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盖世武神 第十八章 少家主

时间:2018-04-23作者:洪荒之力

    “宁川你…你不要冲动,若是我有不对的地方,我可以改过认错…”

    一见宁川伸手过来,宁破风眼中的惧色越加浓郁了,他以为要宁川要杀他。

    若是宁川真在这里就杀了他,那他可就是白死了啊!

    而叛逆之事,只不过是他随口胡诌的,目的只为了有一个借口调动执法堂的人杀人,但谁能想到,宁川的成长如此迅速,执法堂的人居然奈何不得他呢?

    宁川是有功之臣,在自保的情况下杀人,谁也不能说他有罪!

    宁川自然没立刻杀他,他只是一言不发,手臂一用力,就像是抓小鸡一样,便将那宁破风抓到了空中,随后他便是抬脚直直朝着家族议事厅走去。

    他现在非常想见两个人,那就是自己的爷爷,自己的叔叔,问问他们,自己到底是哪儿得罪了他们,惹得他们如此对自己!

    宁川父亲曾经是家族长老,而他的爷爷,自然就是当今宁家的家主。

    至于宁啸天,则是他父亲的亲兄弟,他的亲叔叔!

    当初十岁的宁川被发配到药园,就是他爷爷做的事情。

    宁川怎么都想不到,自己好不容易从药园走出之后,如今竟然又要被自己的亲叔叔下辣手杀死!

    所以现在,他决定要亲自去带着这个宁破风,见见自己的爷爷,见见自己的叔叔,问问他们,这一切,到底是为了什么!

    而那些执法堂的子弟则是面面相觑,无有一人敢跟上去。

    一路上,宁川这幅样子,不知道吸引了多少人的目光。

    当他们看到宁川手上的人之后,更是差点把眼珠子都瞪出来。

    “宁川居然把宁破风总管抓住了!”

    “他这是要去哪儿,要干嘛?”

    “他朝家族议事厅去了,难道他……是想要去见家主?”

    这些声音,宁川自然是听也不听,他径直朝着家族议事大厅走去。

    不过盏茶之后,他便是穿过了大半个家族,来到议事大厅的大门之前。

    “来者何人!”

    议事厅是家主所在的重要地方,守卫森严,宁川刚刚走到这里,便是被一个侍卫伸手拦住。

    宁川眼皮一抬,唇间吐出两个字:“宁川”

    宁破风一直被宁川举在手中,此刻早已经是精疲力竭,面如猪肝:“宁川,你快放下我,我已经把我知道的事情都告诉你了……我是无辜的!”

    “你还觉得无辜?”宁川一声冷哼,手臂狠狠一摇,直接将宁破风嘭的一声,重重地摔在了地上,宁破风顿时被摔了个七荤八素,嘴角出血,再也说不出一句话来!

    而那侍卫仔细一看,宁川打的居然是宁破风管事,不由得倒抽了一口凉气,带着惊色扫了一眼宁川,不再盘问什么,让开了路。

    这时,宁川才走上前去,伸手推开了议事厅的大门,议事厅中一个激昂之音顿时传了出来!

    “所以,我们家族必须赶快先派人过去,免得被王家人捡了便宜…”

    这个声音,宁川已经五年没听过了,正是自己爷爷,宁家家主的声音!

    听到这里,宁川胸中燃烧的怒火,顿时达到了极致!

    嘭!

    一声巨响传来,议事厅大门直接被人一脚踹开,那个声音顿时是戛然而止。

    唰的一声,几十道愤怒的目光立刻朝着门口射了过去!

    而宁川的身影便是出现在门口,一具削瘦的身体,一个清冷的面庞,一对愤怒的眸子!

    他目光一扫在场众人。

    因为那个山洞藏丹库的事情,家族几乎所有的高层人物,今日都到了这议事厅中。

    不过,他脸上没有丝毫惧色。

    若是他爷爷和叔叔都要杀他,他断然没有活路,反正都是死,有什么可怕的?

    人越多越好,大家当面质问个清楚,死也无所谓了!

    随后,他抬脚便而当宁川走进来的时候,这议事厅的气氛,也是陡然一变,仿佛那冬日的水一般,凝固了起来,冰冷了起来。

    大长老宁啸天本来还带着一丝笑意的脸,顿时僵住,眼中露出了一丝惊诧之色。

    坐在最高处的那位面容慈祥却不怒自威的老者,脸上则是出现了不可思议的神色。

    而在场的其他高层,眼中自然全都是愤怒!

    终于,有一个高层站了出来,伸手一指宁川,道:“哪家小儿,不知道我们在议事吗,还不快快退去,自己到执法堂领罚!”

    宁川面不改色,目光放在了最前方,最高处的位置,那里坐着的白鬓老者,就是宁家现任的家主,宁川的爷爷,宁冬鹰!

    到这时,宁川才嘴唇微微一动,缓缓开口道:“想必是我消失太久,音容样貌变化太大,所以他们才不认识我,不知道家主大人你…还认识我吗!”

    宁冬鹰仿若树枝般干枯的手,狠狠地一颤,他不由得从高位之上站了起来,双目紧紧盯着宁川,而在他的脸上,露出无以复加的惊色!

    “是川儿吗!”

    宁冬鹰终于叫出了宁川了的名字,似乎是按捺不住心中的激动,他直接走下了高位,来到了宁川的面前,一把将宁川的手拉了起来,仔细端详起了宁川的面容。

    在他的眼中,甚至还出现了一两滴晶莹的泪水。

    看到这里,在场的宁家高层顿时傻了眼。

    他们可不认识宁川,但是一听宁冬鹰叫出宁川的名字,他们心中那个被埋藏了许久的弦顿时被拨动了起来。

    “川儿?宁川?难道说这个孩子是…上一任大长老宁啸云的孩子?”

    “不可能!那个宁川不是说在五年前就随他母亲一起失踪了么!”

    旁人的纷纷议论,落在了宁川的耳朵里面,让他的心绪难以平静。

    “看来你还是记得我,不过您的一声川儿,我可是承受不起的!”

    在宁川的眼中,自己今日遭受的一切,都是被眼前宁冬鹰,自己的这个亲爷爷所害的,甚至这个爷爷,和宁青松都可能有联系。

    所以他自然对这个宁冬鹰也没有好脸色。

    听到宁川的话,宁冬鹰不由得是微微一愣,他可是老人精了,只是些微一听,就感受到了宁川那满胸的怨愤。

    “宁川…真的,我是无辜的!”

    好巧不巧,议事厅外,被宁川扔在了地上的宁破风不由得发出了一阵叫疼的声音。

    “嗯?”宁冬鹰疑惑的目光顿时落在了宁川的身上:“川儿,这是……”

    “呵呵…”宁川呵呵一声冷笑:“是宁破风,他说我背叛宁家,还带人过来欲要杀我,我便是带他到这儿来,让家主来评个道理。”

    他说到这里的时候,目光便是紧紧盯着宁冬鹰,想要看看宁冬鹰听到这个消息之后,是什么反应!

    宁冬鹰则是眉头一挑,本来慈祥的面庞,居然陡然一寒,声音也变得无比的威严:“说我孙儿背叛宁家?找死!传令下去,乱棍打死门外之人!”

    “什么!”

    “家主居然为了宁川直接杀一个管事!”

    一瞬间,宁冬鹰的话仿佛在油锅之中倒入了一盆水一般,直接炸开了花。

    宁冬鹰袒护宁川倒是没有什么可说的,在场的都是家族高层,虽然时间已经过去了很久,但经过宁冬鹰提醒,大家还是认出了宁川。

    但是…眼下宁冬鹰那简直不是袒护宁川,简直就是溺爱,只是凭宁川一句话,就直接杀人的溺爱!

    就连宁川都在这一瞬间愣住了,难道自己想错了,难道说自己在药园呆的这五年,还有其他什么隐情?

    “怎么,你们可是有不满!”

    在此刻,宁冬鹰这个巍巍老者的身上,居然爆发出了让人胆寒的气势,整个议事大厅中的人,都感觉一阵心惊胆颤。

    一众家臣们连忙说到:“不敢,我们马上去办!”

    到这时,宁冬鹰才转头,一脸怜爱地看着宁川,心疼地说到:“川儿,我知道你去了落雁,没想到今日你就回来…很好,很好,从今日起,你就不要再回那药园了,你就跟在我身旁!”

    “嗯?”宁川直接愣住了,直接跟在宁冬鹰身旁?

    这还是那个五年前把他送去偏僻的药园的可恶爷爷吗?要杀掉他的事情,难道只有宁啸天的份?爷爷并不知情?

    宁川忍不住心思活络了起来,从眼下看来,宁冬鹰从开头到尾,都是在袒护他,都是在表达他一个白鬓老者对孙儿的思念和补偿……并没有半分的冷遇和不公,更谈不上要杀他了。

    再目光一转,落到了前方的宁啸天身上。

    宁川目光顿时微微一沉,宁啸天虽然在极力克制,但是还是有一丝丝杀气和惊愕,在他眼中一闪而逝。

    而这一切,都被宁川看了个清楚!

    宁冬鹰一看宁川的双眼,顿时是感觉到了事情不对劲:“川儿?你是不是有话想说?”

    宁川微微一顿,目光再一扫不远处站着的宁啸天。

    此刻的宁啸天,脸色显得异常难看,甚至在他的双眼之中,还有惧色。

    一瞬间,宁川恍然回神,明白过来。

    恐怕他遇到的一切不公平的待遇,恐怕都是他的这位亲叔叔动的手脚,而且后面要杀他的人也是这位亲叔叔,和他爷爷并没有关系,宁啸天眼中的惧色,就是在害怕宁川将这一切在这大殿之上抖出来!

    至于宁川的爷爷,却是从一开始因为某种原因在保护他的。

    也就是说,他以前是误会了他的爷爷,他真正的敌人,是宁啸天!

    但若是在这里直接抖出宁啸天要杀他的事情,恐怕也不太现实,毕竟,宁啸天也是自己的亲叔叔,自己父亲的兄弟,自己爷爷的儿子,宁家的大长老,身份尊贵,不可能因为宁破风这一个小总管的证言就被宁冬鹰大义灭亲的!

    一切,还要从长计议,眼下,还是和被自己误会了的爷爷相认吧!

    想到这里,宁川不由得深深地吸了口气,看向宁冬鹰,道:“爷爷,孙儿只是想说一声孙儿想你了!”

    的确,这些年来,宁川只是误会了自己宁冬鹰而已。

    现如今误会解除,他对自己的爷爷便是只有思念之情。

    “好…好!”宁冬鹰不由得开怀大笑,这些年来,他何尝是不想自己的孙儿,如若不是心中顾忌,他早就把自己的孙儿接回来了。

    爷孙相认,都是双目微红,情之所至,感人至深。

    一番寒暄之后,宁冬鹰忽然转身,拉着宁川直接朝着高位上走去。

    宁川不由得一愣,不太明白宁冬鹰要做什么:“爷爷,您这是要……”

    宁冬鹰爽朗一笑,走上高位,转身回去,面朝一众家臣,一挥手,一股霸气之感油然而生:“我宣布,从今日起,宁川便就是我宁家的少家主!”

    若是说之前宁冬鹰为了宁川一句话,直接就杀人,只是让众人无比惊讶的话。

    那现在宁冬鹰做的事情,直接就让在场的人仿佛被人一拳重拳打在了脑袋上。

    宁家几十年都没有出现过少家主了,而近日,宁家居然出现了一个少家主。

    而且这个少家主还不是现在宁家已经闻名的天才,或者其他哪个家族高层的儿子。

    而是一个失踪了许多年的宁川!

    在一旁心中惊惧不已的宁啸天,在此刻更是浑身一颤,抬头朝着宁川看过去,眼中露出了无比阴狠的怨毒之色。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