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盖世武神 第十七章 再下杀手

时间:2018-04-23作者:洪荒之力

    “哼,看他那狼狈的样子就知道他没能阻止宁青松!”这时一个族人开口了。

    “真是废物一个,是我的话,就算是拼死,也要阻止那宁青松拿走宝物!”

    又有一个族人开口。

    “我们不要管他了,还是去照阿虎画的路线图去看看那宁青松有没有带走所有宝物!”

    此刻的宁川,满身泥水,衣衫破烂,看起来的确是狼狈不已,像是刚刚才逃命到这里的。

    听到众人的冷言冷语,他也没有丝毫愤怒,只是微微抬起头,看了那族人一眼,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笑意,缓缓道:“宁青松没有拿走宝物,那山洞外面的禁制,他都没有破开,至于他人,呵呵…已经被我杀了,你们去看看吧!”

    说罢,他便是目不斜视,抬脚直接从众人中间走过,一脸的傲然。

    而周围的族人,则是在这一刻,直接愣住了。

    宁青松何等修为,那可是武道六重啊,而且他手下还控制着那么多迅影狼,他怎么可能被宁川杀了?

    有人不信,立刻喊到:“不要信他的鬼话,我们还是快点去看看!”

    宁川头也不回,自然懒得争辩什么,等他们看到宁青松的尸骨,或许他们只能找到骨头,但是,只要他们看到那骨头上的伤痕就知道,最致命的一击,就是他混元奔雷指打出来的。

    一切,自然也就明了了!

    在当天夜晚,宁川便是回到了家族中,因为时间太晚,宁川直接就回到了自己新分配的住处去。

    至于上报消息,就不用他去了,当那些家族援兵发现了事实真相,自然就会上报的。

    宁川的新住处,是一个比药园的旧院子都还不及的破地方。

    这个院子中处处枯草,地板缺失,院子角落还有一个破烂水缸装满了长年累月的雨水,都发绿了,房间窗户更是连上面的纸都全部腐朽烂掉。

    回到这个住处之后,宁川倒也没有多抱怨,而是立刻是关好了门窗,随后便是掏出了那枚玉牌子。

    “家族肯定会破开那山洞的禁制,到时候,这玉牌一定能用得上,还是要好好研究一下才行!”宁川心中暗暗说到。

    当夜深夜,那些调查事实真相的族人终于回来了。

    而在家族深处,长老宁啸天的房间中,宁破风正弯腰站在宁啸天的面前,脸上尽是惊恐之色:“大长老,怎么办啊,宁川这小子真是命大,居然在宁青松的手下逃了回来……还把宁青松都杀了!”

    “哼!废物!连一个武道四重的小子都杀不掉!”宁啸天噌的一声站了起来,将桌子上的一个花瓶狠狠摔在地上,碎瓷片顿时溅的满地都是:“明天一早父亲肯定会知道那些事情的,到时候就麻烦了,马上给我派人去杀了那小子!”

    “啊?”宁破风顿时就愣住了:“在家族中出手,会不会太冒险?”

    宁啸天眼角不断抽搐,眼中尽是森冷之意:“冒险?难道要等到父亲把家主之位传给那个小混蛋才去冒险吗!”

    “谨遵大长老指令!”

    宁破风这才一拱手,弯腰离开了这里。

    目光回到宁川身旁,此刻的他把玩手中的玉牌已经快有一个时辰了,但却没有得到丝毫有用的消息。

    “难道说这个玉牌必须要回到山洞里面才有效?”宁川微微一想,随后便是差不多肯定了这个猜测。

    随后,他便是收起了玉牌:“既然如此,就不要在这玉牌之上浪费时间了,还是抓紧修炼吧!”

    这一次山中遇险,虽然暂时解决,但是恐怕以后危险不会少的,毕竟宁破风那个混蛋,不会这么简单就放弃针对他的。

    想到这里,他便是立刻起身,不顾此刻还是黑夜,离开了住处,朝着家族后山走去。

    他那日将小瓶子和培育出来的药材等等,全都藏在了家族后山上。

    来到后山之上,取出了药材后,他便是服下了一枚柳色果,开始借助柳色果的药力修炼。

    这次进山的时候,宁川的修为才刚刚达到武道四重不久,但是在山中经历过一次生死之后,又在修炼混匀奔雷指的时候,服用了不少的柳色果,再加上和宁青松一战,此刻他的修为已经距离武道五重不远了。

    服下柳色果之后,他便是感觉到体内的元力在蠢蠢欲动,似乎水即将沸腾,达到一个新的高度一般!

    “今夜…可以冲击一次武道五重!”

    宁川目光微凛,从怀中又摸出了一枚柳色果,按在嘴里大嚼吃了下去,一瞬间,体内本来就蠢蠢欲动的元力,瞬间沸腾了起来,身体内部也是在沸腾元力的冲击之下,不断发生着变化!

    仅仅是一个时辰之后,一阵朦朦胧胧的光芒,忽然笼罩在了宁川全身上下,远远一看,仿佛整个人都坐在青色光华之中一般,华丽而神秘!

    若是有人在这里看到这一幕的话,定然会惊叫出声来。

    因为那光芒,乃是武道五重之后才特有的元力光芒!

    “武道五重!”

    忽然之间,宁川猛地睁开了双眼,目光如炬,却又深邃而悠远,在他身上,一股磅礴的气势,缓缓弥漫而开!

    随后,借助着没有消耗完的药力,宁川再次冲击了一下胸骨之上的那条细小经脉。

    当细小经脉再打通一段距离,闪电印记也是增长许多之后,他才停下来,缓缓站起身,嘴角勾起了一丝微笑:“没想到这么快就进入武道五重了,说起来…这还是有宁青松让我在生死边缘走一遭带来的效果呢!”

    宁川非常清楚,若是按照正常情况下,循规蹈矩的修炼,即便是有无穷的柳色果支持,至少也要一个月左右才能到达武道五重。

    可他这次进山,经历了生死考验,有过幸苦的修炼,也有过惊险的战斗,综合所有,才会这么快进入武道五重的!

    “到了武道五重,我也算是家族子弟中的佼佼者了,再加上我在落雁山中立下的功劳,不知道我那亲爱的爷爷见到我,该是如何的表情!”

    此刻,旭阳初升,云彩如血一般红,阳光照在脸上,异常的刺眼!

    宁川转身下山,朝着住处走去,按照时间推算,昨夜那些调查事实真相的族人就该回来了,而今日就该家主召见他了,所以今日必须留在家里等着。

    回去的路上,宁川的心情都不错,自从得到了那个神奇的小瓶子开始,他的修炼之路就一直通泰无阻。

    “就是不知道着小瓶子的来历,恐怕这小瓶子比母亲当年口中说的圣帝之宝都还要厉害,而且…这小瓶子会流落此地,肯定也有一番故事……”

    想到那神奇的小瓶子,宁川还是忍不住暗自咋舌揣测:“还有那手骨,手骨的主人死在何处?又是何等的强者?那日…我听到的声音,真的是手骨主人的声音,还是一场幻觉?”

    一路胡思乱想,当他刚来到住处院子门外时,却是神色一凛,脚步猛然顿住。

    “嗯?院子里有人?”

    已经达到了武道五重的他,听力已经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刚到院子门口就听到了院子内有细微的响动。

    心中打起了十二分的警惕,他才轻轻推开门,跨入了院子。

    呼呼…

    一阵凌厉的劲风顿时从他一侧传来,侧眼一看,是一条腿横扫过来,速度极快,有横扫千军姿态,威势不凡。

    “雕虫小技也想伤我?”

    在武道五重的修为之下,这一偷袭并不算什么,啪啪接连几声脆响,八合拳几乎是瞬间就施展了出来,和那一条铁腿狠狠撞上。

    嘭!

    一声令人牙酸的骨肉交击声音传来,那腿在八合拳之下只有退避三舍的份,顿时倒飞了出去。

    而这时宁川定睛一看,眉头顿时皱了起来,来者一身黑袍,胸前绣有一个法字:“家族执法堂的人,何以在此偷袭于我!”

    那人一个鲤鱼打挺从地上站起来,目光冰冷,眼中有杀意闪烁,掷地有声地说到:“哼,我是来灭杀家族叛徒的。”

    “家族叛徒?”宁川眼中顿时露出了凝重之色“谁跟你说我是家族叛徒!”

    “我!”

    一个宁川无比熟悉的声音传了出来!

    “宁破风!”宁川双目一寒,元力运起,抬眼朝声音来源的方向看过去,只见到宁破风带着五个执法堂的人,朝着这边走了过来,将宁川围了个水泄不通。

    宁川眼睛一眯,目光一扫周围,围着他的人全是家族执法堂,修为达到了武道五重的高手!

    “宁破风长老,你说我是家族叛徒,我就是家族叛徒了?”宁川望向躲在人后的宁破风道:“在我的印象中,你还没有审判家族核心子弟的权利吧!”

    宁破风嘴角微微一翘,露出一抹阴狠笑容:“呵呵…一个武道四重的核心弟子,只要有证人证言,我作为管事,自然就可以给你定罪!”

    “证人证言?”宁川望向宁破风,心中明了,那宁青松丁那就是宁破风派出去的,而眼下他好毫发无损回来了,这宁破风担心事情败露,要利用手中权力,强行杀他了。

    想到这里,宁川眼中顿时杀意升腾而起:“是你直接栽赃陷害我吧,我要见家主伸冤!”

    “见家主?”宁破风脸上露出了不屑的笑容:“做梦吧,就你一个武道四重的小小核心弟子,还妄想见家主,我看你还是见鬼去吧!”

    话音刚落,围在宁川周围的执法子弟,顿时往前一步,身上纷纷散发出了淡淡的光芒。

    “就凭你们也想抓我?”

    宁川脸上露出了一丝不屑,在落雁山的时候,他就能以一招混元奔雷指,将宁青松那等武道六重的高手打败,现在五六个武道五重高手而已,想抓他无异于痴心妄想!

    “上!”

    一个执法子弟一声低喝,六人齐齐出手,或是鞭腿击破空气,呼呼扫出去,或是一掌从上而下发出阵阵爆响拍了过去,或是拳影挥出,直捣黄龙,一时之间,宁川周围四处八方,全都是攻击,简直让人防不胜防!

    “哼!让你们试试我的混元奔雷指,一指奔雷!”

    一声低喝响起的瞬间,只听到轰的一声爆响,仿佛天空之上传来一声闷雷,在人们耳边响起,让人不由得心神震撼。

    这是奔雷之音。

    而再看宁川,只见他的手指如同一道闪电一般迅捷,在一眨眼的时间出击七八次,而他每出击一次,就会有一阵奔雷之声响起。

    反观周围围攻宁川的执法堂子弟,却是接连一阵惨叫,纷纷倒飞回去,仔细一看,他们的手脚拳头之上,居然出现了一个或者两个的血洞,鲜血正潺潺流出。

    “果然是因为我修为太低,所以之前是修炼不出奔雷之音的,但现在我是武道五重修为,一出手,便有奔雷之音了吧!”

    宁川缓缓开口,脸上有丝丝惊喜,虽然一战并不惊险,但却也有一些感悟,当然,能将混元奔雷指施展出奔雷之音,才是他大的收获。

    他惊喜,宁破风就只有震惊了。

    宁破风看着捂着手脚惨叫不已,不敢再上前半分的执法堂子弟,眼中尽是惊惧之色,老脸上的肌肉都抽搐了起来:“不…不可能……你一个看守药园的垃圾,怎么会这么厉害!”

    以一己之力,对抗六个执法堂子弟,这等实力,即便在家族核心子弟之中,也算是绝对的佼佼者了。

    若是这一切发生在别人身上,宁破风还能接受。

    可是这一切都发生在宁川身上。

    要知道宁川在一个月之前,还是一个武道一重,被宁浪欺辱的小角色,就算是在不到七天之前,他的修为都只有武道四重啊!

    为何去了一趟落雁山,他实力就如此恐怖了!

    “害怕了?”宁川抬起步子,朝着宁破风走过去,眼中杀意如虹,缓缓开口,声如寒冰,冷冷道:“晚了!”

    这宁破风三番五次陷害于他,这次更是这么猖狂出手,居然连家族执法堂的人都带来了,若是再留他,说不定他日后还要怎么下黑手呢!

    感受到了宁川的杀意,宁破风脸上的表情瞬间凝固。

    宁川的实力超出了他的想象态度,他能调动的人,竟然都不能杀了宁川,而他这次亲自过来,更是一个大大失策啊!

    想到这里,他不由得咽了口口水,踉跄后退了两步:“不…不要杀我,我不是主谋,主谋是…是大长老!”

    “大长老?”宁川忍不住微微一顿,心头狂震。

    大长老宁啸天?

    一瞬间,宁川意识到事情没有自己想的那么简单,背后似乎还牵扯到更加大的阴谋。

    他眉头一沉,旋即改变了就地格杀宁破风的念头,伸手便是朝着宁破风抓了过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