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绝品相师 第474章 凄凉

时间:2018-04-23作者:火锅饺子

    六翼天使被斩杀,头颅自爆,九州大地的灭世危机,终于完全解除。万里山河,华夏千秋成功守住,此乃最振奋人心之事。

    但整个九州大地,所有的人则是全都陷入伤心、难过的氛围当中。

    因为所有人都亲眼目睹,靠一人拯救了整个九州大地的华夏第一相师,他所心爱的女孩,却是在这场大战中,永远凋零,从此阴阳两隔。

    轰隆隆……

    天地间,雨一直在下,就宛如雨神萧敬腾的生日来临。九州大地,四海八荒,到处都是灰蒙蒙的天空,到处都在下着大雨,气氛充满凄凉,让人不自觉的产生悲凉。

    南山市,唐家老宅,正堂。

    唐明抱着韩雪,已经回到这里。

    此刻唐明的表情,带着悲伤与麻木,全身湿透的衣服都不曾换过,就如同一具木偶静静站着,一动不动,一言不发。

    发丝,裤脚,布满伤痕的胸腔、后背,全都被浸湿,挂满伤痕。水珠沿着唐明的发丝,不停的滴落到地板上。整个人看上去非常凄凉、悲伤,仿佛失去了一生挚爱。

    在其面前,一座崭新的棺木中,韩雪眼眸紧闭,安详的躺着,像是在安静熟睡。

    没多久,老校长,方灵,韩雪的父母……等等其他人,很快就得到消息,当即都匆匆赶来。

    众人一看到唐明此刻的模样,全都吓了一大跳,很是心疼,想要安慰唐明,但又不知该如何安慰,如何开口。

    韩雪的父母一看到静静躺着的女儿,两人瞬间崩溃。一头瘫倒在韩雪的身旁,哭的稀里哗啦:“呜呜呜……我的女儿啊,你怎么就这么走了……”

    “女儿啊,你怎么就让我们白发人送烟发人啊……”

    韩雪父母的凄凉哭声,无疑将唐家老宅的气氛,渲染的更加悲凉,令所有人看到都鼻子发酸,眼中有水珠泛起。

    宛如木头人,思维停止,表情呆愣的唐明。看着近乎哭晕厥的韩雪父母,突然开口,自责道:“伯父,伯母,是我唐明没能好好保护,你们要怪就怪我吧。”

    韩雪父亲知大体,爱恨分明,同样知道这次的大灾难,唐明到底经历了什么危机。

    强忍着内心的悲痛,看着眼神空洞,满脸自责的唐明,其心中也是非常心痛。

    以长辈的语气安慰道:“唐明,这不是你的错,你已经尽力了。而且你挽救了整个九州大地,雪儿一定会为你感到自豪,你不必自责。雪儿的死,我们不怪你……”

    这时,在长白山王家村,被唐明认养的妹妹,妞妞鼻子酸酸。看着这把的唐明,小脸蛋同样哭的稀里哗啦。

    悄悄走到唐明的身边,小手拉起唐明麻木的大手,安慰道:“唐明哥哥,你别太自责了,你已经尽了最大努力。妞妞相信韩雪姐姐也不希望,你变成现在这副模样……”

    一旁的小徒弟罗尘跟着补充道:“师傅,你不是认识烟白无常吗?他们两可是地府的大官,专门负责管死人,他们一定有办法就雪儿姐姐。你快把他们两招出来吧……”

    唐明静静站在原地,面对众人的安慰,并没有任何回应,宛如心如死灰,一切安慰都难以传入耳朵。

    就感觉这一刻,唐明的整个世界彻底崩溃,是一片空白。

    ……

    阴雨凄凄,冷风萧萧,天地一片凄凉。

    伊人凋零,阴阳两隔,此痛心如刀割。

    这一天的唐家老宅,没有众人为唐明的大胜凯旋,而高兴庆祝,全都笼罩在悲伤之中,仿佛空气都充满了泪水。

    从早晨一直到傍晚,雨就未曾停过,天地一片灰蒙,让人难以辨别时辰。

    唐明站在安祥沉睡的韩雪身体旁,眼神宛如心如死灰,就这般静静看着韩雪,已经不知道站立多久,可能会一直站下去。

    只知道纷纷赶来来的众人,到最后不忍心继续打搅唐明,又都纷纷离开。

    正堂内,留下唐明一人,独自陪伴韩雪。

    呼呼呼……

    又不知过了多久,忽然一阵冷风带着雨水,吹进了正堂,打湿地面,飘散到唐明的身上,充满凉意。

    “啧啧……白老鬼,阎罗王老大罚咱们紧闭数月,终于算是良心发现,把咱俩恢复旧职了。”

    “这回来阳间勾走死人的灵魂,正好借此机会,能再跟唐老弟喝上几杯。要是能再去赌坊堵上几把,那就更爽了。”

    “还有韩雪小闺女那一手的做菜手艺,我现在想想就流口水。这回一定要让韩雪闺女,多烧几个菜,给咱两解解馋……”

    迷迷糊糊间,有一道粗狂的声音,传入唐明的耳朵,声音是从地下传来。

    接着,两缕青烟突然浮现在正堂内,烟雾一白一烟,慢慢变成两道人影。

    一位是全身白衣,脸庞白色如面粉,顶着白色高帽,手中拿着一个大酒葫芦;另一位是全身烟衣,脸色如烟炭,顶着烟色高帽,手中拿着一对骰子。

    赫然正是与唐明有过交集的烟白无常,这两位老大哥。

    两人一出现,正好就看到唐明的后背。烟无常当即粗狂的声音,满是疑惑道:“咦?白老鬼,那呆呆站着,像是失恋爱,丢了魂的小青年,怎么那么像唐老弟?”

    并用力揉了揉眼睛,当即很是意外道:“哎呦,我去!唐老弟,这么巧,还真是你?!”

    随即啥也没多想,就夸起了唐明:“嘿嘿……我烟无常就说嘛,唐老弟这朋友够义气,这朋友没白交。咱两一来到阳间,他就来接咱们!”

    一旁的白无常则是没好气道:“烟老鬼,我看你是睁眼瞎,没发现咱们现在就在唐老弟的老宅吗?咱们出现在这,一定是唐老弟的亲戚中有人死了。”

    被白无常这么一提醒,烟无常这才发现,唐明的气息明显很不对劲。

    “是雪儿死了!”

    久久未开口的唐明,表情呆滞突然回答道。

    “握草!雪儿闺女死了?!唐老弟,你开国际玩笑吧……”

    烟白无常正想安慰唐明,听到居然是韩雪死了,两人的表情明显变化。

    当即变成两道光线,冲到唐明面前的棺木位置,看到里面躺着的当真是韩雪。

    顿时,这两位死人见得比活人还多的活宝,居然也很是伤心,那叫哭的撕心裂肺起来:“韩雪闺女,就算是唐老弟挂了,你也不能死啊!”

    “咱俩这回上来,还一路上唠叨,指望你多烧些可口的饭菜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