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公子九 第411章 又见肉鸽

时间:2018-04-23作者:两边之和

    张翠花打发了儿子之后立刻就去寻阿九了,又是赔不是又是说好话,使尽浑身解数安抚阿九和桃花。

    桃花趁机提出下午想出去转转,顺便也寻人打听打听她家公子的消息。

    张翠花百般不愿意了,“哎呦,我的好姑娘哎,不是我要拦着不让你们出门,实在是都为了你们好,你们主仆这个相貌,太惹眼了,要是被城里那些纨绔公子哥瞧见了,还不得抢回府里去?”

    桃花眼睛睁得多大,“不会吧?不是说府城的治安很好的吗?”

    张翠花就一拍大腿,话更多了,“到底是年轻,这话虽不假,可也不能全信。那些个纨绔公子家里有权有钱,就爱每天上街寻个开心,瞧见漂亮的大姑娘小媳妇,多瞅几眼,摸上几把都是轻的。要是把人弄回去才是惨呢,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听婶子一句劝,你俩呀就安心呆在家里,下午我出去帮你们打听。”

    桃花总算是见识了什么叫舌灿莲花,待她离开后,桃花照着自己的头打了一下,“我果然识人不清啊!”这样的一个老油子她到底是怎么看成忠厚的?

    桃花可懊恼了,阿九吃吃笑。桃花看她,“咱们真不出门?”

    “不出!”阿九道,“外头天儿太热,出去找罪受吗?她乐意帮忙那就让她帮呗!”

    桃花凑到她身边,小声道:“圣上,您说她打什么坏主意呀?”

    阿九的眼神闪了闪,脸上满是讥诮,“左右不过是那些,拿咱们当上好的货色呗!都不新鲜了。”就是不知她准备她们卖进大户人家做妾,还是卖进楼子里?

    桃花嗤笑一声,确实不新鲜,就是不知到时偷鸡不成蚀把米会是什么表情。想到这,桃花的心情好了起来,听到她家能干的圣上道:“对了,你过去找她一趟,就是天太热,能不能给买点冰,就说我身子娇弱,受不住暑气,最好能再弄点爽口的吃食。”已经确定这个牙婆不是好人,还跟她客气什么?

    “好嘞,我这就去。”桃花一脸笑意地出门了。

    张翠花从阿九和桃花的屋里出来后,就和李大商量起来了,“当家的,咱儿子对那个小娘子起了心思,不能等到明天了,我下午就去常府一趟。”儿子是她生她养的,她最了解,虽然嘴上答应不打小娘子的主意,只怕心里还惦记着呢。要是给他寻到机会摸过去得了手,再闹出人命就人财两空了。

    想到这儿她心头一紧,“当家的,下午你就莫要出门了,在家里看家,防着那臭小子再出什么幺蛾子。”

    李大狠抽了两口烟袋,点头,“也好,赶紧把人弄出去,免得夜长多梦。”

    桃花寻过来的时候他俩才刚商量完,桃花把来意一说,张翠花一口就答应了,而且还死活不要桃花的银子,“瞧我这脑子,咋就忘了你家夫人娇滴滴的过不惯咱这糙日子呢?你放心,下午我一准都采买回来。我这人就是心善,你们主仆两个弱女子也不容易,银钱还是自个留着吧。”反正把人一卖,多少银子还不都落她手里?现在还是把她们稳住为重。

    桃花假意推辞了两回就欣然接受了张翠花的好意,一个劲地感激,“张大姐你真是个好人,等找到我家公子了一定重谢。”云云。

    午饭后,张翠花歇了半个时辰的午觉就出门了。她一走,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听着动静的的李胜立刻就爬了起来,拉开门蹑手蹑脚朝后院走去。

    “站住!上哪去?”一道声音忽然响起。

    李胜一惊,慢慢转身,看到他爹正站在窗户下,一脸不善地瞪着他。

    “爹啊,是你呀!差点吓死我了。大中午的你不歇觉站在干吗?怪吓人的。”李胜夸张的拍着胸口插科打诨。

    “少转移话题,我还要问你呢,大中午的不在屋里歇着,鬼鬼祟祟干什么?打量老子不知道你打什么鬼主意?”李大沉着脸教训。

    李胜的眼睛飞快地眨着,作出理直气壮的样子,“干吗了?我干吗了?我不就是想上个茅房吗?在自己家里,什么鬼鬼祟祟,爹你说话忒难听了。”他倒还有意见了。

    李大瞪了儿子一眼,信他的猫爬树才怪。“你个臭小子一撅腚,老子就知道你要干什么。茅房在前边,你往后走干什么?”一副了然的模样。

    李胜被揭穿也不在意,一拍脑门,“哎呀,走错道了!我这是睡蒙了。”他脚下一拐,朝着茅房走去。

    李大看着儿子歪歪斜斜的背影,心情无比阴郁,这个臭小子,怎么就不懂事呢?

    上了茅房出来后的李胜看到他爹仍然站在窗户下,皱了皱眉头,只好不情愿地回屋歇觉了。翻来覆去依旧是睡不着,爬起来看了好几回,都对上他爹阴沉的眼神。李胜心里憋得起火,知道今儿是不能如愿了,索性也不在家里呆了,翻了翻身上还剩一两多碎银子,得,去瞧瞧莲儿去。一两银子够买对钗哄她开心了。

    莲儿是楼子里的粉头,也是李胜的相好。样貌虽比不上后院那个小娘子,但光看着吃不到实在揪心,他得出去找莲儿泄泻火。

    李胜一走,李大便松了一口气,躲在门口的三丫和栓子也松了一口气,太好了,这个坏人终于出去了。不独三丫和栓子,凡是被张翠花买回来的人就没有不厌恶他的,尤其是年龄大些长得稍微周正些的少女,简直对他恨之入骨。摸一把,拧一把,口头调戏,真是个下贱痞子。黄花大闺女还好些,为了卖上价,张翠花好歹会拦上一些。若是个小媳妇,呵,张翠花也就睁只眼闭只眼任由儿子糟蹋去了。那些被欺凌的小媳妇们除了眼泪往肚里吞,还能有什么法子?

    张翠花一直到天擦烟才回来,“怎么回来这般晚?”李大皱着眉头问她。

    张翠花一连灌了两碗水才缓过气来,看了看正张罗着端饭干杂活的丫头小子们,低声道:“当家的,今儿出门碰到一桩巧宗,先吃饭,回头再细说。”一脸高兴的样子。

    边上把饭放到桌上的栓子心里却是一咯噔了,一股不祥的预感在心底蔓延开来。也不知是不是他的错觉,他总觉得刚才张婶子看三丫的眼神不对,于是他便留了个心眼。

    吃完饭,洗漱完毕,张翠花把丫头小子全都赶进房里,这才和丈夫道:“当家的,今儿贾府的二管家寻上我,想买一个肉鸽,男女都行,就是年岁不能太大。你知道出多少银子不?这个数!”她伸出两个指头比了比,“二百两银子呢,都快抵上咱干上一年挣得了。”再加上后院那个小娘子也能卖上个百两,这就是三百两呢,今年真是走了大运了。

    “这么多?”李大吃了一惊,“以往也没有这个价呀,别是哄你的吧?”他的脸上露出怀疑。

    张翠花道:“这是因为贾府老爷的宠妾病了,大夫开了药方,说是最好食肉鸽。他们府上的二管家问了好几处,要么没货了,要么就是年岁大了,他们要的急,价钱可不就抬上来了?”

    停了一下她又道:“咱们手上倒是有几个年岁合适的,不过我准备把三丫送过去,别的人都能买些银钱,唯独她傻不拉几的,跟着出去了好几回都没人看上,带回来还白浪费粮食,还不如当肉鸽卖了。她九岁,年岁并不大,长得又小,冒充六七岁完全没问题。”

    李大也挺高兴,“行,那就她了,明儿就送去?你去还是我去?”

    张翠花点头,“明儿就送,还是我去吧,我还不知道你?笨嘴笨舌的,连句话都不会说,别得罪了人。”她斜着眼睛一脸嫌弃。

    李大被嫌弃了也不生气,他这婆娘也就嘴巴上厉害些,平时待他还是很好的。

    躲在外头烟暗中偷听的栓子如被雷劈,肉鸽,他们要把三丫卖去做肉鸽!三丫,三丫,他得去告诉三丫让她快逃。他一转身,慌乱之下踢了一块石头,发出了声响。

    “谁?谁在外头?”屋里响起了喝问声,还有椅凳推开的声音。

    害怕袭上心头,栓子吓坏了,浑身冰凉,一动也不敢动。满心都是完了,完了,李叔会打死他的。

    就在这时,突然响起了一声猫叫,就见一个烟影从窗台上跳下来,喵喵叫着跑远了。

    “原来是只猫呀!”李大推门看了一眼就回去了。

    栓子也松了一口气,心头却疑惑,哪来的猫?之前窗台上明明没有猫的呀。忽然斜刺里伸出一只手,他下意识就要喊叫,嘴巴却被紧紧捂住。想要挣扎,整个人却被提在半空,他憋得脸儿通红,心头大骇。

    “别动!”一声轻语响在耳边。

    栓子听出是后院那个叫桃花的声音,顿时就老实了,顺从跟着她走了。

    阿九打开门看到桃花拎进来的小子,扬了扬眉梢,下巴点了点,示意她解释一下。

    桃花随手把栓子一推,道:“我一到那就瞧见这小子趴在外面偷听,我去晚了,啥也没听到,不过这小子应该都听到了,问问他吧。”

    阿九便看向栓子,栓子看着跟白天很不一样的主仆俩,脸上满是疑惑,不过他到底机灵,普通就跪在了地上,“夫人救命,张婶子明儿就要把三丫卖到贾府上做肉鸽,求夫人救救三丫吧,小子给您磕头。”说完就砰砰砰的磕头。

    “别——”阿九没拦住,栓子已经把头磕得通红一片。阿九嘴角抽了抽,还真是个实诚孩子。她给桃花使了个眼色,桃花会意,上前一把把他提起来,“小子起来,我们夫人不喜欢人动不动就跪就磕头,夫人有话问你,你老实回答就行。”

    “好,小子一定老实回答。”栓子眼含期望地望着阿九。

    阿九道:“你亲耳听到他们说要把三丫卖去做肉鸽?”

    栓子重重点头,“嗯,贾府老爷的宠妾病了,得吃肉鸽治病,找了好几处都没找到,说是得要年纪小的,她还准备让三丫冒充六七岁的小娃,还说能卖二百两银子。”话锋一转又道:“对了,他们还说把您卖到常府给常老爷做妾,把这位姐姐说给她儿子,就是白天您见到的那个。”一边说,一边偷偷的打量阿九的脸色。

    阿九一点都不吃惊,皱眉,“二百两?肉鸽的价格这般高?”也难怪有人明知道有违天和却乐此不彼,这是经受不住诱惑呀!

    栓子道:“以往应该不是这么高的,说是贾府要的急,所以出的银子就高了。”

    以往?阿九心中就是一动,“以往肉鸽的价格都是多少?你可知这个张婶子以前卖过多少肉鸽?”

    栓子摇头,一脸的为难,“小子叔叔卖到张婶子家才三个月,并不知道肉鸽什么价格,至于张婶子,以前应该是卖过的吧?小子无意中听到邻居背地里说她家闲话,说她是缺德事做多了,所以报应在儿女上。”

    阿九有些诧异,“不是说她闺女嫁的挺好的吗?夫婿还是个秀才。”

    栓子道:“是秀才倒是不假,就是家里可穷了,秀才不会干活,养不得家,还有个寡母,一家子都靠着张婶子闺女哩,听说那个秀才还爱穷显摆,才一年多就把媳妇的嫁妆花用完了,现在都靠着张婶子贴补呢。”

    阿九嘴角撇了一下,好吧,这的确是挺糟心的。“最后一个问题,你既然知道我们自身都难保了,怎么还朝我们求救?就不怕我们去告诉那牙婆?”

    “夫人会吗?”栓子仰着脸认真的问,“会去告发我吗?”

    阿九一噎,好吧,这小子真不可爱,太滑头了。

    “说不定我们就会哦!”桃花吓唬他。

    “不会的,你们都好人,不会向着坏人的。”栓子坚定地道。

    这马屁拍的!阿九和桃花对看了一眼,嘴角齐抽出,不过不得不承认心里还是很受用的。

    栓子又道:“别看小子瘦,其实挺重的,可这位姐姐一只手就轻松把小子提起来了。力气这么大,小子觉得姐姐肯定是个有本事的。”他又拍了一记马屁。

    “呦,还怪聪明来,这都能看出我是个有本事的,不过你看错了,我就是个丫头,除了会伺候人,哪有什么大本事?”桃花很光棍的一摊手,一副你看着办的样子。

    栓子咬了咬嘴唇,道:“今儿清晨,小子瞧见姐姐和夫人在院子里散步,一脚把墙根的烂石磨踢开了。那个石磨才坏没多久,是李叔找了两个人一起抬到墙根的。”言外之意便是,一个女子,这般大的力气能是没本事的吗?何况这两人听到自己被卖做妾一点惊慌都没有。

    阿九和桃花又对看了一眼,都在对方的眼睛里看到了赞赏。于是阿九道:“行,我知道了,你先回去吧,悄悄的,别惊动了别人。”顿了一下又补充了一句,“三丫,你就不用太多担心了。”算是变相的给他一个保证。

    栓子大喜,身子一矮,又跪在地上磕头了,“多谢夫人大恩大德。”三丫总算是保住了,他心中悄悄出了一口气。别管他哪来的这样的信心,反正他就是觉得这位夫人很厉害。

    “真是个聪明的小子。”桃花看着出了门的栓子,忍不住赞了一句。

    阿九点头,十分赞同,“所以说苦难是最好的学堂。”无父无母寄人篱下,再不机灵点,可活不下去。

    “明天——”阿九和桃花一齐开口,两人相视一笑,心照不宣,均能看到对方眼底的兴奋。阿九道:“明天的事明天再说,先睡吧,养精蓄锐呢。”

    桃花立刻上床,“很是,很是!”好久没有舒活筋骨了,好期待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