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都市之修真归来 第八十九章 我来晚了

时间:2018-04-23作者:火里行舟

    第八十九章 我来晚了第(1/2)页

    天:

    余元青上了拳台,却招来了一阵阵的嘲笑声。

    “哈,老大爷,下去吧,别让人打的半身不遂,后半生不能自理。”

    “营州是没人了吗,派这么个糟老头子上场。”

    余元青也就五十开外,但是年轻时极其好胜,练功出了些岔子,壮年时还察觉不出来,到了现在已经慢慢显现出隐患和弊端,尤其是在与宋天一战之后,受了不小的内伤,身体每况愈下,更是不振,现在看起来就像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

    其他三市的大佬也都看向了包厢里的洪文昌,轻蔑的笑了起来。

    “洪老二,是你们营州人脑袋不灵光啊,还是被逼的走投无路了,老弱残兵都拿出来了,早认输多好,就不用来丢这个人!”黄子强说道。

    “不能小看人,俗话说的好,老将出马,一个顶俩啊,真的好可怕啊!”乔飞故作夸张的拍着胸口,说完大笑起来。

    “你们的叶大师呢?前段时间还挺嚣张的,现在怎么成了缩头乌龟了?对了,对了,你们营州人都是缩头乌龟,你洪文昌被自己的小弟从酒店赶出来不是也不敢说话。”李正清分外得意。

    包厢都是半隔离,说话声音稍大一点就能听清,更别说这种肆无忌惮的故意嘲讽,洪文昌等人攥紧了拳头,脸上阵白阵青,可叶天没来,他们叫人堵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心中除了担忧,便是无尽的耻辱。

    可是站在台上,犹如老人的余元青却充耳不闻,这个老者,淡淡的站在那里,抬头冲着洪文昌等人一笑,轻轻的说道:“我余元青,当为营州上刀山,下火海!”

    洪文昌等人看到他的口型,见他孤独的站在那里,心中没由来有些酸楚疼痛的感觉。其实他们知道,可能余元青根本不是宋泰和任英豪的对手,可是见余元青这么说,心中很是振奋,都攥紧了拳头,不住的冲他使劲点头。

    余元青一人独立,傲视全场,身上那股无私无畏,悍然不惧生死的气势,令得所有外市的巨头都不由自主的闭上嘴巴,嘲笑的声音渐渐消失,而所有的营州人,见到这股气势,都站了起来,脸上全是丝毫不掺半点水分的尊敬,还有自豪。

    其实世界上最伟大的力量不是拳头,而是精神,包括爱与勇气。

    余元青在营州的威望之隆,最大的原因,却是因为他的高尚情怀。

    “余师傅,你曾奔赴千里,救过我孩子一条性命,我在这里祝你旗开得胜!”

    “余师傅,我腿当年格斗致残,永远退出格斗圈,在我最落魄的时候,是你资助我数十万元,我才走到今天这一步,今晚不论你胜你负,都是我心中唯一的冠军!”

    “余师傅……”

    营州大佬没有坐着的,全都站了起来,一个个说着感激之语。

    余元青大喝一声“好”,豪气万千的对着外市的三个包厢说道:“哪位要与我余元青过招!”

    虽然台上众人都不再讥讽,但是包厢中的外市大佬都很是不屑。

    “余元青,一大把年级了,不好好养老,要来找死啊!”说话的正是黄子强,他喝完一声,台下有人也都笑了起来。他跟着又对身旁的宋泰恭敬的说道:“宋大师,让这些土鳖见识一下?”

    宋泰未说话,点点头,从包厢出来,凌空一跃,钉子一般站在台上,这一下如劲风卷来,整个拳场都能听到风声。

    “余元青,你本来也不配与我过招。”

    “但你们营州,连同那位叶大师在内,全部都是缩头缩脑的懦夫,今天你有勇气站在这里,我给你一个面子!”

    余元青却哈哈一笑,说道:“少说废话!”跟着爆喝一声,整个身子“唰”的闪了出去,速度竟是快若奔马,拳场上响起了“呼呼”的风声,一秒钟的工夫,这一拳已经跨越了四五米的距离,来到了宋泰面前。

    台下众人不禁骇然失色,这是什么样的力量,这种速度与力道,只怕普通人沾个边就彻底丧失战斗力了。

    众人都不敢再小看这位看似弱小的老者,连包厢中的外市大佬都微微一惊,而洪文昌等人直接激动的站了起来。

    只见场上的宋泰脸上也有凝重之色,身子一错,不敢硬接,躲过去后,拳头上裹了一层若有若无的白雾,往余元青面门砸去,余元青的扫腿迎了上来,同样带起蒙蒙白雾。

    看到这层白雾,众人惊骇的长大了嘴巴,声音都不敢发出来,心中狂吼。

    “这是变魔术吗?”

    可坐在角落的叶天却点了点头,任何一个动作,都能调动起灵气的运行,灵气在身体的各个部位也都畅通无阻,指哪儿打哪儿,不亏是内劲造诣深厚的高手。

    台上两人战成一团,每一次拳脚的碰撞,都发出“咚咚”的巨响,就像铁锤击在铜钟上,震得台下许多人都心底发颤,捂住耳朵,两个人的身子已经化成了一团团的影子,根本分不出你我,而台下的人,已震惊的丢了魂。

    “就算巨星拍的功夫电影都与他们差的远了!”

    “只有在武侠片才能看到吧!”

    两人激斗起来,四周全是风声和震耳的碰撞声,一拳一脚之威力,只怕生撕猛虎都不在话下。

    与叶天坐在一起的富二代们,无不脸色煞白,嘴里不住的嘟囔:“还是人吗?”他们尽都看向昨天在拳馆大发神威的张玉成,虽然口中不说,但心里都知道,张玉成跟台上的比斗大师差的不是一星半点,恐怕人家一根指头就能把他弹死。

    张玉成不住的颤抖,之前的骄傲,之前的豪气,在眼前的战斗之下,全部变成了恐惧,想起昨日众人对他拍的马屁,什么“营州后起之秀”,什么“早晚问鼎营州”,也想起了他自己的话,“格斗赛上的高手也不一定多强”,再看到众人投来的异样目光,脸顿时红的发紫。

    “坐井观天!”

    所有人的心中都冒出这个想法。

    “张玉成想要问鼎营州,这简直是个笑话儿啊!”

    坐着的希菁菁和叶天都没有注意众人的变化,希菁菁眼中完全狂热的光芒,而叶天则是紧紧的皱起了眉头。

    场上虽然打的热闹,势均力敌的样子,但是叶天何等眼力,他早已看出来余元青后力不继,随时都有落败的危险。

    “不好。”

    叶天心底刚刚惊呼一声,场上两道人影一分,余元青猛的飞跌出来,接连跌退了十七八步,这才站稳身子,捂着胸口,“哗”的喷出口血来。

    胜负已分,毫无疑问,余元青败了。

    宋泰则是傲立拳台,纹丝不动,看着余元青,满不在乎的说道:“你的实力,最多只是内劲大成而已,而我半步化境,你又怎会是我的对手!”

    看着脸色苍白,剧痛之下无法开口的余元青又道:“你败了,你们那所谓的叶大师又做了缩头乌龟,你们营州的地盘,可就要拱手相让了。”

    这句话一出,营州之人都耸然动容,心中又是悲伤,又是屈辱,没想到余元青败的如此之快,更没想到的是,那叶大师头也不敢露了。

    包厢里的黄子强和李正清似笑非笑的看着洪文昌,用猫戏耗子的语气说道。

    “我就说你们营州没人嘛,这格斗赛我看根本没有必要举办!”

    “别做梦了,你们仰仗的叶大师,没那么厉害,看到我们宋泰和任英豪,也只是嘴硬,根本不敢动手。”

    黄子强与李正清豁然站起身子,声音一寒,逼问洪文昌:“洪老二,该把地盘乖乖交出来了吧?”

    “愿赌服输,否则的话,我保证你出不了这个拳场!”

    洪文昌脸色白的像纸,这种时候,叶天还没有来,他的心中已经不再抱任何希望,想到经营几十年的心血,就这样叫人轻轻松松的夺了去,心中刀绞一般的痛,可现在毫无抗衡之力,颤颤巍巍的站起来,仿佛一下老了十岁,再也没有一方大佬的强横之姿,岳云天和李东等人,像是斗败的公鸡,垂头丧气,连同台下的营州之人,都觉得抬不起头来。

    李丝雨黯然神伤,面无血色,她等待的男人为什么还不出现。

    黄子强与李正清见到整个营州都低头服软,哈哈大笑起来,对着还坐在那里的乔飞说道:“乔老大,咱们该好好盘算一下,怎么划分营州了。”

    谁知乔飞却毫不理会的笑了一声,开口说道:“好划分,营州归我,你们云州和渤州归我,这就好了!”

    黄子强和李正清脸色大变,虽然乔飞是在座大佬之中,实力最强的一个,甚至几乎可以抗衡两市的联手,但是他也不敢这么狮子大开口吧,说道:“你什么意思?”

    “你身边一个大师都没带,我们能分你一杯羹,已经是看在你势力不凡的份上,真撕破脸皮,你以为能在两位大师的联手下,走出这里吗?”

    “哦?”乔飞却忽然笑了起来,嗤之以鼻的说道:“你们这是威胁我了?”

    “是又怎么样!”

    这些大佬怎是好相与的,又有两位大师仰仗,更是冷下脸来,毫无惧色。

    他的话音才落,只听“轰隆”一声巨响,拳场四五米宽的实木大门像是被人投下了一颗炸弹,支离破碎,四下飞溅的碎木块射入人群当中,砸的在场的许多大佬鬼哭狼嚎,甚至有人见了血,只见门口一人,身子化成一道影子,一晃眼竟是奔跃出去近百米远,跟着身子犹如一只大鸟,猛的从地上弹了起来,凌空虚步,踩着空气跨过了十几米,“砰”的一声落在台上,他所站立之处,石台都龟裂开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