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都市之修真归来 第三百九十七章青出于蓝

时间:2018-04-23作者:火里行舟

    上午九点,在那缥缈的连绵群山当中,在雾涌云蒸的隐约之处,一栋现代化的高楼矗立,其中一声声震天响的拍桌子声,似乎响彻大山。

    “你说叶天杀了姬家父子,还有姜子正?”

    岳星河站在那里,虎目圆睁,吼声滚荡:“他还真要无法无天了?现在就派人过去,先把他给我羁押起来再说。”

    办公室里的金子平听的冷汗直冒,然而师傅盛怒,他不敢开口,将祈求的目光看向身旁的梅兴腾,只见梅兴腾比自己还要着急,身子抢上几步拦着岳星河:“可使不得啊,岳大哥,叶天尊并非无缘无故的动手,你听我跟你细说。”

    岳星河声音更冷:“叶天尊?”很不满意这个称呼似的,正要斥责,只见梅兴腾手掌之中捏着一团不住跳跃的红色粘稠体,感受到里面蕴含的一股奇特的力量,不由脸色一变。

    “若说起来,叶天尊还是立了大功呢,否则我们可能要在姜子正身上吃一个大亏啊!”

    梅兴腾见岳星河怒气消了下半,死死盯着红色“八爪鱼”,又道:“我拿给生命研究院看过了,这种东西都是由国外流入的,说是可以开发大脑,姜子正那‘半神’的由来,就是服用了这个。”

    “你我两人,还不如一个十七八岁的娃娃呢,差一点就着了盖世坤和汪家的道儿。”

    岳星河却猛大喝一声打断他:“你胡说什么,还真的就此相信他了吗?这叶天也就是机缘巧合而已,此人无忌横行,生性暴戾,只是杀人时赶了巧,阴差阳错了撞破了这桩阴谋,他也真是小人无耻,居然还将计就计,甚至想来以此邀功?”

    “这点小小计谋,梅兴腾你都看不透?”

    梅兴腾叫他的大喝说愣在了那里,好几秒钟之后,眉头忽然蹙成小山:“岳大哥,我看你可能是误会叶天了吧?”

    “据我了解,他可并不是你口中说的那样的人,况且他实力着实恐怖,可身化百千,每一个都有鬼神莫测之威,若是他想要杀人,完全不必玩弄这些小把戏……”

    梅兴腾将岛上宴会的事情一一说来,岳星河越听脸色越冷,眼皮微微的抬了起来,金子平则心中大颤,想不到短短半年的时间,叶天便可以轻易击杀“半神”,不由恐惧的在心中叫道:“他越来越可怕了!”

    岳星河听完,沉吟半晌,又只听梅兴腾的声音陡然提高:“他将是你的接班人,甚至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接班人?青出于蓝?”岳星河面色一下子冷的挂了一层霜,听到这两句话,几乎快要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爆吼一声震的整片山头都在颤抖:“可笑至极,兴腾,你什么时候变的这么草率了?他何德何能,有什么资格呢?这种事情可关乎华国武道界,岂能视作儿戏!”

    金子平战战兢兢的鼓足勇气,替叶天说起话来:“师傅,叶天的实力,真的是叫人无法想象。”

    可他话刚出口,便见岳星河的身子瞬移似的出现在他面前,“啪啪”两巴掌甩在他脸上,声音宛如两记响雷,金子平整个人被抽倒,两手撑着身子跪在那里,嘴里的血水混着涎水耷拉到地板上,起身都不敢,更别说再度开口。

    梅兴腾见他发怒的狮子一般,脸红脖子粗的与自己争执,更甚直接对自己徒弟动手,不由一下子呆在当场,有些无法置信的说道:“岳大哥,你这是怎么了?你多少年来都没有发过这么大的火,你对叶天不仅仅是……”

    他的话立即被岳星河轰的一声拍桌子的声音截断:“梅兴腾,你有完没完?你知道这叶天来到京金市,彻底搅乱了局面,上上下下都乱成了一锅粥,你可知道牵一发而动全身的道理?他现在又连杀数人,更弄的京金市鸡犬不宁,说不准我们的敌人就在暗处浑水摸鱼,酝酿灾难,我要的是稳定的局势,他就是一颗定时炸弹,说不准什么时候炸了,给我们来个猝不及防的巨大伤害!”

    梅兴腾好像不认识似的看着他:“岳大哥,这不是你,难道你面对盖世坤就这么……”

    谁知他的话又一次被岳星河的怒喝斩断:“给我闭嘴!”

    “可叶天实力强横,是真正的未来之星!”

    “我告诉你,有的时侯,我更需要的是一个听话的下属,手底下一个我行我素的兵,这会死人的!”

    “难道你就这样放弃华国的希望吗,你不觉得自己有些自私吗?”

    “我自私?我岳星河的大门随时敞开,他倒是来啊!”

    两人的声音在办公室里咆哮起来,步步紧逼,互不相让,到了最后脸对着脸,都呼哧呼哧喘着粗气,滚圆的双目中满是血丝。

    梅兴腾则是因为岳星河的“固执”气急,不明白他为何就是容不下叶天,与他对峙一般互相瞪视好一会儿,这才一甩手,转身往门口走去,叹口气说道:“岳大哥,你不要他我要,早晚有一天,你会发现自己做了一个错误的决定,会后悔的。”

    刚要开门,岳星河却冷哼一声:“兴腾,你要以大局为重,我不用他,你也不许用,否则你以后也不必叫我岳大哥了。”

    梅兴腾瞬间泥塑石雕一般动也不动的站在那里,好似连开门的力气都没有了,半晌过后,他忽然转头,走到岳星河身旁,低下身子轻轻鞠了一躬,话也不说,转身便走。

    岳星河微眯着眼睛看着他离开,轻声自语:“是该见一见这位叶天尊了……”

    ……

    傍晚,汪家别墅。

    雪茄窖内,一声声凄厉至极的惨叫声响了起来,叫声鬼哭狼嚎似的,尖刀一般插入人的心脏,只见唐雪蜷缩在石榴红的波斯地毯上不住的抖动,浑身的皮肤瞬时通红又瞬时煞白,声音正是由她发出。

    唐德曜则趴在女儿的身上,仅仅两天的时间,竟已憔悴的像个油尽灯枯的老人,白头发都多了一般,脸上的皱纹叫他看起来格外可怜,他用拳头狠狠捶打着自己的胸口,哭的嗓子早已干哑,痛心疾首的喊着:“我不配做父亲,不配啊,这些苦都叫我替我女儿受下吧!”

    坐在真皮沙发上的汪浩英却嘎嘎的怪笑一声:“唐首富,这一次可是你女儿主动要服用药物的,我根本没有逼她。”

    他随即又狞笑着摇了摇头:“你这女儿真是傻到了家,一瓶药只能换来一个小时的时间,这是在拿命换药呢,值得吗?”

    唐德曜则连滚带爬的扑到他的腿下,抱着他的腿脚连连磕头:“你饶了我女儿吧,你叫我做什么都行!求你了……”

    汪浩英一脚把他的头踩在地下,碾着骂道:“老东西,这一次是你女儿求我的,我倒要看看,她要做什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