辞更加恭敬,只是其语气却也是越加的强硬:“在下不敢摆什么架子,只是说实话而已,既然风云少爷不愿让小姐相助,那就让在下自己出手吧!”

    “混账!”风云又是一声怒斥:“你是我风家的人,享受我风家资源修炼,你命都是我风家的,你怎么敢自己私自拿风家的命,做对风家毫无用处的好事情?我问你,妹妹有寒疾,叔叔给了你三粒烈阳花的种子,让你寻能人种养,你可成功了?”

    风动面色不由得就是一沉,声音也是不由自主低了下去:“没有…”

    听到这里,宁川心中不由得一动,原来这风云和风雪衣,并不是同父亲兄妹,只是族兄妹。

    而风云则是一声冷笑,立刻抬唇讥讽到:“没有?没有你还不去做你自己的事情,却给别人卖命?”

    风雪衣忍不住开口了:“哥哥,那烈阳花乃是四品灵药中的极品,其种子成活率更是不到百分之一,风动叔叔才不敢妄动播种,你何苦为难他?”

    “不到百分之一成活率又如何?父亲给了他种子,他就该想办法养出药来,不要整天想着给一些没用的人帮忙!”说着,风云的目光,便是落到了宁川身上。

    但很快,他便是一愣,眼中出现了疑惑之色。

    因为此刻,宁川的脸上居然露出了一丝笑意。

    “你笑什么!”风动不由得厉喝一声问到。

    “好巧不巧,我宁川修为不高,但对养药一事还颇有心得。”说着宁川嘴角的笑容更胜刚才:“若我能养出烈阳花,不知道风云少爷可许风雪衣小姐出手助我家族?”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