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都市之修真归来 第四百零三章 泣血

时间:2018-04-23作者:火里行舟

    ,精彩小说免费!

    就在叶天求婚唐雪的时间,汪家别墅的雪茄窖中,两人端坐,一人木头一般跪在地下。

    端坐两人,正是太阳国的大黑与美众的国盖世坤,跪在地下那人,姿势十分怪异,乍一看有些类似于古代的罪人在请罪,再一看则又像是那些古代死刑的囚犯跪在那里等待侩子手砍头,但见他双目空洞无神,表情麻木呆滞,面无血色,就像那蜡像馆里没有灵魂雕塑出来的蜡人,寻不到生命的气息,居然是汪浩英。

    大黑看着汪浩英哈哈大笑,轻蔑的大笑一声,说道:“华国自诩为文明上邦,可我看……这都是什么嘛!”

    他嘬了口红酒,一脸享受的摇动着酒杯,舔着嘴唇笑道:“被人困在了家门口打脸,屁都不敢放一个,这个嘛……”说着指了指汪浩英,嘿嘿的笑容,不是轻蔑,而是用侮辱的口气道:“这东西连条狗都不如,一点武道界的伟大精神都没有,华国人……”嗤笑一声又道:“我是了解到了。”

    跪在那里的汪浩英则是好像什么都没有听到,真像是一截木头,盖世坤听罢,亦是得意的大笑一声:“大黑君,等着吧,华国武道界已是我囊中之物,等你我拿下这块大肥肉,打开那异次元的神妙世界,成为无与伦比的绝顶存在,便是世界任何一处都横行的,任何一人都要俯首听命。”

    大黑听完拍着掌兴奋的笑了起来,将红酒尽数一口倒在嘴里,不喝下去,却是咕噜噜的拿来当漱口水,随即吐在了地上,很快掏出一个玻璃小瓶,倒了一点红色的液体药剂混在酒水里面,指了指地上的红酒,戏谑的命令着:“舔了它。”

    盖世坤不出声却笑的欢,一副玩味的表情:“一具没有灵魂的傀儡而已,你还跟他计较?”

    大黑还没说话,汪浩英就像饿了几年的狗见到了一坨屎,用自己的本能,手脚并用的爬到了大黑脚下,居然还有余暇抬起头来露出一个讨好的笑容,像足了哈巴狗在摇尾巴,低下头去,就有滋有味的吸允地板的酒水混合物。

    他们在拿汪浩英当畜牲养。

    大黑笑道:“这可是他自己犯贱,本性如此嘛,哈,都他妈一个德行。”说完用脚使劲儿的碾着汪浩英的脑袋,一边狰狞着脸道:“早晚一天,我要这样碾压华国整个武道界的脑袋!”

    盖世坤笑着,满脸随他喜欢的样子,问道:“怎么样,都控制好了吧?”

    大黑点着头道:“我最喜欢奴役了,京金市整个武道界已经都被我监视起来,只要你击败岳星河,其他境外势力一涌而入,我便能将他们悉数贡献出来,为你打开异次元大门做足准备!”

    两人相视一眼,张狂的大笑起来,笑声似乎由京金市传遍了华国每一处山川大地。

    ……

    唐雪看着叶天,只觉得眼前一阵模糊,继而她感觉到脑海中亦是一阵模糊,转瞬想到来之前汪浩英对自己说的话来。

    “你只有一个小时的时间,过了一个小时,你就不再是你,而是属于我的一只怪物。”

    唐雪猛的摇了摇头,心中一阵剧痛:“我只剩下十多分钟了吧?”随着时间的推移,脑海中熟悉的东西越加破碎,甚至要拼凑不起来了,转眼只见叶天已单膝跪地将钻戒拿了出来。

    “叶天……”

    唐雪浑身巨颤,晶亮的眸子刹那溢满泪水,立即奔涌而出,她欢喜的想要欢呼,幸福的想要奔跑到世界的每一个角落,告诉世界上的每一个人,然而她硬生生的将这股热火亲手拿一盆冰水浇灭下去,泪水不再滚烫,在叶天的颤抖中,她开口道:“对不起,我不能答应你!”

    说完这句话,唐雪心里疼得仿佛被人拿了一把锋利的小刀在心脏上不住的切割,几乎立即要晕厥,喉头一股腥热上涌,被她生生咽了下去。

    唐雪只感觉头一晕,身子跟着歪了一下,脑海中又是一阵滚烫的模糊,心里的疼痛顿时消了大半,也不过一两秒钟,她的心中已然麻木,感情在潮水一般退去,再一两秒钟,心已冷硬如铁。

    记忆中那些温暖的东西在疯狂的反扑,与冰冷对抗,然而强弩之末,大势已去。

    这时的叶天,泥塑一般跪在那里,他感觉疼痛的好像浑身从里到外的裂开,心里不住的呐喊:“为什么,为什么……”可他的嗓子好像粘住了,被烧灼破烂了,根本说不出话来,这时候只听唐雪疑惑的又道:“你在干什么?”

    叶天猛然抬头,只见唐雪眼中一片冰冷,好像不记得刚才发生了什么,他的双目陡然一片血红,心中千言万语,可嗓子似乎被人撕裂,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他整个人陷入一片混乱,快要疯掉傻掉,快要死掉,他不知唐雪因何会有这种变化。

    “叶天!”

    唐雪似乎又清醒了,又记起了叶天,看着叶天捂着嘴惊叫一声,因为她见叶天双目蒙蒙血红一片,眼角居然有一丝丝的血迹。可转瞬,冰冷又占了上风,她脸色冷漠,警惕的看着叶天:“你是谁,跪在这里干什么?”

    叶天恍惚中觉得自己的心脏被撕扯的粉碎,一个能够击杀“半神”的人物,浑身的力气忽然被抽光,他只剩下了将自己的手抬起来的力气,他要去抓住唐雪,然而唐雪忽然冷哼一声,抬起一脚,正中叶天胸口。

    叶天的身子腾起一米来高,又平飞了两三米,才扑通一声仰躺在草地上,至此一动不动。

    唐雪又清醒了,可只哭了一声,便比之前的表情更加冰冷,对着叶天大吼一声:“别碰我,否则杀了你!”说完了话,毫不留恋的转身便走。

    叶天用尽最后所有的力气,终于冲破那如同被烧灼住的嗓子,一口血随着嘶喊喷了半米高:“为什么?”

    这一声如杜鹃啼血,又仿佛夜里孤清待死的野兽在号啕,叶天只觉的自己的身子在不住的往下沉,没有尽头,他无抓可抓,在这苍茫的夜色里,似乎只有风可以依托,他的手扑腾腾的胡乱抓住风,抓住草,口里喷出的血砸在了绿草上,砸在了花瓣上,然而除此之外一片寂静,没有人再回应他,唐雪的背影渐渐没入夜色当中。

    或者几分钟,或者十年百年,叶天忽然睁开双目,身子挣扎着,嘴里不住的道:“我不相信,不相信……”摔了几跤才站起来,顾不得满嘴的血,跌跌撞撞的往唐雪离开的方向追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