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公子九 第402章 碰瓷

时间:2018-04-23作者:两边之和

    ,精彩小说免费!

    虽然奇葩了一些,但总算还有点良心,可是人都死了,烧点纸钱哭诉一番又什么用呢?说白了也不过是自私,想让自己心里的愧疚减轻一些罢了。

    阿九虽然嗤之以鼻,却也能够理解。毕竟趋利避害是本能,这世上大多数的人遇到这样的事,选择大都如毛举人一般。

    不过此人是自私了一些,到底也算是青城本地人,倒是能派上些用场,不过这事有戚继光操心。

    阿九和宁非每天都早出晚归,要么借口看大夫,要么借口散心。经过几日的明察暗访,对白家的嚣张行径,阿九真是咋舌。

    天若使其灭亡,必先使其疯狂。这话一点都不假的,就这几日,阿九就亲眼瞧见白家粮铺的伙计打人的,还扬言,“穷鬼买不起就不要瞎逼逼,嫌贵,那田里的泥土不贵,你吃不?”

    阿九真是开了眼界了,她觉得自己在京城也挺嚣张的呀,跟白家这伙计一比,哎呀呀,她觉得自己好谦逊呀!于是阿九就跟人打听白家住哪,她得去瞧瞧,看看白家人是不是都长了三头六臂。反正事儿都查得差不多了,也该收网了。

    巧了,正赶上一场闹剧。一个衣裳洗得发白的老头被人拖着从白府角门扔出来,“老不死的,滚吧。”

    老头被扔在地上,顾不得疼痛,飞快的爬起来扑过去,“不行啊,小老儿家里就这么一个独苗苗,不卖身啊!”

    白府的奴才趾高气昂,“不卖?手印都按了,银子都拿了,现在反悔说不卖,哪有这么好的好?趁着爷现在心情好,你个老不死的赶紧走,回头冲撞了回府的主子,有你好受的。”

    另一奴才轻蔑地道:“你跟他瞎逼逼什么?赶出去得了。咱老夫人能瞧中你孙子,是你家祖坟冒青烟了,还不识抬举,找死是不是?”抬脚就朝老头踹去。

    老头忍着痛却不松手,死死拉住这奴才的衣裳,哀求着,“小哥行行好,小老儿真的不卖孙子,这银子是你们硬塞的,小老儿根本就没拿。我不要银子,我就要我孙子,他才七岁,还是个孩子呀!求求你们了,放了我孙子吧。”

    “你这老头,休要胡搅蛮缠,你孙子八字好,正好合了老夫人的眼缘,这是你家的福分知道不?进了咱们白府,简直是掉进了福窝知道不?吃饱穿暖,总比在你家挨饿受冻强吧。走了,走了,你孙子享福去了,你赶紧走吧。”奴才推搡着。

    就在这时,一个面色轻浮的男子骑着高头大马到了跟前,见状,喝道:“怎么回事?什么人吃了豹子胆了,敢在白府门前吵吵。”

    白府的奴才一瞧,呦,这是大公子回来了,忙殷勤地跑过来牵马,“大公子您回来啦!是个没见识的老头,孙子的八字正合咱家老夫人,被咱家买下来,这老头反悔,估计是嫌银子少了。”

    白大公子眉头一皱,不高兴地道:“跟他废话什么,撵走,让他在这嚷嚷多难看,他不要脸咱白家还要呢。”

    奴才弓着腰,“是,是,奴才这就把他撵走。”

    白大公子才从小玉仙的床上爬起来,小玉仙伺候的好,此刻他心情不错,便道:“等一下,难得找到个跟祖母八字相合的,不是嫌银子少吗?喏,爷这儿有五两,赏你了。”打着哈欠从钱袋里摸出一小锭银子朝老头扔过去。

    老头一听这是白家的大公子,对扔过来的银子看也不看,扑过去抓住白大公子的裤子哀求,“大公子您行行好,被小老儿说一句话,把小老儿的孙子还回来吧,求求你了,小老儿被你磕头了。”

    白大公子顿时来了火气,抬脚就给老头一记窝心脚,“你个老不死的还蹬鼻子上脸了,爷的衣裳是你能摸的吗?”

    阿九眉头一皱便朝老头走去,她瞧得清清楚楚的,白大公子可一脚可没留劲,老头倒在地上半天没起来,别是踢坏了吧。

    “老人家,你没事吧?”阿九蹲下身问,伸手要来扶他。桃花哪能让她家圣上扶呀,立刻就上前代劳。只一眼,她就知道坏了,“夫人,怕是肋骨踢断了。”不然这老头也不会疼得脸色都变了。

    白大公子也听到了,嗤笑一声,抬步就准备进府。

    阿九和宁非的脸色就是一冷,宁非不赞同地对白大公子道:“这位公子,请留步!你打伤了人总要把人送医馆瞧瞧吧。”

    白大公子停住脚步,转过身,上下打量了宁非一番,鄙夷地道:“你是外地来的吧?爷劝你少管闲事。”

    宁非道:“你管我是不是外地来的,打伤了人还如此理直气壮,还有王法吗?”

    这话好似戳中了白大公子的笑穴,他哈哈大笑,笑得张狂,笑得眼角流下眼泪,“听听,听听,多新鲜啊!跟爷说王法?也不去打听打听,在这青城,我们白家就是王法,爷就是王法。”

    宁非怒了,“小子休要张狂,报官,此地的知府大人是谁?有哪位乡亲帮忙往衙门走一趟。”

    阿九也冷着脸过来,“你白家是王法?大燕朝何时改姓白了?”她瞧着白大公子跟瞧死人似的。以往听到人说“老子就是王法”时,阿九只觉得这人作死,可是现在,做了帝王之后,阿九气得恨不得把此人凌迟!你白家是王法,把我老穆家置于何地?

    远远围观的百姓却无一人敢上前,白大公子见状得意起来,斜睨着宁非,“哪来的愣头青——”一抬眼瞧见阿九的容貌,顿时心猿意马起来,嘴上花花,“呦,哪来的标志小娘子?这是仰慕爷的风姿吗?也别跟着你那愣头青的相公了,来做爷的第六房小妾吧。也保你——”

    “放肆!”宁非和桃花齐声喝道,宁非更是气得不行,身体快于大脑,啪的扇了白大公子一巴掌。宁非是什么手劲了,这一巴掌扇得白大公子嘴角出血。

    现场诡异般的沉静,众人都惊呆了,谁能想到居然有人敢打白大公子,那可是白大公子啊!

    白大公子也是蒙了,回过神来伸手一摸,摸了一手的血。他噗的吐了一口血水,结果吐出一颗牙来。他面目狰狞着瞪向宁非,“你敢打爷?!有种!有种!来人,给我抓起来!”带头就朝宁非冲过来。

    阿九眼神一闪,上前,在白大公子的腿踢到她之前就倒下了,“好疼,相公,好疼!”好看的眉头都蹙起了。

    宁非的脸色大变,一把推开白大公子,“夫人,夫人你怎么了?桃花,拿爷的令牌去报官,白家冒犯皇族,罪该当诛。”宁非厉声喝道。

    白大公子却是不信,哈哈一笑,“哪个旮旯跑出来小子,居然敢冒充皇族,爷看你才罪该当诛呢。小子们动手,把人给爷绑了狠狠地打,至于这个小娘子,抬到爷院子里来,爷今晚就纳美妾做新郎。”

    “放肆!”宁非一手揽着阿九,一手抽出软剑。

    白府的奴才顾忌着不敢上前,白大公子差点气歪了鼻子,“废物,不知道去叫人?瞧见了没有,此人手中有利器,一定是江洋大盗,赶紧去个人到衙门报案,让捕快过来抓人。”

    然后看向宁非冷笑,“放肆,爷还放五呢,装得倒是像,爷还从来没见过这般寒酸的皇族呢,你要是皇族,哼,爷还说自己是圣上呢。”

    众人一想,对呀,哪有就带着一个丫头出行的皇族?对了,那个丫头呢?怎么不见了?原来桃花早就趁乱拿着令牌跑开了。

    白府人多势众,宁非何许人也?即便一手抱着阿九,这些人也拿他没办法。气得白大公子直跳脚,大骂废物。

    宁非心中焦急,只想桃花怎么还没回来。阿九趁机朝他眨了眨眼睛,然后闭上继续装昏迷。宁非心中大喜,阿九没事就好!他就更有底气了。

    其实宁非也是关心则乱,阿九的武功还在他之上,怎么可能轻易就被人踢倒了?何况白大公子压根就没碰到她。

    没错,阿九就是故意的,她就是要碰瓷。你白家不是很厉害吗?咱就试试呗。

    “来了,来了,官差来了。”不知是谁嚷嚷了一句。

    白大公子抬头一瞧,大喜,忙不迭地迎上前去,“俞大人您怎么亲自来了?我爹正说要请您喝酒呢。这儿有个冒充皇族的歹徒,意欲图谋不轨,快把他抓到牢里去拷问。”他趾高气昂,生怕别人不知道他家跟知府大人关系密切。

    俞华舟心中恨不得把这没眼色的货打成烂羊头,呵斥道:“退下,休要胡说。”然后毕恭毕敬走到宁非跟前,施礼,客气地道:“敢问公子如何称呼?下官迎接来迟,还望恕罪。”他可不是白大公子那草包,那个闯进他衙门的丫鬟手里拿的可是英王府的令牌,上面刻的是盘龙,正是先帝赐给英王的那一块。

    手中握着英王爷的这块令牌,肯定是英王府直系的公子,就是不知道是哪一辈。瞧着年龄应该是孙辈,可也保不准是庶子,谁不知道英王是个老糊涂蛋,年纪一大把了,还纳十五六岁的小妾呢。

    即便是庶子,那也是得英王爷宠爱的,他得罪不起呀!

    宁非冷着脸,倨傲地瞥了俞华舟一眼,“我家是英王府,你说如何称呼?余大人,青城的民治可不大好呀,本公子与内子出门散步居然被刁民冒犯,内子身娇体弱,此刻已经昏迷,这事余大人管不管呀?”

    “放屁!明明是你先动手的!俞大人您不要听他血口喷人,我根本就没有踢到她,她自个晕倒管我什么事?俞大人你千万不要被他蒙骗了,他连个随从都没有,绝不可能是皇族。”俞华舟还没说话,白大公子就跳出来叫嚣。

    宁非冷哼一声,手中把玩着令牌,嘲讽道:“听说余大人的座师是梁首辅,不会连英王府的令牌都不认识吧?”

    俞华舟眼前一黑,差点没晕倒,“是,是,令牌是真的,下官并未怀疑公子。”他都要哭出来了,心中恨极了白大公子,恨极了白家,早告诫他们要安分一些,他们不听,还给他惹出如此祸事。

    他才收到消息,消失不见的严家母女八成进京告御状了,要是真上达天听,别说是白家,就是他也别想好啊!

    “你闭嘴!这位乃是英王府的公子,你还不快快跪地请罪!”俞华舟朝着白大公子喝道,然后又对着宁非伏低做小,“这位白家大公子一向浪荡鲁莽,冲撞公子大驾,还望您海涵,不与他一般见识。”眼珠子一转,又陪着笑脸,讨好道:“夫人,嗯,还是让下官送夫人去医馆吧。”

    阿九适时醒来,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夫君,好可怕,这青城好可怕呀,咱们还是回京吧,妾身想了想,其实宫里的太医医术挺好的。圣上不都答应让江太医常驻府里的吗?咱回京吧!”

    宁非连忙安慰,“夫人莫怕,朗朗乾坤之下,还是有王法的,是不是呀俞大人?”宁非斜睨着俞华舟。

    “是,是。”俞华舟躬身应着,一脑子门子的汗,心中却暗暗叫苦。连宫里的太医都常驻王府,可见受宠的程度了。这是惹了什么煞星啊!他狠狠地瞪了白大公子一眼,杀了他的心都有了。

    “请罪就不用了,当不起。不是要把本公子绑去严刑拷打的吗?不是要把本公子的夫人抬进府做第六房小妾的吗?俞大人,你说冒犯皇族,该当何罪呀?”宁非冷冷地看向俞华舟。

    俞华舟倒吸一口凉气,想死的心都有了,“这,这——”后背都湿透了,该死的白正昊作死却还连累他。

    “怎么,俞大人很为难吗?”宁非似笑非笑地斜睨。

    俞华舟心中天人交战,他和白家牵涉太深,若是不保白正昊,就怕白家不愿意。若是撕破脸——不,不能撕破脸。可是他也知道今天若是不惩治白正昊,这位英王府公子是不会罢休的。

    罢了,还是先把眼前这关过去吧。反正这位英王府公子也不能长久留在青城,他先把白正昊带回去做个样子,待他走了再放出来就是。

    “来人,把冲撞皇族的白正昊带回衙门严加惩处。”俞华舟大声吩咐,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

    “俞大人你——唔唔——”白正昊大惊失色,刚要开口说话,俞华舟一个眼色过去,捕快便会意地堵住了白大公子的嘴,狠狠地钳制住他的胳膊,任他怎么挣扎都不松开。

    “请公子和尊夫人去下官官衙休息可好?下官已经让人请好大夫候着了。”俞华舟殷勤邀请。

    宁非却是道:“俞大人倒是个为民做主的好官呀!不过去官衙就不必了,本公子住在福海客栈。”顿了一下,像才想起来似的,“哦对了,这位老人家被白家这位大公子踢断了肋骨,还得俞大人费心给送去医馆瞧瞧,毕竟是你治下的百姓,是吧?”

    俞华舟心里又把白正昊骂了个狗血喷头,不住点头应着,“应当的,应当的。来人呀,把这位老人家送去医馆诊治,所花诊金本官来出。”

    立刻便有人站出来要去扶那老头。

    宁非又开口了,“慢着。还有事没说完呢。这位老人家的孙子被白府强买去了,也劳烦俞大人一并帮着给要回来呗!”

    俞华舟自然听命行事,一大会儿,便有官差领着个小童出来了,“爷爷,爷爷!”那小童飞快地跑向老头。

    老头抱着孙子,泪流满面。他也颇知恩义,领着小孙子就跪到了宁非和阿九面前,“小老儿多谢公子和夫人大恩。”又吩咐孙子,“帽儿呀,快给恩人磕头。”

    宁非拦住了他,“老人家快请起。你莫要害怕,跟着官差看大夫去吧,诊金也不用你操心,咱们知府大人爱民如子,会帮你的。我和夫人就住在福海客栈,姓穆,一时半会也不会走,要是再有人欺凌与你,你就来找福海客栈找我,我和夫人为你做主。”

    ------题外话------

    推荐好友凌七七的《火爆娇妃:腹黑国师狂宠妻》

    魅,现代第一废柴杀手!不就是上山找神棍算命,谁知误踩香蕉皮,一朝穿越到轩辕国,成了第一耻辱郡主——百里念卿!甚至还面临被射成刺猬的危险!

    侯陌,轩辕国师,白衣翩翩,风华无双,腹黑无敌,智倾天下。这女人第一次见面就说要嫁他,这胆子真是大的出奇啊!

    精彩片段抢先看

    某女气急败坏,“侯陌,你丫的手往哪里放!”

    “胸。”某男语气悠闲。

    “靠!放下!放下!”

    “好。”某男从善如流。

    过了一会儿,某女暴跳如雷,“侯陌,你丫的手放哪儿!”

    “自然是听娘子你的,放下啊。”

    的确是放下,只是从月匈往下移,放到了——

    注:本文男主强大腹黑型,女主逗逼成长型!
小说推荐