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都市之修真归来 第三百九十三章 跪地请罪

时间:2018-04-23作者:火里行舟

    ,!

    “天啊,这是什么?”

    姜子正那横贯长空的声音都惊的“跳”了起来,他仿佛被人拿了一锅开水泼在身上似的尖叫着。

    只见无数连绵起来,数万米之高的山脉,犹如将整片大地都镇压下去,整个世界都只有这一片一片的山脉,然而被困其中的一点光芒,虽如一粒尘埃,却像是黑白画中唯一的一点色彩,是那么的惹眼,叫人无法忽视。

    这点光芒五彩斑斓,正是叶天,他的周身“系”着上万根褐色或黄色的光线,这光线粗细相等,恍若没有实体的发光物而已,另一端则“系”着上万个八九岁的叶天,这些个叶天,眉目之间一模一样,身高亦无半分差别,莫不擎举天罗剑,散布在四面八方的万仞高山之巅,小小的身子亦呈黄色或者褐色,傲立山巅绝顶,有一览众山小之气势,天下尽放在一眼之间。

    “神,神念,这……这是真正的神念啊!”

    姜子正的声音都在剧烈的颤抖着,好像被人一把掐住脖子的鸭子,可以想象,他现在的五官一定是扭曲在一起的,因为在那些个小叶天的身上,他感受到了一股股直刺灵魂的寒意,这寒意几乎要将他冻僵,或者令得他的身子犹如陷入泥沼当中,这股寒意又如一柄柄刀剑,砍杀的他感觉要魂飞魄散。

    叶天气度从容,神态间甚至十分优雅,仿佛回答姜子正,又仿佛自言自语:“这与神念可相去十万八千里,我只是叫他做十方神光体,即便十方神光体,也不是你这等修炼之人可以想象。”

    其实这十方神光体,只是叶天自己暂时为这些小叶天取了一个名号而已,并非是什么招式,或者神通,通俗来说,小叶天们便是常人口中的一个又一个的意念,这上万个意念体,便是电磁微波般的能量,在现实世界中并不可见,可在这个意念的世界当中,便显现出来,是叶天这半年以来的成就,是他修炼十方炼气诀当中神念篇的成果,更是迈向“完美”神境的关键一步,不过这些意念体虽然近万,却还远远不够,若要进阶到叶天理想中的神境,至少要有四万八千个意念体,甚至更多更多。

    叶天说完之后,也不再说话,不再理会姜子正的叫嚣,只见上万的意念体,每个小叶天身上,皆陡然爆发出来一阵阵冲顶而起的黄或褐色光芒,这光芒是意识体意念集中的体现,在现实世界中,类似于人眼不可见的光波范围。一道道细小的光芒,与那连绵的万仞高山相比不足道矣,然而光芒出现的瞬间,仿佛使得小叶天有了万钧之重,脚下的大山承受不住重量一般在龟裂崩碎,就像白雪遇到了烈日一般消融,黑暗被光明驱逐,山尖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矮了下来,楼房一般大小的巨石如雨纷纷滚落,轰隆隆的响声,恍若大陆板块在移动,在改天换地。

    近万的意念体,双手缓缓举剑,呈力劈华山之姿,一时之间,意念体身上的光芒更盛,连同它们手中的天罗剑,都在放出激光一般的强光,这些“激光”扫射出去,划过高山大地,就像吹毛断发的利刃切过豆腐,高山与大地都在大块大块的崩碎,等到强光浓烈到刺目的极点,近万小叶天手持天罗剑,一万个手持雷霆的神灵一般,奋力劈了下去。

    轰dd!

    一座座的万仞高山,从峰顶到峰底,被劈出来一道数万米长短,百米宽的巨大裂纹,裂纹蛛网似的往山体四下里蔓延下去,座座高山看起来像是一面被摔裂的镜子。同时,巨大的裂纹咔嚓嚓的迅速延伸到了山底,却还不止,又轰隆隆的引动大地的龟裂,一道道不知多深的黑洞洞的沟壑无限的在大地上伸展了下去,在沟壑上亦四面八方的扩展出来无数的分支沟壑,整片大地,宛若一件满是裂纹的瓷器,轻轻一碰,就会碎掉。

    就在这时,无数座万仞高山,同引爆了山体深处的炸弹一样,轰的一声四分五裂,整个炸成了铺天盖地的碎石块,激射的巨石,占满了整个空间。

    在高山崩碎的瞬间,整片褐色的大地受到冲击,真如瓷器一般开始支离破碎,一时间大地分崩,高低剧烈晃动,位移开去,就像一片纸一样,被猛力扯成了碎片。

    “啊!”

    一声撕心裂肺的尖叫响彻大地,这个叫声凄惨无比,像是被人一下子扔到了滚热的油锅里面,正是姜子正发出。

    “叶天尊,饶……饶了我,我知错了!”

    “我愿为永生永世,为你当牛做马!”

    叶天只见横亘天空的巨手如同被焚烧一般,嗤嗤冒起了灰蒙蒙的烟雾来,这烟雾内氤氲光芒,乃是修炼者意念的最初形态。

    叶天却对着大手摇了摇头:“若你只是做了一些打压我叶天的事情,我或者可以饶你死罪,然而你却犯下了无法饶恕的错误。”

    说完,叶天剑指一并,往空中一引,上万的意念体呼应叶天,唰的齐整整一并剑指苍天,周体散发出来的光芒,汇成一股万丈神龙般的五彩豪光,顿时将整个世界都照耀的缤纷多彩,空中激射的巨石,碰触到豪光,瞬息便被烧灼成一团灰蒙蒙的烟气,豪光一飞冲天,似乎一道由大地通往天空的巨大光柱,挟势如破竹之势,破空直往大手射去。

    ……

    宴会厅中一片狼藉,四处里莫不是残桓断壁,四女与巴、杨等三十余人亦早已力竭,背靠背站着都身子不稳,跌跌撞撞,周身都是大大小小的伤口,衣襟一片血红,有血液顺着胳膊在手指不断滴落,失血过多再加上脱力,三十余人眼前一阵阵模糊,他们甚至看不清拳脚与刀剑,意识亦开始模糊起来,只能凭借着本能,胡乱的格挡攻击,不过他们的抵抗便如棉絮一般无力,就如小儿打架。

    数百人已经停手,围绕在三十余人身边的也只有数十人,他们就像盯着羊羔的恶狼,眼中泛着绿光,满脸尽是戏谑,嘻嘻哈哈的调笑声也不断的响起来,时不时神态轻松的出拳出脚,“砰砰”落在三十余人身上,每一拳每一脚,都会引起其余人的一阵快意笑声,三十余人条件反射的反击,却根本也躲不开,更打不中,他们的攻击在众人眼中小儿舞棒一般滑稽可笑,每次落空,也只会引来更大的嘲笑声,然而这些三十余人已恍然不知,混混沌沌的只能任人当做人肉沙袋耍玩,戏弄。

    这个场面,就像猫在戏耍耗子,等到玩够了玩腻了,也便一口吞掉。

    “这帮人真是傻到透顶了,到了这般境地,还不认输服软。”

    “难道他们还在指望那个什么叶天尊,哈,我看他们都吃错药了吧,那叶天尊现在说不准都已经在跪地求饶了呢!”

    “却正好叫我们在这里玩弄一番,叫他们彻底绝望,彻底抬不起头来。”

    然而他们的话音刚落,忽然一声怒喝响彻大厅:“凡欺我朋友者,都跪地请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