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绝品相师 第102章 激斗下

时间:2018-04-23作者:火锅饺子

    “赵钱,我刚才给你算的凶卦,你现在觉得是否还有可信度?”

    唐明施展出了相师的相术,以一张柔软的符纸,破解了锋利的飞镖,震撼全场。

    同时也证明自己正是一名相师,看着赵钱冷酷道。

    “你……你真是一名相师?!”

    赵钱吃惊的发现,唐明当真是相师后,脸色骤然大变。内心深处居然冒出一丝悔意,似乎有些后悔,自己处处对唐明为难。

    而且眼皮突然开始跳动,惴惴不安,预感这次可能还会被唐明翻盘。

    但赵钱自幼含着金钥匙出生,从来只有他欺负别人,没人敢欺负他,一生的少爷脾性。

    唐明昨天将赵钱撂倒在地,在赵钱的眼中,这绝对是对其最大的羞辱。赵钱若不报复,那他就不配称燕京四少。

    故此,赵钱才会这样,三番四次的前来找唐明的麻烦。因为赵钱要证明,在这燕京,只有他欺负别人的份。

    赵钱也是狠角色,手段残忍。

    既然知道与唐明的恩彻底结果下,一狠心,强保持镇定道:“唐明,别以为你真是相师,本公子就怕你了!”

    “这次我找来对付你的人,可是地狱使徒的人,只要他一出手,就算你有九条命,也照样必死无疑!”

    赵钱压制住内心的不安,迫不及待的指示地狱使徒的人,赶紧动手,解决掉唐明。

    歇斯底里的大吼道:“第十使徒,只要你今天能杀了这唐明,别说是十倍的报酬,就是百倍报酬,我也照付!”

    赵钱虽然嚣张跋扈,处处欺负人。但其嚣张的性格,并不代表他的脑子笨。

    他知道得罪了一名相师的后果,必将是极为惨重。所以他决定一不做二不休,要将唐明彻底抹去。

    中年男子判断出唐明是相师的身份,虽然小小吃惊,但并没有害怕。

    在确认赵钱加价后,回道:“赵公子,只要你付得起价,地狱使徒的人,自然就能替你收走这人的命!”

    同时那双犹如毒蛇一般的眼眸,冒着让人浑身不舒服的冷光,冷血般的盯着唐明,准备随时给唐明致命偷袭。

    从赵钱的对话中,这中年男子被称为‘第十使徒’,想必就是‘地狱使徒’这个组织中,排名第十的人。

    唐明刚才已经与对方有过一次交手,那抛掷飞镖的手段、威力,丝毫不在唐明的符文之下。

    此刻,听出此人的实力,在‘地狱使徒’中,竟然是排在末位。

    唐明心中不免有小小吃惊:“这个存在于烟市的‘地狱使徒’组织,想不到竟然有如此可怕的实力。”

    唰唰唰……

    风声再起,飞镖划空。

    中年男子就像是一条毒蛇,再次露出骇人的毒牙,没有只言片语,再次以飞速的手段,朝唐明抛掷飞镖。

    只不过这一次,不再是区区一枚飞镖,而是十几枚同时抛出。

    十几枚飞镖,每一枚都锋利无比,冒着骇人的银光。在空气中划出数道弧线。竟然全都是朝着唐明的要害飞来,快、狠、准。

    中年男子选择率先出手,就足以见得,其是了解相师的法术强大。知道一但相师的符纸,帖在人的身上,就会受到控制。

    所以中年男子果断选择,率先偷袭。

    “不好!”

    看着这些飞镖,唐明也是全身精神高度集中,不敢有丝毫的马虎。否则稍有大意,唐明就很有可能中镖。

    与此同时,唐明手上的动作也非常之快,再次掏出数张符纸。

    眼眸注视飞镖的飞行轨迹,手指捏符纸,快速抛出。

    并且大喝一声:“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定!”

    砰砰砰……

    瞬间,在这间饭店的小包间内,爆发了一场激战。飞镖与符纸,就像是针尖对麦芒,在空中不断对碰,并发生爆炸。

    爆炸产生的巨大声音,以及破坏力,一点也不输给电影中的枪战情景,颇为震撼。

    至于韩雪、大胸妹几人,早就被唐明率先给吩咐离开,否则这样的爆炸,极有可能伤到她们。

    甚至由于巨大的爆炸声,整个‘如家小厨’内的人,全都慌张的逃出饭店,一个个心惊胆战。

    一瞬间,整个包间内,也就剩下唐明跟中年男子。两人全都聚精会神,注视着对方,不敢有一丝大意。

    两人的交手,破坏力非同一般。原本古典古香,极具韵味的古代小包间。此刻已经被破坏的面目全非,桌椅全碎,木门倒塌。

    就连四墙壁上,到处都是飞镖、符纸爆炸后,留下的乌痕,破洞无数。洒落了一地的残破符纸,以及断裂的飞镖,触目惊心。

    噼噼啪啪……

    激战依然在继续,两人的身体飞速移动。爆炸产生的破坏力,也在不断扩大。

    到最后,唐明跟中年男子直接从包间,打到了大堂,越战越激烈。

    如此这般,两人的实力似乎都在伯仲之间,谁也赢不了谁。足足激战了半个时辰,完全陷入了白热化。

    然则,随着激战陷入白热化,唐明高度集中的脸色,稍稍露出了一丝焦虑。

    仔细观察唐明,会发现唐明此时的脸色,变得有些苍白,原本平缓的呼吸,也变得喘气,无规律。

    “该死,符纸快用完了……”突然,唐明口中不甘心道。

    原来,唐明这次身上带的,刻画好的符纸并不多,在与中年男子的这般激斗中,即将消耗殆尽。

    而且每施展一张符纸,对唐明的体能消耗,都是巨大的。

    此刻,唐明在半个时辰中,施展了近百张符纸,对唐明的体能消耗,无疑是巨大的负荷。

    唐明心中出现焦虑、不甘,他知道自己马上就要接近极限。若还不能击败这中年男子,后果必将不堪设想。

    不过唐明还是表现出了,同龄人所没有的成熟。虽然内心焦虑,但唐明的神色、姿态依然保持的非常镇定,没有露出破绽。

    其实,此刻内心出现焦急不安,除了唐明之外,对面的中年男子同样也是心急如焚。

    那双看向唐明,像毒蛇一样的目光,出现了变化,露出一道吃惊。

    看着还在不断抛出符纸的唐明,心中那以置信的:“此子,怎么看也才刚刚二十出头,既然能将我逼到这般地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