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公子九 第415章 还能装下你不?

时间:2018-04-23作者:两边之和

    谈林的担心并不是多余的,果然就有人暗戳戳地鼓动朝中的武将。这些武将心里明白着呢,他们是没有文臣那么多弯弯绕的心眼,可他们也不傻呀!想鼓动他们当出头的鸟?门都没有。

    所以但凡有人架桥拱火,他们就眼睛一瞪,“谁爱去谁去,反正老子是不去。没看到连诚亲王都吃了挂落?老子没觉得自己的脸比诚亲王的还大。”

    堵得文臣心塞不已,谁说武将没心眼的?这心眼跟那莲藕似的,也不比文臣少呀!

    徐大将军府。

    “你怎么过来了?”徐其昌看着坐在轮椅上的二儿子,有些意外。要知道自打这个儿子伤了腿后,就把自己关在院子里很少出来,更别提是上他这儿来了。

    现在他主动道到自己这儿来,是不是意味着他终于走出来不再颓废了?想到这里,徐其昌又激动又期待地看向徐令宽,“令宽,你终于想通了?”

    徐令宽脸上带着几分羞愧,“儿子让爹操心了,爹说的对,儿子的腿虽然废了,但能做的事情还有许多,孙子双腿不良于行,不照样著书立说,成为一代大家让世人景仰吗?他能够做到,儿子为何不行?就算不能著书立说,儿子读了那么多年的兵书,给爹您做个幕僚出出主意总行吧?”

    “你能这样想为父就放心了。”徐其昌很欣慰地说道,亲自上前接过小厮手中的轮椅,推进书房内。他们父子俩也许久都没有好好说说话了,现在儿子好不容易不颓废了,徐其昌自然要把握住机会,趁热打铁,好好鼓励儿子一番。

    进了屋徐令宽继续认错,“爹,都是儿子不懂事,让您跟着操心了。您放心,现在儿子想通了,以后不会了,您教导儿子那么久,儿子不会给您丢脸的。”

    “好,好!这才是我徐其昌的儿子!”徐其昌十分高兴,亲切地问:“你能想通是好事,但也不要操之过急,还是要身体为重,先把伤养好了。”

    “儿子知道。”徐令宽点头受教,主动把话题往以前父子相处的情形上引,一时间父慈子孝,气氛好得不得了。

    忽然徐令宽话锋一转,玩笑口吻地道:“爹,听说诚亲王告了病假在府里躲羞?”

    听儿子提起这事徐其昌也忍俊不禁了,“这不是明摆着吗?跟他去的那些人都不过受些皮肉伤,诚亲王到底是皇家人,还能真伤了他?”他退回来的时候有人可看的清清楚楚的,他不过身形狼狈,却是没有受伤。

    徐令宽也笑,“这回诚亲王丢人丢大发了。”然后像忽然想起什么似的,很好奇地道:“爹,现在儿子听说满朝都在猜圣上下江南去了,您说圣上不会真的不在太庙吧?”

    徐其昌摇头道:“为父哪里知道?。”

    徐令宽就更好奇了,“爹,圣上连您都没说吗?您是朝中重臣就不说了,依她和大哥的关系,也不能瞒着您呀!”

    “令宽,慎言!那毕竟是圣上,是天家。”徐其昌告诫道,考虑到儿子好不容易才想通,是以语气并不严厉。

    徐令宽却不服气,“儿子说错了吗?圣上这是登基了,要不然还不是下嫁咱们家?她身份再是尊贵,礼法上不还得称您一声公爹吗?”眼神闪了闪,又道:“儿子为爹不值,哪怕是看在大哥的面子上,圣上瞒着谁也不能瞒着爹您呀!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咱家跟圣上的关系到底不一样,大哥不在京城,咱家更得替圣上尽心。要不,爹您赶明问问圣上到底是何章程,咱家也好配合呀!总不能让那位小谈大人专美于前了呀!”

    他的话音刚落,就听外面有人阴阳怪气地道:“二弟这般关心为兄,我谢谢你哦!”宁非大踏步进来,差点把鼻子气歪了。

    从诚亲王府出来,宁非想了想还是觉得回府一趟,到他爹院子门口正遇上他爹的亲兵,他随口问了句爹在家不。亲兵点头,“将军在书房呢,二公子也在。”

    本来准备回后院的宁非立刻脚下一转,“他也在呀,我瞧瞧去。”这一瞧不要紧,正好把徐令宽怂恿他爹的话听了个正着,心道:幸亏他过来了,不然还不知道这个包藏祸心的又作妖。

    “大哥回来啦!”徐令宽笑着打招呼。

    宁非没有回答,只拿着一双眼睛上上下下瞅着徐令宽,直把徐令宽瞅着心里发毛,强笑道:“大哥干吗这样看着我。”

    宁非道:“都说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有段日子没见了,二弟的变化真让我吃惊啊,我倒是没想到咱们家还藏着个军师啊!”

    “大哥说笑了,不过是和爹私下里多说两句。”徐令宽装作不懂。

    宁非嗤笑一声,“只是多说两句吗?我听着二弟连圣上的事情都要管,这心可有点大啊,咱大将军府还能装下你不?要不大哥我给你架梯子你上天?”

    “怎么说话呢?”徐其昌眉头皱了皱,不满地看向宁非。

    “嫌话不好听?那也没辙,儿子我天生就不会谄媚拍马。想听好话还不简单?把府里的奴才招来,想听什么好话就有什么好话。”宁非翻着白眼。

    徐其昌气结,“你少阴阳怪气的,你二弟也是好心,他也是为你担心。”都是一家人,有什么仇怨?这个臭小子一回来就夹枪夹棒的,太气人了。

    “我刚才不是谢过他了吗?”宁非大马金刀的往太师椅上一坐,“可是不需要,不管是二弟,还是爹您,圣上那里你们就少操心一些吧。爹啊,您儿子我说白了就是一吃软饭的,咱家还真别觉得有多了不起。你们要是真想为我好,那就安分点,别上蹿下跳的,难看!爹啊,您以前怎么对太上皇的,现在就怎么对圣上,可别因为她年轻就倚老卖老,那样我可是不依的。”

    徐令宽会对他有好意?别开玩笑了。当他没听出来他在怂恿爹去太庙逼迫圣上?这小子居心何在?看样子他得好好查查他的好二弟了。

    “你给我闭嘴。”徐其昌生气喝道,“你老子我上蹿下跳了?还给你丢人了是吧?是准备把你老子怎么办?”他怒视着宁非,这个牛心左肺的,一回来就挑事,还不如他不回来呢。刚才令宽的话说到他心眼里了,他也不妄想着圣上能做他儿媳喊他一声公爹,可到底她和宁非有这么个关系,他嘴上虽不说,心里还是觉得圣上亲近的。毕竟将来圣上生下的可是他的孙子,他自然要帮着圣上一些了。

    像这一回,不管圣上在不在太庙里,她都该事先和他打一声招呼,嫡长子都舍出去了,他难道会不帮着她吗?她要是和他商量,有他主持着大局,诚亲王敢硬闯太庙吗?

    越过他反倒信任个毛小子,圣上这是腻了他儿子,准备换新宠?

    “反正说谁谁知道。”宁非又翻了个白眼,“爹,二弟,就算你们是好意吧,现在我也回京了,圣上那里就不用你们操心了。明儿我就领兵去太庙驻守,我看哪个王八羔子敢去打扰圣上祈福?我可不是谈林那个文弱书生,谁敢往里头闯试试,立刻让他血溅三尺。”

    又像才想起来似的,“哦对了,我刚打诚亲王府回来,趁着我不在欺负我媳妇,捏不死他?”宁非恶狠狠地道。

    徐其昌眉头皱得更紧了,而徐令宽垂下的眼眸中厉色一闪而过。媳妇?不过就是个男宠,哪天圣上玩腻了就弃了,可真会往自个脸上贴金。

    ------题外话------

    推文《邪妃撩人:王爷休想逃》作者:凡云玲

    夜宿荒野

    篝火旁,南屏笑问:“威王可知,我此来的目的?”

    北冥倾绝冷然道:“北国江山,为你所想谋。”

    “错了错了,我此来的目的……只为你。”她嫣然笑叹,眸含深情,让辨不出是真情,还是假意。

    北冥倾绝被她抵在树上时,还在想要不要杀了这个惑人心的妖女……

    推荐潇湘宝宝《重生七零:军妻也撩人》。

    人前淡漠清冷的长官大人,在人后却是一个十足的衣冠禽兽。

    “爸爸,爸爸,为什么我叫六儿,妹妹叫九儿?”

    “因为你们是六九的产物啊。”

    “爸爸,什么是六九啊?”

    一向清冷的韩非深,此时低头,唇角泛起温柔的笑,“乖宝贝,那是你妈妈最喜欢的,一种姿势……不,知识!”

    龙凤胎:“(⊙o⊙)”

    远处的宋相思:“……靠!”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