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盖世武神 第三十三章 叛变

时间:2018-04-23作者:洪荒之力

    “呵呵…此刻不出手,更待何时?”

    王金流忽然一笑,说出了一句没头没脑的话。

    宁川心中一惊,连忙转头,只见到一脸阴翳的宁宏,忽然抬脚,走到了王金流身旁,与其并肩,身上元力光芒闪烁不停,杀气肆意流转,山洞之中,气氛瞬间变得凝固了起来!

    王家子弟更是瞬间一动,呼呼,一阵破空之声响起。

    几乎只是瞬间,每一个宁家子弟面前,都多了一个王家子弟,而且还是那是修为更强的王家子弟。

    一个宁家子弟下意识要出手防御,谁知到他才刚刚抬起手,宁宏便是脚下一动,身形爆射向前,一脚踢出,空气爆响,嘭的一声,那宁家子弟直接被宁宏一脚踢飞数丈远,鲜血喷洒,差点直接丧命!

    其他王家子弟则是趁势压上,出拳出腿,将所有宁家子弟打的退后吐血,直接被压制到了角落里面。

    而宁川正要动,宁宏却是身形一晃,再次来到了宁川面前,他一脸的狞笑,望着宁川,开口说到:“意外吗!”

    “你什么意思!”

    有宁家子弟顿时惊怒交加,大声呵斥!

    宁川眉头一皱,但他并未慌乱,眼下事情再简单不过,宁宏叛变了!

    但摊也知道,此刻还不是最危险的时候,因为眼前的这一关不仅仅是他想过去,王金流和宁宏也想过去!

    他们不会在这个时候动手!

    很快,前方箭矢便是停止了射击。

    众人抬头一看,发现是山洞壁上密密麻麻的小孔中射出的箭矢。

    那些箭矢射在地面上后,便是忽然寸寸崩碎,化作了泥土,落在了脚下,不见踪影。

    “呵呵,这一次要破除这些机关,还要依仗宁川少家主你啊!”王金流忽然走了上来,开口笑眯眯地说到。

    前一次骷髅,就是宁川解除了阵法,这一次,王金流依然无能为力,他只能依仗宁川。

    而听到王金流叫宁川少家主,宁宏便是重重地一声冷哼,道:“王少家主,不要忘了我们的约定!”

    王金流咧嘴一笑,道:“不用着急,不过上一个名分而已,迟早都是你的!”

    宁川眼睛一眯,缓缓开口,冷笑说到:“看来两位是想要对我不利?你要对我不利,我为何要帮你破机关?”

    王金流哈哈一声仰天大笑,道:“宁川少家主,难道你还看不出来?此刻只要我愿意,你们宁家的人,一个都别想活着出去,我让你做什么事情,你是没有丝毫拒绝的权利的!”

    宁川心头立刻一沉,他的确没有拒绝的权利!

    若是只有他一个人在这里,他第一件事就是转身就跑,不帮王家人破除这机关陷阱。

    但此刻却不行,他身后有宁家子弟,他一走,这些宁家子弟绝对活不成,洞口外还有许多王家高手,若是他转头就跑,这机关,迟早是要被王家人破掉的,那就得不偿失了。

    再说了,他还有玉牌在手,破了这一关,他就能得到这个藏丹库中的传承,而且他还有赤颜血果疗伤,有龟息丹保命,有了这些手段,等他得到了传承后,谁胜谁负还不一定呢。

    所以这一关,就算王金流不以宁家子弟威胁,宁宏不叛变,他也要破除的!

    不过眼下么……情况有变,自然是要虚与委蛇。

    想到这里,宁川脸上忽然是浮现出了一丝无奈之色。

    许久的沉默,仿佛是被逼无奈之后,他才缓缓伸手,指了指前方的路,说到:“这机关虽然厉害,但是年代太久,使用次数太多,已经腐朽,不如最初设计的那么灵敏和厉害了,我猜测,这机关是以声音触发的,所以才会因为踩到木板咔嚓声,才触发,我们就消耗一下这机关,把机关活活耗毁掉!”

    说罢,他便是弯腰捡起一块石头,用力向前扔出去,呼,石头冲破空气,发出一阵呼呼的声音,随后狠狠地砸在了墙壁之上。

    嗖嗖嗖!

    顿时,一片密密麻麻的箭矢从孔洞中激射而出,直奔那石块而去。

    嗤嗤嗤!

    箭矢直接射空,没入地面,随后碎裂,消失不见。

    而众人也是发现,这一次射出的箭矢虽然依然很多,但比起前面,却还是少了少许的,这说明宁川的猜测,完全正确!

    “真的是这样!”

    王金流眼睛一亮,只要站在射程范围外,在射程范围内制造出声音就能引发机关发动,多试几次,就能让这机关失效!

    “少家主英明!”

    王家子弟心中激动,一个个都挺胸抬头,走上前去,捡起一块块石头,朝着前方的机关砸了过去。

    而宁家子弟的脸色则是有些难看,宁宏叛变,无疑是把他们往死路上逼,眼下若不是宁川还能撑着,他们恐怕就要没命了!

    而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许多了,两三个时辰过去,那机关几乎没有停过,而那箭矢,也是越来越少,最后再怎么发出声音,箭矢都不再射出。

    这说明机关已经在高强度的工作下,完全毁坏!

    “小心点过去,不要再碰到什么机关了!”

    王金流这时则是开始发号施令,他倒是没有立刻对宁川出手,毕竟他不知道接下来已经没有机关了,此刻的他,满脸得意的笑,把宁宏拉入他的阵营,正是他想的办法,就眼下掌控全局的情况来看,这个决定简直英明!

    不用王金流说,大家也知道这山洞中危机四伏,需要万分小心才行。

    众人这才再行出发,小心翼翼绕开这个机关,再往前去。

    而宁川再走过去,近距离观察了一下那箭矢的发射空,发现这里发出的箭矢虽然厉害,但是做工却很是粗糙,再想起前面那直接能出现异兽虚影的阵法禁制,能让骷髅战斗的阵法,也是非常简陋的,都只是像是随意而为。

    可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当初建造这个藏丹库的人…实力又有多强啊!

    “快看!”

    就在这时,忽然有人一声大叫出来,言语之间尽是惊喜之色。

    宁川连忙抬头看过去,只见到绵延的山洞终于到了终点,取而代之出现在眼前的是一扇高大厚重的石门。

    石门高约三丈,宽一丈,是坚固的山石打造,表面粗糙却整体平整,高大厚实,估计重有数千斤,人在站在门前,与之对比,顿感渺小,而仔细一看,石门之上隐隐又有各种繁复花纹,复杂玄妙,仅仅是竖立在那里让人看一眼,就觉得心中震撼。

    “这山洞处处是丹药,而这扇门如此恢宏,想必门后还有更多的丹药了吧!”

    忽然,宁宏微微一笑开口,走到了前面来,咧嘴一笑,眼中闪过一抹隐晦的杀意:“而且机关也该没有了吧!”

    宁川仿佛丝毫没有察觉,他抬起头目光落在那巨大的石门之上,心中暗道这石门也只是重量大,想要打开的话,也并不难。

    就在此时,忽然,他心中微微一凛,背脊没有来由的生出了一股寒意。

    与此同时,宁家子弟的惊呼声猛然间响起:“宁川少家主小心!”

    “哈哈,现在才小心,晚了!”宁宏一声厉喝骤然响起,山洞之中顿时杀意冲天而起!

    几乎是下意识的,宁川立刻转身,混元奔雷指如同闪电一般,飞速朝身后点出,一阵阵奔雷之音,不断在山洞中来回震荡。

    一旁的王金元一声怪笑大声道:“宁川少家主,我来救你,看我开山腿!”

    说要救人,但他一腿却是朝着宁川腰间横扫过来,大开大合,仿佛真的能劈开一座山峦一般,顿时腿风阵阵,踢的空气一阵爆响,威势无穷。

    王金元居然同时出手朝宁川杀了过去。

    宁川对付其中一人已经很是困难,现在又来一个更厉害的王金元夹攻,他几乎没有任何反抗之力,手指瞬间被折断。

    嘭的一声,他胸前也是也是被王金元一腿扫中,整个人瞬间如那断了线的风筝一般飞了出去,轰的一声撞在了石门之上,石门震颤,灰尘洋洋洒洒落下。

    一时间,宁川只觉得自己胸口一阵刺痛,喉咙中涌上一股腥甜,低头一看,胸前已经凹陷下去,恐怖而狰狞。

    宁川连忙是咽下一直含在舌下的赤颜血果果实,然后摸出了一枚丹药飞快地按到嘴里吞了下去。

    “呵呵,还吃疗伤丹药?”宁宏也满脸尽是狞笑之色,走到宁川面前,对准宁川胸口,一脚狠狠踩下,嘭,一声闷响传来,宁川整个人猛地一颤,一口鲜血夹杂着内脏碎块忍不住地喷洒而出。

    这一瞬间,宁川整个人的气息,都萎靡了下去,如同泄了气的皮球一般,只有出的气没有进的气,就连双目都开始黯淡无光,忽然,他脖子一歪,居然气息直接断绝!

    这一切都只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在场大多数人都没有回过神来,唯有宁宏和王金元目光对视中,透露出了早有预谋的信息。

    “宁宏你…你背叛家族也就罢了,你竟然还敢谋害少家主,你!你!你!”

    宁家子弟顿时大惊失色,惊叫出来。

    宁宏则是咧嘴一笑,道:“少家主之位本来就该是我的,我只不过是施展了一点手段夺回来罢了!”

    “多谢了,帮我们不费吹灰之力就解决了宁川这个少家主,不过咱们最好别废话了,动手解决了其他人,咱们好开门取宝吧,迟则生变!!”王金元冷笑着看了已经气息断绝的宁川一眼,伸手就莫走了宁川手上储物戒指。

    随后他才一脸得意地说到:“我的丹药,我拿回来了!”

    前面宁川先他拿到丹药,这口气,他一直忍着的,现在终于连本带利全都拿回来了,他如何不得意?

    而且如此不费吹灰之力,就杀掉宁川,实在是太顺利了。

    而更让他高兴的是,宝库找到了,里面不知道有多少丹药呢,现在全都是他王家的了!

    而其余的宁家子弟见如此,连忙是急速抽身后退,结果回头一看,却发现王家子弟不知道何时已经堵住了退路…

    宁宏看着眼前的同族子弟,眼中没有丝毫感情,道:“这些人日前还唯我马首是瞻,现如今却又跟着宁川耀武扬威……呵呵,把他们打个半死吧,不要直接杀了,让他们在临死之前多痛苦几分,多想想自己的错…”

    “是!”王家弟子领命,嘴角露出了狞笑,他们人虽然不如宁家子弟多,但是此刻,宁川死了,宁家子弟已经被吓破了胆,而且他们修为就不如王家子弟,哪儿还有什么战力反抗?

    很快一阵惨叫,接连不断在山洞中响起!

    …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躺在那里的宁川,嘴唇才微微一动,胸口狠狠一缩,呼的一声,长长地吐出一口浊气。

    “宁宏,王金元,早就知道你们二人不会留我性命,幸亏我早有准备,把赤颜血果果实放在了舌下,再服用龟息丹装死躲过一劫,否则还真就被你得手了,哼,这仇我记下了!”

    宁川的眼睛猛然睁开,眼中精光一闪,在最后关头,他服下的丹药是龟息丹,所以那气息断绝的情况,只不过是假象。

    而他的伤势,则是被第一时间就吞下了肚子的赤颜血果完全控制住了,所以才得以保命!

    伸手一摸胸口,已经没有丝毫痛觉,伤势已经痊愈了。

    随后,他才从胸口摸出了一块玉牌,和最后两粒赤颜血果果实,忍不住一阵庆幸:“还好在进入山洞之前,我就觉得有诡异,所以将你们取了出来,没放在储物戒指中,不然现在你们就被王金流和宁宏那混蛋拿走了。”

    剩余的两粒赤颜血果还是完好无损的,再一看那块玉牌,现在三关已过,它应该有变化了吧!

    宁川便是愣住了。

    一直没有什么变化,看不出什么因果的玉牌,不知道何时,居然在表面出现了一条条纹路,仔细一看,好像和这山洞之中的路线几乎一模一样。

    “居然是这藏丹库所有的路线图,还有各个房间的标记,三关闯过,玉牌上的路线图出现,现在他对这个藏丹库的了解,犹如他对他自己手掌了解一般,也就是说,眼下…整个藏丹库,都是他的主场,也就是说这传承,到手了!”

    宁川心里惊喜,但并未叫出声来,他躺着四下一看,发现自己被人推到了路边旁,而那石门已经被打开,所有人都进入了门内,时不时还有说话的声音传出来,没有人注意这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