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公子九 第423章 勾结一起

时间:2018-04-23作者:两边之和

    面具男一手捂胸一边狂奔,强压着喉间的腥甜,心中直骂娘。宋清欢这个该死的贱人,自己暴露了被人监视都不知道,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肯定是她哪里露了马脚,不然就凭这天衣无缝的局谁能察觉?自己死也就罢了,还连累了他。

    穆九那个臭娘们简直是狗鼻子,手底下的人也是属疯狗的,这他妈的都追了他一个时辰了。虽然他刚才一出手就重伤了追兵,可自己也没讨到好,胸口处的疼痛让他渐感提气的吃力,再甩不掉追兵他今天恐怕凶多吉少了。

    面具男深深吐出一口气,勉力再提真气,一咬牙朝山路跃去。远远的看到一辆马车晃晃悠悠驶来,面具男恨恨地道了一句晦气,正准备改道朝右边的深涧而去,却看到那辆马车的车帘掀开,面具男瞳孔一缩,眸中闪过不敢置信的惊喜,也不改道了,直冲马车而去。

    面具男伏在马车下,一路跟着进了城进了高大的府门,提着的一颗心才慢慢放了下来,心中却又升起了得意,哈哈,谁能想到老子已经进城了?你们就在城外慢慢找吧!

    徐令宽过来的时候正看到面具男眸中还未敛去的笑意,心中鄙夷,西贝货就是西贝货,上不得台面。嘴上却关切地道:“二爷伤得如何?”

    面具男低声咳了几声,道:“受了点内伤,不过无碍,调养今日就好了。”顿了一下又道:“今儿多亏了你了,这份人情我记下了。哦对了,你今儿怎么去了城外?”虽然徐令宽已经投靠了他们,也的确提供了不少有用的消息,可是面具男对他并不是全然信任,怎么就那么巧,他恰好出现在山道上?

    徐令宽像是没听出他的意思,脸上笑容却淡了三分,“皇觉寺新来了个云游的和尚,据说医术高明,尤其擅长外伤。”

    面具男瞥了一下他的伤腿,倒是没有计较他的态度,反倒有些同情,“你放心,只要你忠心,郝神医那里我会帮着求情,最好你能立个大功,主子一高兴,郝神医那里就不是问题。郝神医医术可邪乎了,别说断腿重生,就是人死了他都有能耐给拉回来。”

    徐令宽动容,“如此令宽就在此先谢谢二爷了。”若是能治好腿,哪怕付出再大的代价他都愿意。他没有怀疑面具男夸大其词,因为郝神医的医术他是亲身体会过的。通过三皇子妃宋氏的手送出的治好不少女眷顽疾的药,就似出自郝神医之手。之前他的腿日日疼,夜夜疼,疼得他想死的心都有了,就是用了郝神医的药,立刻就不疼了。

    “都是一家人何必说两家话?”面具男摆手,表示这都是小事,不值一提,“对了,有没有治内伤的药?给我弄点。”

    徐令宽面现为难,“二爷,倒不是令宽小气,现在外头恐怕都戒严了吧,各家医馆药铺肯定有人盯着,内伤药不好弄。不过外伤的药倒是方便。”他屋里就有。

    面具男的眉头皱了一下,心里有些不虞,还大将军府的公子呢,连点内伤药都弄不到,真是没用,难怪被他那个嫡兄压得死死的。不过此刻却还得笼络着他,便点头道:“也行,顺便给我弄些吃的,我得好好养养伤。”

    徐令宽的手却是一顿,歉意道:“二爷,这怕是不行。不是令宽不近人情,而是今天在城外令宽已经露了脸,若是其他人倒不怕,只是我那嫡兄最是奸诈,而且他已经对我起了疑心,我这里实在是不安全哪。”这就是个祸害,他哪敢让他留下来?之前相救是因为实在没有办法,也想让他欠自己一个人情,毕竟在主子那里他比自己要受信任。

    面具男不大相信,“不能吧?”关键是他身上带着伤,除了这里他能去哪?城里倒是有落脚点,可徐令宽也说了,外头怕是戒严了,他一出去,不等于送上门吗?

    徐令宽点头,嘴角浮上讥诮,“二爷怕是不知,我那位嫡兄能耐可大了,女帝什么事情都不瞒着他,今日这事女帝知道了也就相当于他知道了。事关二爷的安危,令宽不得不多思量啊!”

    话音刚落,外头就响起了急促的脚步声。屋内的两人心中均是一凛,面具男更是面色凝重,暗器都已经悄然滑入手中了,瞧着徐令宽的目光也不善起来。

    “谁?”徐令宽扬声喝问道。

    “公子,是奴才。”外头徐令宽的心腹小厮应道,“公子,大公子回府了,奴才瞧着是朝咱们院子来了。”他焦急说道。身为主子的心腹,主子今日救了个人回府他是知道的。

    徐令宽和面具男脸上都变了颜色,面具男一转身就要从后窗翻出去,被徐令宽一把拦住了,“二爷不可,现在府外肯定布满了人,正等着二爷你自投罗网呢。”

    “那要怎么办?”面具男急了。镇北将军可不是善茬,落他手里,他还不如现在就死了呢。

    徐令宽垂下的眸子中闪过鄙夷,不过是主子的一个替身,仗着武功好还真把自己当主子了?哼!

    “为今之计只能如此了,二爷,你快随我来!”徐令宽飞快地推动轮椅,在墙上某处按了一下,就见墙上挂着的画动了,变成了一道小门,“二爷,委屈你先在里头呆上一会。”

    面具男的眼神闪烁了一下,也知情况紧急,未多想就钻了进去。

    徐令宽又按了一下墙上,那道门又变成了一幅画。此时外头已经响起了奴才的请安声,“给大公子请安,大公子您来找我们公子啊?奴才这就给您通传。”徐令宽的心腹一脸谄媚地迎上去。

    宁非抬腿就给他一脚,“屁,本公子来寻自个兄弟还用得着你通传?一边去,别挡着路。”

    那心腹心中着急,也顾不得其他了,扬声就喊:“公子啊,大公子看您来了!”

    走到门前的宁非嗖地转身,似笑非笑的盯着那小厮看了一眼,直看得那小厮心惊肉跳险些跌坐在地上。

    “喊什么喊?还不快去给大公子泡茶,没规矩。”屋里徐令宽颇为恼火地道。门打开了,露出徐令宽那张满是疑惑的脸,“大哥今儿怎么有空过来?”

    宁非盯着徐令宽瞧了一下,然后切了一声,心中微哂,不要脸,上回都已经撕破脸了,他居然还装得跟没事人一样,好似他们看关系多好似的。

    宁非也不示弱,直接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听说你今儿出门寻医了?大哥我心中挂念,过来瞧瞧你。”

    徐令宽一脸感动,“多谢大哥关心,情况不大好,那位大师也没什么把握。咳,就这样吧,我都不抱什么希望了。”

    宁非把脸一正,“看你说的什么话?怎么能如此灰心丧气呢?亏爹还对你抱那么大的期望。听哥的,咱不着急,慢慢治。”一副关切不已的样子。

    两个人你来我往打着太极,兄友弟恭的样子,换个场合一定羡煞许多人。

    “二弟,听说你今儿救了个人回府,人呢?怎么不在?走了?”宁非突然道。

    徐令宽一怔,神情很莫名,“救人?没有的事啊,大哥你听谁说的?我没救什么人啊!”

    宁非盯着徐令宽的脸不放,“没救吗?二弟再想想,可要想清楚啊!”

    徐令宽毫不示弱地回望着宁非,“大哥你什么意思?我前脚才回来,你后脚就跑来说这莫名其妙的话,你就这样见不得我好吗?”很伤心又很气愤的样子。“大哥你再这样,咱们就去找爹评评理,我就是一瘸子,即便治好了腿,也碍不着你什么呀,你为什么就容不下呢?”

    宁非冷眼瞧着,忽而笑了,亲昵地拍了拍徐令宽,“瞧,二弟想多了吧,你自个都说即便你好好的也碍不着我什么,我又何必容不下你呢?乖,好好养伤,就少思量点吧。哦对了,真没救人回府?”

    “没有!”徐令宽斩钉截铁。

    宁非哦了一声,一副我都是为你好的样子,“人吧,有的时候就是一念之差,一念之差害死人啊!行了,好好歇着,哥走了哈!”又拍了徐令宽一下,带着人转身就走。公子九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