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盖世武神 第三十八~三十八九章 路匪

时间:2018-04-23作者:洪荒之力

    听完竹丹师的话,宁川忍不住低低地叫了声:“师尊……”

    “怎么了?”竹丹师转身问到。

    只见宁川忽然单膝跪地,目光如炬凝视竹丹师,竖手朝天,一字一句,铮铮道:“师尊大恩,宁川没齿难忘,今日宁川在此对天起誓,师尊之恩,宁川即便是拼上性命也要报答!”

    那株碧螺山,是竹丹师花了大价钱才得到的,当初竹丹师收宁川为弟子,也是因为宁川能养活这株碧螺山,看在这点上的。

    而且这株碧螺山还是竹丹师进入武元境,成为他渴望了不知道多少年的二品丹药师的希望。

    可以说,这株碧螺山算得上是竹丹师另外一条生命也不为太过。

    但眼下,为了宁川,竹丹师竟然出手,直接将碧螺山采摘了要送人!

    此等恩情,的确已经超越一般的师徒,甚至可以说是一日为师终身为父的父子情了!

    此恩值得以命想报!

    竹丹师则是微微一愣,随后眼中涌上一丝欣慰之色,他伸手扶起宁川,道:“我们本是师徒,这些事情不用见外。”

    宁川点了点头,但是在心中,他却是越加坚定了报恩之念。

    “我们要去流云城,先给宁家主通报一声吧!”竹丹师开口说到,转身率先走出了竹林。

    很快,两人便是来到了宁冬鹰的住处。

    此刻宁家各处都已经动了起来,为了防备王家的进攻,而宁冬鹰作为宁家第一高手,也作为唯一一个可以和王若明抗衡的高手,自然不必事事亲为,只需要坐在家中,等各方情况汇报,若是有需要,他便是会立刻出手。

    “川儿,你要和竹丹师去流云城找二品丹药师?”宁冬鹰当即就愣住了。

    而在一旁,几个宁家高手听到宁川的话,顿时是目瞪口呆,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宁川少家主,您要去流云城找二品丹药师……可是,二品丹药师身份何其尊贵,我们宁家恐怕没有东西能让二品丹药师看上眼,又如何能请得动?”

    宁冬鹰也是朝着宁川投去了疑惑的目光。

    就连竹丹师,也是有些好奇的看向宁川,说实话,他也并不知道宁川准备如何请动出手,要知道他的那一株碧螺山,只能算是和一个二品丹药师结一个善缘。

    想要请二品丹药师出手,一株碧螺山也太廉价了。

    宁川微微一笑,道:“诸位不必担心,只要我能见到那二品丹药师,定然有手段请他出手。”

    宁冬鹰眉头紧皱,一阵思量,随后便是开口道:“如若能请到二品丹药师出手,那自然是好的,我们一定坚持七天时间,若是不能的话……宁川,你便不要回来了,就按以前的计划,你在外修行,等修为大成再……”

    “爷爷!”宁川开口,直接打断了宁冬鹰的话,一字一顿,无比坚定地说到:“我一定会在七天之内回来的!”

    说罢,宁川不再多留半刻,直接转身就走。

    与此同时,王家府邸,望着自己儿子尸体的王若明,双目通红,仿若野兽一般,每一次呼吸,都异常的沉重,似乎有千斤重担压在他的身上一样。

    “宁家宁川,好一个智勇双全的少家主啊,杀了我宁家子弟,把我骗入山洞,讨回族中……哼,你以为你逃回族中就能安然无恙了吗!”

    说到这里,王若明猛地抬起头来,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诸多族中高手,一声大喝,道:“今日起,我王家正式与宁家宣战,族中高手可在!”

    “在!”一众高手齐齐呼喝,地面都是微微一颤,可谓是声势浩大。

    “立刻进攻宁家店铺,坊市,庄园,杀光每一个看到的宁家之人!”王若明抬手一指宁家方向,冷冷咬牙道:“然后灭了宁家!”

    “家主!”

    忽然,一个尖锐的声音响了起来:“家主,好消息!”

    “好消息?什么好消息?”王若明阴沉下了脸,自己的儿子刚死,这个时候还有什么好消息。

    “家主!大少爷刚刚传回话来,他三日之前,已经成为了紫阳武道院的正式弟子!”

    “什么!”王若明眼睛一抬,眼中精光骤然一闪,一丝久违的喜色骤然浮现在脸上:“好,金流没有让我失望,立刻派人到流云城,请大少爷回来助阵,这一次,我们一定要屠了宁家上下,鸡犬不留!”

    ……

    两日时间飞快过去,在这两天多的时间中,宁川和竹丹师两人星夜兼程,十万火急,跑死了八匹快马,吃东西都在马背上,甚至就连睡觉的时间,都被压缩到了最短。

    “要快点,再快点,回去的早一点,我宁家就会少死几个人,就能早一点得救!”

    此刻的宁川愁眉紧锁,神色紧张,心急如焚,手中的马鞭不断挥舞,只求速度更快一分!

    但就在这时,他忽然感觉到身下的马匹猛地一沉,宁川心中一惊,连忙借力一跃而起,跳到了路旁,而这匹马居然在此刻失了前蹄,轰的一声猛然然摔倒在路上,喉咙里面发出一声痛苦的嘶鸣,四腿来回摆动,嘴角流出了白沫。

    “遭了!”

    宁川心中一沉。

    竹丹师随后赶到,看到这一幕,脸色也是难看了起来:“这下麻烦了,这里距离流云城还有半日路程,路旁也没有驿站。”

    “无妨,师尊先走,我徒步追上!”不过,并没有磨蹭太多,宁川直接就站了起来,抬脚徒步朝着流云城方向狂奔出去。

    “你这样太累,根本支撑不了多久!”竹丹师策马追上,焦急地说到。

    宁川咬牙狂奔不停,望向流云城方向,眼神坚若磐石:“总不能两人同乘一马,那样速度更慢,还请师尊先行,我随后就到!”

    “可是…”竹丹师还想说什么,前方却是传来了一声暴喝,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大胆狂徒,你若敢伤了我家少爷一分,定然要被我千刀万剐!”

    “哎哟,你只有一个武道九重高手,也敢吓唬我们兄弟仨?”

    “大哥,二哥,他还不知道你们俩都是武道九重高手呢!”

    “看你们马车不错的样子,里面应该是个富贵少爷吧,我最讨厌少爷了,凭什么有个好爹妈就能过得舒舒服服,美人在膝,有花不完的钱,而老子却只能当人人喊打的路匪?”

    宁川也是目光一凛,看到了前方路旁,一辆流苏大顶的华丽马车停在了那,三个衣着夸张,盗匪模样的强人挡在那里,一个身着灰色长袍的虬髯胡汉子,护着马车。

    “哼,路都是自己选的,你们好逸恶劳,只愿行这等强盗事宜,怪得了谁!”

    听到三个路匪的谬言,虬髯胡汉子直接就是冷哼一声,道:“你可知道我我家少爷是何人,就敢拦路!”

    个子最矮的那路匪面对虬髯胡大汉的威胁,直接就是哈哈一笑:“呵呵,富家少爷而已,又不是流云城武道家族的少爷,两位哥哥,我修为只有武道八重,这种武道九重的战斗我就不掺和,看你们的了!”

    看到这里,竹丹师不由得低头看了一眼宁川,有些担忧地说到:“徒儿,不要多管闲事,我们走!”

    但是他话音刚落,就见到宁川方向一转,直直奔着那里去了。

    “唉…”竹丹师一咬牙,连忙也是策马追了过去。

    “嗯?还有人敢过来?”老三感官灵敏,脸色一沉,转头一看,不由得微微一怔,道:“两位哥哥小心,两个人过来了!”

    这两人,正是宁川。

    虬髯胡大汉见到这一幕,不由得心中一喜,连忙是一声大喝:“路过的两位,还请伸出援手相助一次,击退了路匪,在下定当重谢!”

    说话间,宁川已经来到了三个盗匪面前,停住了脚步,目光一扫那三个路匪,眼睛一眯,淡淡说到:“重谢就不必了,你们马车的两匹马,我要骑走一匹!”

    虬髯胡子一愣,没想到宁川如此气势汹汹地冲过来,却只是想要这么一匹马。

    而那三个路匪的目光,则是落到了随后赶到,并且丝毫没有掩饰自己武道九重修为的气息的竹丹师身上,目光随之变得警惕了起来。

    三个路匪对视一眼,都有一丝丝的忌惮竹丹师散发出来的气息,随后,老三才走了出来,一声冷喝道:“小鬼,我们把两匹马都给你,你和你身边的人赶快走,不要趟这趟浑水!”

    虬髯胡汉子面色顿时一变,宁川的要求实在是太简单了,而这三个路匪瞬间双倍满足了他的要求,眼下的情形恐怕对他很不利啊。

    “川儿莫要行不义之事!”竹丹师不由得也是一愣,开口对宁川说到。

    宁川则是看了那三个路匪一眼,目光清冷:“在下不行不义之事!”

    随后转头对虬髯胡汉子继续说道:“两个武道九重高手,你对付一个,师尊,劳烦您也拖住一个,那个武道八重的高手交给我!”

    一瞬间,虬髯胡汉子脸上便是涌现出了一丝喜色,他没想到,宁川提出了一个简单要求,又被路匪双倍满足之后,却依然不为所动。

    “好一个少年英雄!”虬髯胡汉子看着宁川和竹丹师一声爽朗大笑,身上元力光芒明灭闪烁,已然是做好了战斗的准备:“马上的壮士,你只需要拖住一个武道九重的路匪片刻。”

    随后他感受了一下宁川的气息,又说到:“小英雄,你气息不强,想必修为不高,若实在是不敌那武道八重的路匪,引到我这边来也行,我以一敌二也不是……”

    “我赶时间!”虬髯胡汉子还在布置战局,宁川却是一声低喝,打断了那虬髯胡汉子的话,脚下猛地一踩地面,整个人飞掠过三丈距离,直直朝着那武道八重的路匪杀了过去!

    “徒儿小心!”

    竹丹师心下一惊,但也连忙是一跃而起,直直朝着一个武道九重的路匪而去,不过就气势而言,竹丹师的身手就平庸了许多。

    他毕竟只是一个丹药师,擅长炼丹,不擅长战斗,不过也幸亏他有武道九重的修为,在面对那武道九重的路匪时,虽然不能战胜,却也能拖住一会儿时间。

    “少年郎好生凌厉!”虬髯胡大汉忍不住一声大喝,双拳一抬,元力光芒绽放,迅猛出拳带起一阵强横拳风,朝着另外一个武道九重的路匪绞杀过去:“在下一定立刻解决眼前之人过来助你!”

    武道八重的路匪老三则是目光陡然一寒,沉声冷喝道:“哼,小子,敬酒不吃吃罚酒,让你尝尝我的裂金掌!”

    嗡,路匪老三一掌迅速抬起,自胸前推出,手掌之上笼罩上了一层金色光芒,一掌推出来的时候,空气都在猛烈震颤,一道道气流从指间溜走竟然呈现了白色,这一掌气势之强,威力之大可以想象。

    “混元奔雷指!”

    宁川却丝毫没有躲避的意思,迎身上前,凌厉一指点出,白光如电般乍现,奔雷之音滚滚而出,这一指之凌厉,好似闪电刺破苍穹!

    “哟呵,武学不错,那就看看能不能敌得过我的裂金掌!”路匪老三眼中闪过一抹惊异之色,但很快嘴角就勾起一抹笑意,但很快,这抹笑意就变成了惊愕…

    只见到宁川却脚下一滑,身子一侧,指尖避开了裂金掌,堪堪与之擦肩而过,直直超前对准了路匪老三的胸口而去,但是…他的胸口,却也是直接暴露在了路匪老三的裂金掌之下。

    这是要一招换一招,以指换掌!

    惊愕之色一闪鹅肉:“小子,你吓唬我?敢和我换招,和我比狠?哼,我就看看你有多狠!”

    随后路匪老三体内元力疯狂涌动,裂金掌光芒更胜刚才,狠狠轰杀过去。

    嗤!

    一声微弱的声音传来,宁川一指如电,直接没入那路匪老三的胸口。

    嘭!

    路匪老三一掌也是狠狠拍在了宁川胸口之上,掌风吹起衣衫,宁川的胸口,以肉眼可见的程度,狠狠凹陷了下去,整个人如同被秋风扫起的落叶一般,直接倒飞出去!

    “徒儿!”

    余光瞟到了宁川这边的情况,竹丹师目眦欲裂,一声厉喝,声音悲怆无比。

    “你徒儿死了!”竹丹师的对手狰狞一笑,一腿横扫而出,腿风凌厉,地上砂石都瞬间飞起,逼的竹丹师连番后退,狼狈不堪。

    “小英雄!”虬髯胡大汉也是脸色一变,没想到在电光火石之间一个照面宁川就受到了如此的重击,一时之间,他手下招式不由得慢了几分。

    他对手的路匪,则是在这一刻得到了喘息机会,瞬间一声大笑出声:“哈哈,老三干得漂亮,快来帮我对付这个家伙,这是个硬茬!”

    但奇怪的是,那路匪老三击飞宁川之后,却站在原地,保持着原来的动作,一动不动,对于哥哥的求援,他也是没有丝毫回应。

    “咳咳…”远处的宁川,忽然跌跌撞撞地从地上爬了起来,手捂着胸口,有三根手指染血,一阵咳嗽,吐出一口淤血之后,他脸上才露出了一抹笑意:“你家老三恐怕帮不了你了!”

    轰!

    宁川话音刚落,那路匪老三便是轰然倒地,而此刻,众人才看到路匪老三的胸口之上,居然多出了三个深深的血洞,冒着热气的鲜血如同泉水一般不断涌出。

    “怎么可能!”剩余的两个路匪顿时心中一惊,眼中露出了不可置信的光芒,恍然失神。

    “哈哈!小英雄果然厉害,看我骤雨拳!”这一下,轮到虬髯胡大汉声威一振,拳势一转,如同雨点一般的拳头,铺天盖地毫无死角朝着对手笼罩过去。

    他的对手本来就不敌虬髯胡汉子,再加上方才失神,虬髯胡这一杀招瞬间命中,砰砰砰,转眼之间就有十几拳落在身上,顿时那路匪便是如同断了线的风筝一般飞了出去,口中鲜血狂喷不停,还飞在空中的时候,已然是气息一顿,直接断了!

    “师尊!”宁川目光一转,落在了竹丹师身上,此刻的竹丹师衣衫凌乱,嘴角有鲜血溢出,显然情况不佳!

    “我来助你!”虬髯胡汉子解决完手中对手之后,身形一跃,长腿一挥,一条腿犹如灵活的棍子一般上下翻飞,直直朝最后的路匪背后轰杀过去。

    砰砰砰!

    最后的路匪被两面夹击,一个措手不及之下,被虬髯胡汉子扫中脑袋,整个人直接原地翻转一圈,脑袋着地晕死过去,只有进的气,没了出的气!

    到此为止,三个路匪全军覆没!

    “师尊!”宁川连忙摸出一枚丹药,而竹丹师也是迅速摸出一枚丹药朝宁川看过去:“川儿,我没事,只是皮外伤,你的伤势……”

    噗!

    一个忍不住,宁川又是吐出了一口鲜血,不过他却只是挥挥手,道:“师尊不必担心,只是肋骨断了三根,内脏受到了震动,我已经服下了两枚白玉生机丹,修养几天就好了!”

    这种伤势不致命,并不需要赤颜血果果实。

    而虬髯胡汉子则是连忙跑过来,扶住宁川,一脸担忧,急切而又真诚地说到:“小英雄,你伤势太重,请跟我一起去流云城养伤,顺便我要将今日之事禀报,帮小英雄讨得应得的奖赏!”

    “不必了!”宁川挥挥手,拒绝了虬髯胡汉子的好意,道:“男子汉大丈夫一言九鼎,我只要你们一匹马!”

    “小英雄可是要去流云城,你可以坐上马车外面,我们一起……”虬髯胡子连忙说到。

    宁川摇头:“马车太慢,我赶时间!”

    “既然如此…”虬髯胡汉子心中担心,但看到宁川略显焦急,但却不容商量的坚毅眼神时,也只能叹了口气,道:“好!”

    说罢,虬髯胡汉子立刻走到马车前,手脚麻利地取下一匹骏马,牵到了宁川身前。

    宁川一拱手,道:“多谢!”

    虬髯胡汉子亦是一抱拳:“在下姓风名动,敢问小英雄姓名!”

    “宁川!”宁川翻身上马,一口鲜血吐出却立刻擦干净,一看竹丹师,道:“师尊,走吧,爷爷还在等着我们!”

    竹丹师点头,也是翻身上马,两人立刻策马远去,身影很快便是消失在了路的尽头!

    风动这才收回目光,走到了马车前,对着一直没有发出半点声音的马车中人深深一拜,道:“小姐受惊了,现在危险已经解除,可以上路了!”

    风动刚刚对路匪称马车中是公子,只是怕劫匪因为有女子在这里,更加凶悍。

    这时,马车上帘子才拉开,一张可人面庞出现,此容精致靓丽,若天上仙子,人间难寻,竟然有倾国倾城之容颜。

    只是,这容颜太过苍白,没有丝毫血色,眉宇之间,隐隐有黑气纠结。

    “风动叔叔…方才那两个人那般急切,想必进城有急事…咳咳……”女子话说一半,忽然咳嗽了起来,但即便如此,女子的脸上,依然只有雪白,没有潮红。

    “雪衣小姐快回车里,莫要吹了风山风…”风动连忙说到。

    女子微微摇头:“风动叔叔,等会儿在城中寻他们一下,雪衣想要重谢…”

    风动连忙点头,女子这才放下帘子。

    …

    一个时辰过后,宁川和竹丹师两人终于站在了流云城城门之前。

    抬头一望,城墙至少百尺高,全是以一块块重达千斤的白色长条巨石砌成,整齐有致,无比宏伟,人与之相比,只是蝼蚁一枚。

    饶是宁川心性沉稳,也是被眼前一幕震撼。

    “好大的城池!”宁川忍不住出声赞到。

    竹丹师将两匹马送入到城门口的驿站回来,微微一笑,道:“这流云城在整个苍云帝国只是中等而已,你前途无量,日后定能见到更宏伟的景象,走吧,进城!”

    宁川点头,两人这才迈步,穿过足足有十几丈长的城门口,才进入到繁华的流云城内,入眼之处,是数丈宽的整齐街道,街道两旁是密密麻麻的店铺和摊贩,路当中来往人群络绎不绝,人人摩肩接踵,人声更是鼎沸如雷。

    宁川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繁华的城市,一时之间,他不由得感觉如梦如幻。

    “与这里相比,我天风城,实在是太偏僻了,日后我一定要努力修炼,走出天风城,来这更加广阔的天地!”

    “这是自然。”竹丹师哈哈一笑,道:“我相信你!”

    宁川点点头,这才说到:“我们去找那二品丹药师吧,对了师尊,我们要找的二品丹药师叫什么?”

    “董辰风!”竹丹师说到这个名字的时候,神色之间也是忍不住现出了一抹艳羡之色:“他成为二品丹药师已经十数年之久了,人脉广泛,若是能求得动他出手,那一个小小天风城王家,恐怕再怎么狂妄,都不敢动一下你们宁家的!”

    宁川点头,心绪这才稍微平静了些,信心十足地说到:“好,那师尊带路吧,只要能当面见到那董辰风,我定然能请他出手!”

    第三十七章你找死

    宁川有这种自信,也有这种实力。

    竹丹师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宁川,虽然心中好奇,但却也没有多问,毕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

    自然,经过了碧螺山的事情之后,他也是非常相信宁川的手段。

    两人在偌大的流云城中穿梭而过,很快,两人便是来到了一座大宅子门前。

    这宅子占地极广,绕走一圈需要小半个时辰,朱墙青瓦琉璃房檐,华贵异常,抬头一看,隐约有亭台楼阁在墙内露出一角,仔细一听,有流水之声,器乐歌舞之音,悄然传出,可以想象,这宅子中人的身份有多尊贵。

    走到宅子正门,一个偌大的牌匾高举其上——董府!

    “在这寸土寸金的流云城中,能有如此一座奢华豪宅,这董辰风定然厉害异常!”宁川不由得暗自咋舌。

    而竹丹师则是整了整衣冠容颜,抬脚拾阶而上,轻轻扣了下那董府大门。

    “谁呀!”

    一个尖锐的声音在内院响起,略带高傲,很显然,主人厉害,这下人也是骄傲许多。

    门还未开,竹丹师便是恭恭敬敬说到:“在下一品丹药师竹林青与徒儿宁川,久闻董丹师炼丹之术神奇,特前来拜会!”

    随后门开,一个贼眉鼠眼小厮模样的人伸出脑袋,看了竹丹师一眼,眉头顿时挤在了一起:“就你这样子,也能是个一品丹药师?”

    之前宁川和竹丹师才经过一场恶战,衣服有破损,身上有鲜血,看起来的确不像是丹药师。

    不过竹丹师却是伸手从怀中摸出一个小瓶,悄悄从门缝塞了进去,道:“这是在下炼制的几枚柳元丹,是一品丹药,阁下可鉴定一下在下是否是一品丹药师。”

    门内一只手将丹药收起,随后才咧嘴一笑,将府门大开,大大方方地说到:“嗯,可以,现在你倒是挺像的了,不过…流云城想见我主人的一品丹药师太多了……”

    “哦,这个我已经准备好了!”竹丹师连忙取出装有碧螺山的寒玉药盒,又递了进去。

    小厮打开药盒一看,眼睛一亮:“哟,三品灵药碧螺山,还是品相如此只好的碧螺山,不错不错,我听主人说他正要收几株碧螺山给他的弟子呢,你们应该能见到我家主人…”

    有丹药献上,又有珍贵灵药敲门,来人还是一个丹药师的身份,小厮的态度已经好了许多。

    竹丹师一拱手,恭恭敬敬道:“多谢!”

    嘭得一声,大门再次紧闭,竹丹师这才后退了几步,看向宁川,道:“看来事情很是顺利。”

    宁川也是点点头,眼中有丝丝感动之色,刚刚竹丹师拜门之时的谦卑态度也落在了他眼中,而竹丹师本不必如此的,这一切,都是因为他!

    不过他并未说出自己有多感动,只是,他的报恩之心,更加坚定!

    而在这偌大的董府内,大厅中,一个锦衣玉带,衣饰华丽,身材发胖,面有红光的中年男人,一脸笑眯眯地看着眼前一个青年人道:“金流啊,为师这几日正在给你收碧螺丹的药材,过一阵,便要给你炼制出碧螺丹来,到时候,你就能一举跨入武元境了!”

    那青年身姿飒爽,面容俊朗,剑眉星目,玉树临风,一身白袍,胸口绣有一个紫色太阳。

    听到男子的话,青年面带喜色,拱手一拜,道:“多谢师尊,徒儿定当努力修炼,日后报答师尊大恩!”

    中年男子哈哈一笑,道:“你有这份心思就够了,对了,你方才来说,要回家族一趟,是为了什么?”

    一说到回家族,青年面色陡然一沉,爬上一丝悲怆之色:“师尊,我族中传来消息,舍弟被人击杀,我族正要大举复仇,所以我想回族助我父亲一臂之力,灭了那杀我弟弟的宁家!”

    中年男子点点头,沉吟一阵,道:“既然如此,为师便赐你一枚二品丹药名为烈焰燃血丹,若是遇到紧急情况,便可服下,修为可大增一阶,照你目前武道九重的修为,就是武元境界!”

    青年面色一喜,连忙拱手,道:“多谢师尊,这回回去,我一定要将那宁家众人千刀万剐!”

    “主人!”

    小厮从外面传来,忽然打断了青年的声音。

    中年男子则是轻轻开口,道:“什么事情?”

    “门外有一个一品丹药师带着徒弟前来想要拜会主人。”小厮的声音继续响起。

    “不见,我董辰风也是一个一品丹药师随便能见的?”董辰风不耐烦地说到。

    “可他们送上了一株品相极好的碧螺山。”小厮说到。

    “哦?碧螺山啊…”董辰风眼睛一亮,他正要收碧螺山炼制碧螺丹呢,碧螺山价格可是不低,而且恰好合他心意,有这么个礼物倒是能见了:“那些人叫什么名字啊,叫他们进来。”

    “那丹药师叫竹林青,他徒儿叫宁川……”

    “宁川!”噌的一声,青年猛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脸上涌现出一抹怒色:“师尊,这宁川就是杀我弟弟之人!”

    “哦?”董辰风眉头一挑:“他竟然找到我这儿来了?”

    青年一声冷笑,道:“恐怕是那小子知道杀了我弟弟闯了大祸,所以想要过来寻求师尊庇护吧,倒是挺机灵!”

    董辰风哈哈一笑,道:“这两人撞过来,也算他们倒霉,我随便找几个人,帮金流你杀了他们。”

    青年却是摇了摇头,嘴角勾起一抹残忍笑意,道:“师尊,杀了他们难解我心头之恨,我要他们生不如死,反正他们现在有求于师尊,玩弄他们,如同玩弄蝼蚁,再怎么玩儿,他们都只能受了!”

    董辰风嘴角亦是露出了狰狞之笑:“好…那你怎么说,咱们就怎么办,办到你满意为止!”

    大门之外,小厮进门已经两个时辰了,此刻正是中午烈日炎炎,流云城的天空却万里无云,烈日直照而下,晒得人火辣辣的疼,人站在石板地面上,仿佛站在蒸笼上面一样,难受之极!

    噗…

    忽然,站在门外等待,不敢丝毫动弹逾礼的宁川,猛地一张口,一口淤血喷出,洒在眼前地面之上,猩红刺眼!

    “徒儿你怎么了!”竹丹师脸色一变,连忙搭起宁川手腕脉搏,一探之下,神色立刻紧张了起来:“你的伤势怎么这么严重?”

    宁川一声苦笑:“那路匪老三可的裂金掌太过厉害,即便是服了丹药,也不是一时半会儿能好的。”

    闻言竹丹师连忙说到:“不行,你不能在这儿站着了,得赶快找个地方修养疗伤!”

    “不!”宁川一咬牙,强行稳住自己已经开始微微打颤的身体,道:“我们是来求人的,若是我半途走了,有失礼之嫌,再等等吧。”

    竹丹师眉头一皱,知道宁川性子倔强,不达目的誓不罢休,他只能再摸出一枚白玉生机丹,喂宁川服下,然后看了一眼董府紧闭的大门,道:“真是怪了,为何这小厮还不出来给个消息?”

    “是谁在议论我呢!”

    就在此刻,大门忽然打开,小厮双手背在背后,一脸古怪笑容,漫步从门内走出,一看那满地的鲜血,顿时怪叫一声,道:“哎哟…让你们在这儿等着,你们居然敢弄脏我主人的地面!”

    宁川眉头一皱,他因为长时间等候,体内伤情不稳吐血,明明就是这小厮动作慢的缘故,怎么对方还这幅嘴脸!

    竹丹师眼中也是闪过一丝怒色,不过他还是强忍怒气,赔出笑脸,道:“阁下莫要生气,小徒体内有伤…”

    “我管你有伤无伤,弄脏了地面,怎么办!”小厮一挥手,打断了竹丹师的话,异常蛮横。

    “这…”竹丹师神色微微一滞,他也是一品丹药师,虽然不说处处受人高看,总也是受人尊敬的吧,再不济,也轮不到一个看门小厮指手画脚,猛然这么来一下,他却不能发火反驳,一时之间,胸口闷气一堵,整个人都有些反应不过来了。

    “师尊!”宁川神色一痛,他怎么看不出来这小厮是在故意刁难,而自己的师尊却因他而白受这怨气。

    “无妨…”良久,竹丹师才回过神来,一咬牙,又摸出一瓶丹药,双手恭敬奉上,道:“这瓶是……”

    “滚!”小厮一声大喝,伸手啪的一声脆响,打在竹丹师的双手之上,他手中药瓶顿时飞出好远,砸在地面之上,玉瓶破碎,丹药滚滚而出,被过往行人踩碎:“老子问你地面的事情,你给老子丹药是什么意思?”

    竹丹师周身一颤,浑然呆住,仿遭雷击,他的手,还保持着那个递出丹药的姿态,只是…那递出的丹药,已经被踩成了泥,唯有玉瓶碎片在烈日之下,依然闪耀着刺眼的光芒。

    “你…”宁川双眼已红,胸中的怒火犹如岩浆一般在积蓄。

    他的师尊是丹药师,身份尊贵,这些年在宁家,他的师尊就连宁家家主,武元境强者都要以礼相待,不敢有丝毫怠慢。

    可如今,一个看门小厮,都呵斥了他的师尊,都打了他师尊的手,扔了师尊双手奉上的丹药,大声骂了师尊滚字!

    简直让人忍无可忍!

    “你…找死!”宁川抬起脚,迈开步,咬着牙,从牙缝中蹦出了三个字,字字如铁般硬,如坚冰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