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盖世武神 第二十二章 考验

时间:2018-04-23作者:洪荒之力

    时间很快就到了下午时分。

    小半天的时间过去,宁川倒是将手中的这本粗谈炼丹看了个七七八八。

    闭目稍稍一想,粗谈炼丹之中说的炼丹事情,居然差不多都在脑海中一一闪过。

    “原来这炼丹也并不是很难嘛。”

    宁川不由得一阵暗自嘀咕。

    若是知道他此刻的想法的话,定然会惊掉大牙,开什么玩笑,炼丹一事,绝对是一门精巧功夫,怎么都谈不上简单二字,可宁川竟然觉得炼丹并不是很难。

    就在宁川看完了粗谈炼丹,百般无聊之时,竹林之外一道身影一闪,一个约莫二十岁的青年款步而入。

    这少年白袍飘飘,腰束玉带,身姿挺拔,仪表堂堂,初一看,倒也觉还觉得这个青年是头角峥嵘之辈。

    只是,他那俊秀的面庞显得有些苍白,目光上浮,把万物都放在眼皮子下面,似乎天就是天下第一,一切都不在他的眼中,显得异常嚣张!

    宁川不由得收起了手中的书本,眼睛一眯,打量起眼前之人。

    “你就是宁川!”青年一声张口问到,声音冰冷,带着些微的不爽,似乎和宁川说话,都让他感觉受到了侮辱。

    宁川则是面不改色,道:“是我,想来你就是宁宏了?”

    “是宁家第一天才宁宏!”宁宏哼了一声,纠正宁川道,随后,他才以双目余光瞟了了一眼宁川,:“听说你要抢我的少家主之位?你就不怕,死在我的手上?”

    到这时,宁川眼皮才微微一抬,嘴角一勾,露出一丝微笑,道:“少家主之位,本就是我的,谈不上和你抢,至于死…谁不怕,只不过就你,恐不能让我死!”

    宁宏目光一挑,头颅高昂,眼中尽是不屑之色,只见他居高临下看着宁川,冷冷道:“呵呵,看来你人不怎样,嘴倒是挺硬,不过很快,你就会知道,我第一天才之名不是白来的,你必定是我成功的垫脚石!”

    听完宁宏如此狂妄无礼之言后,宁川的脸上却是没有丝毫怒色:“谁是谁的垫脚石,约战之日便能知晓……不过眼下么,不知你到此处来,有何贵干?”

    宁宏呵呵一笑,抬头挺胸,无比自信地说到:“自然是来拜竹丹师为师的!”

    宁川嘴角一咧,也是笑了出来,他就知道,宁啸天回去一定会将宁宏叫来拜师的,不过可惜的是,宁啸天和宁宏恐怕要失望了。

    要知道竹丹师之所以会收他为弟子,并不因为修为多高,天赋多好,而是因为他能养活那珍贵的碧螺山。

    宁宏呢?恐怕是不行的!

    “你笑什么!”宁宏见到宁川居然笑出来了,眼中闪过一丝怒色:“难道你认为你有什么比我强?竹丹师能收你为弟子,就不会收我为弟子?”

    此刻的宁宏在族中,的确是如日中天,是有可能进入武元境的家族未来砥柱级别存在。

    不论是修炼天赋,或者还是其他地方,都被众人无比高看,他今日会到这里来,也说明他极度的自信。

    宁川直接抬起手,微微一笑,道:“师尊收不收弟子,可不是我说了算的,不过此刻师尊闭关,你恐怕是见不得他的!”

    宁宏一声冷哼,道:“竹丹师闭关,别人不见,我作为宁家第一天才,竹丹师恐怕还是要见的!”

    说罢,宁宏直接一拱手,弯腰对着竹屋喊到:“竹丹师,在下宁家第一天才宁宏,今日特来拜竹丹师为师,还请竹丹师出面一见!”

    宁川也懒得再拦,干脆就坐在那里,笑眯眯地看着宁宏。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宁宏拱手弯腰都觉得有些累了,可是,竹屋内的竹丹师,一个声音也没有发出来。

    宁宏不由得皱了皱眉头,一拱手腰弯的更深了,声音也提高了两分:“竹丹师,在下……”

    “滚!”一声厉喝忽然从竹屋内传来。

    宁宏的脸色瞬间涨成了猪肝色,他没想到,他亲自过来拜师,不但没有成功,甚至连竹丹师的面都没有见到,更加让他想不到的是,竹丹师直接让他滚,一点颜面都不给他留。

    “竹丹师!”宁宏忍不住开口:“我可是宁家第一天才,很快就是宁家少家主……”

    “我让你滚你可听到?”竹丹师的声音越发愤怒:“还有,约战之日过了,你胜了我徒儿才是宁家少家主,再说了,就算你胜了是少家主又如何,哪怕你是宁家家主又如何,你来打扰我炼丹,我就要让你滚蛋!”

    宁宏直接就傻了眼。

    他可是宁家第一天才,这些年来,他不知道得到过多少的赞誉,不知道被多少人捧在手心,不知道被多少人追捧。

    可今日,他亲自过来拜师,不但没有成功,反而还被如此厉言斥责,丝毫不留情面。

    甚至,就连他端出了第一天才的架子,都还被如此叱骂,这分明就是在狠狠地抽他的脸。

    可是…

    他宁宏却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竹丹师虽然在宁家,也为宁家炼制丹药,但是宁家之人,却从来都管不住这位竹丹师,甚至还要将竹丹师高高供起。

    丹药师实在是太稀少太珍贵了。

    所以今日他被叱骂之后,也只能忍气吞声,别说是他宁宏了,恐怕就算是他父亲宁啸天过来了被叱骂,都只能打碎了牙往肚子咽。

    “呵呵,说了师尊不会见你,你还不信。”宁川呵呵一笑,也不再理会宁宏,顺手拿出了粗谈丹药这本书,又开始津津有味地看了起来。

    而宁宏目光一扫宁川手中的书,顿时怒火冲天。

    他想要拜师不成,宁川这个他一直看不起的垃圾,现在却成了竹丹师的弟子,还拿着一本丹药书在那里看……

    这简直就是炫耀!

    顿时,宁宏伸手一指宁川,开口低喝到:“好你个宁川,我不知道你是如何蒙蔽了竹丹师收你为弟子的,但是我知道,约战之日你定然会被我打落,到那时,你能不能活命都要看我脸色!”

    宁川无所谓的摆了摆手:“有些事情不是你说怎样就怎样的,就比如说刚刚,你说师尊会收你为徒,结果呢,挨骂了吧,现在你又说你要在约战之日打落我,呵呵…”

    “你!”宁宏顿时感觉自己气息一滞,一大堆话全都堵在了嗓子眼说不出来了,胸口一口闷气憋着怎么也吐不出来,想要出手伤人,又不敢在这里动手惹竹丹师生气,顿时这一口气将他脸都憋得变了形。

    好半天之后,宁宏才咬着牙,一字一句说到:“你给我等着,约战之日我定要一洗今日之耻辱!”

    说完,宁宏便是转身就离开了竹林。

    很快,夕阳西下,落日余晖照进竹林之中,宁川身后的竹屋门吱呀的一声,打开了。

    一脸疲惫,头发略微有些散乱的竹丹师,手里拿着个玉瓶,从竹屋中走了出来。

    “宁川徒儿过来,这是为师给你炼制的柳元丹,一共十三枚!”

    宁川心下一喜,连忙拱手行礼道:“师尊受累!”

    竹丹师有气无力地摆了摆手:“师尊流落至此,也没有什么珍贵丹药能帮你,只有多帮你炼一些丹药了,希望你在约战之日,将那宁宏打落。”

    宁川重重地点了点头,接过丹药,忽然,他想起粗谈炼丹那本书,便是开口说到:“师尊,我已经将粗谈炼丹看完了。”

    竹丹师微微一顿,眼中闪过一丝诧异之色:“看完了?这本粗谈炼丹虽然是粗谈炼丹之术,但却是对诸多炼丹手法的总结归纳,你只是大概看了个遍,还没有记住,也没有融会贯通吧!”

    宁川皱眉想了想之后,然后才小心翼翼地说到:“融会贯通不敢说,但是我自认为已经差不多理解了。”

    “嗯?”竹丹师眼中的诧异之色更浓了:“不可能,这粗谈炼丹虽然简单,但也不是一般人一日就能做到差不多理解的…除非你是炼丹天才…等等,让我考你几个问题,炼丹需要什么火?”

    “一般炼丹都是用的武者体内之元火,即元力以炼丹手法法门催生的火焰,若是有奇遇,还能以兽火,地火,天火等等奇特火焰!”宁川立刻不假思索地说到。

    竹丹师眼中闪过一丝异色,他连忙继续问到:“那我再考你,炼丹之时,若是手法生疏,元火强弱不一,可有办法补救?”

    “没有,手法生疏元火强弱不一,要么炸炉,要么丹毁。”宁川依然是张口就来。

    “最后一个问题,若是我在炼制一枚丹药,丹液已出,元火却有不济,我该如何处置?”竹丹师立刻紧追着问到。

    这一下,宁川愣住了,粗谈炼丹这本书上,根本没有介绍过这种情况……

    他望了望竹丹师,发现竹丹师并没有催促他作答的样子,那只能说……这是竹丹师的考验,考验他在炼丹这一途的天赋到底如何。

    宁川不由得开始微微闭目沉思起来。

    一盏茶的时间过去,夕阳已经越过了屋檐,即将消失。

    宁川猛地睁开眼,道:“直接灭了元火,速冷丹炉,令丹液快速降温凝固,然后取出安置起来,这样虽然会让丹药的药力流失大部分,但…却能保证丹药不毁,下次可以直接拿出丹液继续炼丹!”

    听到这里,竹丹师微皱的眉头瞬间舒展而开,脸上的疲惫之色顿时一扫而空,眼中更是瞬间涌上了一丝狂喜之色。

    在那一刻,竹丹师整个人仿佛都年轻了十岁一般!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