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公子九 第409章 牙婆谋算

时间:2018-04-23作者:两边之和

    夜晚,一灯如豆。

    牙婆张翠花正坐在桌子边算账,眉头越皱越紧。丈夫李大在边上看见了,问:“怎么,亏了吗?”

    “这倒没有。”张翠花摇头,“这一趟一共买了七个回来,新粮已经下来了,家里的日子都能过下去,谁家还卖儿卖女?光这七个咱们就跑了十来个村子才买到的,花费的银钱也比以往都多。不过也不要紧,这几个品相都不错,好生捯饬捯饬应该能卖上价钱。”

    “这个月许老爷的老娘过生辰,会放出一批丫鬟,可不得再买人补进去?这个机会咱们一定要抓住了。那个叫花儿的小媳妇生的好,看着也好生养,倒是能送进商户人家做个妾,商户不大讲究规矩,只要能生儿子就行。”

    这个叫花儿的小媳妇也是可怜,是个童养媳,好不容易小丈夫长大了,却不是个好的,不会做活还好吃懒做,家里地里全压在花儿一个人的身上。去年小丈夫又被人勾着染上了赌博,把家里的田地都输光了,气死了爹娘。这不,现在把媳妇都卖了。

    “那你叹气什么?”李大不解了。

    张翠花便长叹了一口气,“我愁咱家大郎呀!他都二十好几的人了,还这样混日子,咱们以后靠谁去?他前头那个婆娘也是个没用的,连个一儿半女都没留下。这些年我一直想着再为他说上个媳妇,可那个不成器的心高,不好看的还不要。你说这女人吹了灯不都一样吗?楼子里那些好看,可能娶吗?”

    她为这个儿子都愁白了头,她娘家便是做牙婆的,她打小就学了这个手艺,嫁人后也没撂下。这个活计虽然低贱,但来钱快,所以日子过得很滋润。美中不足的是她一直没有开怀,她自己也知牙婆这行当是损阴德的,求神拜佛了许久,才在五年后陆续生下一子一女,都是当眼珠子一样宠着养大的。

    儿子给娶了媳妇,闺女也嫁了出去。闺女还好,出嫁了就是别人家的人了,顶多也就银钱上多贴补些。可儿子却是个不成器的,读书不成,做买卖净亏,成天跟着些狗朋狐友厮混,十天半个月不着家都是常有的事。

    她打也打了,骂也骂了,可是没用,儿子反而更不归家了。本以为娶了媳妇会好些,谁知道儿媳妇也是个命薄的,过门一年就去了。

    儿女都是债,愁啊!

    李大听她提起儿子,不由心中一动,“莫不是你?”他用手指了指后头。虽然他只看了一眼,那个小娘子可是个非常美貌的。

    张翠花哼了一声,“我倒是有心,可那样的体貌,是咱家能养得住的吗?别回头招了祸患。我瞧着那个桃花丫头长得也挺好看,人也单纯,把她留着,咱儿子一定喜欢。”

    “那个小娘子呢?”李大闷声闷气地问。

    张翠花眼神闪了闪,“城南的常老爷不是想寻个红袖添香的美妾,要求样貌好,能懂诗书。我套过桃花丫头的话了,她家夫人是秀才家的闺女,能读能写,还会作什么诗,可不就是为常老爷准备的?”这么个美人送过去,赏钱还能少了?才贴补了闺女女婿三十两银子,正愁没地找补呢。

    李大抽了口烟袋,有些担忧,“秀才的闺女呀!她相公也是个秀才,要是找过来——”

    张翠花嘴一撇,不以为然地道:“找?天大地大往哪找去?两个单身女子,谁知道是被掠走了还是死了?放心吧,那个小娘子连面都没露,谁又知道她跟咱家有关?”一听说那个小娘子是出门寻夫的,她就起了心思。

    要怪就怪这对主仆自己蠢,两个如花似玉的弱女子就敢大刺刺地出门,什么样的后果还不知道吗?到底是年轻,不懂世间险恶。

    李大嗯了一声,过了会道:“嗯,那就先把那两个稳住了。”

    张翠花一脸笑意,“我还能不知道这个?明日我就借口出门帮她打听,把家里那几个送到几家府上去,能挑上就出手,挑剩下的也不怕,反正家里活计也要人干。后天吧,后天我就把人送到常老爷府上去。”一想到大笔的银子就要到手,她脸上的笑意怎么也止不住。

    夜色那么浓,外头窗下有烟影一闪而过。

    第二天,阿九和桃花才见到一路回来的车厢里那几个人,一个小媳妇,听说是被丈夫卖出来的。一个十岁左右的男孩子,说是家里弟弟病了,得看病抓药,家里没办法,就把排行中间的他给卖了换钱。剩下的五个都是女孩子,年龄从五六岁到十一二岁不等,被卖的理由各不一样,但都逃不过一个穷字。

    张翠花带着上一批买来的几个人出门了,李大倒是在家,不过他在屋里睡觉没出来。桃花就扶着阿九出来转悠。她们看到昨日那个帮着送水的丫头在洗衣裳,桃花招了招手。三丫迟疑了一下才甩甩手跑过来。

    “夫人,姐姐。”三丫小声喊道。昨日张婶子跟他们吩咐了,后院住着的夫人和姐姐是贵人,他们都是些低贱坯子,不能冲撞了贵人。现在是张婶子不在家,不然她也不敢过来。

    “你叫三丫是吧?怎么你没跟着张婶子出门?”桃花问。

    三丫咬着唇,情绪低落地道:“我,我太笨了,长得也不好看,没有人愿意要我。张婶子说让我再学学,要是再学不机灵,就只能卖给人当童养媳了。”说着她忍不住地打了个寒颤。

    她们村上地主家也有童养媳,不仅要做家里的活,还得跟着下田,吃也吃不饱,还日日挨打,那日子过得比她还苦呢。昨日才来的花儿姐姐,也是童养媳,是被小丈夫给卖的。所以,她不要被卖作童养媳,哪怕做个最低等的烧火丫头也好呀!

    童养媳?这对桃花和阿九来说又是陌生的存在,不过看三丫这般害怕的样子,她们也能想到大抵童养媳被丫鬟还不如。桃花很同情这个脸儿瘦得跟刀片宽的丫头,安慰她道:“你干活很麻利,下一回肯定有人家要你的。”

    三丫一下子被安慰到了,重重的点头。对呀,她笨是笨了点,可她会干活呀。以前在家里,洗衣做饭喂鸡扫地补衣裳都是她做的。

    “喏,我这还有块糖,给你吃了吧。”桃花从荷包里拿出一块饴糖递给三丫。

    “不,我不要!”三丫如受到惊吓一般把手藏在身后,她是笨,可也知道糖是贵重的东西,昨天已经拿了人家一包点心了,可不能再要人家的东西了。

    桃花笑,“拿着吧,我这里还有,不差这一块。”

    三丫仍是摇头,死活不愿意要。

    正僵持着,忽听一道声音响起,“三丫,你还不快去洗衣裳,等张婶子回来又该骂你了。”

    三人一抬头,就见昨日迎出门的那个小子正抱着一捆草从外面进来。三丫喊了一声,“栓子哥。”便飞一般地跑去洗衣裳了。

    那个栓子抱着草继续朝马棚走去,身上洗的发白的衣裳套在他身上很大,裤子却又短了一截,一瞧就知是拾别人的。

    阿九和桃花面面相觑,昨日还一副谄媚的模样,现在却如此冷淡,这个叫栓子的小子表里不一呀!现在她俩还不知道,不同于三丫是因为人生得笨被留下来,这个栓子却是因为太能干了被留下来的。能干到什么程度呢?家里所有的活计他都能上手,还能帮张翠花看着新买的人,就是有客人登门他也能招呼,张翠花都舍不得把他卖出去了。

    这院子并不大,也没什么好瞧的,阿九和桃花耸耸肩便决定回房,回房之前,桃花硬是把那块饴糖塞三丫手里了。三丫看了看手里的饴糖,又看了看走远的阿九和桃花,可为难了。

    “三丫!”栓子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三丫身旁。

    “栓子哥你忙完了?”三丫抬头昂着小脸看他。

    栓子点了下头,蹲下身来帮她一起洗衣裳,他盯着三丫的小脸,“三丫,她们跟咱们不是一样的人,你别和她们走得太近,回头张婶子会打你的。”他认真告诫着。

    三丫重重的点头,“栓子哥,我没和她们走得近,点心和糖都是她们硬塞给我的。她们都是好人,但栓子哥你对我最好,我听你的话。”

    栓子见三丫听话,很满意,三丫跟他是一个村的,他没爹没娘,在叔叔家吃不饱饭,三丫娘心善,见到了总会偷偷省一口给他吃。这份恩情他记着呢,所以他得护着三丫。

    “快吃,别让人看见了。”栓子飞快的把手里握着的点心塞进三丫嘴里。

    入口地美味让三丫忍不住眯起了眼睛,“栓子哥你也吃。”

    栓子左右瞧了瞧,低声催促,“吃你的吧,我还用你操心?”一边身子前倾,遮挡着她。

    三丫嗯嗯的应着,脸颊鼓鼓,嘴巴飞快地动着,如一只偷吃的小仓鼠。

    栓子一边留意着四周,一边低声和三丫道:“三丫你得学着机灵点,嘴巴要甜,那些夫人小姐问什么你得会说话,你必须得进到大户人家去,不然你就只能去做童养媳了,那不是人过的日子,你这么小,会被打死的,你想想你娘,要是你死了,她还不得哭死?”

    三丫顿时急了,“那我怎么办?栓子哥,我一进大户人家就害怕,她们问我什么,我明明知道的,可就是说不出来。栓子哥,我不想做童养媳的,我娘说等家里好点了就会来赎我的。”声音里带着哭腔,还有惧怕。

    “别怕,别怕!”栓子赶忙安抚,“要不下一回我跟你一起去,我在你就不害怕了吧?”

    三丫点头,小脸已经苦着,“可是张婶子能舍得卖了你?”

    栓子想了想,道:“我跟她求求情,只是一起去,也不一定就被人瞧中了。”其实要不是三丫还没着落,他早想法子进大户人家了,同样是做奴才,给牙婆做奴才怎比得上在大户人家有出息?要是运气好,被挑到少爷公子身边,说不定还能有机会识字呢。等长大了,谋个管事当当,也是份前程。

    “栓子哥你真好!”三丫高兴起来,像想起什么似的,道:“栓子哥,后院那位夫人长得真好看,比我上回见过的刘府的大小姐还好看。”

    栓子点了点头,“那位夫人是秀才家的小姐,书香门第出来的,能读会写。不过也是个命苦的,落到了张婶子的手中,我偷听到张婶子的话,是要把她卖给有钱老爷做妾的。”

    “天哪!”三丫惊讶地捂住了嘴巴,“她,她不是贵人吗?”

    “你小声点,这是我偷听到了,你别和别人说呀!”栓子盯着三丫,“我听张婶子那意思,好像是半路上遇到的,是被她骗回来的。”

    三丫一脸同情,“栓子哥,张婶子太坏了,那位夫人多可怜呀!”她虽然小,也知道被卖不好,做妾就更不好了。“要不,咱们偷偷告诉那位夫人?”那位夫人又好看心又好,那么好吃的点心和糖都舍得给她。

    “可别!”栓子严厉道,“她们两个女子,就算咱们告诉她了,她们能跑得了吗?还白白连累咱们,张婶子和李叔真的会打死咱们的。”谁不可怜?他还可怜呢!

    “你千万别说呀!不然咱们一个都跑不了。”栓子不放心地叮嘱着,直到看到三丫点头,他才放下心,后悔真不该嘴快把这事告诉三丫。

    阿九和桃花也在屋里说话。桃花道:“这个牙婆真的会帮咱们打听?”

    “你说呢?”阿九嗤笑一声。

    “也许,可能吧。瞧着那大姐面相挺忠厚的。”桃花有些迟疑地道。

    阿九又是一声嗤笑,“瞧瞧,你自己都不确定呢。还有,你那是什么眼神?忠厚?你从哪看出的忠厚?”明明一脸精明相好不。

    桃花看过来,“您是说她在哄咱们?”

    阿九未置可否,而是道:“她究竟是忠是奸,看着就是了。不过一个牙婆,你还怕她出幺蛾子?不过你也可以试探一下,等她回来你就和她提想出去转转,看她怎么答你。”

    “行,我试试。”桃花很爽快地应了。

    恰在此时,两人听到大门上传来说话的声音,以为是张翠花回来了,桃花一个鲤鱼打挺就站了起来,拉开门朝前院走去。阿九想了想也跟在了后头。

    “人呢?怎么都不在?快给爷整点好吃的,爷快饿死了。”一个身材魁梧满脸横肉的年轻人高声嚷嚷了起来。

    桃花眉头就是一皱,这人谁呀?怎么这般横!

    就见栓子跑了出来,“来了,来了,胜哥回来了!快喝口水解解暑。三丫,赶紧到灶房下碗肉丝面给胜哥吃。”

    哦,原来是那个牙婆的儿子回来了,牙婆两口子都不算高,生得儿子倒是很魁梧,就是瞧着挺凶的,不大像善茬。

    “是栓子,你个小东西还在呀!”李胜惊讶了一下,一抬头,呆住了,家里哪来两个美人?美,真美,前头这个小的俏丽活泼,后头那个大的——真是绝色啊,比楼子里的花魁俊多了。

    李胜的口水都流下来了,抬脚就朝这边走来。“嘿嘿,这是谁家的美人儿呀?”

    桃花和阿九想要退回去,已经来不及了。见李胜一副色眯眯的猪哥样,桃花的脸沉下来了,粉面寒霜的样子,惹得李胜更是心头荡漾。

    栓子迟疑了一下,端着茶碗上前,“胜哥,你喝茶呀!”

    却被李胜一手扒拉开,“小兔崽子,喝什么茶,老子不渴。”美人在前,他哪有心思喝茶?

    栓子被他扒拉得险些栽倒,碗里的茶都泼到了身上。

    桃花见状就更怒了,“你是何人?为何私闯民宅?当心被官老爷抓去。”她装作不知他是谁。

    李胜嬉皮笑脸,伸手就要来摸桃花的脸,“什么私闯民宅,这是老子自己的家。小美人,你是哪个呀?后头可是你姐姐?”

    桃花啪的一下打开李胜的手,又推了他一下,把他推了一个大跟头,“登徒子!”

    李胜也不恼,反倒更激起了他的性子,“哎呦,小美人还挺泼辣,爷就喜欢这样的。”就准备扑上去。

    桃花和阿九一闪身让开了,正准备把他踢出去时,在屋里睡觉的李大出来了,喝住了儿子,“住手,喝点小酒就不是你了,还不滚进屋去!”又转头对着阿九两人赔礼,“小娘子莫怕,这是我那不成器的儿子,人不坏,就是一喝点酒就犯浑,小娘子别与他一般见识。”

    李胜挨了骂,也知道他爹在,自己是无论如何也近不得美人的身了,只好悻悻地往厨房去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