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公子九 第408章 是福是祸?

时间:2018-04-23作者:两边之和

    一路上宁非心急如焚,把速度提了又提,押解的官兵都有些吃力了,他仍还是嫌慢,恨不得打马直奔京城。可是他也知道不能再快了,再快官兵就吃不消了,若是有袭,疲惫不堪的官兵就危险了。

    此刻阿九完全没有宁非的恨归心情。青城事毕,戚继光继续巡察,阿九并没有和戚继光一路,她和桃花两个人赶着一辆驴车单独上路。阿九也没有换回男装,依旧是女子装扮。这一回两人是一对离家寻亲的主仆。

    也是倒霉,驴车在半道上坏了,桃花拿着帕子扇风,四下瞧了瞧,不见一个人影,这大中午的,也太热了。桃花就道:“要不这车就不要了?这前不靠村,后不着店的,估计也没人经过。”

    阿九道:“没了车就一头小毛驴,你骑还是我骑?大热的天,我这心里怪不落忍的。”

    桃花额头就是一烟,您都不落忍了还问谁骑?刚要说话,就听她家圣上又道:“这小毛驴还没成年,压坏了怎么办?何况这车八两银子买的,咱们现在是不缺钱了,可你得想想咱们以前艰苦的日子呀!做人不能忘本。”

    好吧,是她想多了。桃花顿时没了说话的欲望,心中腹诽:她们以前艰苦过吗?哪一回她怀里不是揣着几万两银票?能艰苦到哪去?她算是瞧透了,圣上这是在宫里憋得狠了,一出门就放飞自我了。

    “那边有棵大树,我们过去歇会,指不定一会就会有人经过。瞧这路上车辙极多,可见不少人走的。”阿九从车里钻出来。

    桃花撇了撇嘴,你说什么是什么呗!她把毛驴解下来,又拿了干粮和水囊,这才朝树荫下走去。

    两个人喝了水,吃了些干粮,阿九拿着桃花的斗笠扇风,折扇她也带着了,倒是想拿来着,可她现在是女装,拿着男人的折扇,也太怪异了点。虽然此刻四下无人,可小心无大错呀!

    “也不知道宁非现在走到哪了?”阿九忽然道。

    桃花很意外,“您想他了?”不能吧,之前宁非一走就是一年半载的,也没见圣上提起过呀。

    阿九白了桃花一眼,“习惯法则知道不?一个人成天在你身边转悠,忽然有一天不转悠了,你就会觉得跟少点什么似的。跟想不想没关系,这是惯性!”

    “不懂!”桃花很老实地摇头,理直气壮地道:“行云哥哥又没有成天在我身边转悠。”所以她不懂是正常的。

    阿九一噎,得,白解释了。“我这不是教你了吗?笨丫头!”阿九抬手就戳了桃花一指头。

    桃花一时没注意,被戳个正着,不满的嘟囔,“又戳又戳,我就是被您戳笨的。”她刚要跟她家圣上说以后别戳了,她都及笄了,是大人了,怪不好意思的。

    “来了!”阿九忽然道。

    “来什么了?”桃花一怔。

    “来人了。”阿九眯着眼睛朝左看去。

    “哪呀?”桃花也随着看过去,却什么也没看到。难道是眼花了?她揉了揉眼睛再看。

    嘿,还真是!一个小烟点映入眼帘,瞧着似乎也是一辆车。越来越清晰了,还真是一辆车,一辆马车。更近了,连车辕上坐着两个人都能看清了,一个中年汉子,一个中年妇人,瞧着似乎是两口子。

    桃花高兴地站起来挥手,“哎——”那幅傻样,阿九都扶额不忍看。

    牛车很快就到了跟前,那妇人审视般地打量了阿九和桃花一眼,然后笑了,很热情地询问,“二位可是有事需要帮忙?”

    桃花忙不迭地点头,“车子坏了,走不了了,这位大哥能不能帮着修一修呀?”她看向赶车的那位汉子。

    那汉子朝妇人看去,妇人微不可见地点了点头,“出门在外,谁还能没点难处?你就去帮这位姑娘瞧瞧吧。哦,姑娘如何称呼?那一位是?”她朝依旧坐在树荫下的阿九看了一眼。

    桃花大大咧咧地道:“我叫桃花,那是我家夫人,我家公子出门会友,一去一年未归,听人说在府城瞧见过他,夫人就带着我出门寻人。刚走到这里车子就坏了,幸亏是遇上大姐你好心。”

    妇人很高兴,嘴上却道:“叫什么大姐?叫婶子还差不多,我今年都四十三了,家里闺女都嫁人给我生了外孙子了。”

    桃花一副吃惊的样子,“大姐你可别哄我,你哪有四十三,我瞧着也就三十不到的样子。你可别看我小就哄我呀!”

    桃花的样子取悦了那妇人,笑得合不拢嘴,看着桃花的目光可亲切了,“哎呦喂,桃花姑娘这张嘴可真甜!真真的,我娘家姓张,你叫我一声吧!”

    又瞧了阿九一眼,脸上浮上同情,“你们主仆两个也是胆大,就不怕路上遇上拍花子被掠了去?怎么不叫个男仆跟着?也好赶车做点粗活。”

    桃花满不在乎地道:“没事,不瞒张大姐,家里就我一个丫头,粗活细活都是我的,挑水劈柴都不在话下,很有一把子力气,有我保护夫人,安全着呢。”

    妇人张翠花哑然失笑,就这姑娘的细胳膊细腿细腰,能有什么力气?而且她瞧着这个叫桃花的丫鬟,生得细皮嫩肉俏丽得很,哪像个粗使的?

    不过这就跟她没关系了,她想了想道:“你们是要到府城的是吧?刚好我家就是,要是不嫌弃,你们就跟着我一块走吧,也能相互照应,总比你们两个弱女子强上一些。”

    “不嫌弃,不嫌弃。”桃花可高兴了,“张大姐你真是个好人!”然后一溜烟跑到树荫下对阿九道:“夫人,咱们这是遇到好人了,那位是张大姐,家就是府城的,愿意让咱们跟着她一起走。”

    之前阿九看着桃花跟那妇人嘴炮就直撇嘴了,现在又见她夸张的表情,简直是辣眼睛。不过面上还是要装一装的。

    就见阿九袅袅娜娜行至妇人跟前,福身一礼,柔声道:“奴家姓穆,夫家姓徐,多谢大姐好心了。”

    “大妹子相貌生得真好!”张翠花眼都看直了,之前离得远看得不真切,只觉得是个温婉的小妇人。现在仔细一瞧,眉儿,眼儿,鼻子,小嘴儿,真是哪哪都好看。

    “大姐谬赞了。”阿九作出害羞的样子,垂下了头,实则在翻白眼。

    这又引得张翠花拍着手直打趣。

    这时,车子也修好了,桃花把驴重新套上,赶着车跟在马车的后头。

    桃花一边大声应和着前头张翠花的话,一边低声和阿九道:“夫人,您说她那车厢里坐着谁?”她听着有七八道呼吸,可这样悄无声息的,不大对劲呀!

    阿九道:“我哪知道。你不是很能的吗?怎么就没问问?”

    桃花扁扁嘴,哼,人家都没提,她怎么好问?她现在是傻妞的人设不假,可也不能傻得太过惹人嫌呀!

    阿九也在思考,这一对男女是做什么的?这个妇人太精明,太老道,瞧着就不是个善茬。那个汉子一脸憨厚的样子,存在感实在低,瞧着不大像两口子。

    至于车厢里?若真是她猜想的那样,这个妇人是个牙婆就能解释的通了。一想到车厢里装的是她买来再卖出去的人,阿九心里就膈应。她知道买卖人口在这个社会是合法的,但遇上了仍是觉得不舒服。

    随后她自嘲,何时自己也变得如此矫情了?现在的她已经是帝王了,若是真的看不惯大可以下旨严令不许买卖人口。那新的问题就来了,那些使惯了奴才的有钱人有权人还不得反了天地闹?

    她即便是心里不舒服,却没想着要去改变,就是因为她知道后续的麻烦太多了,触动的群体太大了,一个不慎有可能就要翻船,说白了,她就是做了帝王能改变的也不是很多。

    这一认知让阿九的情绪很低落,在其位,谋其政,不错的,自登基以来,她时常就觉得累,不是身体上的,而是心理上的。看到百姓那么困苦,她能为他们做的却有限;看到那么多的陋习,她也改变不了。

    算了,还是一步步的来吧!一天做不成那就一月,一年,如风如水一般蚕食,她就不信有生之年她打造不出一个乾坤盛世来。

    驴车在小道上行了一阵子,然后上了官道,路况好多了,阿九迷迷糊糊就睡着了。这一觉睡得好长,阿九醒来的时候正好准备进城,她掀开车帘看了看,夕阳已经西沉,马上就要走到西山的背后了。

    桃花注意到了车里的动静,转头道:“夫人您醒了,刚才张大姐说咱们可以先去她家落脚,奴婢想着已经到这个时辰了,客栈怕是没有上房了,要不咱们就先去张大姐家吧,而且张大姐还答应帮着咱们打听公子的下落。”她一副涉世未深的样子。

    “既然如此,那就劳烦张家姐姐了。”阿九的声音里还透着初醒的沙哑。

    张翠花一副很热情的样子,“我就是个热心的人,你们两个弱女子,大妹子你相貌还生得这般好,我这是遇着了,还能丢下你们不管吗?”

    阿九和桃花都十分感激,阿九弱弱地道:“我们主仆头一回出门,出门前想得好,真离了家两眼一抹烟,幸亏是遇上好心的大姐你了。”

    张翠花摆着手,把胸脯拍得啪啪响,大包大揽着,“我家虽然人多,但拾掇一间房还是能的,只要大妹子你不嫌弃。”

    阿九自然表示不嫌弃,在张翠花的张罗下,阿九和桃花跟在后面入了城,连入城的税都是张翠花代交的,还殷勤地跟守城说后头是她的外甥女,过来走亲戚的。

    桃花要把银子补给她,她也推辞着没要。

    进了城又走了约大半个时辰,车子停在一座小院前,阿九听到说到了。

    桃花扶着阿九下了车,一个半大小子跑过来机灵地接过马车,“张婶,李叔,你们回来了呀!这回又买了几个?”伸头往后面车厢里瞅。

    张翠花一巴掌拍在他的后脑勺上,“乱瞅什么?去,把后面的驴车赶进家去,没点眼力劲。”

    那小子摸着脑袋傻傻地笑,一点都没当回事。跑到后面接过驴车,“姑娘,夫人好,让小子来就行。”

    进了院子,是座二进的院子,正房三间,东西厢房各三间,院子很大,拉了两条绳子,上头晾着衣裳,有两个小丫头正在收衣裳。

    张翠花引着阿九往后院去,一边大嗓门道:“人呢,都哪去了?老娘回来了,有客人,赶紧出来做饭了。”

    然后阿九就看到从东厢房里出来了三个十二三岁的丫头,对着张翠花行礼,“张婶,这就去张罗。”

    张翠花满意地点了下头,从怀里掏出一角银子,“去,出去买两样肉菜。”接着转头对阿九解释,“大妹子,你也瞧见了,我这做的是牙婆的生意,家里人虽然多了点,但胜在听话,一般他们都是呆在屋里的,你不用担心会冲撞了你。”

    阿九弱弱一笑,“大姐是做牙婆的呀!可真是女中豪杰。”不独嘴上夸张,脸上也带了出来,一副钦佩的样子。

    张翠花被拍得很舒心,脸上的笑容大大的,“哪是什么女中豪杰,不过是讨生活罢了,我家那口子你也瞧见了,就是个闷葫芦,老实头,若不是我有这么个手艺,日子哪里过得下去?”

    转眼间就到了后院,她推开一间房,“这间房是我闺女以前住的,现在她出门子了,一年也就能回来一两回,我就这么一个闺女,这房间就给她留着了,平日也常打扫,干净着呢。大妹子你别嫌弃,就讲究住这儿吧。”

    阿九和桃花自然一叠声地表示感谢。张翠花又陪着她们说了几句就出去了,走时跟她们说,“吃饭的时候会让丫头过来喊你们的。”

    桃花顺势就跟着她出去了,“我去把咱们的行礼拿进来。”

    阿九点头,打量起房间来,的确如张翠花所说,虽朴素,但收拾得很整洁干净。阿九在床边坐了下来,刚坐下就有人敲门。阿九有些诧异,桃花刚出去,不可能这么快回来,是谁?

    “进来吧!”阿九扬声喊道。

    推门进来的是个端着水盆的丫头,七八岁大的样子,很瘦,跟麻杆似的。眼神很胆怯,垂着视线不敢看阿九的眼睛,声音也很低,“张婶让送水。”

    阿九瞧见她小细胳膊颤微微的,连忙接过来,随口问她,“几岁了?叫什么名字?”

    那丫头局促不安,忸怩了一会才道:“九岁了,叫三丫。”

    九岁?这般瘦小!阿九转念一想,也是呀,若是家里日子好过,能把亲闺女卖了吗?

    “咦,这小丫头谁呀?”是拿行李的桃花回来了。

    阿九道:“送洗脸水的丫头。”抬头对那丫头道:“多谢你了,你回去吧。”

    那丫头如蒙大赦,转身就往外跑。阿九忽然想起了一事,忙道:“等一下。”

    那丫头急刹车,差点摔倒了。她转头望着阿九,十分惶恐。

    阿九见状,不由放柔了声音,“来,这点心你拿着去吃。”从桃花拿来的包袱里翻出一包点心递给她。

    那丫头眼睛猛地一亮,紧盯在点心上,十分渴望,却迟迟没有伸手。

    阿九一笑,把点心塞进她手中,“拿去吃吧。”

    那丫头似被吓了一跳,满脸通红,半天才嗫嚅着道:“谢,谢谢!”

    阿九摆手,“去吧。”

    那丫头瞧了瞧阿九,用才学的规矩行了一个不大规范的福礼,这才跑了出去。

    跑到拐角处的三丫猛地停了下来,小心翼翼的揭开点心包,里头整齐地码着六块雪白的她从没见过的糕点,瞧着就很好吃的样子,她不由咽了咽口水,把点心往怀里抱紧。伸出头左右瞧了瞧,见四下无人,一阵风般地跑到那个正给驴子喂水的小子跟前,欢喜地道:“栓子哥,吃点心!”

    栓子一瞧那点心包就知道很贵,吓了一大跳,“哪来的?”

    三丫悄悄指了指后院,“那位夫人给的。”

    栓子左右瞧了一下,飞快地拿了一块塞进自己嘴里,又拿了一块塞到三丫手中,“快吃!”剩下的整包拿在手里,“我藏起来,你晚上悄悄过来找我。”

    三丫很信服的点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