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公子九 第413章 神转折

时间:2018-04-23作者:两边之和

    “冤枉啊,大人,老妇人冤枉啊!民妇是正经在衙门备档的牙婆,规规矩矩做生意,买卖肉鸽,从来没有的事啊!”张翠花喊冤的声音可响啦!

    桃花上前一步,刚要拆穿她的谎话。就见戚继光面色激动地走上前,一副不敢置信的样子,“小,小表妹?!是你吗?”

    阿九真想扶额,她从来不知这货的戏也这般好,小表妹?这是要占她便宜的节奏啊!不过面上却十分捧场,“是大表哥吗?真的是大表哥!你怎么离开京城了?”也是一副惊喜又激动的样子。

    小表妹,大表哥!

    这是什么梗?阿九被自己酸的想吐。不过看到戚继光也是一张便秘的脸,她顿时乐不可支了。

    若阿九有特异功能,她肯定能听到戚继光内心的呐喊:大表哥?错了,错了,他府上还有两位嫡兄一位庶兄,他排行居四,应该是四表哥才对。不过他能说圣上您喊错了吗?得,大表哥就大表哥吧,他应着就是了。

    “是,是我!我奉圣上之命巡察江南,表妹你怎么会在这里?”戚继光继续道。

    桃花眼睛眨巴了一下,果断抢戏,“奴婢说怎么这般眼熟呢,原来是表少爷呀!您这威仪,奴婢都不敢认了。”话锋一转就告起状来,“表少爷,这就是个烟心牙婆。奴婢和夫人出门寻公子,路上遇到这个牙婆,她热情邀请我们在她家里住,本以为她是好人呢,没想她却是包藏祸心,打着要拐卖我们的主意。这不,阴谋败露了,还想拦着不让我们走。表少爷,您快把这烟心肝的抓起来。”

    戚继光的脸顿时沉下来了,“张牙婆,可有此事啊?”

    这个娇弱的小娘子居然是钦差大人的表妹?天啊,天要亡我!张翠花后悔极了,想死的心都有了,如何能够承认?

    “这实在是冤枉啊,这位小娘子的车坏在半道上了,民妇好心,帮着修好了车,又怜惜她们主仆是弱女子,才邀请她们来家里住的,民妇还把家中最好的房间给她们住,怕她们耐不住热,民妇还花大价钱给买冰——”

    话还没说完,突然就响起了一道声音,“她说谎,她根本就不是好心,她是准备要把这位好看的夫人卖给常府的常老爷做妾,把这位姐姐说给她无赖子的儿子当媳妇。”

    原来是栓子说话了。

    张翠花怒视着他,分辩道:“大人,您千万不要听这小子胡说,他记恨民妇要把他的同乡三丫卖了,故意冤枉民妇呢。民妇做的就是牙婆的生意,把人买来了,总不能都自个养着吧。”

    栓子小脸气得通红,大声道:“我没有说谎,我偷听到他们说话了,他们亲口说得常府的老爷想寻个貌美懂诗书的小妾。他们还要把三丫卖到贾府给贾老爷的宠妾做肉鸽。我听得清清楚楚的。”

    张翠花还要分辩,就听钦差大臣大喊一声,“休要再狡辩了,是与不是有证据为证,本官不会冤枉了谁。来人,给我搜!”

    先前的两个捕快立刻搜起张翠花和李大的身,至于他们的儿子李胜,早就吓得瘫成烂泥。他怎么想起来回家的,他要是窝在莲儿的闺房里,哪还有这祸事?

    “大人,搜到了,您瞧。”一个捕快拿着一张纸递给戚继光。

    戚继光接过来一瞧,是一张定金收条,张牙婆给贾府提供肉鸽一只,暂付与定金十两,交割日子就在今日,下头按着两个鲜红的手印。

    “证据确凿,你还有什么话可说?来人,把人押回衙门。”戚继光抖着收条冷冷地望向张翠花。

    很快,张翠花一家三口就被押走了,院子也被封上了。戚继光走近阿九,“小表妹,且随表兄去衙门安置吧。”

    阿九点了点头,忽然想到一事,指着栓子和三丫,“把他们两个一起带上吧。哦,还有,那牙婆新买了一批人,还没来及卖出,也一并带走吧。”

    戚继光之所以能来得如此及时,是因为自阿九和桃花一进城他就知道了。他一路快马加鞭,比阿九和桃花早了好几日到府城,日日遣了人在城门处瞧着。阿九和桃花一进城,他的人就看到了,一路跟着到张翠花家门口,见她们进去住下了才会去回禀。

    到底是圣上,戚继光怎么会让她涉险,自然是派人在暗处守着。一接到手下的消息他就过来了。

    有咱们英明的圣上和能干的锦衣卫指挥使大人,张翠花一家自然讨不着好。不独她一家,许多贪赃枉法的官员和不法商家都遭了殃,抄家的抄家,流放的流放,砍头的砍头。阿九和戚继光雷厉风行地把府城肃清了一遍。

    离开府城那天,阿九对戚继光道:“你问问那几个孩子,是愿意归家还是有什么别的打算,不过那个叫栓子的小子十分机灵,是个干锦衣卫的好材料,你把他带走吧。”

    对于这个既机灵又有眼色的小子,戚继光也是有印象的。遂他点头道:“倒是值得好生栽培。”

    没想到戚继光很快就一脸牙疼地回来了,表情很怪异的样子,“圣上啊,那个小子拒绝了臣,他说想跟着您。不仅是他,其他的几个孩子都不愿意回家,也说要跟着您。”几个丫头也就罢了,那两个小子真是没眼光,好歹他是钦差大臣吧,跟着他总比跟着个女流之辈有出息吧?

    那个叫三丫的丫头倒是想回家,不过被那个栓子拦住了,看样子三丫倒是对他很信服,立刻便垂下头老实了。戚继光在上头把他们的小动作瞧得清清楚楚的,他发现不独三丫一个,就是那几个年纪大些的丫头也十分听栓子的。

    他是真的起了爱才的心思,没想到人家却不愿意跟他。可以想见戚继光的心情了。

    桃花毫不客气的就笑了出来,大声赞道:“好小子,有眼光。”

    阿九也笑,摆摆手道:“罢罢罢,既然想跟着我,那就先送进京城睿亲王府吧,让小豆子先教着。”至于女男,嘿,阿九这里才没有男女之分呢。她都女帝了,女子的地位自然得跟着提高。

    三丫疑惑地问:“栓子哥,那位大人要送咱们回家,多好的事呀!我想我娘,想我才出生的弟弟,想回家,你怎么拦着不让我说呢?”

    栓子本着小脸异常严肃,“三丫,你家就是因为你小弟弟出生,养不起那么多孩子才把你卖了的。你回到家里还得被卖一回,你不会说话人又呆,下一次可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你知道肉鸽不?就是把你放锅里煮了吃肉。”

    三丫顿时吓坏了,她现在也知道了张婶子不是把她卖作童养媳,而是肉鸽。“不,我不要被吃。”她的小脸都白了,“栓子哥,我听你的,我不回家了。”要是再被卖,可没有栓子哥在身边帮她。更没有好心的夫人姐姐救她。

    栓子见她害怕,忙又安慰,“三丫你别怕,那位夫人是个心善的,咱们跟着她肯定不会挨打挨骂。”

    别的人也纷纷附和道:“对呀,对呀,那位夫人说话都那么好听,还救了咱们,肯定是个心善的。”

    童养媳花儿道:“那位桃花姐姐吃的穿的都和夫人是一样的,可见夫人对身边的下人很好,咱们能跟着这样的主子,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其他人都不由自主的点了点头。

    江南的风声终于传到了京城。朝臣们都蒙了,钦差大臣巡察江南?他们怎么不知道有这事呢?

    对此谈林老神在在地微笑,“密旨!”

    朝臣面面相觑,密旨?圣上这是要搞哪般?好想问问啊,可是圣上在太庙,除了小谈阁老谁也不见。

    走一路杀一路,连正四品的知府都说撸就撸,还给押进京城受审了。这钦差大臣是谁呀?太牛逼了!众人都朝御史中丞温良玉看去。全被温良玉恶狠狠地瞪回去,“看什么看,不是我们御史台的人。”

    心里可委屈,可想哭了,圣上哎,您平时一口一个老温叫着,咱不是自己人吗?怎么巡察江南这样的好差事您想不起我老温呢?走一路,杀一路,多威风了!哎呦哎,不行了,我老温这颗心受伤了。

    戚继光?姓戚?朝臣立刻在脑子里扒拉京中哪家是姓戚的,家族中哪个是叫戚继光的。哦,想起来了,镇宁候不就是姓戚吗?等等,戚继光?这名儿好熟悉呀!镇宁候的那个草包庶子不就要戚继光吗?

    可他不是草包吗?那年文川候府上办诗会,只有他一人交了白卷,从此草包不学无术的名号不胫而走。连他亲爹镇宁候都对他失望懒得管他,还是他岳父实在瞧不下去,给他弄了一个七品的闲差。

    所谓闲差,就是隔三差五去点个卯,爱干嘛干嘛。

    朝臣仔细回想,那草包都做了些什么?可想了半天,大多数人对戚继光的印象还停留在那年他作不出诗交白卷这件事上,至于他还做了什么天怨人怒的事,好像还真没有。

    众人这才恍然大悟,原来这货是扮猪吃老虎,满朝人都被他给骗了,镇宁候还真生了个好儿子。一时间他们的心情可复杂了。

    心情更复杂的还要算镇宁候父子几个,镇宁候嫡庶加起来一共有五个儿子,三嫡两庶,三个嫡子就不用说了,有夫人盯着督促着,都很上进,排行第三的庶子也有自个的姨娘张罗着,也有不错的前程。唯独这个排行第四的庶子,顽劣驽钝,怎么教都学不好。镇宁候无数次的失望后给他娶了媳妇索性就不管他了,他还有四个儿子呢,这一个没出息就随他去吧。

    可谁能想到就这么个没出息的草包儿子,居然被圣上钦点为钦差巡察江南,授以无上的权柄。圣上才刚登基,朝臣都还认不全呢,怎么可能注意到一个闲散小官?由此可见,四子一定是太上皇的暗中心腹。一想到这,镇宁候真不知道该怎样形容自己的心情。按理说,有个这么出息为家族争光的儿子,是应该高兴的。可镇宁候高兴吗?他发现自己并没有。可要说愤怒,生气,也是没有的。

    戚继光的兄弟们也是如此,本以为最不堪的那一个,实则却是最强的那一个。这么多年来的他们的轻蔑,他们在他跟前的优越感,简直就是一个天大的笑话。

    震惊过后,他们回过神来。这个戚继光,虽说是奉旨巡察江南,但这权利是不是太大了?他一个人在江南兴风作浪,这么大的动作,整个江南官场都动荡起来。听说江南有的府城上至知府下至小吏,全都被发落了。吏部现在已经派不出人了,别说同进士,就是举人也都能派个好差事。

    江南动荡若斯,可不是好事呀!朝臣纷纷上折,求圣上赶紧把那个二货招回来,再让他这般杀下去,江南可就保不住了。要知道乃蚕织之乡,鱼米之乡,是国家赋税的主要来源地。毁了江南,就相当于毁了大燕呀!若是一个不慎剩下的江南官员反了就大事危险了。

    折子递上去就石沉大海,全部被留中不发。朝臣不死心,继续上折,仍是同样的结局。朝臣这下坐不住了,纷纷跑到太庙去跪求,求见圣上一面。可全被挡了回来,圣上就一句话,“不见。”后头又解释了一句,“非谋反围城逼宫等大事,不要打扰朕为太后祈福。”

    朝臣一次次求见,一次次铩羽,渐渐的便有朝臣怀疑起来,圣上莫不是不在太庙吧?不然怎么会连梁首辅都不见呢?

    戚继光在江南的动作那么大,他一个钦差大臣,就算是有尚方宝剑,哪来这么大的胆子?难道是圣上悄悄的去了江南?若是有圣上给他撑腰就解释的过去了。

    继而他们又想到桃花县主,哦不,现在已经是桃花郡主了,其实依阿九的意思是想给桃花封个公主当当的。都说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她登得大宝,身边最亲近的便是桃花了,怎么就不能封个公主了。被谈林给拦下来了,谈林道:“她在名义上毕竟还是宋家女,郡主已经勉强,公主,大臣不会同意的。”

    哦,歪楼了,回来。

    桃花郡主和镇北将军都不在京城,怎么就这般巧?虽说一个告假去杭城,一个外出剿匪。可怎么瞧怎么觉得像是故意的呢?

    那么圣上到底是不是去了江南呢?朝臣心中又打了个突。若是圣上真的不在太庙,他们不管不顾往里冲,这倒没事!可若是圣上在呢?他们这般往里冲,等同于造反呀!想到这一层,朝臣打了个冷战。

    可也有人不惧呀,像果郡王,他已经委婉的跟谈林问了两回了,“小谈大人,你和本王说实话,圣上是不是?”他朝南边努努嘴。

    谈林依旧是那幅云淡风轻的样子,“我说不是郡王信吗?”

    果郡王点着谈林,“呵呵,小谈大人果然——啊,哈哈哈。”他打着哈哈,一副两人很熟的样子,往谈林跟前凑凑,“小谈大人还不知道本王吗?本王最是支持圣上的了,若是有什么本王也可以及时帮着策应,瞒着本王做什么?”

    谈林不为所动,脸上的表情变都没变一下,“既然郡王的好奇心这般重,何不亲自进去瞧瞧?诚如郡王所言,您是自己人,又是圣上的兄长,想来圣上是不会怪罪的。”还很谦虚的往边上一让,做了个请的姿势。

    果郡王还有什么好说的?自然是摸着鼻子认输呗!心里咬牙切齿恨不得能把谈林打成烂羊头:果真狡诈,不愧是圣上的心腹谋臣。

    这般言语试探的还算是好,也有领着人叫嚣着要诛奸臣救圣上的,比如那位诚亲王!

    ------题外话------

    穿越莽荒:王牌特工vs野人老公》—福星儿

    简介:穿越古代算什么,穿越蛮荒驯野人,找个首领做老公,没羞没臊才刺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