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公子九 第416章 回京啦!

时间:2018-04-23作者:两边之和

    宁非施施然走了,挥一挥衣袖不带走半片云彩。只留下黯然的徐令宽和满肚子气的徐其昌父子俩。

    徐令宽的情绪很低落,“爹,大哥是不是记恨我呀?那些都是姨娘做的,我根本不知道。我要是知道,肯定会拦着姨娘的。”

    徐其昌怔了怔,安慰他道:“你想多了,你大哥就是这么个人厌狗憎的性子,他跟谁说话都是这样,你别往心里去。咱家就你们几个,一定要齐心和睦,如此才能光耀门楣。”

    “爹,儿子知道了。”徐令宽温和的道。

    徐其昌很欣慰,继被长子气后总算找到了点安慰。

    宁非说到做到,陪娘亲宁氏说了话后,他就领着人往太庙去了,里里外外又增加一层保护。他往殿前一戳,“我看哪个王八羔子不要命了敢来打扰圣上!”

    顿时所有人都歇了心思,镇北将军连诚亲王府都敢砸,要收拾他们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听说诚亲王府的管家正四处找人修大门呢,那么大一个洞,可不好修哇!不仅是大门,据说王府里头也被祸害了不少,光是那奇花异草都不知道踢破多少盆。

    镇北将军是圣上的人,即便闯出天大的祸,圣上也肯定是会护着他的,再加上一个大将军的爹,哪是他们这些小虾米能惹得起的?

    远在江南乐不思蜀的女帝陛下都不知听了戚继光多少遍念叨了,“圣上,您该回京了,江南事也就剩下扫尾了,臣一定会办好的。小谈大人都发了七道密函了。”

    阿九觉得她的锦衣卫指挥使真是太小气了,她又不是不回京,不就是晚回去几天吗?一天照十八遍念,跟和尚念经似的,烦死人了。

    戚继光也是一肚子怨念,他是草包,是冷峻的锦衣卫指挥使,可自从下了江南,他就化身成了碎嘴的老妈子,这些日子跟圣上说的话比跟他媳妇十几年说的都多。这样的圣上,臣子心好累啊!

    “圣上,诚亲王擅闯太庙,小谈大人快顶不住了,您该回京主持大局了。”

    阿九垂着眸子,摆着手道:“戚大人,你的消息也太滞后了,诚亲王擅闯太庙不假,可不是没闯进去吗?小谈跟朕立过军令状,要是连个太庙都守不住他就提头来见,放心,放心,为了项上人头他一定会守住的。”

    停了一下又道:“镇北将军不是去守太庙了吗?他是京霸,没人敢得罪他的,更没人想得罪徐其昌。你放心好了,京里安全着呢。”心里为宁非点了个赞,真不愧是小狼狗,太给力了!

    戚继光快要生无可恋了,“圣上啊,押解进京的罪臣都已经死了三个了,连那个青城知府俞华舟都受伤了,您再不露面,小谈大人可顶不住满朝的压力呀!镇北将军总不能把人全杀了吧。”他说得嘴巴都干了,“咱们是带着军队下江南的,您还有什么不放心。”要不是有大军随行,他早就被居心叵测的江南官员给杀了,大军压境,哪一个敢不老实?

    真钦佩圣上的大手笔啊!乖乖束手就擒还好,稍有异动,立刻大军碾压。所以他们才能走一路杀一路而没遇上暴动。

    阿九端着茶杯的手一顿,心情顿时不美好了。罪臣进了天牢都能出意外,这说明什么?说明朝中还存在居心叵测的魑魅魍魉呗!罢罢罢,戚继光都念了那么多天,也怪不容易的,就给他个面子吧!回就回吧,她倒要看看是哪知鬼在搞事情。

    而且经过这次下江南,阿九对枪杆子里出政权又有了新的认知,任何时候,只要手中牢牢握着军权,就能立于不败之地。她觉得回京后她得再组建一支军队,一支完完全全听她指挥按她的意思训练出来的军队。

    就如谈林往江南送的密函中所言,天牢中江南系的罪臣被杀死了三人,死状相似,全都是脖子上有道深深的泪痕,似是被用铁丝或绳索之物勒死的。可见是同一个人作案。

    俞华舟和这三人不一样,前胸被刺,凶器居然是一根钉棺材的长铁钉。幸亏被巡查的狱卒发现,这才捡回了一命。问及伤他的人,俞华舟只道那人穿着狱卒的衣裳,个头中等,微胖,至于脸,因为逆着光,他并没有看清。

    按着俞华舟所说的,整个天牢查出有三个符合条件的狱卒,巧的是他们三人当晚都不当值,一人一直在家中,并未出去,有家中的父母和新婚妻子作证。一人因之前和媳妇口角,媳妇一气之下领着孩子回了娘家,所以当天他去老丈人家接媳妇去了,当晚就住在老丈人家中。还有一人并未成亲,当晚他也不在家里,而是在相好的家中,喝酒喝到二更天,之后睡得给死猪似的,而且那相好的邻居也有人瞧见第二天都日上三竿了他才从相好家中出来,脸上仍残留着酒意。

    这三人都排除了嫌疑,刑部的官员一时陷入了瓶颈。可俞华舟说的就一定是真的吗?

    俞华舟虽捡回了一命,却也差一点点伤及心肺,期间几度昏迷,太医院的好几位太医衣不解带守了好几天才把他从鬼门关拉回来。

    自从俞华舟一押解入京,梁首辅就无比焦虑,他是俞华舟那一年的座师,若只这一层关系倒没什么,反正哪一年的应试举子几千,新科进士也二三百。俞华舟的名次靠后,按说他不该有印象才是,可偏偏俞华舟和他是同乡。他瞧着这年轻人挺实在没啥大毛病,就随手帮了一把,把他谋了个县令的缺。俞华舟倒是做得不错,年年考绩优等,后来江南道青城知府出缺,梁首辅就随手把俞华舟给举荐上去了。

    现在俞华舟在任上出了事,举荐他的自己还能必被人怀疑?梁首辅一心想求见圣上,弄清俞华舟到底犯了什么罪行。可是圣上不见任何人,他只能按捺着焦躁的心情等待着,日日去太医院询问,去慈恩宫请安,盼着太后早日康复,圣上好从太庙里出来。

    短短半个月他就瘦了一圈,本来挺气派的老头,现在背佝偻得更厉害了。

    可俞华舟一被刺,梁首辅就坐不住了。他敏锐地意识到俞华舟这是犯了大事情,不然怎么会有人要杀他灭口呢?不行,他必须面见圣上,跟圣上说清楚,他是识人不清不假,可俞华舟做得事他一概不知啊!老了,老了,可不能背个污点退下来,他还有一群儿孙呢。

    “小谈啊,老夫也不让你为难。你给老夫通传一声就行,老夫就在这儿等,一直等到圣上愿意见老夫为止。”梁首辅十分无赖地往殿前台阶上一坐。

    谈林苦笑,该劝的话都劝了,可这个倔老头不听他有什么办法?他往宁非望去,宁非一耸肩一摆手,表示他也没有办法。他治得了硬闯的,可对于老实坐在外头等的梁首辅他能怎么办?梁首辅是朝中出了名的老好人,实在人,年纪也一大把了,宁非还是很尊敬他的。

    谈林抬头望天,无比忧伤啊!伟大的女帝陛下啊,您快点回来吧!若是梁老头被晒个好歹,不用您来砍臣的脑袋,朝臣都能撕了臣的。

    也是梁首辅运气好,啊不,应该说是谈林的运气好。梁首辅才坐了半个时辰,圣上身边的张穆雅就出来了,“首辅大人,圣上召您进去。”

    梁首辅精神一振,“圣上愿意见臣了?”他神情无比激动,在儿子的搀扶下颤颤巍巍站起来。好,好,圣上还是体恤老臣子的。

    张穆雅微微点头,然后对着谈林和宁非也点了下头。

    谈林也是精神一振,心中把诸天神佛拜谢了一遍,太好了,圣上您终于回来了,臣好高兴啊!他夸张地擦了一下并不存在的眼泪,觉得找个地方先哭一会。艾玛,他真是太不容易了。

    宁非更是眼睛亮得惊人,阿九回来了,太好了!他伸长脖子往里看,恨不得能跟在梁首辅身后也往里走。

    一道明黄身影立在那里,圣上似乎和一个月前没有什么两样,要说有什么不一样,那便是显得更加肃穆庄严了。

    梁首辅心中激动,上前拜倒,“老臣参见圣上。”

    “梁老快快请起。”阿九道,目光在他身上一转,无比诧异,“梁老怎么瘦得这般厉害?可要保重身体啊!”

    一句关心的话差点让梁首辅流下了老泪,“老臣谢圣上关心,臣没事。”他稍顿一下,便迫不及待地道:“老臣求见圣上是为了青城知府俞华舟一事——”

    才提了个开头就被阿九抢过了话头,“梁老不必说了,朕知道。”她看了眼前这老头一眼,心中叹了一口气,“梁老是梁老,俞华舟是俞华舟,朕从来没有怀疑过梁老什么。”这话倒是真的,即便她在青城并未找到俞华舟贪污百万两纹银,她怀疑过他的银子流到了京中的某人的手中,但从没怀疑过梁首辅。

    之前阿九查四皇子的时候,顺带着就把朝中的一些大臣都查了一下,其中就包括梁首辅,这个老头虽然身为首辅,但是真的实诚人,他能做到今天的首辅位子,他皇兄瞧中的也就是他实在的性子。

    “臣,臣——”还有什么比君王的信任更令人感动的?梁首辅心中激荡,他按捺了下情绪才道:“老臣识人不清,有负圣上的信任啊!”话中流露出愧疚。

    阿九安慰他道:“人心难测,这如何怪得了梁老。是非曲直朕心中自有决断,梁老好生回去歇着吧。”

    圣上不仅没有怪罪,依旧十分信任他。压在梁首辅心头的大石头被搬开了,他觉得浑身轻松,告退道:“老臣告退,朝中诸事老臣会谨慎处置,但愿太后娘娘凤体早日康复,圣上早日还朝。”

    梁首辅一走,宁非就溜了进来,没抢过他的小谈大人只好遗憾地摸摸鼻子。

    “阿九。”宁非一冲进去就看着阿九傻笑,那目光专注地像八百年没见似的,“阿九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阿九眉梢一扬,“穆雅出去的时候。”

    宁非一拍脑门,对哦,阿九若是没有回来肯定就不会见梁首辅了。他怎么把这个忘了呢?一定是脑子里想阿九太多想不起别的了。嗯,肯定是这样的。

    阿九看了宁非一眼,“我没想到你会留在京城,我,很高兴。”她是真的高兴,除了情爱,宁非的脑子里总算还能装着其他,她真的很想说一句朕心甚慰啊!

    宁非立刻眉开眼笑,“我就知道阿九你一准高兴,哈哈,朝中那些王八羔子都在心里嘀咕你不在太庙,还有诚亲王那个蠢货,上赶着做别人手中的枪。我怎么能让他们拆你的台?哦对了,我回了一趟家,发现我那个二弟不怀好意,言语间都是怂恿,我爹要是寻你说什么话,你就当他是放屁。我让人查过徐令宽的行踪,发现他出府除了去听书,也没去过别的什么地方。我让人留意着他呢,只要有可疑行迹,我这里马上就能知道。”

    宁非絮絮叨叨地把事情全交代了,一副求表扬的望着阿九,最后问:“阿九你什么时候出太庙?”

    阿九先是肯定了宁非做法,然后明确的表示,他是他,大将军府是大将军府,她绝对不会因为大将军府的谁做了什么而迁怒到他身上的。最后隐晦地道只要太后娘娘身体有好转,她这边就能出太庙了。

    宁非提着的心顿时放下来了,他是不会惹阿九生气,可架不住他身后还有一大家子呀,他们若是作死,阿九算到他身上怎么办?现在听到阿九的保证,宁非就不怕了。至于太后娘娘身体有好转,呵呵,太后娘娘身体有恙本就是个幌子。

    这么说阿九很快就能出太庙了?!他们又能做没羞没臊的事情了!宁非的眼睛亮得跟那遇到美味大野兽,让阿九都想一巴掌把他扇一边去。

    自梁首辅见过圣上之后,朝中再也没有了其他声音。随后便传出太后娘娘凤体康复的消息,梁首辅可激动了,这意味什么?意味着圣上孝心感动上天,足以记入史书了。他和谈林一起去太庙恭请圣上回朝,可隆重了。

    阿九沐浴更衣,又亲手上了最后一炷香,这才缓步出了太庙,外面的阳光可真大呀!

    朝臣们终于见到了许久未见的圣上,即便不敢明目张胆地看,但也都暗戳戳的窥视。没错,是他们圣上!他们心中松了一口气,想起江南的事,都想第一个向圣上奏本。可是依然有部分人留意到,圣上好像比一个月前黑了不少,难道是熬夜诵经祈福睡觉少的缘故?他们心中嘀咕着。

    阿九回到宫中先去慈恩宫向太后娘娘请安,太后娘娘看到阿九,拉着她的手上下左右仔仔细细瞧了两遍才罢休,嘴里念着阿弥陀佛,“总算是回来了!你呀,胆子大,心也大,怎么就敢跑江南那么远大地方去呢?”这些日子她虽然装病,但生生瘦了一圈,实在是为闺女担惊受怕呀!

    阿九笑,安慰她道:“这不是平安回来了吗?有大军随行呢,能出什么事情?母后您怎么瘦了?都是我不孝,害得母后为我牵肠挂肚。”阿九很内疚。

    太后娘娘慈爱的拍着阿九的胳膊,“只要你平安就好!母后这辈子就盼着你和你皇兄平安无事。至于下一辈,哎,母后就不操那个心了。”

    阿九在慈恩宫陪太后娘娘用了膳才离去,回到御书房立刻就先后召见了内阁、七部尚书和大理寺少卿。

    诸臣盼望已久的大朝会终于来了!

    ------题外话------

    在医院写的,刚回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